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外传 第十七章(下-2)

墨檀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你们记住,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你们终究是在杀人。不要把杀人当成职业,更不要沉湎其中。”林薇儿把湿了第三遍的毛巾扔进洗脸池中,看着镜子中的人。 什么时候自己杀人这么不眨眼了?她暗暗地想,队长的话像刚刚说过一样在耳边回响。她把毛巾重新乎在脸上,白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这次她扣动扳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你们记住,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你们终究是在杀人。不要把杀人当成职业,更不要沉湎其中。”林薇儿把湿了第三遍的毛巾扔进洗脸池中,看着镜子中的人。

什么时候自己杀人这么不眨眼了?她暗暗地想,队长的话像刚刚说过一样在耳边回响。她把毛巾重新乎在脸上,白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这次她扣动扳机很果断,果断到让自己吃惊。陈风……她在心中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你就是当年救了我的人,你还记得那个在火场里吓的站不起来的女孩吗?因为你,她的人生从此改变,回到客厅,她把电视音量调到最大,可这也抵挡不住汹涌而来的疲惫感,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于晴,你给我跳!”在游泳馆中,陈风不知第几遍呵斥着不断想往后退的于晴。

于晴脸已经煞白了,就连高芸芸也没见过于晴这样。

“队长,她恐高,”刘坤喊道,“你别逼她了。”

“恐高你也给我跳!”陈风的声音响彻整个训练馆。

于晴站着,样子容易让人联想到僵尸。

“徐青林,你把她给我推下去!”陈风本来在跳台下面的,现在正在往上赶。

徐青林走上前,说:“跳!”这个声音快把训练馆的屋顶掀了。

“我让你把她推下来,你个孬兵。”陈风已经快到上面了。

徐青林有些难办了,于晴现在的样子很吓人,看来不是一般的恐高。

陈风已经忍耐到极致了:“妈的,我就不信你今天跳不下去!”他说了军人不该说的话。

他一把推开徐青林,拽着于晴就往前踢,于晴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死死的把住跳台上的栏杆蹲着不走,陈风好不容易才把她的手掰开。


已经到了跳台尽头,他使劲推了于晴一把,这一下本来可以把一个人退出几米远的,可是于晴不知哪来的反应能力,回过手抓住陈风,陈风脚底下一滑,可好,俩人一起往下掉。

“噗通——噗通——”于晴和陈风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掉进泳池,于晴是栽下去的,陈风则在掉下去的时候推开了于晴,在不远处也抹着脸从水中露出头。

岸上的徐青林忍不住的翘起嘴角,有的队员已经咬的腮帮子都疼了。

陈风一把从水里拽出于晴往岸上走着,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于晴撕了。

“你劲儿倒是不小啊!”陈风本来就恼火的不成样子,刚刚又当众跟摔地瓜似的栽了下去,现在又跟落汤鸡一样站在岸上,可想而知。

于晴因为刚刚水的冲击有些发懵,她看向陈风,眼睛忽然在陈风肩头的一道伤疤上明亮起来。

“真他妈的孬兵!”陈风恨恨的接过不知道谁递过来的毛巾。

“你肩上的伤疤?”于晴忘了这是什么时候了,不知火候的来了一句。

陈风暴跳了:“你先说说你自己吧!早晚你也会有的!”

“你给我跳十趟!跳不完你马上滚蛋!”陈风扔下一句话,找地方换被撕碎的衣服了。


于晴眼睛忽然闪烁起来,她不知中了什么邪,慢慢的来到跳台上,脸上还是煞白的表情,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闭眼,以一个绝对不专业的姿势跳了下去,这次,她差点在水中昏倒,被发现异常的高芸芸拖上岸。

她第一次没有完成训练任务,徐青林比陈风更知道于晴这种恐高不仅仅是心理障碍能说过去了,他在训练结束的时候强行把于晴从跳台上拖走,万一真出事,那不是谁都能说过去的。

她看见的,是一道枪伤,和她记忆中的位置一模一样。她还是不肯定,在下操的时候问了徐青林,徐青林很轻松的告诉她,这是当年队长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时候留下的,那时,他还只是一个新兵,在快要爆炸的居民楼里,他最后带出了一个小女孩……

