惊人!青藏公路边出现大面积沙漠怪圈,阿三被吓哭了!

htwandcsh 收藏 1 25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日在青藏公路出现一个直径约2km的沙漠怪圈,据介绍是在距离西宁开车3小时左右的戈壁上发现,


圆环和线条都十分规整且精确对称,沟壑目测3-5cm。与他同行司机师傅说上周还没有出现,


当身处在这个巨大怪圈之内的时候,那种感觉实在难于用语言表达,就像是外星人所为。

这一地区基本属于无人区,但随着解放军对西藏布局的力度加大,很自然的把这一怪想和解放军联系到一起近期美媒层曝光解放军多支陆空部队备战西藏中国在西藏的军事行动日益增多,青藏公路也是中国重要的战略公路.印度一旦有动作,这条公路将承担运兵的重任.


对于印度而言,这就意味着中国并不是因两国边境问题在吵吵嚷嚷。许多印度人认为,中国有可能会在突然之间占据两国有争议领土,而新德里对此则毫无办法。中印两国都拥有核武器,中国可能会认为印度不会冒险在人口稀少的边境地区打响核战。不过,随着中国首条铁路进藏,还有许多公路通往印度边境地区----值得注意的是,在和平时期,中国没有必要在这里修建这么多公路,而如今这些公路上出现了如此怪像,阿三估计心里在打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相关阅读:


惊曝!1994年东北男人遭遇ufo与外星人发生关系


第一次接触凤凰山外星接触事件的人,都会为其离奇事件的经过所吸引,我自然也不例外。一九九四年八月我和吕应钟先生参加在北京召开的亚太UFO研讨会时,凤凰山事件是它的重头戏,


当时来自各地UFO研究专家热烈的讨论,在中国大陆UFO目击事件或第三类接触事件,虽然时有所闻,然而像孟照国这样离奇的事件,还是历年所罕见。本案之「离奇」,包括外星人对孟照国进行采种,外星人带他参观飞碟基地,以及外星人之穿墙术、隐形等等现象都非常的特别。当时我就和陈功富教授相约赴凤凰山对当事人作全盘性的录影采访,一来是对本事件的真实性、对所有关系人作访谈核实,二来对此重要事件作一纪实录影,以供将来国内外研究者的叁考资料。


凤凰山地处偏远的山河屯,通讯条件非常艰难,虽然陈功富积极的与孟照国联系,但因为往来全靠写信,旷日费时,好不容易才敲定一九九五年八月前往,然而等我到了哈尔滨市的隔天,老天就下起倾盆大雨,而且连下数日从不间断,连铁路桥梁都被大水冲毁了,上凤凰山的路,自不待言,根本行不通的,於是我在哈尔滨坐困愁城,八天之後,只好打道回府,呜金收兵。

九月三十日我再度飞往哈尔滨,这个时候的哈尔滨已经成了一个UFO城,凤凰山事件几乎无人不晓,有些气功师更自称经常与外星人联络,因此当陈功富和我们准备上凤凰山采访的消息走漏之後,就有很多人,透过管道希望和我们一道去,最後我们租了两部旅行车前往四百公里外的凤凰山,这时正值红旗林场的金秋季节,满山遍野的枫叶红成一片,简直漂亮极了,美景当前让我们忘却了八小时的颠跛之苦。


当我们好不容易抵达红旗林场,本以为采访工作就可展开,岂知摆在前面的却是重重的关卡。原来,自从孟照国与外星人的接触消息披露以後,各地前来访问研究的人络绎不绝,孟所属的单位红旗林场早已经把孟照国当棵摇钱树,对於各种采访设定高低不一的「使用费」,尤其是对海外来的人士叫价简直多得离谱,因此从一开始我这个「呆胞」的身份就始终不敢曝光,我们携带的专业摄影机也尽量避免被干部们识破,为整个采访增添了不少压力。


孟照国的家空间很小,室内面积大概只有六十平方公尺左右,一个房间,一个客厅兼餐厅,一个厨房。我们这一行人把他们家挤得满满的,为了给我们烧饭做菜,孟照国还得动员兄弟妯娌一起来,整个房子闹哄哄的就像办喜事一样。


