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6)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苏赫巴鲁大叔一家将我迎进客厅后并没有马上开饭,而是招呼我坐下,并给我喝奶茶。塔娜大嫂和琪琪格给我端来奶酪之类的点心。苏赫巴鲁大叔说,听说内地来了客人,远近的邻居和亲戚都要来,叫我别急,先吃些点心垫补垫补。我本来也不是很饿,再说,为了即将到来的酒局,肚子里还是事先装些东西为妙,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苏赫巴鲁大叔一家将我迎进客厅后并没有马上开饭,而是招呼我坐下,并给我喝奶茶。塔娜大嫂和琪琪格给我端来奶酪之类的点心。苏赫巴鲁大叔说,听说内地来了客人,远近的邻居和亲戚都要来,叫我别急,先吃些点心垫补垫补。我本来也不是很饿,再说,为了即将到来的酒局,肚子里还是事先装些东西为妙,要是空着肚子上去跟蒙古人硬拼,备不住连我爸的牌子都给喝倒了,虽说就是普通的亲友聚会,那咱也丢不起这么大的人啊。

于是我喝了一碗奶茶,吃了一些奶酪。我说不好这些东西的味道,怪怪的,有些发酸,跟内地卖的奶茶不一样,我并不是很喜欢,但还是全消灭干净了。然后塔娜大嫂和琪琪格又给送来另一批奶茶和奶酪。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院子里热闹起来,我听到有人爽朗的大笑着。苏赫巴鲁大叔带我走出砖瓦房,看到一大堆粗壮的蒙古汉子和强壮的蒙古女人,也有一些孩子。苏赫巴鲁大叔将我介绍给亲友们,这些人有一大部分是苏赫巴鲁家的邻居,剩下的则是苏赫巴鲁大叔的儿子和闺女。苏赫巴鲁大叔一共有三儿两女,最大的孙子已经上小学了,他家可谓是人丁兴旺。

蒙古人的好客是出了名的,虽然之前都没见过我,不过还是对我很热情,拉着我的手问这问那。我也分析出,他们很可能是憋的。就说苏赫巴鲁大叔的邻居们吧,说是邻居,其实住的地方少说也得离个三五十里地,平时也难得见一回生人。我们这些城里来的人,看人看到恶心,这帮人可不一样,茫茫草原哪有那么多人啊。

再加上那个民族天生热情好客,我感觉我根本不是闯入别人家的不速之客,我认为大家都很喜欢我,这种喜欢是发自内心的。

这些客人们带来了不少好吃的好喝的,女人们开始忙活,男人们聚在一起聊天,孩子们在院子里追逐玩闹,那情那景,在城里真的很难见到。

“小伙子是北京来的?”一个胡子浓密的大叔问。

“不,我是廊坊来的,但离北京不远。”

“总之是城里来的孩子,这次来了一定要多住几天。”

“是,我会的,我很喜欢草原。”

“嗨,现在的草原可不比以前咯,以前的草场,绿草长出多老高,养分充足,羊羔子吃了长得又肥又壮,那时候狼也多,抽冷子就扑进羊群一通咬,所以家家养狗,我们的狗特别厉害,一口下去就能把狼脖子咬断。当年也不像现在这样,大家都定居了,真正的逐水草而居,每到换草场的时候,那个热闹,往往是几家人一起行动,浩浩荡荡的前进。如今,那样的情景,总之你们这代娃娃是很难看到啦。”胡子大叔说到这里不禁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息引来了一阵议论。聚在一起聊天的除我以外都不是很年轻,看来他们是见过真正美丽草原的那代人,经历过乘坐勒勒车逐水草而居的生活,那情那景只要想想都觉得很浪漫,如今却一去不返,草原的环境日渐恶化。所以他们的那种深深的遗憾和失落跟我爸是一样一样的。

“不过,听我爸说,现在草原上又有狼了,情况多少会改善一些,至少说生态平衡正在逐步恢复。”我尽量将话题引向轻松的方面。

“是啊,巴音他们家的羊羔子前些日子就被狼给咬死了,现在区里正考虑着给咱们发枪呢。”

“发……发枪?给你们?”

