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一八节 保安队

cdl1985 收藏 2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陈雨德他们带着一百二十村民到达阆中的时间是酉时左右,就是下午五点左右,他们的到来让道台大人终于有了笑脸;毕竟现在的川北道可不止宋瞎子一伙土匪,再加上巡防队也随着朱卿斓的离开也都被调走了,所有的县就靠一些衙役和青壮守城了;就在陈雨德离开的几天里,各地的县令、知府的求救公文都把他给烦透了。在听到陈雨德的报信的人说道,他们今天中午大概会到后就带着川北道的几个乡绅来到城门看看,是不是想传说中的那样威武。

道台大人和乡绅的到来显然不在陈雨德的预料之中,在他看来即使他是孙忠文举荐的,但是自古文人轻视武人的事可是告诉他们: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就得听人家的!等他们听到孙雨堂回报说,道台大人在城门等他们时,几个人都对道台的做法感动奇怪。小蔡就打趣道:“不会是人家想给我们下马威吧!”

陈雨德敲着他的头说:“别瞎想了,我们上去吧。”说完回头对村民喊道:“全体都有,立正,向右看齐,稍息。”村民们听到陈雨德的口令条件反射的先立正,再向又看快速的排齐队伍,然后右脚向前跨出半步。这些在陈雨德他们看来稀松平常的事,却让城门上的人大开眼界,在他们的眼中新军已经是精锐了,可是村民的表现可比新军好多了,起码不可能行军时保持整齐的队列,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重整队列。众人看着下面站的整整齐齐的村民,好像也感觉到一种沙场的肃穆,身体也不知不觉的挺直了;他们心里都在想着:有此威武之师,川北的土匪可能要倒霉了;而与土匪有着千丝万缕联系人则在想,回去后立刻与土匪划清界限!

等陈雨德他们走到城门见到不仅有官员还有其他人时,就知道他们可能是真的要给他们下马威的;但是他们也没辙,几个人心里骂着万恶的封建社会,还是违心的向那些官员下跪嘴里说道:“草民叩见大人!”。等他们跪下后道台杨湘才快步走到他们身前,双手虚托陈雨德的手臂说道:“陈壮士,快快请起;你以后可不能自称草民了,你以后可是川北道保安队队长了,可是朝廷命官了。后面的就是和你一起回来的兄弟吧,他们以后就是保安队的中队长了。”

杨湘的话让陈雨德心中的不平稍微的好点了,他也顺着他的话站起来嘴里也说道:“谢谢大人的提拔,不知我们是否现在就进驻巡防队的军营?”

“不忙、不忙,诸位乡绅已经在酒楼摆下筵席请你和你的同伴,那些乡勇自会有人带到营房。酒肉自然是不会少的。”杨湘见陈雨德要去军营连忙说道。可是杨湘的话却让那些陪同的乡绅有点奇怪,他们心里想:我们可是请你,可没说请这些丘八啊!大声看到道台大人的样子是不准备让人走了,只能嘴里说着:“是啊、是啊,以后的保家安民还是要靠陈壮士你们的!”

看到这些所谓乡绅的样子,那个庄员外眼里露出不屑的眼光;他可是知道这些乡绅十有八九跟那些土匪是有联系的,有的土匪甚至就是他们自己的。他想想一个月前,道台大人向这些人要捐银给保安队买军火时,这些人的表情就想笑;当时道台大人可是直接向这些人摊派,可是没有让他们自愿的给,当他们看到自己要认捐的数目时,脸上的笑脸立刻变成苦瓜脸了。

想到这里又朝着陈雨德他们望去,他没想到陈雨德他们居然真的是有本事的,他可是建国新军十七镇的训练的,那些新军的训练结果可是远远不如他们;自己刚才看到村民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就重整队列时,就在想:在国内也可能只有北洋的队列能赶上。就在自己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时,看到那个叫陈雨德的见自己朝他们看,朝着自己笑着点头;想到以后要跟他们打交道也就朝着他微笑点头。

就在庄宏远想着事情的时候,那些官员和乡绅已经跟在道台后面朝城楼下走去;就在走到楼梯口时,道台大人看来看身边没发现陈雨德也没发现庄宏远及,转过头见庄宏远在跟陈雨德最后就说道:“庄兄、陈壮士,你们怎么走最后面了,快点过来,我还有事情跟你们说说。”