凤凰山因为地处偏远的山河屯,这里的人和哈尔滨又有很大的差异,十足山民的样子,每个人都穿着灰色的毛装,脸上总挂着一副质朴的笑容,孟照国和当地的人比起来算是反应比较好的一位,虽然他只受过小学五年级的教育,但是天生比较聪明,例如他自己发明的所谓「立体种植」,使他的小菜园每年可以多出一倍的生产力,因此生活过得还算可以。


孟太太姜玲长得很娇小,是一个温柔朴实的女性,有问才有答,话儿很少,大概是家住山区,生活条件比较艰难,虽然只有二十五、六岁,但看起来显得比实际年龄老得多。 根据孟照国的陈述,自从一九九四年六月事件发生以来,每个月都有好几批人前来考察,光是大米就吃掉五百斤以上;事实上,大大小小的考察报告都已经有人写了,因此,这次我的访谈就着重在关键问题的取证,事情的经过就不再赘述。访谈的顺序依事件发生时间为准,首先访问孟照国被外星人电击的经验:


问:「请你描述被外星人电击的感觉。」


孟:「我第一次被电击是和李洪海想接近那个白色怪物的时候,其实第一个被电的是李洪海,於是他被吓跑了,我不信,换我上前去,结果在李洪海刚才的位置,我感觉到从我身上皮带环的地方,以及手上镰刀的地方有两股电流袭上来,我不由自主的马上後退。我们两个就再也不敢上前;後来,我们在向上级报告当天发生的事情之後,领导组织了一批人和我们再度上山,我们在离那个白色东西一百多公尺时就停住了,他们拿出了望远镜往那个东西方向瞧,可是什麽也看不着,我就把望远镜拿过来,我一瞧就瞧见了,那个白色东西还在那里,前面还站着一个人,我清楚的看见那个人拿出一个像火柴盒的东西放在手心,射出一道光,打到我的眉心,我感到全身一震,接下来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问:「为什麽别人用望远镜什麽也看不见,而你能看见呢?」


孟:「这个我也不知道!」


孟照国被外星人电击之後,一般人认为他出现精神错乱,记忆丧失的现象,但是根据他恢复记忆以後的描述,当时确是处在他与旁人无法沟通的现象,也就是说孟所看到、所理解的和旁人不一致的现象,於是,我访问了孟的四哥孟照义:


问:「听说事情发生之後,你一直照顾你弟弟,是吗?」


义:「是的!从他在山上被击昏之後,一直到一个月後恢复过来,我大部份时间都陪着他。」


问:「你弟弟被击昏後,你们怎麽处置他?」


义:「他像着魔似的,对他说话,他听不懂,又好像很难过的样子,於是我们就把他抬到山上的棚子里,那是我们上山工作休息的地方,他在那里又叫又滚的,两个眼睛瞪得像牛眼一般大,很吓人的,而且好像很怕铁制的东西,一有铁制品接近他,他就特别抗拒,非得使命的把那铁制品推开不行。」


问:「听说孟照国在棚子里,还能倒立,是吗?」


义:「对呀!他把棚顶都撑坏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九月三十日我再度飞往哈尔滨,这个时候的哈尔滨已经成了一个UFO城,凤凰山事件几乎无人不晓,有些气功师更自称经常与外星人联络,因此当陈功富和我们准备上凤凰山采访的消息走漏之後,就有很多人,透过管道希望和我们一道去,最後我们租了两部旅行车前往四百公里外的凤凰山,这时正值红旗林场的金秋季节,满山遍野的枫叶红成一片,简直漂亮极了,美景当前让我们忘却了八小时的颠跛之苦。


当我们好不容易抵达红旗林场,本以为采访工作就可展开,岂知摆在前面的却是重重的关卡。原来,自从孟照国与外星人的接触消息披露以後,各地前来访问研究的人络绎不绝,孟所属的单位红旗林场早已经把孟照国当棵摇钱树,对於各种采访设定高低不一的「使用费」,尤其是对海外来的人士叫价简直多得离谱,因此从一开始我这个「呆胞」的身份就始终不敢曝光,我们携带的专业摄影机也尽量避免被干部们识破,为整个采访增添了不少压力。


孟照国的家空间很小,室内面积大概只有六十平方公尺左右,一个房间,一个客厅兼餐厅,一个厨房。我们这一行人把他们家挤得满满的,为了给我们烧饭做菜,孟照国还得动员兄弟妯娌一起来,整个房子闹哄哄的就像办喜事一样。