“怎么?我们打枪打得好的可大有人在,像你苏赫巴鲁大叔,年轻的时候就是打猎的一把好手,十多岁就开枪打死过一只狼王,白毛的还是。”

“你们枪打得准我信,我只是有一事不明。书里面说你们崇拜狼,但现实当中你们却打狼。你们一定也看到了,为了这么一个矛盾的说法,网络上都吵翻了天了。我也一直糊涂着,闹不清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们牧民遇到狼绝对是见一只杀一只吧?”

“这个……图腾崇拜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小伙子,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崇拜狼,跟我们杀狼,这并不矛盾。按照那本书的意思,我们蒙古人崇拜狼的顽强、团结、智慧、勇猛,这一点书上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现实是,我们崇拜的狼想咬死我们的羊,没了羊我们没法生存啊……”胡子大叔尽一切可能给我解释着,不过似乎越说越糊涂,最后他开始捻自己浓密的胡须,仿佛这样就能想出更恰当的标准答案似的,不过最终他还是没能说清楚图腾崇拜和屠杀图腾动物之间的关系。

“就是说,图腾崇拜,只能满足你们精神领域的需求,某种情况下这种精神领域的贡献会为你们带来物质方面的享受,比如你们的军事行动和战略思维。但大部分情况下,这种图腾崇拜不能为你们提供衣食住行的方便。一个是理想主义,一个是现实主义。在理想主义的前提背景下,你们崇拜狼,但你们又必须以现实主义为指导,否则无法生存,所以你们杀狼。狼是你们的敌人,也是你们的老师。你们在草原上杀狼,并不影响你们在蒙古包里崇拜狼。就像《亮剑》里面的李云龙和楚云飞那样,虽然并不是一伙儿的,但是英雄相惜,战场上打得死去活来,战场外又是兄弟。大致是这个意思吧,大叔?”

“哎呀哎呀,要说这城里念过大学的娃娃就是不一样。”

没想到我这一通胡扯还能赢来一屋子人的喝彩,我真是受之有愧了。说句实在话,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我都不明白那个悖论到底该咋个解释,为什么那么崇拜狼,最后还要杀狼?按照书里写的那样,蒙古人对狼的崇拜简直赶超宗教式的狂热,但是杀起狼来也并不比宗教式狂热差劲。两者之间竟然矛盾到此种程度,能不令人糊涂吗?难道是我没读懂那本书?可我分明看了好多遍了,哪怕是当兵的时候也还在看——熄灯后躲在被子里开手电悄悄的看。

现在,我似乎明白了,是我自己为自己设定了一个悖论,然后我自己把自己绕了进去,再然后无论如何绕不出来。就是说,这本书除了崇拜狼和杀狼之外,更多的则是在强调环境保护、动物保护、狼性研究、智谋。如果生拉硬套的话,甚至可以扯出管理学和商学方面的知识,团队精神、严密组织、商海智谋。当然,还有另一些人至今唇枪舌剑到面红耳赤程度也弄不清个所以然的所谓民族性和民族精神。以上这些,更有研究价值,也更有探讨价值,我自己设定的那个悖论,图腾崇拜和屠杀图腾动物,本身并不在那本书的既定议事范围之内,是我自己走了弯路。

在当时苏赫巴鲁大叔的家里,大叔开始向亲友们发烟。我也占了个不小的便宜,这辈子第一次抽上了中华烟,以前我可尽抽廉价的劣质烟了。一时间屋子里云雾缭绕,大家继续聊一些感兴趣的话题。

又过了一段时间,终于开饭了,一盆一盆的手把羊肉被端了上来,还有炒青稞面之类的蒙古特色食品。我也终于亲眼见识到了纯种蒙古人是怎么喝酒的,那真是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恐怖经历。由此我也认识到,在单位被同事们称为“千杯不醉”的老爸,是如何在苏赫巴鲁大叔面前甘拜下风的。

