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由民到兵(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三十四章: 由民到兵(2) 第二天上午,学兵大队要求我们五队安排一个班的学员到位于教学大楼的发动机教研室执行公差,协助那里进行器材的搬运和教具室的卫生清理。为不久后的专业课开课进行相关准备工作。 我领受中队长布置的任务后,就带领着九班以班纵队的队形向教学大楼方向出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四章: 由民到兵(2)


第二天上午,学兵大队要求我们五队安排一个班的学员到位于教学大楼的发动机教研室执行公差,协助那里进行器材的搬运和教具室的卫生清理。为不久后的专业课开课进行相关准备工作。

我领受中队长布置的任务后,就带领着九班以班纵队的队形向教学大楼方向出发了。因为没有干部跟随带队,一路上,我们虽保持着队列行进姿态,但大家都在队列里说着小话、聊着天。

发动机教研室所处的位置位于教学大楼的西辅楼二楼,前不久,我们区队曾前往该处搬运过教具,故此,我对该教研室所在位置并不陌生。

离开五队营区之后,我决定带领九班从楼后晒衣场旁边的杨树林里横穿,沿教学大楼后面那条人烟稀少的柏油马路西行,再从卫生队门口左转前往教学大楼的西门。

选择走这条路线行进的理由:首先,是这条备用马路平时人少清静,不会遇到干部或纠察,我和弟兄们可以无拘无束、随心所欲地横着膀子瞎晃。其次,说不定还能有幸碰巧遇到卫生队里的那几个“美女”护士,借此调整一下大家的精神、激活众人“饥饿”已久的眼皮。

十个人的班小队穿过晒衣场东边那一小片树身上长满“眼睛”的杨树林,右转上了学员队和教学大楼之间的那条备用柏油马路,大伙开始放松形骸,说笑着向西行走。

还真的是很巧!队伍一踏上柏油马路,注意观察前后路面情况的我就远远地看见前方好像有一个女军官双手插在上衣兜里,腰身婀娜地正迎面婷婷地向我们走来。

因为距离相对较远,我一时间并没有能够准确辨别出对面的来人是谁?只觉得从她的军装举止和体态上来看对方肯定是名女军官。

于是,向来注重五队对外形象和集体荣誉感的我赶紧厉声提醒正在队列里摇头晃脑说着流氓话的赵立君和夏东海等人:“哎、哎,你们几个小子注意了!别再东倒西歪地瞎胡扯了,对面来了一个干部,注意队列形象!**,我怎么看好像还是一个女军官呢?”

我之所以这么说,原本的意思是要提醒这帮“坏小子”对面来了一个干部,让他们注意我们五队学员在外的举止形象,避免造成不良影响。却没想到,就因为最后多加了一句:“好像还是一个女军官!”一下子就又勾起了班里这帮不安份小子的色胆凡心!

“**!老赵,对面走过来的人是金小燕呀!没错,肯定是她,那体形、那腰身、那姿态、那味道,我一眼就能认出她来!”队伍中的夏东海探头只瞧了一眼,就马上认出了对面正在向我们走来的女军人是卫生队的干部护士金小燕。

一个月前的一个夜晚,为了夜睹金小燕的芳容,他曾不幸跌进了粪坑,并为此付出了住好几天院的惨痛代价,也难怪他对金小燕会如此地记忆深刻。

听说前方迎面而来的女军官是大家的“共同偶像”金小燕,九班的一帮“骚蹄子”在夏东海和赵立君的策动下,立即开始夸张地加速摆臂,“刷刷刷”地磨擦和拍打起了裤边,风风火火地迎头向着金小燕就冲了上去。

距离对面款款而来的金小燕越来越近,居在队伍后端和我带队位置紧恤的赵立君便开始不怀好意地拿我开起心来:“老李。不对,李班长,待会,你别忘了给她敬礼啊。”

见我怨恨地斜了他一眼,他又说道:“哎,你用这种眼神看我干嘛?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她是干部、是上级,你是战士,又是分队指挥员,按照《条令》上的要求:‘分队在行进间,遇见首长和上级时,由带队指挥员敬礼!’所以,你一定要给金小燕敬礼!否则,你就是在违反《条令》!就会影响我们五队的、、、”

在赵立君这番不怀好意的歪理邪说策动下,班里另外几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坏种”也开始假装一本正经地提醒着我:“敬礼。对呀。战士就应该给干部敬礼嘛。班长,待会,你一定要敬礼啊!”

