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风、霜、雨、雪及冰雹

国大代表 收藏 0 2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到风,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座落在金口河大峡谷内深溪沟处的风了,每天到了下午三、四点以后,便是狂风肆虐的时候,记得有一天在大渡河边,晚饭后,在公路的拐角处,风力骤然变大,紧拴在头上的草帽瞬间也吹得无影无踪(当时因为有小雨,所以戴了顶草帽),人当时也被吹得倒退了好几步,为了向前,只好侧身,前倾,双脚抓地的艰难行进,这时我才真正领悟到什么叫做穿堂风,什么叫做顶风前行。要说到风的妖异与邪门当属去阿里路上的微型龙卷风,它不但可以把湖泊里的水卷成一条二十余米高的细线,也可以把路边的尘土揉搓成柱与你同行。

讲到霜,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金窝和仁宗海时的霜了,那是一个初冬的季节,那天清晨我们进山时漫山遍野已裹上厚厚的严霜,那时进山没有路,全凭两个向导带的两把柴刀开路前行,两边带霜的荒草和树叶把衣服和裤子打得湿漉漉的,它与行进时的汗水混合后冒着热气从脖子上直向外渗漏着,使人感到很不舒服,当到达宿营地大家支好简易帐篷燃起篝火后,大家便迫不及待的把内衣换了就着篝火烤了起来……水牛家的霜也给我印象深刻,上午,看见小溪早已被霜凝固成一幅幅美妙的画图,水牛家时我们住在藏族同胞的阁楼上,晚上的霜风透过板房的空隙钻入被窝使得人犹如置身冰窖,洗脸水倒下去在着地时已成冰碴,看这霜冻的。

谈到雨,2007年在湾河水库时的那场雨。直到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样的惊心动魄,叫人难以忘怀。那天我们去时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中午时分,突然来了一阵狂风,晴朗的天空瞬间便被乌云占领,大地也变得昏暗无光。闪电拖着长长的火链在空中频频炸响,如在身边。使人感到恐惧、无助与绝望。紧接着豆瓣大的雨点在轰鸣的雷声中倾泄而下,我们只好暂停工作,就地蹲下一个个顶个编织袋躲雨,相互鼓励着在电闪雷鸣和瓢泼大雨中渡过了难忘的二十余分钟。

至于雪,雅砻江途经放马坪,在放马坪山上时是我见到最美的雪景了,在放马坪山上,都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了,极目远眺,群峰尽在脚下,人们纷纷跳下马来,摔摔骑马冻僵的腿脚,便打起了雪仗,堆起了雪人,还摆出四千八的手势照相(该处海拔4800米)。在这里边既有征服者的喜悦,又有对雪景的赞叹。至于大雪,有次在双江口的路上那场大雪也叫我难忘,那天车距离目的地不足二十公里时天已黑了下来,天空飘起了雪花,正当我赞美它时,岂料它也开始展示它那暴戾的一面,大朵大朵的雪花铺天盖地而来,那架势犹如有千万个弹花匠在天庭中随意抛洒着棉花。大开的车灯只见茫茫雪花,前方什么也看不清楚,视距不到五米,司机全凭感觉开车,不足二十公里的路程足足走了二个多小时……

还有冰雹,这个雨雪之间的孪生兄弟,在瀑布沟时我算是见习了它的丑陋面目。那天上山时也是睛空万里,突然一阵风来,天空就象得了急性肝炎一样变成一片玄黄,而且是黄中带黑,好象世界末日来临一样,还没等你反映过来,胡豆般大小的冰雹就铺天盖地的向你打来,打得人们痛得呲牙裂嘴,赶忙用衣服或工具顶在头上,冰雹下了一分多钟也就停了,也就在这分把钟,冰雹把许多小树的枝叶全部打落,只剩光杆杆。

要说气候多变那就要数在西藏了,一天之内它可以让你风霜雨雪阴晴雹让你经历过遍,不论是春还是夏,秋还是冬,这种事情是经常发生的。当然这也难不倒我们长期在野外的工作的同志,他们在各条战线上默默地奉献着,他们吃苦耐劳,爱岗敬业。就象那一个个坚韧的基石,也正因为有了这些牢固基石的支撑,大厦才会巍然屹立于世界之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