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过后,对药家鑫案件的的一些冷思考,

辽东来的 收藏 1 812

药家鑫已经死了两个多月了。网络上的硝烟逐渐平息了,因为广大正义的网友希望被处死的人已经死了,大家也都回家洗洗睡了,毕竟国家值得关注,值得攻击的事还多着呢。


最近一阵子,药家鑫案件的续集又上演了,主角是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和张妙的代理人张显。原因是,药庆卫认为张显在打官司的过程中大肆造谣,严重损害了他和他家庭的名誉和正常生活,要讨个说法。


本来事情是很简单的,药家鑫交通肇事之后,害怕被撞的张妙以此讹诈他,所以一时起了杀心,捅了张妙几刀,导致对方死亡。此后,在事件的整个过程中,张显作为张妙家属的代理人,势必要至药家鑫于死地,以为张妙报酬。而药家鑫的父母则必然虎毒不食子,希望砸锅卖铁赔偿张家以此来卖药家鑫一条小命。但在在中国的司法体系和法律面前,无论双方怎么折腾,结果是明摆着的,那就是药家必须赔偿张家,而且药家鑫肯定活不成,因为案发的事实已经颇为清楚,清楚简单的原因,必然导致清楚简单的结果。


但关注此事的人现在都明白,整个事情的发展并不像我说的这么简单,期间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与讨论,在网络上杀药派和保药派轮番激战,更有一班教授出来摇旗呐喊火上浇油好不热闹。问题是,一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罪犯自首收监的刑事案件何以会变得如此热闹?原因有三点


第一:微博上的谣言

这个事一开始,很多人就开始给药家鑫、药家鑫的父母甚至被害人张妙头上扣一顶顶的帽子,使整个事件的性质发生了改变。

首先,药家鑫是西安音乐学院的大学生,而被撞的张妙却是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民。于是乎,“城市有车族大学生撞伤并残忍杀死进城务工农民”的概念便被一些人提了出来。这个题目其实是有暗示作用的,这个题目暗示人们,药家鑫很可能是个城市官二代或者富二代,佛则,他怎么可能有车开,这种人往往有些背景和关系网,以至于他有恃无恐,残忍杀害了身处弱势群体的农民工张妙。接着,药家鑫这个纨绔子弟必然会借助家族的势力和金钱,买通司法,左右整个案件的审理,从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为什么事情发生不久,就有人抛出了药庆卫是转业军代表、其岳父在军中担任高职、药家称几套房产、现在居住的房子有几百平等等等等的谣言。这些谣言其实正好印证了上面这个概念的暗示。使得大家不去质疑这些谣言是真是假,很容易的便上当受骗了。张显由于质疑目前我国司法的公正性,并大肆传播这些并非他自己编出来的谣言。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样会引起舆论对案件的关注,防止司法腐败。很显然在药家鑫事件的整个过程挡住,来自微博和网络的谣言起到了不可小视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没有这些谣言,事情应该不会发展到后来如此复杂的地步。也正是这些谣言,使得张显看上去更像个为民女秦香莲鸣不平的包公,而药庆卫更像是袒护权贵陈世美的太后,本来在法律上地位平等两个人,被谣言贴上了正义与邪恶的标签。


第二:药家鑫和张妙的身份。

药家鑫在父母眼里是孩子,在张家看来是仇人,但在大多数人眼里,他有一个很闪亮的标签——大学生。

张妙在孩子的眼里是妈妈,在丈夫的眼里是妻子,在张显的眼里是远方亲亲,但在大多数的人眼里她也有个标签——农民工。


某青年开车撞伤某女工,为防止其纠缠,下车杀人灭口。

在校大学生开私家车撞伤农民工,为防止其纠缠,下车杀人灭口。


这两个标题其实说的是一个事实,但读起来感觉明显不同。自从高校扩招以来,大学生逐渐由褒义词变成中性词,目前看来好像正在往贬义词的趋势发展。改革开放以来,农民工一直是弱势群体,但随着政府媒体对民生的关注,为这个群体鸣不平,抱委屈的报道也越来越多。其实这又是一个暗示,害人的来自一个品质道德逐渐受到质疑的群体,而被害人来自一个至今都很弱势的群体。于是乎,药家鑫再次被一些人在潜意识中戴上了邪恶的帽子,张妙再次被人戴上了受委屈的帽子。


