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恒雄心 正文 第80章 推倒柏林

半残的小兵 收藏 0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0.html[/size][/URL] 为了能给自己一个不可多得的呼吸新鲜空气的机会,希特勒在过生日的时候走出帝国总理府避难地下室,勉强打起精神的元首这天以极为罕见的温和态度,亲切接见和检阅了在外围战斗中表现相对突出的党卫军和希特勒青年团成员,并为他们颁发勋章。这多少暂时缓解了他本人原本就无可救药的沮丧情绪,也似乎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0.html


为了能给自己一个不可多得的呼吸新鲜空气的机会,希特勒在过生日的时候走出帝国总理府避难地下室,勉强打起精神的元首这天以极为罕见的温和态度,亲切接见和检阅了在外围战斗中表现相对突出的党卫军和希特勒青年团成员,并为他们颁发勋章。这多少暂时缓解了他本人原本就无可救药的沮丧情绪,也似乎是让他从那些娃娃兵的脸上看到了帝国未来新的希望。

4月21日深夜,希特勒在度过了自己的最后一个生日后,回到地下会议室听着陆军总参谋长克莱勃斯一边手指地图一边报告“根据目前的情况,中国军队已经突破泽洛高地的防线,措森也已经失守,西面的华军也快要接近明谢贝格。巴斯的第9集团军在敌人的强大火网下可能已经无法突围了,温克的第12集团军在易北河被牵制,无法救援柏林。”

希特勒摆摆手说“看来我们是时候启动巴伐利亚的秘密基地了,一旦新的部队到达,我们将会发动反攻,把盟军全给赶出去。”

“元首,巴伐利亚……”克莱勃斯突然无语。

约德尔接口说“巴伐利亚基地昨天突然挨了盟军两颗威力极其巨大的炸弹轰炸,那里所有的人和装备全部被蒸发掉了,我们现在没有任何预备队。”

面容再次变得憔悴的希特勒摘下眼镜,眨了眨眼说“凯特尔、约德尔和克莱勃斯留下,其他人全都出去。”副官伯格道夫、宣传部长戈培尔和党卫军警卫队长施德尔一动不动地站在元首的侧后位置,他们知道元首肯定要再次大怒发威。

当最后一个离开的军官啪的一声将门关上后,希特勒大声地咆哮道“那是原子弹,那是可以毁灭所有一切的原子弹!这星期你们国防军和党卫军打得实在是太不给力了,一天到晚丢掉城市,你们这些脑残和废柴统统都在坑爹!现在倒好,中国人和美国人把原子弹都扔到咱们帝国的头上了,我真恨不得把你们全部都给按死,然后去陪葬那个瘸子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已经于4月12日去世)。”

伯格道夫忍不住争辩“元首,现在中国军队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我们虽然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兵力薄弱根本就顶不住啊。”

希特勒继续骂道“你这死宅莫非也不信胜利是吧,我们还有坚强的意志可以抗衡他们,妨碍咱都渣渣。”

伯格道夫说“元首,盟军现在就如同大坝洪水一般涌来,前线部队组织的反击早就已经失败了。”

“他妈的这到底是咋回事,军队当官的在军校学了这么多年,如今到关键时刻怎么居然连个屁都放不响!”希特勒恶狠狠地将铅笔摔在地图上“气死我勒!”

克莱勃斯说“元首,我们军队已经所剩无几了,现在根本就谈不上有组织的作战。”

希特勒根本不理会周围的军官“今天早上我听说党卫军要搞反击,但他们根本就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擦他大爷的全都在搞比利(部落式的分散防御工事建设)。”

凯特尔解释说“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为了抵御可能再次从天而降的原子弹,他们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的啊。”

希特勒站起来挥舞拳头说“我现在就想要让韩国人的铁狗打烂个蛋,那些个不要脸面的敌人飞行员和专家教授,就应该下地狱去陪斯大林。”

“盟军动用原子弹来攻击我们,本来就已经够逆天的了,干脆让他们扔个够吧。”希特勒无奈地坐回椅子上“两年前我看到过一个在中国考察的顾问的电报说‘我到河北省来,那里人们的生活和经济发展水平好棒的’。人家中国的年轻人能把一个河北省都给治理得井井有条,那我们为啥就管不了柏林呢。”

