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十七章(下-1)

墨檀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宽敞的办公室里,郭啸江不安的来回走动。

“你能不能停下来,我头疼死了。”林薇儿烦躁的看着郭啸江。

郭啸江还真就停下了,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可是我真的不想这么做的,你换作我的立场你想想。”前几天她拒绝了张总示好的请求。

“我只是让你做戏,你不必当真。事情过后什么事也没有。”郭啸江直起身子。

“你拿我当什么了,我就算答应了又能怎样?凭他那心眼子会轻易给我想要的东西?大队长你太天真了。”林薇儿真的生气了。

“你给我闭嘴。”郭啸江小声的说,他警觉的看着办公室的门。

“没人,有人也不知道,你办公室不是隔音的吗?”林薇儿不耐烦的看着他。

郭啸江站起来走了两步,最后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他深呼吸:“薇儿,一定要尽快完成任务,那些情报,已经开始向外走漏了,上级指示我们加快速度。”

“我知道,我也告诉你,那是张总的制造的假象,真正的情报还在他那里。”

“你怎么知道的?”郭啸江有些惊喜。

“我拿自己的命换来的。”林薇儿瞪着他,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郭啸江哑然的看着门留下的回响。

“个性。”半天他蹦出俩字。


今天要陪张总去看房地产开发的情况的,准备好要用的东西后,林薇儿跟着张总和另一个秘书抵达目的地。

一群工人把工地为了个水泄不通,全部工程都已经停滞,工程负责人看到张总突然来袭,有些慌了手脚。他丢下两个助手挡着,自己跑过来迎接张总。

“怎么回事?”张总脸上看不出表情。

“一对夫妇施工的时候脚手架塌了,当场死了一个,那个在送医院的路上也死了。”工程负责人抹抹脸上的汗。

“看来是处理的不好,你怎么做的?”张总盯着负责人,让负责人感到一阵心慌。

“工程没完成,赔款的什么想拖拖的。”

“那个孩子怎么回事?”眼尖的张总看见人群中坐着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也就五六岁左右。

“是他们的孩子,本来想把他送回去的,可是工人们闹着要钱。”负责人开始心虚了。

“我们不是没给你钱,人都死了你连个子儿也不给人家就想打发了,你还是人吗!”林薇儿没等张总开口就气愤的骂起来。

张总脸上的表情表示认可,他说:“我要的是工程按期完成,现在这样子你怎么完成?”

负责人脸上的汗更多了,现在天已经渐渐凉了,出这么多汗显然不是天气的缘故。

“我们一定按时完工,这件事我会处理。”

“那孩子呢?一个孤儿你还想怎么样?”林薇儿不依不饶。

“两个农民的孩子不用管,给些钱打发了就好了。”负责人轻蔑的看了眼那个到处张望的小孩,没注意林薇儿脸上的表情。

“你还是人吗?”

“工程出现意外我也没办法,何况他们当初也没买保险,这真不怪我。”负责人没良心的说。

“我要你按时交工,我更不希望工程没结束就闹得沸沸扬扬的,你怎么处理?”张总眼睛里开始冒火。

林薇儿正好看见那个小孩望向自己,其他的工人还在闹没发现这边发生什么事。她走过去,眼前的孩子身上脏乱,头发没秩序的散着,看着林薇儿一身整洁的走过来有些畏惧,他无奈过后挪了挪,把肮脏的手指放在嘴里吮吸。工人们也注意到林薇儿过来,并且有人也发现了不远处的负责人和两个穿着有身份的人。

薇儿蹲下身子,看着孩子,对方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自己,像是在询问着什么。

“多大了?”薇儿温柔的问。

“四岁,刚跟着爹娘出来的。”一个满脸油光的工人插嘴说。

“爸爸,妈妈,我要。”小孩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人,现在薇儿知道他眼睛在询问着什么了。

人群中有人开始哽咽,一个憨厚中年妇女说:“家里就剩他爷爷奶奶了,还有个弟弟天生痴呆。俩老人还有病。”

“他这几天怎么过的?”林薇儿心痛的看着小孩。

“我们看着,都是粗人有口吃的就行,就是老要爹妈。”刚刚那个妇女说。

薇儿站起身,问:“以后他怎么办?”

工人们互相看看,一个已过中年的男人说:“还能有什么办法,送回给家里呗!人在外自己都管不过来的。”

薇儿低头看着小孩清澈的眼睛,此刻他脏脏的小手拉上自己的衣服。

“别动,小壮。别弄脏阿姨的衣服。”中年妇女要上去抱他。

“没关系的。”薇儿抢在妇女前面抱起小孩,不管他脏脏的小手蹭在自己整洁的衣服上。

张总看着林薇儿抱起小孩,耳边还传来负责人不断解释和保证的声音,他撂下负责人,朝林薇儿走过去。

“今年多大了?”薇儿看着小孩被风吹的红红的脸蛋。

“四岁了。”小孩有些怯弱的看着林薇儿。


郭啸江办公室里,今天这是第二次让郭啸江暴躁的了。

“从哪儿来的?”他直接从办公椅上跳起来。

林薇儿把剥好的巧克力递到小壮手里,瞪了一眼郭啸江,说:“那么大的声音别把孩子吓着,反正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你……服了你了。”郭啸江直接无语。