凤凰山因为地处偏远的山河屯,这里的人和哈尔滨又有很大的差异,十足山民的样子,每个人都穿着灰色的毛装,脸上总挂着一副质朴的笑容,孟照国和当地的人比起来算是反应比较好的一位,虽然他只受过小学五年级的教育,但是天生比较聪明,例如他自己发明的所谓「立体种植」,使他的小菜园每年可以多出一倍的生产力,因此生活过得还算可以。


孟太太姜玲长得很娇小,是一个温柔朴实的女性,有问才有答,话儿很少,大概是家住山区,生活条件比较艰难,虽然只有二十五、六岁,但看起来显得比实际年龄老得多。 根据孟照国的陈述,自从一九九四年六月事件发生以来,每个月都有好几批人前来考察,光是大米就吃掉五百斤以上;事实上,大大小小的考察报告都已经有人写了,因此,这次我的访谈就着重在关键问题的取证,事情的经过就不再赘述。访谈的顺序依事件发生时间为准,首先访问孟照国被外星人电击的经验:


问:「请你描述被外星人电击的感觉。」


孟:「我第一次被电击是和李洪海想接近那个白色怪物的时候,其实第一个被电的是李洪海,於是他被吓跑了,我不信,换我上前去,结果在李洪海刚才的位置,我感觉到从我身上皮带环的地方,以及手上镰刀的地方有两股电流袭上来,我不由自主的马上後退。我们两个就再也不敢上前;後来,我们在向上级报告当天发生的事情之後,领导组织了一批人和我们再度上山,我们在离那个白色东西一百多公尺时就停住了,他们拿出了望远镜往那个东西方向瞧,可是什麽也看不着,我就把望远镜拿过来,我一瞧就瞧见了,那个白色东西还在那里,前面还站着一个人,我清楚的看见那个人拿出一个像火柴盒的东西放在手心,射出一道光,打到我的眉心,我感到全身一震,接下来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问:「为什麽别人用望远镜什麽也看不见,而你能看见呢?」


孟:「这个我也不知道!」


孟照国被外星人电击之後,一般人认为他出现精神错乱,记忆丧失的现象,但是根据他恢复记忆以後的描述,当时确是处在他与旁人无法沟通的现象,也就是说孟所看到、所理解的和旁人不一致的现象,於是,我访问了孟的四哥孟照义:


问:「听说事情发生之後,你一直照顾你弟弟,是吗?」


义:「是的!从他在山上被击昏之後,一直到一个月後恢复过来,我大部份时间都陪着他。」


问:「你弟弟被击昏後,你们怎麽处置他?」


义:「他像着魔似的,对他说话,他听不懂,又好像很难过的样子,於是我们就把他抬到山上的棚子里,那是我们上山工作休息的地方,他在那里又叫又滚的,两个眼睛瞪得像牛眼一般大,很吓人的,而且好像很怕铁制的东西,一有铁制品接近他,他就特别抗拒,非得使命的把那铁制品推开不行。」


问:「听说孟照国在棚子里,还能倒立,是吗?」


义:「对呀!他把棚顶都撑坏了。」

问;「你们在棚子里有看见什麽外星人吗?」


义:「没有!女外星人的事是後来我弟弟完全清醒以後说的,他说当时在棚子里就有个女外星人。」


问:「後来你们把孟照国送到护理站听说外星人也来了,你看见过没有?」


义:「「没有!我从来就没见过。」


问:「那段时间孟照国除了怕铁、怕光外,你还有没有观察到他有什麽特别的症状没有?」


义:「有一次我在家里看着他,他就躺在这沙发上,不知怎的,咚!就掉头了,换这麽躺。」孟照义比划着,意思是头脚一百八十度易位。


问:「他有没有起身?」


义:「没有!他那麽咚!就掉过来了!」


这种情形,陈功富教授有一次到孟家作采访的时候,听说也亲眼看见过一次。


针对山上棚子里外星女人的事,我又问了孟照国。


问:「那位女外星人长得什麽样子?」


孟:「她的身高大约有两公尺半左右,相当高,全身都包着紧身的衣服,只露出两个眼睛和下体部位,两个眼睛就像牛眼──这麽大。」


问:「她在旁边做什麽?」


孟:「她在指挥我四哥他们这些人帮我脱衣服,我使命的叫喊、挣扎,他们就是不理会我,有的人按住我,有的人脱我的裤子。」


认知上的差异就在此时产生的,现场的人认为孟照国怕铁,所以想帮他解开皮带,宽宽衣服也许舒服点。


问:「女外星人脱你衣服干什麽?」


孟:「她在我身上比划了一下,我整个人就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後来等我恢复知觉以後,我发觉身上有几处疤痕……。」