第三:对于死亡的态度


药家鑫该不该死,这是以前无法提出的问题。在70年代,强奸可以被判处死刑,而今天,面对如此清楚的事实,却有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说明,我们对生命的认识正在发生变化。生命的本质是什么?生命的价值是什么?这些问题正在被人们重新审视。以前感觉人命跟白菜没啥区别。你偷了我五百斤白菜,我再偷你五百斤,咱俩就扯平了。如果我再偷你五百斤,那我就赚了,所谓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是也。但人命真的跟白菜一样吗?


药家鑫杀了张妙,你再杀了药家鑫。但张妙再也回不来了,张家人该痛苦还是痛苦,虽然报酬会减轻他们的痛苦,但这种痛苦根本不会完全消失。

如果药家鑫不但杀了张妙,而且杀了张家满门,按理说他该知足了吧?但在面临死亡的那一刻,药家鑫估计还是会无比的恐惧,杀人会给他的死带来些许安慰,但就算全世界的人死一半,也无法完全消除他的恐惧。马加爵以一命换五命,但最后他还是逃了,因为他仍旧怕死。


有人说,杀死罪犯是很好的警示作用,但这很明显没有警示到药家鑫头上。理智的丧失会让人丧失对厉害得失的判断,如果一个人不再惧怕死亡,那你还能拿什么来吓唬他呢?9.11的例子告诉我们,一旦一群人不再怕死,他们就会拉上更多的人去死。巴以冲突还告诉我们,用一命抵一命的规则办事,会让更的人参与到这场交易中来。


最好的办法是对生命的敬畏和尊重,网络上很多人说杀人这两字是很随便的,他们很喜欢判处别人死刑,因为这些人根本没经历过垂死的感觉,他们体会不到生命的意义。这些人,正是药家鑫和马加爵生长的土壤,因为这些人总是认为,杀人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手段,所以在这些人熏陶下生长起来的孩子们在危机关头往往选择用杀人来解决问题。结果孩子们也被杀掉了,用来解决他们杀人所制造出来的问题。


总的来说药家鑫时间火爆的原因大体上来说是因为谣言、微博、身份和人们对死亡以及生命的新思考。


之所以会谣言四起,是因为当下人们对于官二代、富二代、军二代似乎有着莫名的仇恨,说穿了就是社会财富分配不均、权利分配不均带来仇富、愁官心理。本来药家是标准的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自从被谣言贴上了官二代、专业军代表的标签之后,一时间四面楚歌,差点被唾沫淹死。这其中都多少人是为了正义而讨伐,又有多少人是冲着药家鑫的身份去的?此外,人们对司法公正性信心的丧失也是谣言四起的主要原因,如果张显真的相信司法公正,那他是没有必要冒着危险来散步这些小道消息的。


微博的都来为谣言的产生提供了新的高速公路。马加爵案发生时,之所以没有药家鑫案这么火爆,就是因为当时网络还不像今天这么发达,而且也没有微博,信息的传播速度是有限的。但网络和微博带来的信息爆炸,同样也造成了谣言大爆发。很多人之所以高喊要杀了药家鑫,谣言的力量功不可没的。


当然药家鑫的大学生身份也是惹人眼球的亮点之一,这个事件使得西安音乐学院名誉打折了不少,很多人把药家鑫的罪责推到学校教育,乃至整个教育制度上。这一点颇有点像但凡是玩网游的孩子自杀了,罪魁必然是网游一样。其实教育虽然应试,但最起码也是教人学好,应试教育该反对,但学校也没有描述的那么罪恶。


至于对生命价值的探讨,这个大家可以看看挪威人对布雷维克的判罚。挪威人有一句话说得很有意思,他们说,一个疯子改变不了我们的价值观。布雷维克无疑仇视社会,他的世界观里充满暴力与仇恨,如果用暴力和仇恨结束他的生命,那无疑就证明了布雷维克对整个世界的判断,相对而言,宽恕和改造会让这个疯子对世界产生新认识。是让布雷维克带着对自己行为的认同去死,害死让他带着愧疚或者,二者哪个意义更大呢?这个我也不好判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