“丫草你爸的,我们曾经对中国人抱有很大的希望,甚至还合作过一段时间,可是现在他们却忘恩负义反过来逆推帝国,真是令人寒心。”希特勒拍拍头说“我早就应该学习日本裕仁天皇,在德国征召七万个嫂夫人挨个安慰军队的将士们,让他们都有永不磨灭的骑士精神。”

在经过恶狠狠的几句话的发泄之后,希特勒再次变得萎靡不振,他低声地说道“现在看来我们这个伟大的帝国和军队、还有整个日耳曼民族都要即将崩溃了,东方的中华民族真的是伤不起啊。不过我绝对不会投降,还要留在这里与柏林共存亡,你们这些还算忠诚的将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这时的总理府外,整个柏林已经被从外面飞来的炮弹与航空炸弹炸得坑坑洼洼,街头到处都是被炸死的德国军民尸体、残破不堪的车辆与坦克、还有散落的瓦砾堆,不论是德国国防军、党卫军、希特勒青年团还是民兵队伍,他们都意识到末日的临近。由于柏林城防司令雷曼和军备部长施佩尔等人的积极努力,4月25日中国军队突破防线打进市郊的时候,大部分普通民众都已经安全疏散到易北河附近盟军控制的难民安置点。

中国军队与德军在市区的实际交战规模并不大,由于临近战争结束的阶段,大家都在努力控制自己减少伤亡。大批德国国防军和民兵部队甚至干脆朝天放空枪,而不去射击对面不断接近的中国军队,有些半埋在土里的坦克炮塔和MG42毁灭者通用机枪尽管也还在持续开火,给华军带来了一定的损失。

4月26日,中国远征军第13集团军和第24集团军在绕过巴斯的德军第9集团军的防区后,主攻在柏林洪堡和动物园的巨型防空塔要塞,这是目前柏林仅有的几处还在坚持抗战的重要火力据点。安装在防空塔顶上的三种128毫米炮、88毫米炮和37毫米炮对接近的华军坦克和装甲车带来了很大威胁,第13集团军司令方利命令车早320毫米超级掷弹筒部队就地抵近压制,同时派出第113山地师和城管组成的突击队携带炸药包和自动步枪翻墙攻击,这才迫使守军高射炮兵和党卫军投降。

中国远征军德国战区总指挥诺图纳格—陈西利和独孤永昌,与英美盟军带头的艾森豪威尔和蒙哥马利商量好,一旦中国军队攻克柏林,将按照分区占领的原则予以军控。在主要战事基本结束后,盟军各国将按照雅尔塔首脑会议三巨头(罗斯福、龙天英和丘吉尔)的有关规定,敦促第三帝国政府无条件投降并解除武装。同时他们还要在第三帝国的废墟上重建一个非纳粹的新德国政府及其军队,并恢复德国国内的正常秩序。

潜伏在柏林的反纳粹组织和德国民族解放同盟的头儿们在得到盟国的信息后,对于这点基本上是比较认同的,而他们也已经做好了接管政权的准备。4月28日,随着希特勒的精神分裂症状越发扩大化,反纳粹组织的维茨勒本元帅、贝克将军、格特勒博士与施陶芬博格上校命令雷曼的大德意志卫戍师与弗里曼的党卫军防卫部队即刻与中国军队共同行动,推翻希特勒大厦将倾的纳粹政权。

雷曼将大德意志卫戍师和魏德林第56装甲军的一个师调到菩提树大街的政府区所在地,弗里曼对柏林市长戈培尔的报告说是避免中国军队的渗透,不明真相的戈培尔随即答应了这个请求。当天深夜部分德军便开始在柏林市区频繁调动,弗里曼的党卫军特别部队奉命切断总理府与外界的所有通讯联系,施陶芬博格上校指挥的小分队则将准备好的特种炸弹悄悄地埋藏在总理府地下室引爆。

随着反纳粹组织投放到总理府的炸弹传来巨响,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总理兼秘书鲍曼、宣传部长戈培尔夫妇、约德尔和凯特尔等知名人物同时被炸死,陆军参谋长克莱勃斯、希特勒的情妇爱娃布劳恩和副官伯格道夫在爆炸的混乱中侥幸活了下来,德国顿时就这样在一夜之间改换了天地。

