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记忆中的唐河水[蓝剑军团]

我的故乡在冀中平原保定市西南约三十公里,一个名字叫李庄的村庄,过去是人民公社所在地现在是乡政府所在地,是我出生和度过快乐童年的地方。村庄南北各有一条河。

村北那条河是一条不知名的小河名字叫清水河,从西南流来往东北方向流去,六十年代中期在毛主席“一定要根治海河”的批示影响下,疏通治理过一次,那时河水不深清澈见底,儿时经常在河里戏水捞蝌蚪摸小鱼玩耍,七十年代后北方干旱少雨,清水河逐渐干枯,河床经多年淤积,现在只留下一条不足十米宽三米深的小沟壑了,河床里早已种上了庄稼。

村南那条河名字叫唐河,唐河发源于山西省灵丘县,经涞源县到达唐县,汇入唐县境内的西大洋水库。又经顺平县流入我们县,从西北而南,又蜿蜒而上东北,注入白洋淀,以至大清河、海河而入渤海。唐河是我们县的主要河流。

早些时候唐河离我们村将近四华里,每年雨季上游洪水下来都是冲刷南岸,唐河两岸的土质都是沙土,经不起洪水冲刷,河岸被猛烈洪水冲刷大面积的农田被坍塌到河里。河南岸那个村庄的人们将河岸被洪水冲刷的原因归罪于,我们祖坟上的一座乌龟驮石碑的墓碑上,因为我们祖上曾经出过一对父子举人,所以我们祖坟上矗立着一座五六米高的乌龟驮石碑的墓碑,乌龟的头正好朝南面向唐河。哪个村的人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派人到我们祖坟上,把乌龟驮石碑的墓碑的乌龟头给砸掉了,没办法我们家族又请石匠,在仅存的乌龟的脖子顶端重新刻上眼睛鼻子和嘴权当乌龟的头(文革时期墓碑被推倒运走了)。说来也怪自从我们祖坟上的乌龟驮石碑的乌龟头被砸掉后,唐河的水就改道了,开始沿着北岸流淌了。

一九六三年八月份河北发生了罕见的涝灾,一连下了七天七夜的大雨,特别是最后一天的夜里的大暴雨,用倾盆大雨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真的就像用脸盆往下倒水一样,夜里隐约可以听到围墙和房屋倒塌声。第二天清晨雨才渐渐的停止,早上起来出门到院子里,发现我们家的东厢房南面的墙壁,被雨水冲的裂开一条十来公分的口子,幸好雨停了不然就要倒塌了。

经过几天的连降大雨,唐河上游的洪水掀着巨浪波涛汹涌的冲了下来,有社员回来报告说,河堤和农田被洪水冲刷坍塌的厉害,已经有大面积的农田坍塌到唐河里去了。大队书记和大队长接到报告后,立即在大队的大喇叭上通知全村的男青壮劳力,立即到唐河岸边集合抗洪抢险,到河岸边一看波涛汹涌的洪水打着旋窝冲刷着堤岸,眼看着河岸裂开一道道弧形的裂缝,每块有半个蓝球场那么大,裂缝越裂越宽不一会儿就滑到河里去了,社员们看着心急如焚又缩手无策,这时有个有经验的老人说赶快“挂柳”,挂柳就是把树身直径二十厘米左右的柳树拦腰锯断,用粗绳或者粗铁丝,一头固定在河岸上的木桩上,另一头拴住柳树脑袋的树干,然后将柳树脑袋放到被洪水冲刷得较厉害的地方,利用柳树枝将洪水隔离开,减轻洪水对堤岸的冲刷。大队干部听后立即安排社员回村去锯树。

我正在和伙伴们在街上淌水玩,看到大人们抬着锯下来的柳树脑袋,急匆匆的往唐河方向运,也就跟在后面淌着水去看热闹,到了河岸边一看把我惊呆了,浑浊的洪水卷着巨浪,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洪水,洪水中漂浮着从上游冲下来倒塌房屋的檩条和门窗还有家具。

人们把运来的柳树脑袋放到河里,在岸上固定好一棵接着一棵的放下去,坍塌逐渐减轻了。为了减轻损失生产队安排妇女和半老劳力的青少年,带上镰刀把靠近河岸边地里的庄家抢回来,能抢多少抢多少,不然塌到河里去一粒也收不回来,我也赶快回家,背上筐头带上镰刀,去河边高粱地里去割高粱穗,后来又通知我们小孩去甜瓜地里去捞甜瓜,到甜瓜园一看甜瓜都漂浮在齐腰深的水里,水深可能到大人们的大腿部位,因我们都是少年所以水没过了我们的腰,这正好省去弯腰了,伸手就可以摘甜瓜。在这之前队长就说了,谁捞了就归谁不用向队里交,因为被洪水淹了不捡回来也得泡烂了。