说到这里孟开始宽衣解带,在他的小腹右侧以及右大腿内侧尚留有痕迹,额头眉间也有一处,是外星人用电光打出来的记号。


问:「这几个部位觉得痛吗?」


孟:「不觉得!好几个月以後我觉得伤痕处有点痒,我常用手去扣它,有一次竟然扣出东西来了。」


问:「什麽样的东西?」


孟:「就像橡皮糖的东西,黏黏的,还带弹性,用手拉可拉这麽长(比到约一英尺多),松手又弹回去。」


问;「现在放在那儿?」


孟:「我摆在那儿,我太太扫地时,不知道那是什麽,就把它绐扫丢了。」


这个东西很可能是孟照国事件中,外星人唯一留在地球上的证物,就因为山民不知道它的珍贵,把唯一的证物绐毁了。


关於孟照国被电击之後的症状,为了谨慎,我们也采访了为他治疗的林医生:


林医生看起来身体壮硕,年龄应不到五十,说话舒缓,个性冷静。

问:「请林医生描述一下,你第一次看到孟照国时是什麽症状?」


医:「那时候几个人要制服他都很困难,我也不知道他那来那麽大的劲;我跟他说话,也不理我。我拿了听筒,要听也胸部,他就像见鬼一样的怕,伸手把我打掉,後来他们告诉我,说他怕铁,怎麽样也不肯让我听诊;两个眼睛瞪的那麽大,还是这转……。」


林医生双手比划着,意思是眼珠子左右各向不同方向转。


医:「这时我心里面想,这小子还会耍宝,我就想要试试他是真是假,於是我就点了一支菸,我把菸头朝着他的眼珠子,慢慢贴近来试他,可是他就像是没看见似的,眼晴一眨也没眨,还转着呢!一直到菸头我看都已经可以烧到眼睫毛了,还是没反应。」


问:「所以应该不是假装的罗?」


医:「我想正常人对一个这麽接近眼睛的物体是不可能没有反应的。」关於孟照国与外星女人发生性关系的问题,一般认为是三次,事实上只有两次,第一次在山上的塑胶棚子里,其实是女外星人给他施行小手术,在他体内植入像绿豆般的东西,第二次是六月九日,那天大夥要把孟照国送下山的时候,在小火车上。


问:「请你描述一下,女外星人是怎麽和你做那个事情的?」


孟:「我们坐小火车下山的时候,她突然压在我身上,她个子那麽大压得我一动也不能动,我觉得下体的地方一阵热热的感觉,接着我觉得整个下体好痛。」


问:「这麽说,与外星人做那个事情并没有快感罗!」


孟:「其实那次不能算是做那个事,我倒觉得是一种消毒工作,我猜是为後来的事情做准备。」


问:「那天晚上,听说她又来找你是吗?」


孟:「其实那天她从头到尾就跟着我们。」


问:「跟着你们?她有没有说话?」


孟:「没有!就在旁边待着。可是我心里面想着的事情,她好像能够理解。那天,我回到家里之後,林场里的领导到家里来看我,正当他们来的时候,我心里想着:『你这女人穿着开裆的衣服,下体也没遮住,这麽多客人来,多不雅观。』我心里这麽想,她就咚地从窗子这边出去。」