于晴没有告诉陈风她就是那个女孩,因为自己很懦弱,不想再让自己的懦弱害了他。


自己又看到了那个选拔期见到的军医,她是因为最后一趟跳水把手指杵了才去的。

“于晴,我就感觉你会留下来。”军医微笑的看着她。

于晴的手很疼,但脸上没表情,头发上还滴答着水。

“王医生,大队受伤的队员都经过你治疗吗?”于晴忽然问。

军医被她突然的问题问的有些发懵:“不,我只管着一部分。”

“我们队的呢?”于晴继续问。

“你们队经过我,要不你怎么能到这儿来呢。”军医微笑的说,他的样子很和善。

于晴靠在椅子上,手上的疼痛传到大脑皮层,刺激着神经。

“我刚刚不小心把队长的衣服撕了,看到他身上有道应该是陈年的旧伤。”于晴看似无心的说。

军医看他一眼,继续整理手上的绷带,于晴的手需要包扎,他知道于晴的意图了:“那道伤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的,对他来说,那次任务太艰巨,其实对任何新兵来说,那样的任务都不会让他们出,你们队长真的很勇猛。”

“知道是什么任务吗?”于晴忽然忘了规矩。

军医也意识到了这点,他已经帮她包扎好,笑笑:“有些东西不该咱知道。”

于晴也意识到了,她略感懊悔的道歉。

军医笑笑,他回身收拾自己的东西。

“不过,他是为了救一个小女孩才受伤的,”在于晴出门的时候,他背着身说,“第一次杀人,你第一次杀人也是为了救孩子吧?”

仿佛脑袋被人敲了一下,得到医生和徐青林相同的确认后,于晴站在哪里……


“你们是新时代的战士,但是你们的天职从来没改变,永远都是无条件的服从。”陈风站在自己面前,于晴猛然发现自己口袋中有手机铃声传来……

林薇儿猛的张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铃声是从桌子上的手机传来的,电视里还在放着无聊的广告。

“喂?”林薇儿接电话的同时把电视声音调小。

“出来一下好吗?我找你。”一个女声有些强硬的说。

“你是?”薇儿觉得这声音很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姚贝莉。我在秘书处工作。”对方很熟练的说,看来是早有准备。

“哦!”于晴想起来这个比较文静的女孩常来送资料,“这么晚有什么事吗?”

“出来谈吧,我没有那本事害你。”对方冷淡的说。

林薇儿心里盘算着,她已经听出这个女孩有什么要告诉她。可是究竟什么非要这么晚说呢?她的思维飞快的转着。

“好的,你说地方吧。”林薇儿让自己理智下来。

“中环路入口有个茶餐厅,很显眼的,我等你。”对方没等回答就挂断了电话。

林薇儿有些不确定的抓着电话,想到要给郭啸江报告一切的时候,一个念头闪过脑海,把停留在键盘上的手指收了回来。

薇儿坐着出租车找到姚贝莉说的地方,那是一个很幽静但很正规的地方。

一进门,服务生就上来问:“小姐,一个人?”


“我找人。”林薇儿眼睛在餐厅里扫过。

“林小姐吧?请跟我来。”明显的是提前叮嘱过,服务生礼貌的说,礼貌的伸出手示意了一下。

来到一个稍微居中的位置,林薇儿立马就在不多人中认出了姚贝莉,谢过服务生,她坐下。

“贝莉,有什么事一定要这么晚说呢?”薇儿故作轻松的说。

“希望没打扰你的休息。”姚贝莉口是心非的说

“还好。”薇儿说,她努力把自己从刚刚的事情中脱出来。

姚贝莉问服务生要了两杯咖啡。之后把手放在背包上,说:“林小姐,其实我挺佩服你的。”

“人都是慢慢逼出来的,你我都一样。”薇儿看了看她的包。

姚贝莉眼神突然沸腾起来:“你今天干了什么?”