虽然采取了“挂柳”的防护措施,经过洪水冲刷我们村的农田还是坍塌到唐河里几百米,我们村与唐河的距离也缩短了几百米,唐河的河滩也加宽了几百米。洪水很快就下去了,在洪水所到之处田间和河滩上留下很多水洼,这给我们抓鱼提供了方便,因为洪水撤退时会在水洼里留下一些没有随洪水撤走的小鱼。我们就先用铁锹铲起泥土在水洼周围筑起一圈小堤坝,然后用脸盆将水洼里的水淘干,水淘干后小鱼和泥鳅就暴露在泥土表面了,扭动着身子乱跳。我们就不慌不忙的把它们捡到脸盆里端回家,小鱼和泥鳅带回家后,母亲将它们洗净,因为都是一些十厘米左右的小鱼和泥鳅,无法红烧和清炖。就在小鱼和泥鳅外面裹上一层面粉,往锅里倒少量的油,将鱼的两面都煎的焦黄,吃起来脆脆的连鱼刺都不用吐。现在想起来还回味无穷呢。

经过暴雨和洪水的侵袭,由于洪水没有进入村庄,村里的房屋除一些不牢固的危房和一些土墙倒塌外,砖房很少有倒塌的,被暴雨冲刷的裂缝现象较为普遍。但是农作物经过侵泡后基本绝收,老百姓生活面临困难。党和政府及时下拨了救济粮和救济款,就像城里人一样每户按人口发了一本粮食供应卡,按月到粮站去领粮食,吃救济粮一直吃到第二年麦收。救济款是按家庭困难情况发放的,我们家因为我父亲在外地工作挣工资,所以我们家一分救济款也没得到。没有党和政府的关怀,没有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不知要饿死多少人。

经过洪水后我们村南的土地严重沙化,每年春天都刮几次“沙尘暴”,吹的天昏地暗,风吹沙跑堆其很多沙丘,最高的有五六米高。一刮风把小麦给埋上半截。唐河滩里也酷似沙漠草原长满了茅草。那时农村做饭的燃料主要以柴草为主,生产队分的庄稼秸秆根本不够烧,各家的孩子必须抽空去地里捡柴来补充。拾柴火是我最喜欢干的活,自由不受限制只要背回一筐柴草回家就行了。

每逢星期天和假日我们几个小伙伴就相约,带上镰刀背上筐到河套里去割草。河套里的茅草长得很高,到河套后先抓紧干活,一边割一边将割下来的茅草,薄薄的平摊在地上让太阳晒,为的是减轻重量。估计割的差不多有一筐了,就是我们开始下河游泳戏水的时候了。唐河属于沙河,水下河底都是细细的沙土,雨季过去后河水都非常清澈,水深一般在一米左右,河床平坦比较安全从没发生过儿童溺水事件,所以我们来河里玩耍比在村里的水塘里游泳家长更放心。由于河床都是沙子一点都不粘脚,在水里稍微一涮就可以穿鞋了。由于河水没有污染,我们去河边干活和玩耍从来不带水,渴了就蹲在岸边用双手捧着河水喝个够,还有股甜丝丝的味道。

六五年八一电影制片厂在冉庄拍“地道战”电影,演员剧团的演员和配合拍摄的一个连的解放军住在我们村。夏天拍外景后都会到唐河里去洗澡。当时我们也跟着演员们到唐河里去玩,与演员们一起打水仗。

因为村南的土地沙化越来越严重,大队号召共青团支部带动广大团员在河堤两侧种植树木防沙防风林带。大队买回很多红柳树苗,种植在河堤两侧,当时我还在上小学,学校也曾经组织我们去河滩参加植树活动。红柳是一窝一窝的很多根枝条一起往上长,种植红柳既能防风保护河堤,红柳树枝又能编筐,红柳成长很快,一两年就长到两三米高了,每年过了清明刮大风也就少了。大队就组织人员将红柳的树枝,分批从离地面二三十公分处割下来,割下来的树枝除留一部分满足自己编筐以外,其余的都交到供销社卖钱。