问:「从这个窗户跳出去吗?」


孟:「也不是跳出去,就这麽跨出去。」


问:「这麽奇怪,她那麽大个子能跨出去。」


孟:「这窗子,对她就好像不存在似的。」


问:「後来她还回来吗?」


孟:「没有!一直到那天上,我睡觉的时候,她又来了,进到我房间里来。」


问:「第三次的性关系就是那天晚上发生的吗?」


孟:「对!」


问:「请你描述一下经过的情形好吗?」


孟:「她来了以後也没说话,到床上就趴在我身上,我想动,可是全身都动不了。」


问:「整个事情你的感觉怎麽样?」


孟:「这一次……可以说呢……很好,我从来没有感觉过那麽好。」


问:「那个时候,你妻子不在吗?」

孟:「她就睡在旁边。」


问:「她没有发现吗?」


孟:「没有!她睡着了。」


问:「你们没有出声音吗?」


孟:「没有!」


问:「如果将来有机会,你还希望再和那个女外星人做吗?」


孟:「想!」说着我俩不禁大笑。


这一次的性经验让孟照国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感,让孟照国对那位女外星人至今始终念念不忘,甚至在访问的时候孟私下向我透露,事情发生一年多以来,他很少有欲望,也就是很少和他妻子行房,体力明显地下降,田里的工作,也很少做。


问:「那位女外星人的下体并没有遮掩,你看得够清楚吗?」


孟:「很清楚!」


问:「能不能请你描述一下。」


孟照国面有难色,显然不愿意谈,我告诉他此次采访并非以暴露隐私为目的,乃是本事件对中国大地外星人接触事件的研究太重要了,而今天的采访,正可以专业摄影机把它记录下来,相信这对将来中国甚至全世界UFO的研究必将是个很重要的资料。


孟:「好!既然是这个出发点,您又是打从老远而来,我就尽量满足你吧!」


孟的表情显得比刚才严肃继续说,「那位外星人露出在外面的皮肤,基本上是略呈青紫色有点红,又有点青,和你我的皮肤颜色不一样,下体的毛长得是一柳一柳的,每根毛有这个「把儿」这麽粗。」


孟照国拿起摆在桌上的小梨儿指着它的「把儿」。


问:「哇!那麽粗的体毛,那麽和你接触的时候不就很刺了吗?」


孟:「不会!很柔软!一点刺的感觉也没有!」


问:「她身上穿的衣服,触感怎样?」


孟:「非常软!很薄!很贴身!摸起来挺舒服的!」


问:「整个过程,那外星人有没有说过什麽话?」


孟:「没有!什麽话也没说。」


问:「外星人不是向你说六十年後在他们的星球上就有一个地球农民的儿子吗?」


孟:「那话不是她说的,那是七月十六日发生的。」


七月十六日那天发生的事情,也是UFO研究者最感兴趣的题目,因为那天外星人将孟照国接往UFO基地的时候,两个人是穿墙而出有点像中国古代所流传的奇门遁甲之术,当然这段情节也是我采访的重点之一。


问:「那位男外星人是怎麽把你带走的呢?请你详细描述一下!」


孟:「好的……,七月十六日那天晚上,我正准备要睡的时候那个男外星人进到我房里来,他是直接从墙壁穿过来的,他长得比上次那女的还要高,大概有三公尺高。」


问:「三公尺?」


孟:「对!他进来的时候把屋顶都撑凸了,可是很奇怪他到的地方屋顶给他撑凸起来,可是他走过了以後,屋顶自然恢复原状。」


问:「他是什麽打扮?」


孟:「基本上和上次那女的一样也是露出两个大眼睛,但是下部就没有露出来了,讲话直下咙咚的,一进来就对着我说『跟我走!』。」

问:「他讲什麽话?」


孟:「汉语!他会讲汉语。」


问:「他要你走,你就跟着走吗?」


孟:「我正犹豫,问道『去那里?』他就拉着我的手往墙角走,


我心里正有个念头,这里怎麽行?哎!我们两个人就直接穿过墙角了。」


孟照国向我指示着穿墙的位置,那个地方正好是两面墙相交的地方,比别的部份还要厚,但是看来好好的,看不出任何痕迹。


孟:「我们两个人出到外面,我心里才想着有点冷,他就从身上抽出一大块布,一折,又折了一下,像个大杯子一样,这边正好有把手,把我整个人装在里面,然後他用手一抹,那布就好像黏住了一样,我人在里面一点都不觉得冷,接下来他用手提起杯子的把手,我们两个人就像在空中飞一样。」


问:「你们往那个方向飞?飞了多久?」


孟:「外头很黑的!我也弄不清楚方向,只飞了一下子,我感觉到好像来到一个山头上,我往下看下去,哇!好漂亮,那是一个山谷地,里面停着好多怪物各种形状的都有。有几个是碟状的,有的是那天我在山上看到那种大问号型的,也有像苍蝇形状的,但是这些怪物的上头好像都被一圈彩虹围起来,这个时候和我一起的外星人手上拿着一个像菸盒的东西摆在手心上一按,射出了一道光,那个彩虹就中断露出一个大缺囗,於是我们两人就朝那个缺囗飞过去。」


