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十七章(上)

墨檀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特种部队基地,徐青林拿着一张单子到处找陈风,见人就问“陈风看见没?”手中的单子是开会布置汇报任务,需要马上下达并且在一天内上报,他火烧眉毛的找自家队长。 得到一个又一个的否定后,徐青林有些恼了。 “陈风,你死哪儿啦?”无可奈何的徐青林在自家楼下大吼一声。 “陈队长出去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特种部队基地,徐青林拿着一张单子到处找陈风,见人就问“陈风看见没?”手中的单子是开会布置汇报任务,需要马上下达并且在一天内上报,他火烧眉毛的找自家队长。

得到一个又一个的否定后,徐青林有些恼了。

“陈风,你死哪儿啦?”无可奈何的徐青林在自家楼下大吼一声。

“陈队长出去了。”一个执勤兵颇有些耐烦的说,“徐副队长,你在这么闹闹我们可难办了啊!”

“他没说什么事吗?”

“好像跟门卫那说去武警了。”

徐青林把单子抹在头上,执勤兵看他一眼离开。

“你个王八祖宗从来没两天之内消停过。”徐青林小声的骂着回办公室。


陈风万万没想到前几天刚刚有些了解的肖锐会发生这样的意外。王志文不知道他们俩知道的事,今天他决定“突访”。肖锐怎么会突然就这么走了呢?一路上又闯了个红灯,他气恼的拍打了下方向盘,好不容易赶到武警大队,刚到门口就感到紧张气氛传来。

“请出示证件。”执勤的兵看看陈风的车和军装。

“t大队陈风,见王志文。”陈风有些不耐烦的跟执勤的兵说。他现在只想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王队长现在暂时带我们,我带你找他。”站岗的兵突然说。

陈风看着这张年轻的面孔,想想他说的话,小心的问:“你是肖锐的兵?”

那个兵明显的眼神晃动了一下,被擅于观察的陈风抓住了那丝哀伤,兵没说话,只是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带路。

陈风也觉得自己太突兀了,这都怪自己太想知道这一切。他跟着兵来到训练场,王志文没了平时训练时的生龙活虎,只是看着两个队规模的兵在进行设计训练,间或的纠正设计动作。现在两个副队长也忙活开了,他们两个指导着两个队的战士训练。

陈风走上前,在王志文身边站住。刚刚那个兵敬礼刚想报告,被王志文抬手阻止了,兵领会的敬礼快速朝来路跑回去,这么短的时间建成这样的默契很不容易。


“来了,”王志文淡淡的说,“你该先打个电话的,现在大队有些忙。”

陈风没说话,他感觉王志文累了。

“肖锐总是跟我打听你,直到我们演习的前一天还说他很佩服你,还说有机会我们三个人聚聚,他挺欣赏你的。”王志文自顾自的说。

“肖锐怎么出事的?”陈风心头像堵了一块炸不开的炸药。

“车转向和车闸失灵了。翻下山坡了。”王志文他很显然不愿说这个话题,“也就是你,别人问我这事我就火。”

“我能理解,你在他身上找到老成的影子。”陈风回想着肖锐的一些细节。

王志文否认,语调有些僵硬:“没有,我已经和过去告别了,我只是很伤心失去了又一个战友。”

“人生总是在失去和得到中前进,你我都是。”陈风不置可否。

“我已经忘记过去了,现在我是武警大队的得力战将,从高参谋把我带进来的那天开始我就已经和过去一刀两断了。”王志文近乎决绝的说。

陈风没想和王志文争辩,他知道他现在面对的是又一次的选择或者逃避。

“我们没的选择,志文。”陈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王志文回头看看他,现在已经是黄昏了,靶场的视线条件开始逐渐差了下来,他把手中的哨子放到嘴边,一声有节奏的声音响彻训练场,这是他们队训练结束的哨音,这声音和当年还是特种兵的时候一样。

“你应该训练他们适应这个环境。”陈风看看可视条件逐渐下降的周围。

王志文看他一眼:“这是武警。”


晚上,一家小酒馆里两个人对坐着,几个下酒菜摆在桌子上,菜没动几口,旁边的酒瓶子倒是空了不少。其中一个人不断地给自己灌酒,另一个人只是看着着他。老板娘又拿来两瓶,在没怎么喝的男人边上小声的劝让他少喝点。生意要做,但是出事的生意不能做。