“不就带回一个孩子吗,又不是你生的。”林薇儿看着小壮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心疼。

“你生的啊?你这么说我现在就从这楼上跳下去。”

这回轮到林薇儿生气了:“你一大男人说话能不能负责一些?什么我生的!”她的脸红了。

把小壮在座椅里安放好,他凑近郭啸江说:“现在是个孤儿了,他爹妈前几天在工地上出事了,工头又没给钱,家里也挺困难的。我就带回来一上午,下午就走了,你看你紧张的样子。”

“别忘了你是做什么的,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心不在焉了。”郭啸江白她一眼,意味深长的说。

“我知道。”薇儿认真起来。

晚上,林薇儿回到自己的住处,想着白天见到的小孩,她心里隐隐作痛,从小孩的眼睛里,她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不知道以后这孩子会有个什么样的经历。她深深的叹口气,心里像麻花一样的拧起来,今天在郭啸江办公室的时候,他在电脑上打出了一行字,明天,查获公司的一起走私案,可能会和最终的大老板有关,随机应变。


码头上,几个职员样子的人等着货船,郭啸江也在其中。

“经理,不会出什么岔子吧?”一个矮个子的男人明显有些慌张。

“紧张的话你可以回去。”郭啸江严厉的说,他心里暗暗掐着时间。

另一个个子稍高的人说:“不用担心,经理出来多少次了。你啊,还是太嫩。”

矮个子不说话了,不满的看着刚刚说话的那个人。

一声鸣笛声,货船靠港。

就在这时,几个海关的人走上来,身边还跟着几个武装好的警察。

“先生,您接这艘船的货吗?”海关人员A说。

“是的。”郭啸江露出标准的招牌笑容。。

另一个拿着本子的海关人员B说:“我们接到通知,检查你们这批货物,请配合。”他示意了身后几个工作人员。随队来的武警迅速把他们来的车堵上。

郭啸江有些不以为然:“我们都是正经的生意人,这批货老总还急着要呢。”

“请配合。”海关人员A威严的说。

“请便。”郭啸江淡然一笑,心里盘算着。

货物集装箱被打开,箱子被依次拆开。海关人员A手里拿着一个椰子娃娃问:“这是什么?”

“娃娃啊,椰壳做的。”郭啸江故意摆出一种不耐烦的表情。

“你见过这么重的椰壳吗?”海关A明显的怀疑了,对身边的助手说,“打开。”

助手利落的打开,里面填充了一些铁质零件一样的玩意儿。

“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海关A捡起一个零部件。

“不知道,老总让我来的,我只管拿货。”郭啸江瞄了一眼,凭他多年的经验,他一眼就判断出了那是枪上的部件。

海关明显警觉起来,他向周围的特警招手示意一下,特警中一个看似是带队人的过来,他绝对可以一眼看出。

接着几个箱子逐渐打开,东西也越来越明显,郭啸江跟身边的两个人使了个眼色,小声的说:“走!”


几个人翻进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小轿车,武警明显感觉不对,想驾车去追,结果发现刚刚堵住的车全被做了手脚,他们马上呼叫同伴,不一会儿关卡上就多了许多警戒。

“碰——”的一声枪响,一个海关人员应声倒地。

“谁让你开枪的?”郭啸江狠狠的踢了一脚那个矮个子。后者有些发抖。

郭啸江恼怒的开车找地方钻,后面响起几声枪响。

“货——怎么办?”另一个喽啰问,他也掏出了枪。

“把枪收了,我们今天不是来杀人的。”郭啸江闯过去一个关卡。

小车一路闯过多个关卡,在外围的一个小道上拐进去。

“下车!你他妈的别郁磨。”郭啸江抓住那个矮个子把他从车上拎下来。

这时另外两个人才看清在不远处还有一辆面包车停在那里,郭啸江让他们上那辆车,自己也随后跟上。

就在关上车门的时候,一把枪抵在郭啸江太阳穴上。

郭啸江心里一愣。

“很吃惊吧?”矮个子忽然没有像刚刚那样的懦弱。

郭啸江没敢轻举妄动,旁边的高个子惊讶的看着他又看看矮个子:“虎子,你干什么!”他想拿枪来着,却被虎子旁边的一个人下了。

“开车。”虎子重重的把枪朝前拥了一下。车上只有这四个人。

郭啸江发动汽车,要不然就很有可能落在后面人手上。

“为什么这样,我们平时待你不薄。”郭啸江把着方向盘,发动汽车但是没开出去。

“走!”虎子有些紧张。

郭啸江刚缓缓踩下油门,忽然一声闷响虎子脑袋上出现一个窟窿,在他惊讶的想知道缘由的时候重重的摔出车舱。

林薇儿手中拿着一把消音手枪,刚刚是她把人拽出去的。

另一个同伙在惊讶中已经失神,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脑袋也开了花。

郭啸江赞叹的看看被扔出的尸体:“真行。”

“赶紧开车。”林薇儿跳上车,把虎子手上的枪扔给郭啸江,另一把扔给那个高个子。

三个人飞速逃离现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