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10)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每年冬季固定的时日,全国各地的火车站都会不约而同的热闹好一阵子。那种热闹可非同寻常,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也不为过。那时站台上的军歌也特别嘹亮,身穿不佩戴军衔的07荒漠迷彩、身背行囊、胸前别着大红花的新兵们在干部和老兵的组织下走上站台,然后蹬车奔赴部队。 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每年冬季固定的时日,全国各地的火车站都会不约而同的热闹好一阵子。那种热闹可非同寻常,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也不为过。那时站台上的军歌也特别嘹亮,身穿不佩戴军衔的07荒漠迷彩、身背行囊、胸前别着大红花的新兵们在干部和老兵的组织下走上站台,然后蹬车奔赴部队。

当然这是既定程式,在新兵同志们蹬车前,家长往往会把队伍冲散——冲散一支由军人组成的队伍,可见家长们的威力。

年年如此,家长们的战力丝毫不减。他们冲进队伍找到自己的孩子,然后做最后的唠叨和嘱咐,并送上最后一些零食。中国的家长们到了什么时候似乎都很害怕自己的孩子吃不饱。

当年的我在站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人给我唠叨、嘱咐和零食。我爸又得加班了,我妈的腰间盘突出还没养好,我的朋友们都就业了,我的亲戚们都在关外老家。这一切的一切,导致我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站台上等待蹬车命令。

“一人入伍,全家光荣。”“入伍就是深造,当兵就能成才。”

我看着这些巨幅宣传标语,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看西洋景的部队干部和老兵。我实在是不敢看那些新兵和家长。真的,我这人就怕看生离死别的场面。虽说这年头没仗可打,当兵了也没多少送命的机会,可是家长们总是搞得像自己的孩子要上刑场了似的。我妈也那样,昨天晚上看着我试穿迷彩和整理行李,忽然,毫无征兆,开始不停地抹眼泪,咋也劝不住。

要说我们这帮人啊,是得好好改造改造了,家里爹妈惯着,学校里老师宠着,不怪60后、70后总是埋汰我们,虽说他们生的90后、00后的孩子也不咋样吧。可这人啊,到了什么时候都得先在自己身上找毛病,别总怪别人说你不好,你要真的挺好,谁能说你不好呢?群众的眼睛永远是雪亮的,群众永远是充满智慧的,群众也永远是明事理的——尽管有时候可能不明真相。

反正我一直相信,讨嫌的人存在,但绝对只是少数。

实话实说,我们就是温室里的花朵,我们就该去经历风浪,要不然我们靠什么生存?社会上形式之复杂,竞争之残酷,是我们前所未见的,我们必须接受磨练。部队,无非是个好去处。虽然有人说部队黑,有人说部队烂,但我要说,甭管怎么黑怎么烂,能把我们这帮破铜烂铁百炼成钢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上头终于下达了蹬车命令,新兵们重新整队,依次蹬车。家长们被纠察隔离在远处,仍旧翘首看着孩子。我们蹬车后,车门被重重关上,家长们马上又涌到了车下。

我索性躲进了吸烟处,我没狂到在老兵面前吸烟,我只是把地方腾出来,这一车厢的新兵都挤到了靠站台一侧的车窗那里。隔着车窗,车站内外还不断有火车头鸣笛,你啥也听不见,但不管是新兵还是家长都七嘴八舌地说着话,也有不少人开始抹眼泪。

列车开动了,很多家长还追着列车,车上车下哭声一片——我只能听见车厢里的哭声,但我看到外面的家长有很多都哭倒了架子。

我也悄悄抹了一把泪水,强行忍住没再继续流。我认真仔细的将自己整理了一番,好让别人看不出我哭过。在我认为一切妥当后,才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怪了,跟我并排和对脸的几位都特别的淡定,明显跟其他新兵不同。我对面的两个,一个在看乐谱,另一个在看法律书;我旁边的那位更绝,埋头钻研古汉语。并且,与那帮胡子还软踏踏的新兵比,这几个人明显不是那么年轻了。

“哥们儿,高中刚毕业?”看乐谱的家伙抬头看到了我,于是操着一口利落的京腔问道。

“大学毕业半年多啦。”

“那你还哭?本地念的大学?”这兄台是一点儿面子不给我留。

“那是我迷眼睛了,我在外地念的大学。”我解释着。

“看来哥儿几个都是大学毕业生入伍,都是感觉工作不好找才来部队镀金的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大鑫,首都音乐学院的。”一口京腔的伙计说。

“赵晓旭,首都师范大学毕业。”我旁边一直钻研古汉语的伙计说。

“闫勇,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张大鑫旁边的伙计说。

我靠,这三位来头也太大了吧?这是要闹哪样啊?还让人活不?跟这三位比起来我一个二批普通本科的毕业生算个屌啊?

但不自我介绍又不好,于是我厚着脸皮道:“刘宝文,辽东大学毕业。”

“没听说过。”赵晓旭头都没抬,继续看他的古文书。我看了看对面的两位,也是一脸说不好是茫然还是不屑的表情,我那小心脏啊被伤的稀碎稀碎的。

这还没到部队呀,居然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本以为跟这一车只有高中学历的新兵蛋子比起来,我已很有优势,压力是有的,却不是很大。谁承想在军列上就明白了,跟我身旁这几位比起来,我他妈就是个渣!

自卑啊,绝对的自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