总体上说,蒙古人喝酒不管烈不烈,也不管多大的杯子,通常情况下会一饮而尽。一般来讲,在餐桌上蒙古人是不喝啤酒的,啤酒是饭后当茶喝的饮料。就冲这一点,我一定要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一个我,就算再来九个我,一样会被撂翻了没商量。

我们东北人再能喝,讲究的也是“先用盅,后用杯,用完小碗对瓶吹”。蒙古人第一步就敢用小碗,且男女老少齐上阵,他们对酒精不过敏,汉人再能喝,遇到他们也只有出溜到桌子底下的命。没办法,他们民族从整体上就这样,不服不行。

《亮剑》小说里李云龙及师部成员请苏联教官喝酒,开头的时候还能拿凉水耍耍花招,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有能力讲兵不厌诈。我点儿背啊,我在蒙古人的地头跟蒙古人喝酒,我能耍出啥花样来?我算是明白我老爸当初为啥把苏赫巴鲁大叔晾在一边了,不是我爸没酒品,实在是蒙古人太能耍,跟他们喝酒你喝不起。

那天晚上,52度的泸州老窖我一个人喝了两瓶半。我最后的记忆是,一屋子的蒙古人载歌载舞,我好像还傻乎乎的笑了笑,然后就眼皮发沉,再睁眼的时候都是第二天下午了。

琪琪格给我端来一碗茶,我咕咚咕咚的全给喝干了。琪琪格的汉语普通话说得比我还好,昨天在酒桌上跟我谈了不少蒙古族的历史、传说和习俗,我们算是熟人了。她看我喝茶的样子,嘱咐我慢点儿喝,我喝完后她接过空茶碗出去了,不多时苏赫巴鲁大叔进来了。

“你小子挺能喝啊,不错。”苏赫巴鲁大叔笑呵呵地说。

“别提了,大叔,我脑袋疼死了。”

“今天好好歇歇,明天带你体验游牧生活,这附近就有景点,你选这个时候来就对啦,前一阵子可没那条件,天热,草原上的蚊子小咬猖狂的狠,连打小长在草原的人都受不了。饿了吧?我让你婶子给你做点儿吃的去。”苏赫巴鲁大叔点上一颗烟,起身出了屋子。

我忽然感到肚子一阵疼痛,我猛然想到,操,从昨天到现在还没拉屎呢!

我下了炕,披上外衣出了屋子,琪琪格正在院子里洗衣服,看到我指了指后院,怪了,她怎么知道我正在找厕所?

解决完五谷轮回的问题后,我没急着回屋,就在院子里吸烟。琪琪格此时已洗完衣服,正在将干净的衣服往晾衣架上挂。我认为我该上去帮忙,我是绅士嘛。

“不用,你喝多了,休息吧。”琪琪格说。

“没关系,哎?这牛仔裤咋这么眼熟?”

“这是你的裤子嘛,昨天你喝多了,吐了一身。”琪琪格忽然诡秘地一笑,她这一笑先是令我愣了一下,她还真漂亮。猛然间,我有了重大的发现——此时我身上套着的竟然是蒙古人的衣服!

我倒!之前竟然没发现,打刚才还躺在炕上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想说明白一句话十分费劲,无论如何做不到吐字清晰,好像谁给我的嘴唇和舌头打了麻药似的,敢情是还没醒酒呢!那也就是说,我昨天惹了个不小的祸——我喝多了,并且吐了。我是俩眼一闭爱谁谁了,主人家遭罪啦,又得帮我换衣服又得帮我洗衣服。不对!帮我洗衣服没毛病,谁帮我换的衣服?我记得昨天苏赫巴鲁大叔和巴图大哥也没少喝酒,就算他俩没醉,就凭他俩那粗糙的大手能帮我换衣服?我就算醉到不认识我亲爹的德行,估计也得被疼醒啦。那……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