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由民到兵(1)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四章: 由民到兵(1)


在我当兵四年的时间里,曾经经历了人生许多的酸甜苦辣和喜怒哀乐!但要是说起在这段时间里最令我难忘的日子,还是应该数新兵配发领章帽徽、举行军人宣誓的那天!

这一天,是新兵生活中的里程碑,是我们入伍以来最激动和亢奋的时刻!

佩戴上领章和帽徽,举行完军人宣誓,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初步完成了“由民到兵”的转变,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战士,并且,拥有了自己的军号和军籍。

同时,也意味着我们从此彻底摆脱了“新兵蛋子”的“光荣称号”,即将在一定程度上同那些牛B朝天的老兵们平起平坐了。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让身为新兵的我们更加关注这个时刻的到来。那就是,凭借这身货真价实、佩戴齐全的“行头”(军装和领章、帽徽),我们很快就可以在周日和节假日里按比例自由外出,前往心仪和向往已久的青岛市区,游山、观海、品美食和看美女了,那将是多么惬意的美事呀。

当金光闪闪的帽徽和领章发放到手中的时侯,全体新兵都难掩兴奋之态,喜悦之情全然溢于言表。

发放完帽徽和领章,俱乐部解散后,还在各班跑步下楼带回的过程中,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开始动手将帽徽旋扣在自己的军帽上了。

回到宿舍里,大家赶紧从床头柜的抽屉中取出各自的针线包,在一片喜笑声中苯拙地运动起双手,激动而又庄重地开始在冬装领口上缀订起领章来、、、

我很快完成了缀订,迫不及待地穿上了佩戴齐全的军装、一本正经地扣好风纪扣,端端正正地戴上早已修整方正的棉帽。抢过孟哲群放在床架上那面印有双喜纹饰的小圆镜,认真地打量起镜子中的自己来。

还真别说,就是这一枚金色的帽徽和二块黑底缀有金色铁锚的领章,立刻就能画龙点睛般地衬映出我们周身的英气,兵味也彻底显露了出来。就这么神气活现地阔步走在青岛大街上,谁还敢说我们是“新兵蛋子”、是“傻B青年”呢!

穿戴整齐的大家兴奋地互相打量着,品评着彼此的举手投足,从对方的衣着、行为、举止和做派上查看自己目前的形象气质和老兵相比究竟还有哪些差距和不足。

就在大家嬉笑开心地相互谈论的时候,我注意到,在房间角落里,赵立君和夏东海这二个“坏蛋”又聚在一起小声嘀咕着什么。并且,二个“坏小子” 还时不时地传出几声貌似淫荡的笑声,好像又在谋划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集合前在队门口煞有介事地练习着正步动作,我突然发现:五队居然是目前一大队营区四个员班队的新兵中第一个发放领章和帽徽的!而隔壁的学员六队、前面的学员七队以及大厕所边上的学员八队,他们新兵的头顶和领口上依旧是光秃秃的一片蓝。

看着兄弟队战友双眼中投射过来的那种羡慕和嫉妒神情,我心中的满足感和自豪感顿时是油然而生,全身上下散发出的那个臭美劲呀,可以说是喜不自禁、不胜言说!

在这时候,虽然自己并不需要上厕所,但我还是故意去大厕所一带走了一趟。阔步走过六队的门前时,更是不自觉就昂头挺胸显现出了如老兵一般的操蛋德行!

新兵的军人宣誓仪式照例是在学校大礼堂中隆重举行。

雄壮、嘹亮的《人民海军向前进》军歌声响起,我们兴奋地沉浸在这个难忘的时刻和喜悦的氛围中!感受着军人所特有的火热激情。

从此之后,祖国的万里海疆和无垠海空就是我们海军航空兵战士驰骋的疆场、表演的舞台。我在无限的憧憬和自我陶醉之中,甚至于觉得自己就是百万人民军队序列里最重要、最不可缺少的一员。

军人宣誓仪式开始。

魏副校长首先发表讲话:“新学兵同志们!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举行军人宣誓仪式!通过这个仪式,你们就正式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光荣集体中的一员了。在此,我代表学校党委,向你们表示衷心的祝贺!祝你们在部队这所大学校里努力学习,苦练本领,勤奋工作,争创佳绩,为部队的信息化、现代化、正规化和革命化建设多做贡献!为家乡人民争光添彩!”