陈风谢过老板娘的好心,又问老板娘要了两瓶酒。这让老板娘觉得今天遇见的俩人是疯子。

“陈风,我怎么……怎么能忘记,我怎么……接受啊……”王志文已经语无伦次了,几天的憋闷今晚借酒劲宣泄出来。

“……”陈风想说什么没说,看着王志文自斟自饮,听着王志文发泄心中的郁闷。

又空了一个酒瓶子,陈风还是没拦着他,或者他认为现在拦着他对他太残酷了,当兵的难得放纵一次,今天就随他吧,这个分寸,陈风自信是能把握的。看着王志文买醉,陈风心里升起一种莫鸣的愧疚感。当年说是他抛弃了整个特种大队,倒不如说是特种大队抛弃了他,当年自己不懂事,有的时候甚至觉得王志文走了自己就在大队里站稳了兵王的位置,却不知道自己抛弃的是自己的战友,战场上可以托付生命的人,生活中可以托付给你的人。也就是从他走后,陈风特别注重战友间的信任和托付,这几年,王志文一直被抛弃,一直在承担着逃避带来的痛苦,现在,又要残酷的承担一次,而这次,不容的他逃避。

看王志文喝的差不多了,陈风夺下酒瓶子,结了帐。扶起醉的不省人事的一个失落的人叫了辆出租车,师傅很不愿意的停车开门。

他们在距大队最近的一家旅馆前停下,师傅不满的看着俩人下车,陈风刚关上车门车就开出去了,也难怪,谁愿拉一个醉鬼呢?


“徐青林,出来接我下,谁也别告诉。”陈风打通了徐青林的电话,那边一个还没醒的声音答应了。

约莫一刻钟,徐青林开着车出现在预定的地点,他看见穿着便衣的队长和烂醉如泥的王志文倦意全无。

“队长,你……你这是干啥去了?”徐青林气结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你快成娘们了,快把他扶上车!”陈风拿出队长的架子。

徐青林是个老实人,二话没说把王志文搀扶到后座上,躺在后座上的王志文嘴中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

徐青林边开车边瞄瞄后座上的人,身旁的队长一脸阴沉,这种气氛让他觉得尴尬。


“队长,这不是王志文吗?这都怎么了。”他有些不满的问

“你见过肖锐吧?他演习的时候牺牲了。”陈风回答。

徐青林差点一个猛子扎到草丛里,幸亏刹车踩得及时,他有所顾及的看看后座上的王志文,后者只是不满的皱皱眉。

“那天找你的武警?”徐青林不可思议的问,他发现自己的消息太不灵通了。

陈风不回答表示认可。

“听说他挺厉害的,怎么可能出事?”徐青林把车开回正道上。

陈风叹口气,没理会他的问题:“刹车和转向同时出问题的几率多大,这你在行。”

“很小,除非哪个真倒霉到那份上了。”

“多小?”

“相当小,夸张点说现在的车尤其是军车犯这种毛病的几率几乎为零。他们的车演习不做检查吗?”

“肯定做。”陈风想到了什么,他回头看了眼王志文,也许线索在他身上。

王志文第二天在陈风的宿舍醒来后觉得头疼无比,特地跟大队请了一天的假,打算在特战大队过一天。陈风一大早就带队训练了,昨晚他几乎没睡今天训练还这么精神,徐青林暗暗地骂他妖怪。


特战大队几乎没什么变化,除了一些设施的必要的维修更换外,一切和他走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他从宿舍楼出来,训练的队员还没回来,他打算随便溜溜。在无人的人工林里慢慢走着,好像这几年没有这么安静的度过这样的时间。摸摸已经长大好几圈的树,他有些感慨。

“你终于有时间真正回来看看了。”一个人明显是观察他好久了。

王志文猛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军装笔挺的雷震霆。

“大队长。”他刚想敬礼,却发现自己没有穿军装,这让他觉得尴尬。

“不必了,回家不要太拘礼了,你的事我听说了。”雷震霆温和的说,脸上挂上一个与性格不相符的微笑,但是让人看着舒服。

“谢谢大队长,我这么来太冒失了。”王志文有些局促不安,更多的是因为当年他的离开。

“我们走走吧,你走后,陈风就忙着队里的事,那小子除了惹祸和气我之外没别的,有的时候真想你啊!”此时的雷震霆像一个和蔼的老人。

王志文当然不能拒绝,平时有往来的时候他往往匆匆了事,因为他一直觉得当初离开对特战大队来说就是一种背叛,现在终于有机会和自己当初最信任的队长真正抛开工作交流了。

早上的空气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把人的倦意瞬间驱赶。


“我很喜欢这的早上,多少年了我一直坚持早起,看着一群年轻人活力的一天,真是种享受啊。”雷震霆看着一群在训练场上操练的兵。

“您没老,是我们不成熟。”王志文的心思不在那里。

“或许心老了吧,这些年看到的太多,渐渐平静下来了。”雷震霆有些感叹道。

“我是胆小鬼,或许我不该呆在军队里,从我答应去武警的时候就应该让我离开。或者平平常常的才适合我。”王志文有些悲观的说。

“你可以选择,但是你选择留下,用另一种方法。所以你不是胆小鬼,你只是没准备好接受。”雷震霆看着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