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十七章(中)

墨檀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王志文沉默了一会儿,他正在看一个战士翻越过一个陡峭的墙头,那曾是自己和陈风经常比试的地方。这里到处都有曾经的影子,是逃不了的。 “我逃了多少年了,快俩手的数了。” “其实,我也有责任,当年如果我把着不让你走,你也许现在可以面对或者不用面对这些。当年我只顾着生气武警来挖人,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王志文沉默了一会儿,他正在看一个战士翻越过一个陡峭的墙头,那曾是自己和陈风经常比试的地方。这里到处都有曾经的影子,是逃不了的。

“我逃了多少年了,快俩手的数了。”

“其实,我也有责任,当年如果我把着不让你走,你也许现在可以面对或者不用面对这些。当年我只顾着生气武警来挖人,也生气你为什么会选择离开自己的生死与共的战友,其实我忘了是我们没好好关注你,当年你是最年轻的,而我当时也陷在失去战士的悲痛中,却忘了逝者已去,重要的是,活着的人。”雷震霆缓缓的说,这种语气王志文还是第一次听到。

王志文想到老成和肖锐,两个不同时间让自己体会到同样伤痛的战友:“我以为离开就可以忘记,就可以重新开始,其实我依旧没忘记。执行任务的时候有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心狠手辣,因为我忘不了老成,对敌人狠一点,会让我觉得对老成的愧疚少一些。”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你总觉得老成的死是你的错?”

“肯定有责任。”王志文肯定的回答。


雷震霆摇摇头,叹口气说:“看来我真是不该放你走,如果换做你是老成,那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做?”

“我宁愿死的是我。”王志文用另一种相同的答案回答了这个问题。

“谁都不该死,即使你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虽然是为了责任和正义,但是那也是杀人。你觉得有的时候你心狠手辣,因为你总把老成的死当成自己的错。你放不下这种负罪感,也就说你一直生活在老成的阴影里。我不迷信,我要是迷信我真认为老成死也不瞑目了——”雷震霆故作轻松的伸了个懒腰,走过训练中的战士。

“我没忘了你们当年在一起的时候那种默契和配合,有的时候给我一种错觉你们仨是不是亲兄弟,你和陈风总是捉弄老成,他什么也不管。其实他心里是知道的,只有你们才能理解他,我觉得,他为你们挡那枪心甘情愿。”雷震霆有些怀念。

“‘军中三刺客’,当时都快传成神话了。”王志文脸上挂着怀念的微笑。

“是啊,你们之间的默契是别人达不到的,至少我再没见到过,虽然你们也有自己的心思,但是你们都珍重这份感情,也正是因为太重视了,也就没想到万一失去后怎么办,在这点上,陈风比你多想了一些。”

“他想到万一我们会有分开的一天?”回想当初,王志文有些恍然大悟。

“也正是这样,他现在在乎的比你多,他想多做多,但是有的时候会迷失。”

“迷失?”王志文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迷失,对。因为他经历过,有准备接受,他往往想改变一些既定的事实,明知道不可能还要做,他想改变的东西很多时候不可能。”

“但是他比我更向前一步。”

“你是没看清,等你看清了。你会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你会大跨上一步。”

王志文惊讶的看着雷震霆,雷震霆冲他点点头:“刺客不是叫出来的,刺客,乃侠之大者。这是兵家之言,侠者仁心,王志文,有些事不是人能左右的,也不是你太懦弱。”

也就是一瞬间的时间,王志文想起了什么:“我已经逃避了太长的时间。”

“你已经开始面对了,你开始明白你的责任,明白沉浸在战友的牺牲中不会有什么结果,你已经长大了。”雷震霆有些欣慰。


“我是一个分队队长,我能不管我的分队?”王志文觉得这问题有些肤浅。

“你可以不管,因为那种情况谁都可以理由躲开,军人也是人啊!”雷震霆感叹的说。

王志文轻轻拍打着一辆作战车,手心不知为何传来一阵刺痛。

陈风已经带队回来了,今天早上拉练的效果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大队长,”他向雷震霆敬礼,“忘了向您汇报了。”

忘了才怪。

雷震霆没好气的看着他,说:“得了吧,下不为例。”

陈风厚脸皮的扯嘴一笑:“我带队先回去了,你们慢聊。”他朝王志文使了个眼色。

队员们回到出发时的地点,大家有些疲倦的相互靠在一起。

“刘坤,你看见那个人了吗?”欧阳玲把帽子摘了。

“哪个?”刘坤明显有些累了。

“穿便服的那个,你不觉得他很眼熟吗?”

