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句子“偷得浮生半日闲”,让我眼前一亮。日子重新匆匆忙忙,天色放亮离开家门,夜色弥漫时,人早已疲惫不堪,只听到门砰地开启关闭,脚步凌乱地划着一个个圈子。下了决心,寻个去处度过一段悠闲时光。

周六依然得挤公交跑十几公里外的川大培训,一周只剩下一天的空闲,宽窄巷子是个绝佳选择。

宽窄巷子的历史渊源,并不是我所关心的。光头歌手李进《留在蓉城的微笑》,有“走进宽宽的窄巷子”、“走出窄窄的宽巷子”的句子,让我想到了成都人的处事哲学,算得上智慧,“宽”与“窄”并没有特定的界限和标准,与思维,心态,更和与生俱来的从容有关,于是,在成都到处都是隐藏不住的悠闲,优雅地散发开来。

巷子装修之前,我没有去过;它过去的样子,从照片中大致可以想象:留下岁月痕迹的老门头,石头打磨的水缸里盛满今朝的雨水,更浸润着城市流淌的绵绵历史。风格迥异的院子,院子稍显颓败,但渗透宁静与优雅,享受与舒适,院内的人们年复一年地聆听雨打芭蕉和屋瓦之声。宽窄巷子作为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芊芊缩影。

装修开放后,我走马观花逛了一遍。平行的巷道,一路走去,是各色菜馆、各色茶铺、各色酒吧、各色咖啡屋,虽然经过隆重打造,依然显得很精致,有韵味。游人来来往往,在一个喧闹都市的清静处漫不经心地打发人生的一段光阴,相比那些终日在此生活的成都人,缺乏某种悠闲,但也算是找到了一个与时光对话的方式,享受到了那份漫步时光的清静和闲适。

我走进星巴克,选了个二楼阳台的座位,点了杯摩卡。醇香的摩卡巧克力糖浆,浓缩咖啡和蒸奶相融相合,状如白云漂浮其上。星巴克装修古色古香,融于宽窄巷子的整体,一点都不突兀。我敢肯定,它算是我见过最有味道的咖啡馆。虽然人多,但不噪杂。音乐的低回和暗香浮动,优雅、精致、舒缓、宁静、深邃,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大门外有一棵很繁茂的大树,坐在二楼,可以看到它的枝枝叶叶,在午后的阳光下,散漫地反射着日光。倚在竹藤椅上看青石砖路,空气中的阳光,和人的表情,心沉静得没有一丝波澜,旧人故事如烟如雾渐渐飘远,只有咖啡飘香如故。

品一口香浓的热咖啡,远眺整个宽窄巷子蒙蒙的青色屋顶,你会发现,每一处屋顶的瓦花垒砌得不尽相同,多了份随意。青色,是让人怀旧的色素,于是,四周总是散发着一种怀旧的气息;日光的暖色,倾泻下来,让人有一种追忆逝水年华的惆怅与伤感。阳光照射进通透的院落,柔软的阳光在精致的餐桌上一寸寸慢慢的游移,懒懒的心情如徜徉在盛开着金黄的油菜花海。不需要纯白的骨瓷制杯,和铮亮的咖啡勺,两者相碰的声音,一定会打搅时光的碎步。

要是在下雨的午后,窗外细细密密的雨丝中,如丁香般美丽的姑娘出现在巷子里,撑红色油纸伞,着红色的旗袍,那该是宽窄巷子最惊艳的景色了。很多商铺、宅院门口都挂着红灯笼,在一片青色的背景下,温暖而充满张力,几分诗意,几分逍遥。

这么一个闲适的午后,不少人如我一样,逃离都市人声鼎沸的繁华,寻得半日清闲,感受宽窄巷子的和谐宁静。有人慵懒地坐在阳光下,让师傅细细地掏弄着他的耳朵,一脸的满足,感觉那是世上最惬意的享受了。时间慢下来,脚步停下来,心情缓下来,生活的幸福和圆满在这平常午后显得弥足珍贵。

这里的一切都与慢缠缠绕绕,庭院深深,巷子幽幽,也许你能看到一只屋檐下守望的白猫,墙头上倚满的花草,雕梁翘檐百年不变的姿态,绕着雕花门楣悄悄地向灰墙青瓦处蔓延的藤蔓,你的目光能触摸到一种慢的优雅,正从阳光中轻轻滑落。

我有种想法,这里应该是个谈生意的好地方。在这里,商人更容易成为朋友、知己。在这里,满眼都是成都的基本表情,平静,宠辱不惊,笑看风起云涌,不经意间,会让你生出几分的信任与依赖。

城市扩张的步伐,商业气息的浓郁与逼近,这里再也寻觅不到那些旧时情景:老人们半躺在巷口竹椅上,悠闲喝着一整天的盖碗茶,摆说不尽的龙门阵;太婆们在寂廖幽长的夏日午后,静闲的轻摇蒲扇,喝着荷叶稀饭,掉完了牙齿豁着嘴憨憨地笑;那些孩子们放学回家,唱着儿歌在巷子里嬉戏跳皮筋,日落不愿归家,引来大人们长一声短一声地叫唤,扰到了在寂静岁月里独自葱郁,幽闲爬满白墙青瓦的藤蔓和野花们……不过所有这些,我们都很容易想象到,如同巷子的闲,是可以被想象的闲。文化的归文化,记忆的归记忆,在这里却纠缠不清。在这里,隔着彼岸看时光把青石打磨,把童稚磨成沧桑,一切源于真实。

一个美国人说过,城市是靠记忆而存在的,以此来评价宽窄巷子与成都的关系,再恰当不过了。宽窄巷子,华丽的外表下掩藏不住古老的韵味,珍藏着这个都市适宜的体温,保留着一座城市特有的历史和文化的印记。在一个难得闲暇的午后,在宽窄巷子的一角,我看见了它脸上的微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