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警方立案调查“越南新娘”失踪事件


新华网长沙8月20日电(记者谢樱 陈黎明)在中国中部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的一个贫困偏僻的大山村落里,村民胡求来、胡建和最近碰到了一件奇怪的事——他们的妻子几乎同时莫名失踪了。


经过几番考虑,两个男人最终忐忑地向公安局报了案。他们如此犹豫的原因是:妻子是从遥远的云南中越边境秘密“买”来的“越南新娘”。从法律层面来讲,这些越南女孩根本不是他们的老婆,尽管她们已为自己的中国丈夫生下了小孩。


记者20日从双峰县了解到,由于可能涉及外国人被拐卖、婚姻诈骗的情况,目前双峰县公安局已成立专案组,召开了派出所所长会,各乡镇正在对涉嫌拐卖妇女、婚姻诈骗等情况进行全面督查。


胡建和记得很清楚,2008年他花了36388元中介费“买”回了越南老婆马正芬。“这种事情在我们这里很普遍,”胡建和的父亲胡更清说,“几乎每个镇都有,我们附近有三四十个,总的可能有一两百人,都是从云南那边买来的越南女人。”


因为中国很多偏远地区都是“光棍重灾区”。长年来受农村传统的重男轻女观念影响,当地性别比重失衡,不少贫穷的“光棍”娶不上老婆,只能选择“买”老婆。


记者了解到,从外地“买来老婆”的情况主要有两种:一是通过中介从贵州、云南等地偏远农村找来的女子,一般都是家里经济条件差,男方给女方家里数万元彩礼后结婚。由于双方家庭有一定的来往和了解,这类婚姻相对比较稳定。二是被拐卖或来历不明的女子。这些女子中,有来自于越南等邻国的,也有来自国内一些偏远山区的。


胡建和的妻子就是被拐卖的越南新娘。三年相处下来,胡建和对妻子从前的经历依然知之甚少:“只知道她是到中国边境赶集,被一个云南人骗来的。之前中介提供的资料,全部都是假的。”


然而现在这两个男人的老婆却同时失踪了。更离奇的是,失踪两个月后,胡建和与胡求来几乎同时接到了老婆打来的求助电话。“她哭着跟我说,她那天出门后就被人拐卖了,现在被卖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子里,要我打两万块钱去把她赎回来。”但胡建和开始怀疑这是新一轮的婚姻诈骗。


村中另一位越南新娘杨金美就曾遭遇这样的经历,她告诉记者,她曾在2008年前后被人从中越边境的云南境内拐骗,后再辗转“卖”至胡家。胡家当初支付的3.5万元“彩礼”,自己一分钱都没拿到,都被背后的人贩子拿走了。


为了了解事情真相,近期双峰县公安局分别对全县16个乡镇的派出所进行调查,并向记者证实,拐卖人口进行婚姻中介以牟利的情况在当地确有发生过。据介绍,去年9月份以来,全县共接到2起类似情况的报案,并排查出4名外省女子通过中介与当地农民同居。


其中去年杏子铺镇派出所接到一名自称来自柬埔寨西伯县的女子报案,反映其被人拐卖至该镇一农民家。由于这名女子没有携带身份证件,当时无法确认其真实身份。县公安局以非法入境案受理,将女子遣送至云南省瑞丽市公安局打拐办。


梓门桥镇是此次坊间流传“越南新娘”集中失踪的主要地区。梓门桥镇负责政法工作的干部彭卫斌告诉记者,全镇有68个村,当地黄石村、水洲村曾传出类似消息。“但流传所说当地有‘两百名越南新娘’,这个数据肯定是夸大了的错误信息。”


一些乡镇干部介绍,一些离过婚或年纪偏大、家庭经济条件不佳的农村男子,花费数万元中介费用从外地找老婆的现象确实存在。但究竟具体人数有多少,政府部门很难掌握。乡镇干部彭卫斌向记者解释,一是由于这些某种程度上存在“买卖关系”的婚姻,多数并没有到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二是由于农村户籍管理比较混乱,承担户籍管理的乡镇派出所受警员严重紧缺制约,对农村人口的调查了解滞后于实际情况。


由“越南新娘”引发的“骗婚”事件并不少见。近年来,农村骗婚案件不断增多,而受害人多为农村大龄男性,由于择偶心切,他们成了骗婚者的首选目标。据报道,从2004年6月到2005年8月,在内蒙古土默特左旗的善岱、把什、陶思浩等乡镇的十几个村,接连发生婚姻诈骗案件,几十名来自四川、甘肃、宁夏、贵州、青海等地的“新媳妇”在婚后逃之夭夭,骗走当地男青年170多万现金。但懊恼的丈夫们并不敢报案,因为他们自己也涉嫌人口贩卖,加上没有结婚证和户口,自然难以讨回自己的媳妇,最后落个人财两空。


一些专家分析,目前这种基于买卖关系的婚姻已经滋生了许多新的社会问题:一是外籍非法新娘处境艰难,二是当事人买卖婚姻违法,三是中介通过骗婚获利涉嫌诈骗犯罪。如何妥善处理这些问题是对当地政府的一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