“是武警的,原来也是雷震霆队长的队员,后来转走了。”高芸芸真想坐在地上,她靠着孙菲的肩膀说。

“武警挖人的历史由来已久啊——”欧阳玲恍然大悟的看着雷震霆的方向,“别说这回想挖大队长了,这章有点大发了吧。”她没头脑的说。

“我真怀疑你当初怎么经过选拔的。”高芸芸累的气不起来了。


刘坤不管了,反正这么累。她坐在地上,说:“累死了,他们武警就是这么厚脸皮。不过这个人和队长比较熟悉,好像还是好朋友呢。”

“当然了,他和队长的级别差不多,又是从咱们这走的,肯定熟啦!”老王气喘吁吁的在她旁边停住,双手撑着膝盖趴下半个身子,“妮子,你又赢了,看来咱真是老喽,这体力还比不过个闺女了。”

“你打沙袋了,玲玲这丫头体力惊人,说白了就是八百年从石头缝里蹦不出一个的类型。”刘坤已经上气不接了,她感觉到一阵眩晕,强迫自己深呼吸调整。

徐青林一记大脚把刘坤踢起来:“坐地上不怕寒气伤了关节?嘀嘀咕咕的都在干什么呢!”说完看见靠在冰冷的墙上的男队员,他快步走过去。

刘坤跳起来,看着徐青林走远,冲刚才的几个人做了个鬼脸。

“解散!”一听见这话,大家都如释重负,今天队长中邪了,大清早的就犯疯,不是说这几天调整的吗!

老王揉着自己的腰,懒懒说:“这日子,这不是要我老命吗!”

“怕的是慢慢要你的命。”王辉接下绑在腿上的沙袋,他今天双倍拉练,同样体力惊人。

“对了,差点忘了。于晴不就是去的他们队吗?”欧阳玲第一次在关键的时候想起重要的问题。

刘坤一排脑门:“是啊,问于晴问他不就得了?”

“这任务交给你了!”高芸芸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对欧阳玲说。

“凭什么是我!”

“一致票决,就你了。”刘坤有些不怀好意的笑着。

“至少给个理由吧!”欧阳玲脸上活像大苦瓜。

“执行命令哈!”

“伟大的领袖啊——你们这不是独裁吗!”欧阳玲对天哀号。

队员们见怪不怪,反正这队偶尔出点“问题”都是见怪不怪的。


“臭小子给你插俩翅膀大队都网不住你了是不是!”

徐青林还是老规矩的把翻栏杆上楼的队员揪下来,来不及揪下来的就骂上两句。

“那个——您是队长的战友吧?”早餐过后,欧阳玲“执行”任务。

王志文本来想一个人溜达溜达的,没想到身后跟上个人。

他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个微笑的表情。

欧阳玲有些慌了,王志文笑的很温和,眼神里也是那种与人为善的和蔼,她结结巴巴的说:“那个……那个,我是今年的队员,我想问您点事可以吗?”

“什么事?”王志文很大方。

“于晴,您认识吗?”欧阳玲吁了口气,王志文样子有些阴郁,但是真的……很帅。

王志文脸上有了些笑:“有些印象,不过她刚来就调走了,至于调到哪儿,我不清楚。”他不明白为什么欧阳玲这么紧张。

“您是武警队长也不清楚?”欧阳玲吃惊的问,跟刚刚的拘谨判若两人。

王志文没想到她转变的这么快,本来阴郁的心情好些了:“分队长。”

“我知道,一点也不清楚吗?什么时候调走的?”欧阳玲现在真不管那么多了。

王志文摇摇头:“真不知道。”撒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破绽。

欧阳玲如同戳破的气球,嘴唇往上翻起:“还以为能在你这找到线索呢。”

“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王志文被这么一闹腾,觉得心情好多了,也同时庆幸欧阳玲没继续往下追问

“你不准备往下的训练在这干什么!”这么些日子了,陈风的出现用来无影去无踪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欧阳玲往回赶,临走还对王志文说:“那谢谢你。”等到她会去之后才想起忘了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要不然人家有什么消息怎么告诉自己。

“我们的新队员,能力还可以,就是不经过大脑。”陈风待欧阳玲走后对王志文说。

“你我刚进特战队的时候,我好像就是这个样子的。”王志文想起以前的时光。“昨晚上谢谢你了。”他补充上一句。

“都是兄弟,别说外话。”陈风重重的锤了锤他的胸膛。

王志文有些吃痛的笑了出来。

“问你个人,高建参谋你了解多少?”陈风突然问。

王志文脸上表情严肃起来,看着陈风急切想知道答案的目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