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9)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牧民们或骑马或骑摩托,一直快把我送出呼伦贝尔盟了才停住。我开了很远还能看到他们伫立在原地向我招手。

再见了,我的牧民朋友们。

出去了这么久,散了散心,情绪高了不少,也长了不少见识。在盘锦买了沟帮子烧鸡、大米还有河蟹,在锦州买了干豆腐,在北京买了全聚德烤鸭,加上苏赫巴鲁大叔和牧民邻居们送的草原白和新鲜的羊肉,我满载归家。

然后,我被通知去医院体检,激动人心的日子到来了,我要当兵了。

我高中毕业后,全家的户口就迁到了廊坊。那时候据路边社报导,廊坊不日将成为北京的一个区。不管原住民还是外来户都莫名其妙的高兴着,无限期待自己的户口顺理成章地变成值钱的北京户口。结果等我复员回来了北京仍然没有吞并廊坊的打算。

最让我郁闷的是,我这廊坊户口还不是市区户口,是下属某镇的户口,我归那里的人武部管,因此我就得去镇医院接受入伍前体检。

本来我爸要陪我去来着,结果单位工作忙走不开,我一个人开着切诺基一路打听着到了那家医院。在那里我接受了全身体检,脱得精赤条条的。我很尴尬,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但我想不管是谁,心理素质再过硬,脸皮再厚,当被检查那个部位时也会尴尬的。

那一年,来我们这里招兵的军种就俩,陆军和武警,我不太明白这里面有啥讲究,我觉得在哪儿干都一样,反正都是中国兵。不过听陪孩子来体检的家长絮叨,说那帮来这里招兵的武警是从京城来的;陆军则是纯牌的野战军,当了兵就得钻山沟爬冰卧雪了。我想就算傻强都知道,能在京城当兵才好。

但我还是没啥行动,我觉得反正也是去当两年义务兵,咱也不准备转士官,去哪不一样啊?京城的武警怎么了?还不是得被圈在营盘里嘛,同样是两年看不到女人和高楼大厦。

因此我就没像别人那样琢磨着该给哪个领导上炮啥的,体检完毕后穿好衣服开车回家等消息,还可能体检不合格呢,能不能当大兵还两说,多余操心去哪里当兵。

又过了一段时间,家里来了两个解放军军官。当时就我跟我妈在家,我妈的腰好多了,但还是不能干太多活,连饭都得我来做。解放军到我家时我正在厨房里忙活呢,一看到解放军我就知道,也许我被分到了野战军了。军官没太多客套,就是问了我几个问题,比如我为什么当兵,我的家庭情况和受教育背景。问完了这些,还没等我留他们吃饭,他们就起身告辞了。到头来我连我要去的部队番号都不知道,只知道是陆军,也没能在该部队招兵干部面前好好表现一下我的殷勤以便留个好印象。这些都是令我不安的因素。

又过了几天,入伍通知书送到了我手里,我知道我要去的是陆军某精锐集团军。别说,不久前跟小崔吹牛逼还真吹对了,那个集团军真在朝鲜狠收拾过美国佬。我不敢暴露我曾经服役部队的番号,我姑且称之为A军吧。很多小说都将主角服役的部队命名为A军,或者将集团军所属军区命名为A军区。我要说的是,本流水账中我所说的A军,和其他作品的A军不同,仅仅是代号,千万别说我剽窃,也恳请诸位不要对号入座。

我一直挺自豪的,说起我当年所在的部队,那也算保卫京城的御林军,在中央挂号的王牌中的王牌,战斗力超强。只是距离京城不是一般的远,倒是离鸟不生蛋的大戈壁很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