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忆司训大队二三事[蓝剑军团]

猛士出征 收藏 27 7411
导读: 还在庆幸今年的夏天还不是很热的时候,立秋到来,秋老虎终于发威,接连十几天的35度+高温,热的让人快要崩溃,天天都宅在家里,不想出门。也许退伍时间长了,人的意志有所下降,回想十年前在部队学开车的那些日子,38度以上的天气,天天在那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的解放141上练车也还是过了。刚刚下楼买东西,看到小区旁边一家小馆子的潲水桶里,苍蝇乱飞,各种剩饭菜不堪入目,并发出阵阵恶臭,看到这些,我就纳闷,以前在司训大队我们怎么把这样的东西吃进去的呢? 2000年,作为中队的优秀份子,被选送到总队的司训大队学车,为期三


还在庆幸今年的夏天还不是很热的时候,立秋到来,秋老虎终于发威,接连十几天的35度+高温,热的让人快要崩溃,天天都宅在家里,不想出门。也许退伍时间长了,人的意志有所下降,回想十年前在部队学开车的那些日子,38度以上的天气,天天在那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的解放141上练车也还是过了。刚刚下楼买东西,看到小区旁边一家小馆子的潲水桶里,苍蝇乱飞,各种剩饭菜不堪入目,并发出阵阵恶臭,看到这些,我就纳闷,以前在司训大队我们怎么把这样的东西吃进去的呢?

2000年,作为中队的优秀份子,被选送到总队的司训大队学车,为期三个月,那时正是盛夏,位于西安小寨的总队司训三队,是一个临时性的单位,还要收费的(木有办法,免费都给大关系户占了,学费2500,我有个三等功,优惠了500),这里虽然要交费,但学车的时间的确比免费的司训1、2队上车时间长,这里不用训练,不上政治教育,每天都上车练,学员毕业单位就解散,队长和教导员是总队后勤部的人过来代职的,教练全是各支队抽调上来的老驾驶员,基本上三级士官为主。当时我分到二排四班,班长是个三级士官,代理排长,人的面相很恶,学员看到都怕,他在这个司训三队已做了好几年的教练,后来证明,那驾驶技术的确是钢钢的!(过各种障碍都是大脚油门过去的)我们住的房子也是上面盖石棉瓦的那种,像民工的工棚,一个大房子里睡一个排,各人自带的被褥,没有凉席,上面有个吊扇,但感觉不到有什么风,就一个字,热!

开始训练后,更是让人热的受不了。我们学员学习用的车辆是解放141和东风140老卡车,驾驶室没空调也没有风扇,上车开一圈衣服都湿透,老车也没有方向助力。训练场在一个山包上,上面光秃秃的,连一颗树都没有,太阳从早一直晒到黑,每个班就撑一把太阳伞,那时西安的气温都在35度以上,曾经一段时间连续9天气温在38度以上,驾驶室里就不说了,可能跟开坦克差不多,最少四十多度,场地驾驶开不快,也没什么风,练倒车时打方向都感觉没力,喘不过气,班长还嫌我们手没力气,经常要我们做俯卧撑。虽然天气热,但为了保证学员的上车时间,我们下午两点还是准时训练。由于天气太热,我们很多学员,在出门前,把迷彩服和帽子鞋子都脱下来泡在水桶里,然后穿上,水都不拧。从司训队驻地走到训练场也就十多分钟,等走到训练场时,身上的衣服就全干了,可以想象当时那气温有多高,虽然知道那样对身体不好,但的确太热了,没有办法。当时睡觉对大家也一个考验,由于天气太热,而且没有凉席,风扇的风也很小,挂的又高,每天睡觉都是折磨,晚上要出来冲无数次凉,到了后半夜才能入睡。

司训队的伙食也是让我终身难忘的,那是当兵五年吃的最差的,甚至比不上新兵连,三个月,前两个半月每天中午都是西红柿鸡蛋面,没有油,只有盐,醋,鸡蛋少的可以忽略不计,全是西红柿。以至于后来的很多年里,我看到西红柿鸡蛋面就反胃,就是现在我也不想吃。在毕业前的半个月终于没吃西红柿鸡蛋面了,吃个半个月的酸菜面,同样没有调料,但那感觉都像是山珍海味。早上都是馒头稀饭泡菜,当然也有鸡蛋,或许早餐有鸡蛋是当时部队伙食的一个硬性标准,所以这点司训队没有扣掉,三个月,那伙食费不知克扣了多少进入了某些人的腰包,临时单位就是这样,没有办法。三个月,我体重瘦了15斤,本来我就够瘦的了,回到老连队,57公斤,战友都以为我去非洲了。

在司训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吃潲水馒头了。记得那是一次吃早餐,一个班的学员去炊事班打馒头,第一次去他觉得那时昨天剩的,拿回来班上后,战友们都不吃,说是炊事班欺侮人,让他去换,最后他拿着馒头去炊事班,但他没有去换,而且直接倒在炊事班后面的潲水锅里,重新去打了馒头回来。最后,炊事班的战友发现了,报告了指导员,全司训大队集合,问谁倒的,没有人承认。炊事班后面有一口大锅,专门倒剩饭剩菜的,满满的一大锅,每天在高温的暴晒下发出阵阵恶臭,很远都能闻到,各种昆虫满天飞,也不知炊事班的战友有没有在后半夜嫌厕所远,在此方便的。指导员马上命令炊事班把潲水锅里面的馒头全掏出来,包括以前的,有些都化掉了,上面各种油污,恶心至及!馒头被分成几份,每个排一份,再让炊事班拿了几个盆,都装上自来水。指导员在队列面前讲了许多,就都是些要求艰苦奋斗的格调。讲完后,他随手拿起一个只有一半的馒头,全是油垢,在我们的注视下,一口一口将其吃下,队长见了,也拿起一个吃了。见此,排长开吃,最后,给我们每人分上一份,当拿在手里的时候就恶心不止,闭着眼,往嘴里塞,咽不下去,班长端着一盆水,每人喝一口,强迫吞下去,每个人都要吞下去,如果不吃,就不是喝自来水了,喝潲水锅里面的水。好多战友吞下去后都恶心呕吐,班长们好多都用手指掏喉咙,想想真的太恶心了,也不知当时怎么吃下去的。