这一句话可把所有人都吓醒了,他们这时才想起来:以后虽然保安队要听从道台的命令,可是具体执行的可是这位保安队长啊,回去后赶紧安排人进这个保安队;当然也要跟这位搞好关系,最起码在家里没有人在里面的时候要搞好关系,的赶紧准备礼物跟他搞好关系。还有就是这位庄员外的身家虽然在川北不算什么,可是听说在江苏、广东的生意可是不得了的;再加上他跟道台大人的关系,以后还是不要得罪的好。想到这里,那些乡绅都朝两边走去,嘴里说着:“既然大人有事要说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说完就离开五六步的距离。

道台见其他人觉得他要说的事是私事一样就说:“没事,我想说的事情可是跟诸位有莫大的关系啊!”本来陈雨德和庄宏远是没办法只好走到道台的身边,听到他的话还以为是什么事,可是他们刚过去就听见他问道:“陈壮士,你觉得保安队招多少人才可以保护整个川北道,还有就是你觉得保安队用哪国生产的枪比较好啊?还有就是庄兄,这买军火的事可是要你大力协助的啊!你的价钱可要公道啊,毕竟这些钱可是川北所有乡亲的血汗钱哦!”

听到这样的话,庄宏远笑着说道:“这件事大人大可放心,这保安队可是也保护我的家人的;我在这里向大人保证:这次购买军火,本人绝不赚一厘钱。不信大人可派人全程跟随!”

“庄兄,你看看…你看看,我这不是说笑吗,我现在就答应你,这次购买军火的事就由你全权办理!至于要买什么,买多少;还是要陈壮士说的啊!”杨湘见庄宏远这样说连忙说道,,说完又对其他人说:“我这样决定,诸位没意见吧?”

“没意见、没意见,就是大人您让我们去买,我们也门路买啊!”众人都附和着说道,也有人在肚子里嘀咕:就是有意见,也不能说啊,谁知道你会不会秋后算账。

一行人就在边走边说的过程中下了城楼,等到楼底下才想起来,陈雨德可是没轿子的,就在大家不知怎么办事,庄宏远说道:“大人、诸位员外,这样吧,我也想走走,就由我陪着陈壮士走路去飘香阁吧。”其他人本来就怕没时间装备礼物给陈雨德,这下有借口了,纷纷找理由离开了,反正到时候去就行了。

不一会本来热闹的城门口就随着众人和队伍的离去平寂下来,最终陈雨德他们七个还是没有跟村民一起去军营;他们本来希望自己跟村民一起去的,可是庄宏远没让,用他的话说就是:“陈壮士你放心吧,这些人可是来保护府城的,我们不会亏待他们的。再说我也想知道,你们是怎么训练出这样精锐的!更何况,道台可是说了,让我跟你商量买什么武器给保安队用的。”这下陈雨德他们彻底的没语了,只能跟着庄宏远一起走了。

一路上的交谈让庄宏远对陈雨德的称呼由‘陈壮士’变成了‘雨生’,对其他人的称呼由‘诸位壮士’变成了‘诸位小兄弟’;这也不能怪庄宏远,毕竟陈雨德的字还是孙忠文取的,而祝福德他们还没有取;本来陈雨德还对这个字不喜欢的,可是自己也想不出更好的也就这样用了,谁让他没事跟孙忠文说他的名字就是因为他是雷雨天生的。陈雨德他们对庄宏远的称呼也由‘庄员外’变成了‘庄先生’。

在谈话的过程中,他们知道庄宏远原来是最近才回来的,以前一直在江苏和广东做生意,至于做什么生意居然能够够军火商有联系,在看到庄宏远躲避的言辞也没计较。他们其实也知道,这个所谓的生意肯定不是什么好生意;可是关他们什么事呢,他们一年后可就离开了。

当庄宏远问陈雨德保安队的武器准备用德国、英国、日本还是美国的时,把陈雨德他们六个都问的愣住了;在陈雨德他们原来的计划中,那些人能买到汉阳造就不错了,最好也许能买到日本的步枪,从来没想过能使用国外的枪,因为现在的西方各国都在为四年后的大战储备武器弹药,已经很少往外卖武器了!

陈雨德他们相互看了看后,陈雨德说道:“庄先生,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保安队到底是多少人,也不知道有多少钱可以买枪,我们实在不知道要买什么枪!”