4月30日,柏林城防司令雷曼以新德国政府的名义公布了元首已经“殉国”的消息,向仍在各战场阻击盟军的国防军与党卫军部队下达全线停止抵抗的命令,撤销各级纳粹党机构,同时立即将柏林防务移交给中国军队与德国解放同盟武装。在柏林的反纳粹组织成员立刻行动起来,将代表第三帝国的红白黑万字旗从国会大厦、内务部与三军指挥部的楼顶扯下,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黑红黄三横条老鹰旗。新德国政府的首脑们正式向盟国方面宣布,联邦德国临时政府将接管纳粹德国的一切军政控制权,格特勒博士继任总统,维茨勒本元帅为总理兼国防部长,从西线返回的隆美尔为陆军总司令,凯塞林为空军总司令,邓尼茨暂时仍为海军总司令。得到德国政府变天与元首死亡消息的第三帝国元帅戈林、党卫军全国领袖希姆莱、前B集团军群司令莫德尔、前东普鲁士行政长官科赫、前德军后备部队司令佛罗姆等人为逃脱审判,纷纷自杀身亡。

由于德国内部发生了反纳粹的军事政变,中美英三国盟军最高司令部宣布自5月1日劳动节后停止一切敌对行动,三国政府在表面上勉强承认了联邦德国临时政府的合法性,但仍要求新德国政府无条件投降并接受盟国的军控。根据雅尔塔会议的协定,原纳粹德国国防军除保留少数武装人员协助盟军维持秩序外,大部分必须向盟军无条件缴械投降。新德国临时政府在没有纳粹元首希特勒的情况下,最终同意了盟国提出的条件,曾经多达200多万的德国陆军如今只剩下不到10万余人,海空军实力则全部丧失殆尽。

5月2日,中国、英国、美国、法国、南斯拉夫、上合组织和独联体国家的代表们,与新德国政府代表在波茨坦签订德国无条件投降书和欧洲战争全面停火协议,历时6年之久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此完全结束。至此为止中国欧亚远征军在整个二战(包括西伯利亚战争与对欧洲轴心国的进攻行动)中伤亡高达400余万人,柏林战役期间华军伤亡不到8万人,中国远征军共歼灭德军、苏军、意军及其仆从国军队500余万人,占盟军各国歼敌总数的一半左右。华军官兵伤亡率也在各大盟国之首,其次是英国军队损兵200余万人,法军损失150余万人,上合组织与独联体国家及部分其他参与国损失100余万人。美军则损失最少,仅战死30万人。

二战结束后,作为对欧洲事务并没有过多兴趣的中国政府,并未向新德国政府提出数额较大的赔款要求,只是将克虏伯与毛瑟兵工厂、基尔和汉堡造船厂、法本化学公司、大众汽车、亨克尔、福克和梅塞施密特飞机厂、莱茵金属和西门子公司的大部分机器转移到西伯利亚特别自治区再利用,大批德械武器装备也被转交给中国军队。

此外还有很多军事专家与科学家,包括闪电战专家和诺图纳格的老师古德里安、马森同志曾经的老朋友冯博克元帅、空降兵专家斯图登特、防御专家海因里希的二把手霍夫曼、战斗机部队总监加兰德、海军潜艇部队副司令蒂勒、火箭研发负责人布劳恩博士都同意为中国军队服务。中国科技部和国防科工委得到了大量德国秘密武器的设计图纸与样品,任士舟准备将它们充分应用在中国国防军的高新技术武器装备与民用产业的建设当中。

龙天英总统在对全中国广播讲话时高兴地说“我们中国对二战结束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很多官兵为此付出了宝贵的生命代价,但我相信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我们这个曾经多灾多难的国家和民族经过多年的奋斗与努力,终于大败轴心国赢得世界和平,这是我们感到非常自豪与光荣的时刻。”

1945年8月15日,联合国宪章在中国北京正式签署,接替早已名存实亡的国际联盟担负起维护世界和平、调解各国矛盾、维护各国主权统一与领土完整与自由平等外交的职能,在二战中具有较大贡献的中美英法和俄罗斯为五大常任理事国,这也意味着中国从此已经全面完成了从积贫积弱到繁荣富强的转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