为了改变土壤减少沙化,除了种植红柳外大队还组织社员们利用冬春两季,挖茅草和翻红盖沙。因为土地沙化严重非常适宜茅草生长影响庄稼成长,每年冬天生产队都组织社员们去地里挖茅草根,刚挖出的茅草根白色透红,放到嘴里嚼着有甜水,有点像甘蔗的味道。

一九六六年初冬在县农业技术人员指导下,我们村和我们公社沿唐河岸边受沙化影响严重的几个村的社员,同时开展了“翻红盖沙”的农田改造。翻红盖沙顾名思义就是将红土翻出来盖在沙土上面。其方法就是先在地头挖一个深沟,深度根据沙层厚度而定,然后将地表的沙土铲到事先挖好的沟里,再将铲走沙土后露出的红土翻起盖在沙土上面,依此类推工程量很大。全村的劳动力几乎全部投入到“翻红盖沙”的农田改造的工地上,午饭都是生产队统一送到工地吃。

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初期,热衷于祖国河山一片红的时候,工地上红旗招展,毛主席语录牌、红色标语遍布整个工地,“农业学大寨”、“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口号鼓舞着人们干劲十足。工地广播站的大喇叭里,不断广播着不怕苦不怕累的好人好事和各生产队的劳动进度。还不断地播放革命歌曲鼓舞干劲。经过勤奋劳动和努力,土壤得到了一定的改良。

六九年冬季我参军离开了家乡,退伍后去了四川工作后来又转到江苏工作,每次回故乡探亲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几十年都没去唐河里看看。可能是上了年纪的关系,怀旧的心情逐年浓厚,去年秋天回故乡探望老母亲时突然兴起,要去唐河里找寻儿时的回忆。

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清晨,一只喜鹊在我家院子里一棵高大的椿树上叽叽喳喳的叫着,在我家乡有一句俗话“清晨喜鹊叫,必有喜事到”。心想今天是个好日子我要去找回我童年的回忆,匆匆忙忙吃过早饭给母亲打过招呼,骑上自行车带上照相机就出村了。出村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北方的秋天秋高气爽,又远离城市,空气非常新鲜。湛蓝的天空点缀着几朵白云,不时有一群鸽子鸣着风哨呜-呜的从头顶飞过。放眼望去过去的沙丘不见了,茅草滩也不见了,呈现在眼前的是各色茂盛的农作物,村庄附近是一些经济作物,有火红的朝天椒,有花生、草莓(已过了采摘季节)和蔬菜。远处形成青纱帐的一望无际的玉米地。沿着乡间大道向南走了十五六分钟就到了唐河大堤,大堤两旁种植着高大的杨柳树,在大堤上形成了一条纳凉散步的林荫大道。站在河堤上顺河床展眼望去,河滩里高低不平的沙丘和茂盛的茅草丛无影无踪了,竟然在河滩里种上了玉米等庄稼,还在河滩里筑起了一条四米宽南北向的水泥路,我骑上自行车沿着平坦的水泥路向南走,我要找到唐河的水道,看到陪我成长的唐河水。但是路两边不是玉米地就是苹果园还有一片其他经济林,不知不觉都走到河南岸哪个村庄了,仍然没有见到唐河水道的踪影,这唐河水流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我带着疑虑下车询问路旁果园干活的一位老农,那老兄听到我的问话后就笑了,说:“看来你有年头没来唐河了”。他告诉我由于北方少雨缺水,唐河上游层层筑坝截流,唐河断流大概有二十来年了。所以村里就把河滩分包给村民种植庄稼和果树了。

离开家乡四十多年,家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村民生活水平得到很大提高。

我们乡为农业大乡。以草莓、辣椒、西瓜等经济作物的种植为主,形成了“一业(草莓)为主,多业并存”的格局。现草莓的种植面积已达一万余亩,品种以“七品红”为主,先后通过了省级无公害认证、绿色环保认证,并被认定为中国农产品交易会名优产品。在京、津、石等大城市建立了销售网点,远销日本、韩国、俄罗斯等东南亚、欧洲国家。草莓种植和深加工产业已成为乡镇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的支柱产业。

听介绍后我感慨万千,我虽然没找到陪我度过童年的唐河水,但我见到了唐河孕育出的两岸不屈不挠和勤劳的人民,毛主席曾经说过的话“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在我的家乡得到了生动的验证。

[原创]记忆中的唐河水[蓝剑军团]


[原创]记忆中的唐河水[蓝剑军团]


[原创]记忆中的唐河水[蓝剑军团]

唐河大堤

[原创]记忆中的唐河水[蓝剑军团]

河滩中种植的玉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