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重庆小报:共产党抢地盘抢到冯玉祥头上了

king6808 收藏 0 728
导读:文章摘自《人民政协报》2011年8月18日 作者:尹家衡 原题为《回忆冯玉祥将军在抗战中的两件事》 1938年武汉大会战前夕,冯玉祥将军身边的一些工作人员,因形势变化,工作也有所变动。当时石敬亭将军任“军委会”战区军风纪巡查团团长,父亲尹心田(1931年加入中共北方特科)任巡查团干事长,庞齐任军法总监部军法督查官。就在此时,冯玉祥将军突然收到一封“冯副委员长亲启”的信件,落款是“湖北宜昌市胜利路一号常德仁寄”,打开一看,信上用工整的小楷毛笔字写道: 尊敬的冯副委员长: 我是一个普通爱国军人

文章摘自《人民政协报》2011年8月18日 作者:尹家衡 原题为《回忆冯玉祥将军在抗战中的两件事》

1938年武汉大会战前夕,冯玉祥将军身边的一些工作人员,因形势变化,工作也有所变动。当时石敬亭将军任“军委会”战区军风纪巡查团团长,父亲尹心田(1931年加入中共北方特科)任巡查团干事长,庞齐任军法总监部军法督查官。就在此时,冯玉祥将军突然收到一封“冯副委员长亲启”的信件,落款是“湖北宜昌市胜利路一号常德仁寄”,打开一看,信上用工整的小楷毛笔字写道:

尊敬的冯副委员长:

我是一个普通爱国军人,驻守江防,深知责任重大。我们的要塞司令蔡继伦,天良丧尽,竟在修筑国防工事中弄虚作假,偷工减料,用竹竿代替钢筋修炮台,真是汉奸行为。

我知道,您是真爱国、不徇私情、值得信赖的好长官。事关重大,特向您报告,请您过问,派员彻查。

属下常德仁敬禀冯玉祥将军

看罢此信后,立即将父亲和石敬亭、庞齐等人找来,气愤地说:“平汉线上修的那些花架子工事,咱们看过了;这封信上反映宜昌的事,看来更严重。你们和郭忏(时任江防司令)马上联系,就说是我说的,请赶快成立个调查组,把这件事搞清楚,我要直接过问。”接着冯玉祥将军一边反复看信,一边自言自语:“小楷字写得不错,文字也挺通顺,此人不是大老粗,不是普通当兵的,还说知道我,常德仁,常德仁……”忽然大声说:“常德仁?常德人!你们去查查看,写信的是不是湖南常德人?民国七年到民国八年,我就在常德。”

检查组很快组成,由石敬亭将军率领一行人,去了宜昌,过南津关,直奔石牌要塞。

石牌要塞位于今长江葛洲坝与三峡大坝间江段的一个大拐弯处,是控制三峡进出的咽喉。一年多以后开始的三峡保卫战,更证实了这个要塞的战略位置实在太重要了,难怪冯玉祥将军要亲自过问此事。

检查组的船到石牌码头时,要塞司令蔡继伦已一身戎装、摆好仪仗迎接。石敬亭直截了当说明来意:检查炮台构筑情况。并叫蔡立即准备洋镐、钢钎等工具,当场拆除一座新构筑的炮兵掩体检查。一洋镐下去,炮台的“水泥”厚壁就啃下来一大块,除外表刷些水泥浆外,里面全是松散的石灰砂浆;再一镐下去,被当做“钢筋”用的小竹竿也露出来了。再拆一座炮台,还是如此,蔡当场就吓瘫了。

石敬亭将蔡押回宜昌后,很快审讯结案。原来,蔡继伦与建筑承包商伙同作弊,从中贪污巨款自肥。还查出了,就是这个蔡继伦,远在1927年就假借“国民革命军”名义,没收方本仁的财产自肥,是个老贪污犯了。

冯玉祥将军听了报告后,非常震怒,立刻电告“军委会”,将蔡继伦和建筑承包商等一干人犯逮捕,明正典刑,在宜昌将蔡继伦就地枪决。冯玉祥将军及时为一年多以后开始的、历时三年多、军事史学家称之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三峡石牌保卫战及时排除了“重磅定时炸弹”,功不可没。

而那位“常德仁”,却再未现身。调查组因为大战在即,很快投入更重要的工作,未能再抽出时间,仔细寻找“常德仁”这位真正爱国的、不齿功名利禄的中国军人、无名英雄。

1939年,西北军宿将鹿钟麟接替冯治安,任河北省主席。到任后,曾亲会朱德、彭德怀,与八路军关系也相当融洽。后来,随着时局的变化,鹿与八路军开始互有摩擦,影响了华北抗日大好局面。当时,所有关心抗战的进步人士都为此事感到焦虑。而重庆等地的一些反动小报,也借机生事、幸灾乐祸地挑拨说:“河北本来就是冯玉祥的地盘,现在共产党抢地盘都抢到了老冯头上了,看他再怎么唱高调吧……”

鹿钟麟当时也有心主动离开河北,但又不敢走。因为,当年韩复榘退出山东后,审判韩并判处韩死刑的,就是鹿钟麟。蒋介石当年杀了韩复榘后,曾同时给沿海沦陷的各省下过命令,各省政府必须“守土抗战”,否则“严惩不贷”。正因为如此,当时的江苏省政府迁至苏北兴化,浙江省政府迁至浙西江山,福建省政府迁至闽西三明,广东省政府迁至粤北平远(后蕉岭)……但均在本省境内坚持抗战。

1940年4月16日,叶剑英、董必武、林伯渠、秦邦宪等人,亲到冯玉祥将军寓所(重庆市巴山中学),与冯玉祥将军秘密协商解决河北问题的办法。冯玉祥将军的态度很明确,他提出“精诚团结,抗日救国,共同敌人是日本鬼子”,并以抗战大局为重,完全同意中共提出的请鹿钟麟将军离开河北的建议,同时商定,这次密谈内容不见诸文字,由冯玉祥将军选派一名中共、冯玉祥本人和鹿钟麟将军都信得过的人,直接去河北面见鹿钟麟将军,口头传达密谈内容。冯玉祥将军决定派父亲尹心田担当此重任。

父亲到河北面见鹿钟麟将军后,除全面传达了冯玉祥将军与中共的密谈内容外,还传达了冯将军对鹿钟麟的特别交待:咱们不是军阀,不是“占地盘”,一切以抗日大局为重。把地盘交给八路军,是为了更好抗日,这和韩复榘擅自放弃山东国土不同。冯玉祥将军还保证鹿钟麟离开河北后,不被蒋介石追究责任。

鹿钟麟得到冯将军的秘密指示后,心中有了底,才离开河北,很快回到重庆。他很听冯玉祥将军的话,每天不是在家里“学习”,就是听由冯玉祥派去的老师讲时事政治课,闭口不谈河北往事,使有人妄图利用他做反共宣传的诡计落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