“也是啊,如果人数多钱少,也只能买日本的枪了,它的价格比欧洲国家的枪低很多!对了,那你们在南洋用的是什么枪和你们最想用什么枪?”庄宏远听到陈雨德的话后说道。

“我们在南洋用的是李氏步枪,不过现在可能买不到了;至于我们最想用的枪,能用德国的毛瑟98就更好了!”陈雨德随着庄宏远的话回答道。

“行,那就这样,我到时候尽量买这种步枪。至于银子的事,我想杨兄会想办法的!好了,不谈这些事了,谈谈你们的事吧。你们怎么会到南洋当佣兵的啊,是怎么过去的?”

“当年我们几个是在上海相识的,然后就被人骗到南洋做苦力;到后来实在受不了就逃了出去,在逃跑的路上正好遇到南洋的英国人招兵就参加了了,最后因为我们不是当地人在裁军的时候就被赶出来了。然后用当佣兵时存的钱在缅甸北部买了一些地,这次回来则是想把我们各自的家人都接过去的;没想到除了我的三个家人,其他人的家人早就没消息了。”陈雨德见庄宏远又问他的来历,就把早就准备好的说辞简单的再说了一遍;现在陈雨德怕的就是他看到陈德华他们后怀疑,因为陈德华他们三个看上去也不是吃过苦的人,至于陈雨德他们八个也因为他们的军事训练重没落下,看上去就知道。

听到陈雨德的话,庄宏远摇了摇头,庄宏远知道陈雨德他们还是没有说实话,他也不想再问,他知道到时候陈雨德等人肯定会露出破绽的;想到这里他就说道:“哦,是这样;那你的家人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

“我的小婶子要临盆了,我就让他们在孙家村先把孩子生下来,等我们这边安定下来再接他们过来。”

“这样也好,那他们来阆中后住哪啊,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在城东有一处住宅,可以让他们先住,就这样说定了。那房子正好离军营也不远,你们也不怕每天要赶路。”

“不行、不行,我们怎么能要庄先生的房子!”

“行了,既然你们是为我川北民众平安而留下,我出一处住宅也不是不可以,再说那房子也没人住放也是放在那,在跟我客气我可就翻脸了。”庄宏远最后有点生气的说道。

陈雨德听到这话还想推迟的话也说不出口了,他想想也是他们现在可没多少钱买房子,也不能把岳萌放在军营里;上次土匪的钱本来还以为可以分点,却没想到被孙忠文给全用了;又来这处房子起码岳萌和陈加洋可以安置了,至于陈德华就跟他们一起在军营吧。

等他们到达飘香阁时,陈雨德他们看着城门楼有点哭笑不得,这里离城门楼的直线距离最多三里路,可是他们却用了半小时;更让他们惊奇的是,这个飘香阁居然是妓院、当然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青楼!

他们六个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在青楼请客,想不到归想不到这门还是要进的;他们几个进去的时候可是把头低到只能看到自己的脚了,就怕一不小心被妓女盯上,他们对妓院的印象都是从电视电影里了解的,那里面可是把妓女描写成看见男人就拉的样子。

小蔡进门的时候说道:“我可是处男之身啊,希望过来今晚还能保持!”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门口的龟公居然能听懂普通话,那龟公听到小蔡的话就说道:“这位爷,那您到时候可要跟那些姑娘要喜钱的啊!”逃龟公的话这时候几人都在心里说道:“你个乌鸦嘴,不说话会把你憋死啊!”小蔡显然没料到这种结果,听到龟公的话脸立刻红到脖子。

等他们跟在庄宏远后面进入包间时,其他人都已经做好位置了;他们看到道台大人身边只有两个空位时,就把陈雨德推过去了,他们可是可是经历过跟领导一起吃饭的痛苦的!陈雨德没办法只好走到道台旁边,向桌子上的其他人拱手行礼后坐下,而祝福德他们则和另外一些人做一张桌子,估计这些人还是不够资格跟那些官员做一张桌子吧;这些人看到祝福德他们都微笑着跟他们打招呼,他们后来才知道这些人都是一些中等身家的乡绅,跟那些土豪根本没法比也养不起多少家丁,所以土匪经常打劫这些人;他们对祝福德家人客气也是想希望陈雨德他们以后对头吗的生意照顾一点。

等祝福德、张涛他们也坐下后,就听到庄宏远旁边的一个胖子对屋子里的一看就知道是老鸨的人说道:“秦老板,快点叫红绫姑娘出来啊,没看到道台大人在这边啊!”

