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斧头帮

零点公子 收藏 14 7719
导读:那一年初夏的一天上午,我们辖区一家高档洁具店的刘老板来到我们中队报案称:其仓库的价值百万元的货物被人在一夜之间一扫而光。案情重大,中队长大云带着我们中队上下立即展开调查走访,很快确定曾经在这家洁具店打工的阿刚有重大作案嫌疑。尽管阿刚在这家店里上班时,使用的是假名字与住址,但是我们还是通过其不经意露出的一个蛛丝马迹判定了其真实身份。经过一天一夜的布控,次日下午3时许,我们终于在市对沿街一家网吧门口,将正要外逃的阿刚一举抓获。阿刚年纪不大,20岁出头,以前就曾因犯盗窃罪被判过刑,这种被法律处理过的家伙见事情抵赖

那一年初夏的一天上午,我们辖区一家高档洁具店的刘老板来到我们中队报案称:其仓库的价值百万元的货物被人在一夜之间一扫而光。案情重大,中队长大云带着我们中队上下立即展开调查走访,很快确定曾经在这家洁具店打工的阿刚有重大作案嫌疑。尽管阿刚在这家店里上班时,使用的是假名字与住址,但是我们还是通过其不经意露出的一个蛛丝马迹判定了其真实身份。经过一天一夜的布控,次日下午3时许,我们终于在市对沿街一家网吧门口,将正要外逃的阿刚一举抓获。阿刚年纪不大,20岁出头,以前就曾因犯盗窃罪被判过刑,这种被法律处理过的家伙见事情抵赖不过去,倒也算是识相,三下两下就进行了交待:一向好逸恶劳的他前不久化名来到刘老板开的那家高档洁具店当店员,没干多久就认为打工赚钱慢,动起了歪心思,铤而走险,利用一天到仓库独自提货的机会,偷偷私下配置了刘老板仓库的钥匙,接着冒充店老板假称生意破产需要清盘,事先联系了一个专收二手商品名叫东生的商贩,在案发当日晚上9时许,胆大妄为的他乘着仓库无人之机,大摇大摆的用私配的仓库钥匙打开大门,将这批足足装了2货车价值百万的货物以9000元的价格低价卖给了东生。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干,迟早要被公安局再次抓获,抱着“快活一天算一天”的心态,一拿到9000元赃款后,在短短两天之内,吃喝嫖赌一顿胡花,被抓获时身上就没有剩下多少了。案情明了,人犯也到了位,下一步的关键工作就是及时追赃了。


根据阿刚的交代情况和有关部门提供的线索,我们很快锁定那个捡了大便宜的东生正在东居小区里一栋楼内谈生意。当晚8时许,我们一行人分乘两辆车赶到东居小区的休闲广场,等待有关部门确定东生的具体位置后再进行抓捕。由于天气炎热,我们几个人纷纷从车里面走出来,装作彼此不认识的路人,或坐或站,各自分散在广场的路旁乘凉。这时,突然听见离我约20多米的路口有人在大声叫骂。透过路灯,我看到一个似乎喝醉了酒的三十多岁徒步男子在与一个开着广本小轿车的20多岁男子在争吵着。起因很简单,不过是:喝多了酒的男子认为开车男子故意挡着了他的路,嘴里骂骂咧咧的,后来还用脚连踢了几下车子的轮胎,那个车主见状,不甘示弱,马上掏出手机不知给谁大声打电话说:“你们快到广场来!有人找我麻烦!!”随后收起电话与那个喝多了酒的男子继续大声对骂着。不到三分钟的样子,猛然间从小区深处冒出一伙七、八个拿着长柄消防斧剃平头或光头的青年男子,边喊着:“哪个王八蛋找麻烦呀!砍死他!砍死他!”边往开车男子所在的地方冲了过来。刚刚还借着酒劲牛逼的很与开车男子大声叫骂的那个三十多岁模样步行男子,见这般情形,立马如兔子一般一溜烟的钻进旁边巷子里面,顿时没有了踪影。那伙拿着长柄消防斧的青年男子气势汹汹的冲过去后,突然寻不到砍杀的目标,就像狼狗一般瞪着吓人的眼珠,四下搜寻对方是否有什么同伙还没有来得赢逃跑。我和大云、老曹几个人站在不远处目睹了这场闹剧。我撇着嘴冷眼看着,心想:不过是一伙雄性激素分泌胜过了人性的杂毛小混混而已,只觉得他们这副模样很是搞笑。以为等下这伙家伙差不多就会觉得无趣,自行散去。可接下来的一幕,令我们几个人怎么也没有意料到:那伙拿着消防斧的小混混中一个叫嚷最凶的大块头剃光头男子,拿着斧子左瞧瞧,右瞅瞅,一眼就竟然盯上了站在离他们足有近20米远路旁的我。这也难怪他会看我不顺眼:近1.80身高的我穿了一件花格短袖衬衫,大脑袋的发型一贯是留了十几年的小平头,环抱着双手,挺着一只大肚子站在那里,的确很是惹人眼。基于这一点,那小子很有把握的指着我大叫了一声:“那里还有一个!砍他!!”随即拎着一把长柄消防斧带头冲了过来,其余同伙也边叫骂着边挥舞着各自的斧子张牙舞爪的紧随其后。这次抓捕行动前,我们一行人除了带了两副手铐和一个橡皮警棍之外,就是大活人一个。哪想到会半路杀出个“斧头帮”呀!说心里话,我当时还真没有觉得有什么值得害怕,因为这种仗势我是看得多了,一来我也没有他们这帮混混看在眼里,终究我身边还有那么多与我一样见过大场面的兄弟。二来事情就在短短几分钟发生的,我都没有想到那些混小子竟然盯上了根本就不搭架的我。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笑呵呵的盯着那个拿着斧子冲上来的大块头混小子。不一会儿,他冲到我的面前,我猛喝了一声:“干什么?!我是公安局的!”那混小子却劲头十足的举起斧子,一边骂了一句:“砍得就是公安局的人!”一边恶狠狠地迎面朝我劈了一斧子,被我快速后退躲了过去,我随即快步上前夺他手中的斧子。见此情景,在一旁的中队长大云和老曹几个人这时也冲上前,一面亮出警官证大喊:“警察!”一面从后面将包抄那伙斧头帮的“弟子们”,这伙“斧头帮弟子”一下傻了眼,也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的警察。片刻之间,三下五除二,干净利落,斧子的主人陡然间就换了个,那个大块头家伙的斧子也被我抢了下来。有俩个站在远一点的“斧头帮弟子”,把手中的斧子一扔掉头逃走了。为了不影响下一步对东生的抓捕,我们迅速将刚刚擒获的几名斧头帮弟子(其中包括那名车主)押上车,一组人马押着“斧头帮弟子”们先行赶回中队,留下另外一组人到小区里面继续寻找东生,