在《解放军进行曲》的背景声中,八一军旗在旗手和执枪卫兵的护卫下迎上了舞台。

六百多名新兵面对着鲜红的八一军旗,庄严地举起右手,跟随着舞台上方指挥员的领诵大声宣读着早已熟背的《军人誓词》。一时间,宽大的礼堂中鸣响起刚劲有力和铿锵激荡的合声: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依照法律服兵役是我应尽的光荣义务,为了担负起革命军人的神圣职责,我宣誓:

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热爱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遵守国家法律、法令,执行军队的条令、条例和规章制度,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努力学习军事、政治、科学文化,苦练杀敌本领,爱护武器装备,保守军事机密,发扬优良传统。参加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英勇战斗,不怕牺牲,保卫祖国,保卫社会主义建设。

以上誓词,我坚决履行,决不违背。

宣誓人:李冰(新学员们各报姓名)。”

、、、

结束宣誓仪式,回到大队部大楼东侧的操场上时,位于排头的我远远就发现:文书已经拿着他那部“青岛—6型”傻瓜照相机和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在此等候大家了。

听到“解散”的口令后,在大操场上散开的大伙立刻一窝蜂式地呼啸着向他所在位置奔去。

在这个最具纪念性的时刻,想照相留念的人实在太多。很快,等候照相的众人就排成了一条蜿蜒的长龙。而文书在此时的拍照速度也达到了极限,十几秒就拍完一个,很多人都在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否是睁开的就已完成了拍摄。虽然是这样,排在后面的人还在出言不断催促。

几乎所有人出现在镜头前都是跑步上、跑步下,快速地背枪、枪下肩、交枪和枪上肩。乖乖!这那里是在拍留念照,简直就是一个持枪交接的流水作业演练吗。

因为人多且时间十分有限,此时,疲于应付一百多人的文书只得无奈地规定暂时只限照每人一张的全身单人照,其统一的背景就是雪松和后面学员七队宿舍的一角以及远处遥遥可见碧海蓝天的胶州湾,恕不接待团体业务及其它特殊要求的照片。

(由于此次拍出的照片相互间太过于类似,以致于最后都没办法区分每个人的底片)

在文书为大家紧张拍照的过程中,他旁边还有一个在家时就学过一段时间摄影的秦皇岛籍新兵专门负责给准备上位的战友整理军容和维持排队的秩序。

鉴于这种拥挤混乱的局面,我制止了九班的兄弟在这个时候上前和其他人一起去排队和凑热闹。理由很简单:文书是咱B市老乡,这“近水楼台多得月”的道理还不清楚吗?就让这些“傻小子”先去拥挤、起哄和照闭眼照吧,等他们都完事了之后,我们还不是想怎么照就能怎么照吗。反正,也不在乎早一时或晚一会。

出于同样的原因考虑,“大哥”李建国以及其他几位B市的兄弟也都在队伍解散之后就遛达着回各自宿舍聊天、打牌和休息去了。

我闲着无事,便走上前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已忙碌出一头大汗的文书一些忙,顺便也想在照相的众人身上总结一些自己拍照时的经验。

不知在什么时候,我们五队那拥挤混乱的照相队伍里竟然稀里糊涂地混进了三、四个其他兄弟学员队的人员。真搞不懂这几个“傻B”是怎么想的?也可能是存心想混着拍免费照的吧。

几个打算浑水摸鱼的家伙被大家发现后,排队等待拍照的五队人群便开始骚动了起来。于是,众人开始了叫嚷和推搡。这其中,葛德权和几个十班的伙计叫嚷得尤其凶。要不是文书及时断喝、制止,说不定双方又会互相动起手来。

照相留影来纪念这个时刻是必要的,但如果用打架来“纪念”就太没有必要了。

因为日子特殊,食堂中午的伙食标准又提高了一个档次。可以说是我们当兵入伍以来食堂餐桌上最丰盛的一次,每桌八个菜,外加每人一瓶定量的“青岛汇泉”啤酒。

(有必要一提的是,在那个特殊的年月,正宗的“青岛啤酒”可是酒桌上的稀罕货,有限的产量基本上都是专供外销,而且,每位正宗的青岛公民每年才在春节时凭票供应平价的二瓶。高价的虽然商场就买得到,但我们这些穷新兵根本就喝不起。所以,每当重要的聚餐时刻,食堂就只能拿这“青岛汇泉啤酒”给我们将就了。其实,因为同样采用了崂山矿泉水酿造,这“汇泉啤酒”的口感也很不错。只是,名气略逊于前者。)

部队领导真的是太理解我们这帮处在非常时期的新兵了,难得的好日子、激动人心的时刻、值得纪念的一天,怎么能没有酒水来佐餐和助兴呢?

喝酒归喝酒,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原则却是谁也不能逾越的,那就是在酒桌上坚决不能打碎酒瓶!因为,五队铁定的规矩是:“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食堂聚餐时,谁打碎酒瓶谁就得挨处分!”这可不是吓唬人,还真有人因此而背负上了处分。

各班跑步来到桌前,小心地拿过酒瓶来,我们或用筷子、或用桌角将瓶盖开启,还有的“铁汉”干脆就用牙齿直接咬开了酒瓶盖!