“等等,我们还是先讨论一下保安队的人数吧,等这件事定下来大家以后可就高枕无忧了;唐老板,你说是不是啊!”庄宏远把那个胖子拦住说道。

道台大人也说道“是啊,本道正在为川北的匪患焦头烂额,还是先把人数定下来,保安队成军越快越好。”同时他心里也说道:“我让你们这些家伙欺负我是外地人,背着我玩兵匪一家的把戏;这回我看你们怎么办!”

见道台都这样说了,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不定下来是不行了;那些乡绅他看看你,你看看他都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还是那个胖子说道:“不知大人怎么打算的,我们也不懂兵事啊,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诸位说是不是啊!”“对、对,一切都凭大人做主,我等绝无二话!”其他人看那个唐胖子都这样说了,知道自己就是不同意也没法了。

陈雨德见那个胖子的话这么管用就想知道这人是什么背景,他就像庄宏远望去,没想到庄宏远好像知道他要问,只是朝他摇摇头就不说话了。陈雨德见这样也只好闷头不说话了,就在他想着那个胖子的事时,庄宏远突然用交踢了他一下,等他抬头时就见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庄宏远知道陈雨德刚才走神了就把刚才的话重说一遍,原来是道台杨湘在问他川北道要多少人才可以保证匪患平息下去。

陈雨德见他们这样问,想了想就说道:“川北道辖保宁、顺庆、潼川三府等26州县,每县至少300名,在乡镇上有巡警可用,阆中至少需700人,这样的话就需8500人,再加上后勤辎重人员10000人足够了;当然着些人只需装备7000支枪械就可!这在下的初步估计,具体多少人还是各位决定!”

陈雨德一说出至少需要10000人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一个大胡子当即就再起来说道:“你胡说什么,这么多人光饷银就很多了,别再说制备其他所需的银子,我看最多2000人,保安队只要保阆中的平安就行,剩下的县还用不着保安队管!”

陈雨德刚想反驳就见庄宏远把他拉住,庄宏远朝道台那撅撅嘴;陈雨德这时才注意到,道台杨湘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陈雨德看到这样也就不说了。

那个胖子唐见道台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他本来还在想这个冉大胡子就是靠他手下那些又是土匪又是家丁的人才办下偌大的家业,这次保安队受冲击最大的也是他,就让他出来打头阵,没想到他这么没脑子,出来就把道台给得罪了,要知道道台可还希望往上爬的,如果川北道达到路不拾遗的境界,着可是道台大人升官的最大治本;毕竟现在的四川可是被革命党人脑的鸡飞狗跳,川北确是国泰民安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也顾不得什么了,要知道他还希望冉胡子的人吸引保安队的注意,他就立刻站起来对那个大胡子说道:“冉兄你冷静一点,陈壮士这也是为我川北百姓着想啊。快给陈壮士道歉!杨大人,看在冉兄也是为保安队军火的事着急的份上饶了他吧!”其实胖子自己也在肚子里怨恨的,他自己就有一伙土匪,平时就靠这些人搞定对手的;他也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重来就没有出现在县城周围,这次被宋瞎子连累估计自己的手下得有一段时间不能干事了。

其他的人见冉胡子已经把道台得罪了,也存着同样的心思的人也都站起来又是鞠躬又是道歉的。

杨湘本来还希望这些人能识趣一点,没想到还没决定就有人捣乱;他本想杀鸡儆猴的,可是想想在坐的人可是保安队的衣食父母,其他人的说情也给了他一个台阶,再加上冉胡子知道自己现在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也乖乖的下跪道歉后,杨湘就趁着这个机会说道:“诸位员外,这保安队10000人的名额可还有人有异议?”

谁还敢有,谁有谁就会被当成鸡给杀了给猴看;于是川北道保安队10000人的名额就被定下了,至于具体事项则被陈雨德推脱说自己最大只当过120人的官,具体事项要跟其他人商量给推脱到第二天在想诸位大人!由于冉胡子的打岔,这顿饭最后也很快的结束了。

小蔡的处男之身最终还是被保住了,本来那些乡绅希望陈雨德他们留宿的;在他们看来,这些丘八常年看不到女人,见到漂亮的女人还不想猫闻到腥,他们不知道的是陈雨德他们的那个年代,网上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中国的、日本的、高丽棒子的、欧美的,黑人、白人、黄种人已经造成他们的审美疲劳了,更何况这些乡绅找的妓女长的并不怎么样!最后陈雨德以军人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为借口,几个人迅速的逃离飘香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