好在后面的工作还算顺利,不久之后,东生就被我们抓获归案了。我们连夜把价值百万的赃物追缴回来,算是把这起盗窃案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至于那伙“斧头帮的弟子”早已没有了当时的狂傲嚣张,个个垂头丧气的。经过讯问,我们才搞明白:开车的年轻男子是我们郊县一个发了财的建筑包工头的儿子。那伙拿斧子的家伙是这位公子平时豢养的“马仔”。我们在抓捕东生的当晚,这位公子本来带着这伙“马仔”在一家土产店人手买了一把消防斧,准备与另外一伙混混在东居小区“杀点子”(斗殴)。可对方不知出于害怕,还是别的原因,在约定时间没有前来赴约。这位公子哥安排手下马仔在小区吃宵夜后,打算开车回去时,不料在小区休闲广场附近同一名喝醉酒的男子发生了口角,气愤不过的他随即打电话叫了就在不远处的那伙马仔“过来帮忙”,哪知后面事情变化的这么有戏剧性呢!为此,他在留置室里面大骂拿斧子砍我的那个大块头马仔:“你真瞎了狗眼,怎么没有事情去惹事呀!人家说了公安局的,还要去砍!”那个大块头的马仔倒是很委屈,嘟嚷着:“我们原来跟别人打架,打不赢的时候都会讲自己是公安局的,我还以为这个大叔(指我)和我一样骗人的哦!当时我只是想仗着人多摆下脸面,看谁不顺眼,就砍谁的!唉!真倒霉!”看着他那副憨头憨脑的鬼样子,开始多少还有点生气的我,也不由得觉得这件事情确实很好笑,的确这伙混小子算是倒霉的。


第二天,这伙“斧头帮弟子”就被那位公子哥“神通广大”的包工头父亲找到有关领导,后来交了笔钱统统领了回去。公安局里面的一些事情就是这么回事,用简单的黑白标准是说不清楚的。反正也没有谁受伤,我也没有为此多得到什么所谓奖励,这种事情在我们刑侦队一线人员发生的种种故事与经历中,实在是不足挂齿。我感到无比庆幸与自豪的是:我那些在场的同事兼兄弟在那种时刻没有一人退缩胆怯,这也只有在刑侦队呆过人才能理解那种感受。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最直接的一个收获是:在上交收缴的那几把消防斧时,我特意留下了那把曾经砍过我的消防斧,用抹布擦洗的干干净净,并带回家放置在卧室的显眼之处。矮脚虎很是不解:“好好的卧室,里面放个斧子在那里干什么呀?”我笑了笑,说:“这是“开了光”的神斧!辟邪用的,很灵哦!”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