男外星人带着孟照国降落在一个小飞行器里,然後又循序走到一个比较大的物体里面,那里头坐着另一个男外星人,比带他来的人长得更高大,圆滚滚的头,两个眼睛比任何人都大,坐在中间。据孟照国判断他应该是个首领的角色,所有的人都听他指挥,


他们之间交谈的时候,就像老鼠的叫声,但是他们和孟照国说的却是汉语,首领坐在一块浮在半空中的板子上,孟照国好奇的向外星人询问为何到地球来。


外:「我们来地球有三个目的,第一、避难,第二、采种,第三是考察地球。」


孟:「避难!?避什麽难?」


外:「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慧星撞木星。」


那个领头的人向旁边的手下指示了一下,那个人就走向墙壁在上面按了一下,平板的墙壁就跑出来一个盒子般的东西,那人把盒子放在孟的跟前,里头就出现书一面(类似电视)画面,展示的就是星球在转来转去,然後有一些东西撞到星球上面去。孟照国好奇的问道:「为什麽慧星和木星会相撞呢?」他们几个人互看了一下,有一位回答孟。


外:「这就好像你们地球上的火车跑的速度很快,它会产生一种力量把铁道旁的石头刮起来,去拍击火车。」


这个外星人接着又说:「你有没有什麽事情需要我们帮忙的呢?」


孟:「上次和我见面的女士,我能不能再和她见面?」


外:「她不想和你见面!」


孟照国一听心里头非常难过,几个外星人反而笑了起来。


「你这个地球人倒挺重感情的嘛!」其中一个外星人带点揶揄囗吻地说。


孟:「她为什麽要和我做那个事情?」

外:「这样子,六十年後,在我们的星球就有一位地球农民的儿子。」


孟:「我能不能看到他?」


外:「能!」到这里那位首领用手势阻止部下再说下去。


孟照国说他求见被拒,心里简直难过极了,话就不想多说了。後来首领指示原先带他来的人送孟照国回去。外星人用去时的方法,将孟带回到家门前院子就走了,打从一开始,孟就只穿着短裤,虽然是七月份,但山上的夜间是很冷的,孟照国赶紧拍门叫姜玲为他开门。


姜:「谁呀?」


孟:「是我!」


姜:「你自己进来呀!」


孟:「门锁着,我进不了。」


姜为孟开门一面还嘀咕着,门是锁着那你又怎麽出去的。


自从发生这些事以後,外星人似乎和孟家一直保持某种程度的联系,孟家也发生起异常现象,例如,孟家房间窗台上摆着一盆君子兰,从七月到我采访时间止,整整一年之间已经开了两次花,这是过去从来没有的事。又有一次孟太太目睹君子兰发光。为此,我也采访了孟太太。


问:「听说你见过这盆花发光是吗?」


姜:「是的!发好大的白光!」


问:「是什麽时候?」


姜:「那天我正准备睡觉,突然它发起白光,愈来愈亮,好亮哟!把我吓坏了,我赶紧用棉被盖起来。」


问:「自从孟照国发生这些事情以後,你觉得他有没有什麽改变?」


姜;「有呀!他体力不行了,田里的事都干不了。」


问:「发生这些事情,你心里觉得害怕吗?」


姜:「怎害怕?已一年了,照国的体力一直上不去。」


一年多以来,虽然外星人没有再出现在孟照国的家,但是似乎用心电感应和孟照国保持某种联系,例如孟照国曾经写给陈功富的信中大谈地球环保问题,其文化知识水平看来不像是一位只受过五年小学教育的人写的。一年来,也有很多人透过孟照国向外星人请问一些关於地球的问题,听说常有惊人的答案,不过概括来说,外星人最常传达的讯息都是环保,提升意识水平等有关和平的问题,这些与法国人雷尔带回来的讯息(见《上帝的真相》一书)有很多相似之处,可见外星人对地球关注的问题大体是一致的,但愿外星人能够再透过孟照国,再给我们传达更多的宇宙讯息。



本文内容于 2011/8/21 0:32:15 被htwandcsh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