“在办公室,然后张总让我出去了一下。”薇儿感到有些不妙。

“干什么了?”她的眼神更疯狂了。

“一些简单的业务需要处理,我想这不是你职务的范畴。”薇儿尽量漫不经心的说,她的注意力却没离开那个包。

忽然姚贝莉的手紧了一下,林薇儿觉得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忽然又意外的松开了:“咖啡来了,这的咖啡还不错。”

薇儿一斜眼,服务生端着两杯咖啡上来。

“谢谢。”说话的时候薇儿的眼神没离开姚贝莉。

姚贝莉淡淡抽出手搅拌咖啡,这让薇儿有些稍微放松一些,但还是警惕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姚贝莉抿了一口,眼中的沸腾突然消失,她忧伤的说:“我男朋友死了。”

薇儿惊了一下,想到白天刚发生的事,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也充满忧伤:“请节哀,人这一辈子很难说。”

“是啊……本来我们年底就要结婚的。”姚贝莉晃晃手上的戒指。

薇儿觉得那枚戒指有些眼熟。


“很漂亮。”薇儿赞叹道。

“本来他今天可以不死的,有人杀了他。”姚贝莉淡淡的说。

林薇儿脑袋一下子大了起来,白天的事着魔一样的涌现出来。

“为什么?”林薇儿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个局外人。

“都是卖命的,只是跟的主子不同罢了。”姚贝莉的眼神看起来想杀人。

林薇儿沉默了,或者说她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她重重的叹口气,说:“你想怎么样吧?”这句话说出来竟然那样的淡然。

姚贝莉盯着她,只是盯着她,甚至连一个小动作都没有。

“我们走吧。”许久之后,姚贝莉擅自起身。

林薇儿也随之站起身:“好吧,还请你节哀。”

刚一出门林薇儿就发现今晚犯了个低级的错误,她竟然由于心急走在了姚贝莉前面。

路上的出租车已经很少了,今天又不知道怎么的这么久也拦不下一辆车。林薇儿有些心急的看着左右,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和这个女人。

“谁杀了他?我知道你当时在场。”回过头的时候一把枪正好抵在林薇儿额头上,枪口冰冷的感觉让林薇儿确定这不是在开玩笑。

“贝莉,人已经走了,不要这样,你还年轻。”林薇儿的声音有些紧张。

“谁杀了他?你还是郭啸江?”枪口甚至没有移动一毫米。

“是我。”林薇儿坦然。

姚贝莉的眼睛有些发狂了:“为什么,为什么杀他?”

“因为他要杀郭啸江。”

姚贝莉忽然迟疑了一下:“不,他说过不会杀你们任何一个人的,你撒谎!”她重新看着林薇儿,眼中的疯狂更甚了。

“我没撒谎,把枪收了,要让人看见麻烦就大了。”林薇儿警觉的看着周围,几个人在远处走过,并没有注意到这发生了什么。

“林薇儿,我知道我斗不过你,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个答案,谁杀了他!”

“真的是我,我很抱歉,不过他没有遵守你们定下的承诺,他要把郭啸江他们杀了的,我是迫不得已。”林薇儿寻找着每一个能脱险的机会。

“不可能,你撒谎!”姚贝莉疯狂的喊道,手指扣下扳机——


一把刀在姚贝莉手腕上准确的落下,由于巨大的疼痛突然袭来,姚贝莉没扣下扳机的手枪掉在地上,在她回过神想去捡的时候,林薇儿已经迅速的拿起枪。

“杀了我,就像你杀了他一样,来啊!”姚贝莉疯狂的大叫着,不顾手上的伤口。

“如果能杀了你我早就下手了。贝莉,你不是能杀人的人,回去吧,离开这个城市。”林薇儿拆下了枪里的所有子弹。

“你究竟是谁?”姚贝莉看着林薇儿熟练的动作,手腕上的疼痛反而让她清醒了不少。

“不用管,管管你自己吧。你这样下去,我不杀你也会有人杀你的。”林薇儿转身走开,留下这个满脸扭曲的女人。

姚贝莉没想到林薇儿能这么轻松放过她,她十分气馁。看着散了一地的子弹,她凄惨的大笑了几声,踉跄的消失在黑暗里。最爱自己的人已经离开了,她还有什么地方能去呢?逛荡到很晚才回自己和男友的住处,刚上楼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人站在她家楼下。

“是你啊。”姚贝莉显然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阴影里的人。

对方没有回答,口袋稍微动了一下,一声闷响之后姚贝莉惊讶的眼神僵在脸上,身子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