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由于彻底的土地改革这样社会的巨大变革和历次政治运动,许多事情10年前后的表述根本不一样,这一点没有在大陆那个时代生活经验的物种们是没法学会,也不可能理解的。记得当年看柴成文少将的回忆录《板门店谈判》,作为新中国的著名外交家,柴将军晚年曾任外交学会长,只是美国人很记恨这个在板门店谈判桌上厉声责问美方谈判代表,勒令其作出绝对不破坏停战协定的书面承诺,由于1953年夏天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连续战胜,和随时可以攻克汉城的巨大军事优势,美方代表哈里逊中将是做出这个承诺的。看到好多现在给美军在朝鲜惨败翻案的物种——也许只是一堆马甲,经常说中国在朝鲜如何如何打不下去,柴将军的回忆录是最好的回答。

柴成文少将的回忆录《板门店谈判》中提到一个牺牲在联合国军战俘营的共青团员名叫林玉英,他不是被美军杀害的,他是被蒋匪军派到战俘营内的特务挖心杀害,并残忍的吃掉的。柴将军提出这个例子,主要是说明战俘问题很复杂,根本不是所谓“投奔自由”那回事,而完全是一个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卖国汉奸集团制造的一个巨大民族悲剧。只是作为第二野战军敌工部长出身的将军,柴成文少将不会想到几十年后有不少于10只以上的“战俘纪实文学作家”为了诽谤那个时代,为了污蔑那场中华民族立国立威之战的伟大统帅,或者为了美金台币,甚至干脆就是为了满足它们的嗜痂之癖或被虐狂心里,利用柴将军提到的这个烈士名字“林玉英”编造了大量的朝鲜战争中中国女战俘的“纪实文学”。

其实中国大陆在1950年到1980年代的时代变迁下,人名的命名很有时代特色,1950年代之前,中国农村的男孩子起名叫林玉英或者林玉荣是很普遍的,但是1960年后除了特殊情况,你看到这个名字可以认定她是个女孩,错误率极小。1970年代决不会有给自己起名叫刘玛丽的女孩,也不会有叫余大卫的男孩。这种特殊性是非大陆人根本不理解的!而这个命名规律可以用作识破来自偷吃岛物种的诀窍。

1950年代由于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巨大胜利,那个年代出生的孩子有很多人取名与抗美援朝有关,清华大学有一位女教授叫陈抗美,她有好几本教材出版,曾多次赴美作访问学者,是中国某一科学领域的重要专家。我不知道她签证时候用什么名字,不过中国护照上肯定印着“陈抗美”这三个大字。这名字什么意思,我不相信美国大使馆的中国通们不知道,老布什做驻中国大使的时候,她就去过美国,不过老布什是不敢不签的。曾有一位高干的原名叫“援朝”。这名字一直用到1997年,以后大概害怕没机会访美,故意改掉了。怕什么?钱越多骨头就越软!越活越没出息!

1960年代的名字有它的特色:为公、拥军、卫国。1970年代的名字有文革特色:支边,有为,国华。记得我在研究所时有一个同事叫:刘悦汉,同事们说起他就笑话,他出生在一个普通天主教徒家,大约小时候受洗礼起名叫:刘约翰,文革初他自己改名叫刘彪,“接班人”摔死在温杜尔汗,他又赶紧改名叫:刘红卫;改开初,他又恢复原名,不过那时还不敢太过度,只是写作:刘悦汉。

1990年代之前,1950年代之后美国人俄国人是敬畏中国的,尼克松飞奔前来北京中南海朝拜,割耳哈叭跑到人大会堂赔礼,号称“铁婆娘”的撒切尔在人民大会堂东门下了一跪。如今钢琴家郎朗在白宫演奏一曲《我的祖国》,美国人还没觉得“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这话怎么严重,倒是一群身在中国的汉奸文人鼓噪的不得了,似乎得罪的天塌下来了。这真是暴君没急太监急。豺狼本身也没觉得怎么严重,一群盗家的耗子上蹿下跳起来。文人汉奸的繁盛,在宋明最严重,大秦强汉是没有的,伟大的始皇帝对文痞们的奖励是大土坑,开疆拓土的汉武大帝对他们实施腰斩灭族。反而是甘当儿皇帝的赵狗很优待汉奸文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