“班长,咱是战士,遇见军官和干部,你就该敬礼!”曾宏伟也在帮腔作势地提醒我。

、、、

在众人声音越来越大的起哄声中,我们的队首已开始和走到近前的金小燕擦肩而过。

听着兄弟们的戏耍,看到一步步逼近到眼前的金小燕还刻意瞄了我一眼,我顿时被窘出了一个大红脸。同时,我还注意到,和我们迎面而过的金小燕已真切听到了这支队伍里有人在拿她起哄说事,又看到这一群小男人热辣辣的侧目注视,她那边也羞得是满脸绯红,举手投足都显得极不自然起来。

在一阵久违的、少女所特有的那种沁人心扉、蚀人心脑的玫瑰味淡雅清香中,在头脑猛然间一晕并变得暂时空无之际,我已和金小燕霎那间错过了身形、、、

来到发动机教研室。在分配劳动任务时,我故意报复性地给刚才对我出招使坏的赵立君和夏东海二人安排了最脏最累的对那台“涡喷五甲”发动机实体模型的擦拭清理任务。其实,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在利用职权故意惩罚这二个“坏小子”刚才当着金小燕的面给我来的那个大红脸、让我在女人面前下不了台!

面对我的如此安排,袖口挽得老高、手中拿着快抹布在抛玩的赵立君便拉出一副委屈模样:“老李,你这可真的就叫做‘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呀!哥们我,刚才是费尽苦心在创造机会让你和金小燕能更近乎一点呀,你不领情也就算了,但怎么也不该这么‘感谢’我这个‘恩人’和‘好人’吧?”

“嘿嘿。谢谢你老赵的好意了!没有你老兄的美意,夏东海也不会半夜掉进粪坑‘光荣’住院、曾宏伟也不会天天流鼻血了。真遇到这方面 ‘美事’ 的时候,你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还能想到我李冰、还能想到其他兄弟吗?别说没用的,你还是认真劳动改造同时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罪行’吧!”

说罢,我开心地吹着小曲,端着脸盆、拿着抹布走出了教具室的大门,打算到位于不远处走道中段的水房里去清洗抹布和更换清水。

刚快步转过辅楼走道的转弯处,就见到一个戴着黄色帽套军帽身着毛呢面料军装的老教员向我迎面走来(当时虽还没有实行军衔,但从帽套的材质和颜色上可以看出对方是位校级军官)。

我当下不敢怠慢,赶紧使出那股“靠破解放鞋内帮”的力气,来了个标准靠脚立定姿态,“咔擦!”声响过,一个漂亮的瞬间定位,将身体直挺挺地定立在通道的中央!

老教员看见我这个略显一点夸张的动作,早已习惯于此的他便和善地向我微笑了一下,又轻轻地点了二下头,然后,与立正站立着的我错身而过。

我转动眼珠、用眼睛的余光尾随着老教员身影在我的右侧身边经过,约摸他离开已有五、六步远的距离后,才身体微微前倾,以齐步姿态起步、继续前行。

也就是这刚一起步间,我突然又看到对面有一个漂亮的中年女军人手捧教材走上楼梯,正款款地向我走来。并且,她离我所处位置也就只有七、八米的距离远。

只见,她年纪约在三十五、六岁上下,面容美丽端庄,稍稍丰满的体型印衬着成熟女性的优雅。一身合体的冬常服军装穿在她那富含女人味的身上,较之金小燕那种有欠发育的小女孩更似多了五成的成熟韵味!

我心里极不想给眼前这个很有风韵且漂亮得都不太像军人了的女军官行礼。眼看水房的大门距离自己脚边也就在五、六步远,于是,我一咬牙、头一低,就三步并成二步地快速窜进了水房。

在水龙头下用力搓洗着脏抹布,看着脸盆中涌入又漫出的水流,我心里闹翻翻的一直愤愤地在想:看来,今后真的要努力加把劲,无论如何都得在部队混上个军官才好!而且,这职务还不能混小了。否则,这出门见了谁都要敬礼,还不要了哥们我的小命了!

如果单从军人之间的礼节、特别是下级遇到上级、战士遇到干部要敬礼这个角度上来理解,还是下面的基层部队好过我们这军校大院。因为,在这官多兵少的校园里面,身为战士的我们,一旦有事离开学员队营区去办事,沿学校里走一圈下来,光敬礼也能把我的膀子给累断了!

胡思乱想间,手中的抹布已搓洗干净。我只能无奈地叹上一口气,狠狠地关掉水龙头,准备返回教具室。

就在我动步走出水房大门、出门左转,端着脸盆正要向发动机教具室返回的一抬头间,却发现刚才自己逃进水房前在走道里遇到的那位没有对其行立正礼的漂亮女军官仍站在我必经的走道中间。

眼前的她,依旧抱着那几本教材,脚下呈自然的丁字步站立、款款地摆出了个特别优雅的姿态,正漫不经心地看着墙面上张贴着的一幅宣传画。看来,她根本就没走开,却好像一直停在那里,刻意在等着我出来后跟我过不去一般。

见此状况,我立刻慌张了起来,不知道此时的自己究竟是该走还是该停。

在尴尬和犹豫中停顿了恍若一个小时般漫长的几秒钟之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当即,一咬牙、心一横,低头不去看她,迎着她的方向快步向前走去。

离女军官越来越近,走道那散发着淡淡煤油味的空气中已经可以嗅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淡淡又甜甜的雅致气息,我就觉得脚下这短短的几步路却好似能有几公里般地漫长。

随着脚步继续移动,终于和侧身站在走道中央的她擦肩而过了,心想:谢天谢地,再有几步,我就可算是走到了她的身后了。

在侧目偷偷观察她的同时,我如释负重地吐了一下舌头,左右转了几下眼珠、轻轻地吁出一口气。心想,这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因为,再向前走出几步就可以转过这个满是干部(戴‘大盖帽’的教员)的走道拐角,离开这个带给我无穷压力的空间了!