把啤酒一滴不剩地倒在各自面前的黄色搪瓷大碗里之后,各桌的班长和副班长就赶紧吩咐众人把空酒瓶送回到位于墙角空档处的箩筐和纸箱里放妥,生怕万一哪位兄弟在一个不小心的情况下打碎了瓶子,给自己、或给自己所在班以及区队惹出麻烦来。

在航校当新兵时,就感觉学员队的处分名目特别繁多,行为举动稍有失当或略有越“界”,动辄就是一个处分。在特定的日子和时间里,有些没有“系数”的“傻兵”更是掌握不好分寸,时常闹出一些违纪行为或干部忌讳的事情来。每当这时,队里就会召开全体军人大会、宣布对以上违纪人员的处分决定。

每每在这种时候,队领导便会当着全体新兵的面直接将个人处分表格塞入违纪者的档案袋中。在当时,就这一个塞表格入档案袋的举动,当事人没有不被吓得腿软的!

毕业留校之后我才知道,新兵在航校训练学习期间的那些所谓“处分”,其实,多半都是用来吓唬我们这些“菜鸟”的(当然也有真的)!即使那些被干部郑重其事装入个人档案袋里的“处分”表格,只要你所犯错误不是特别严重而且在后期几个月中的表现积极出色,队里基本上都会在学员毕业分配下机场前将“处分”表格抽出、销毁。

实施这些“假处分”(同样也有真处分)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提醒和告诫我们中间一些比较糙蛋的新兵注意克制和约束自己的行为,避免和减少日常犯“抽”和给队里惹出麻烦的机率。

但是在当时,这些真假混杂的“处分”对我们这些患有“多动症”的“傻B青年”还是极具威慑力的!

戴上金光闪闪的领章和帽徽、举行完军人宣誓之后,再精神抖擞、昂首阔步地进到饭堂中,就感觉昔日那些牛B上天的食堂老兵看我们的眼神都开始发虚了!

嘿嘿!“老兵蛋子”们,在此,需要郑重地向你们宣布:“你们的优势已经没有了、你们的时代也已经彻底地结束了!从此之后,可不要再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地装孙子了。能够相互尊重的时候我们可以称呼你们一声老兵,不客气的时候,就叫你一句战友算了。如果再敢像以前一样跟我们摆点谱、动点横、发点威、装点野,那就要请你们记住:我们也是会发脾气的呦!”

下午,队里特别给我们放了半天假,说是让各班自行组织并重新学习《内务条令》中有关《军容风纪》的相关章节。其实,队领导这样做,就是有目地的给我们半天时间来放松放松身心,体味体味喜悦。

队领导此举真是太英明了,一张一弛才真正是文武之道吗!

正当各队都在营区周围组织各自学员照相留影的时候,一大队营区内又不请自来了一个也是专程来给新兵们拍照的社会人员。而且,人家还是一个十分专业的“摄影师”。

现在的生意人,真的是太有经营头脑了,就在我们“85级”新兵刚刚佩戴上领章帽徽的重要和纪念性时刻,这个下颌留有胡须、脑后留有小辫、貌似艺术家的摄影个体户就“非常及时”地来到了渴望留下青春美好记忆的我们这帮“傻B青年”身边。

“小辫子”手中摆弄的是比我们文书那“青岛6型”傻瓜相机要先进许多倍的日本进口“尼康”变焦镜头相机,采用的也是比国产“乐凯”胶卷色彩更加鲜艳清晰的日本产“富士”胶卷。而且,善于揣度新兵心理的他还带来了一支仿真手枪和一副军用背挎式手枪枪套,再就是不知从哪里搞来的一顶老式飞行头盔。

有了这些道具的帮衬,自然对新兵就更具有吸引力了。于是,在他那辆由破摩托车改装成的临时小摊前,不一会便挤满了争相拍照的新兵。

当然,“小辫子”拍照的收费标准也不是如文书一样只按成本收取的了,而是要高出不少价格。在这一点上倒是让我们都可以理解,人家毕竟不是专程跑过来到军营里为我们学雷锋、做好事的嘛!

专业的摄影、收费的服务就是不一样,不仅是态度热情周到、无微不至,拍照时还动作随意、自由,并且,照相的背景也任由新兵们随意选择。

于是,大家躲开干部的视线、带着这名摄影个体户无限满足地在营房内外随心所欲地拍摄了各种自己满意姿势的照片。从操场到寝室,从队列到内务,不仅是站着照、蹲着照和卧着照,还有单人照、合影照、全班照和老乡照,新兵们撒欢过节般在营区里整整臭美了一个下午。

这种无限开心的幸福感,没经历过艰苦的新兵入伍训练、不置身于单调的军营其间亲身经历过的人是难以体验得到的!

文书当时给我拍摄的这张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大海雪松版本),后来,我利用星期天按比例外出机会又到沧口的个体小冲扩部特意加洗了二十张(呆在文书房间里,光是在一百多张极为类似的底片中找到我自己的那张,就让我忙活了三个多小时)。

之后,自己这张傻傻如“菜鸟”一般的照片就飞出航校、飞向全国,散落在各处的亲朋好友手里。多年之后,这张最为珍贵的照片,我自己倒是寻不着也看不见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