“这位学员,请你等一下。”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在我身体的侧后方突然响起。那声音悦耳至极,绝对胜过所有央视播音员的嗓音,带有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般撕扯着我的耳膜。

我闻听后一下便停下了脚步,身体牢牢地定在了走道的中间。这一下骤停,好像并不是被她叫住的,而是自己的魂魄被她声音中那不可抗拒的磁性给吸附住了,想动弹也动弹不得。

在这种极度迷失的状态中,下意识间的我,反射性地一个停步立定,还是标准的“咔嚓”一动,将身体定位在了通道的转弯处。

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我没有立刻转过身来面向着她,而是在忐忑中等待着她马上将要说出的话,猜测着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最坏结果——挨训、受批评?道歉、承认错误?写检查、作检讨?但无论后果会怎样,总不会为此而给我来个纪律处分吧?

“扑哧”一声笑声响起。就在我思绪纷乱之际,却猛然间听到了那位女军官发出的善意笑声!这声音依旧是悦耳动听,让我感到说不出的舒服和爱听:“这位学员,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她语气平缓温和地说出了这么一句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话。

这一刻,我就觉得自己整个人猛地一放松,一直高高悬着、都已经快到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又重新放回到了胸口处。但这么一来,我原本僵直的身体都似要垮坐在这走道里一般!

但也就犹豫了这么短暂的几秒钟的时间,精神重新抖擞的我立即施展出自己所掌握的全部队列底功,一个漂亮的向后转体和停顿靠脚之后,面对女军官,我目不斜视、声音洪亮地开口道:“报告教员同志,有何要求,请您指示!”

“你是一大队五队的学员吧?”女教员并没有马上提出要求,而是笑吟吟地问道。

“是!教员同志,学兵一大队五队三区队九班班长李冰!”

我在报告自己身份的同时,非常惊叹于她如此准确的猜测!同时,在惊奇之余,也暗暗为我们五队的声名在校内如此远振而沾沾自喜。

其实,这位女教员之所以能够如此准确地判断出我是一大队学员五队的兵,并非是她有什么预测神功,而是因为我行将到达的这处位置,正是航空机务中的“老大”——机械专业所处的教研区域,这样也就等于明确我是机械专业的学员——五队的兵了。

快速跑步将脸盆、抹布等物品送回到教具室后,顾不上向刘畅等人解释和说明什么。我戴正军帽、放下卷起的袖管,上下仔细整理了一遍军容,然后,回到走道里,如同一名小跟班一样跟随着这名女教员来到了教学大楼另一侧的军械专业教研室。在那里,依照她的吩咐,我搬运了一件仿若剖解后的水雷般大型教具,再随她来到了教学大楼二楼东侧的一间教室里。

这里是她下一节课马上将要教授专业课的教室,里面正在进行着课间大休息的是一群师班队学长。

按照她的要求,我在教室中其他学长的帮助下在讲台的南侧摆放好了教具。然后,规矩地走到教室门口呈立正姿态站立,等待她的进一步指示。因为猜想她可能和我们周队长或其他队领导熟识,加之初一见面时对她所表现出的不敬之举,此刻的我,更是姿态严整、不敢有一丝的大意和懈怠。

“李班长,你辛苦了,谢谢你!”

听到她嗓音悦耳、富含女性韵味地说出一句:“你辛苦了!”处在高度紧张兼心智游离状态中的我差一点就条件反射般脱口回答上一句:“为人民服务!”(阅兵时回应首长的标准口号)

还好,此时此刻,我混乱的大脑中还保留着最后一丝清醒,由此,才没有闹出这个令人喷饭的笑话来!

当下,我二腿并立、收腹挺胸,表情严肃地向着这名女教员规规矩矩地敬了一个单兵会操考核级水准的徒手军礼!

“叮——铃铃——”

上课的铃声在通道中震耳地响起,在我以标准齐步渐行渐远的身后教室中响起了学员区队长宏亮的口令声和报告词:“起立。稍息,立正!”

“教员同志,学员十一队四区队,应到37人,实到37人。请您上课!值班区队长:、、、”

“好,上课!”

“是!”

“坐下。”

在我佩戴上领章帽徽,举行完军人宣誓,刚刚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军人之后,我就立刻实际性地感受到了军人间那森严与不容忽视的礼仪。

而让我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是:给我上了这第一堂实用性军人礼节课的,居然是二位女性军官!


明日上传:

《好男当兵》第三十五章:美丽青岛

敬请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