司训大队作为一个临时性单位,在管理上也暴露出了很多问题。第一,打骂体罚。打骂体罚在司训大队已是家常便饭,比起老连队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打人的班长很少,有些学员脑袋不灵性的,一个动作学很多遍也学不会,班长就只有打,拳头,耳光,腿。我们班长也是个这样的人,不过不是太狠,他基本不会随便扇我们耳光,用脚也就是轻踹一下屁股,他就是个急性子,恨铁不成钢的那种。他打人就是他用的纸扇子,基本上我们每天给他换一把新的,几下就打烂了,都打头打手。有的班长就用扳手,撬棍。一天下来训练成绩不好,让学员站两列,面对面,互相扇耳光,几个班长就在那里打牌,他们就听耳光的响声。有时我们班长都看不下去了,说两句,毕竟他是排长。学员基本上每天都要挨打,所以最后有的学员受不了就去给队长指导员报告。后来司训大队作了调查,并整顿了两天,要杜绝打骂体罚,过后的几天班长们是不打人了,但也不教了,上车随便你咋整,反正一圈下来就换人,我们最后给班长协商,让他不要这样,我们听话就是了。过后,班长的确很少打人,但就有一次,或许那天他心情不好,班上有个学员在坡道起步的时候连续熄了四次火,而且动静都很大,开车的朋友应该懂的。班长把他拉到怀里,一顿拳头伺候,最一脚将其踹下车,那天是班长打人最狠的一次,那战友被打得鼻青脸肿,各种血流了一脸。我们当时就在车厢里站着,也劝不了,最后我们都下车,去劝那位战友,当时如果我们不劝,或许司训大队真要酿血案了,当时那战友已有点失去理智了,心里就想去把班长洗白。那位战友和班长是一个单位的,总队后勤部的运输大队,虽然是一个单位的,班长却对他最严格,打他也是最狠的,班长总说你是运输大队出来的,不给他长脸,希望他是我们班最好的,以后回到老单位了自己也有面子,教出来的徒弟不错。或许当时那位战友理解不了,总认为我们是一个单位的,一点面子不给,还处处针对他,虽然以前一直忍着,但这次事件让他无法忍受。后来司训大队的干部都批评了我们班长,还给那位战友作思想工作,班长也给他道了歉,讲了自己的良苦用心,恨铁不成钢,说你技术没学好,以后最到老单位,说是我教出来的,这个也太丢人了。

司训大队的第二个问题,就是班长们真的像皇帝,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至少比我们支队长政委过的舒服。司训大队有很多潜规则,每个班长每天有都有自己班上的一个学员照顾自己的一日生活,早上起床后,班长的衣服裤子要准备好,洗脸水,牙膏要挤好,鞋子要擦干净,三餐要给班长打好,很多班长都喜欢吃外面的,因为大队的伙食太差,如果要吃学员自己掏钱去买,还有每天在训练上的饮料,烟。反正每天轮流值班,哪个值班遇到没有牙膏、纸什么的了,就自己去买。我们很庆幸,班长虽然有点凶,但对我们还不错。我们班长对抽烟没讲究,四五块的都行,按他的说法,是烟就行,而且他从不喝饮料,给他买了一包茶叶,喝到毕业。班长还有一点最可贵的就是,他从不区别对待,有些学员为了巴结班长,值班时给他买好烟,请他吃好的,但训练时班长一样六亲不认,该整还是要整,不像有的班长如果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而且开车时让你多开两圈,相反就不行,一熄火立马让你下车。很多班长睡的凉席、蚊帐、随身听,各种用品都是学员凑钱买的,有的班长还要求学员凑钱买手机(那时手机还属于稀有物品),我们班长什么也没要,都是我们问到他,说为了表达我们的一个心意,他才要了一台收音机,四十块,其余什么也没买。班长相对来说还是做得很好的,别的班长做什么,他不管,但也不会去学,不会搞攀比。经常有别的班长笑话他,说老杨,你是老教练了,还是排长,咋什么都没有,你们班学员搞个屁啊!当时司训队还有很多班长以前都是班长的徒弟,班长听了也就是笑笑,我们听了倒是很不自在。班长说让我们不要管这些,你们都把技术学好,就是给我最大的面子。当时记得班长在物质上对我们唯一的要求是烟不能断,其余的无所谓,我们一直给他买红河,其他班的最少娇子,紫云!

毕业的时候,我们班的成绩都很好,考核也很顺利,这或许是对班长最大的安慰。

司训三队在我退伍前被解散了,好像是问题太多,而且部队驾校要收费也不合理,当时总队的解释是为了让更多的战友学到技术,因为一二队的名额太少了(我们支队一年只有6个名额),都被关系户占了,三队之所以收费,因为宿舍,场地什么的都是租的,想想也可以理解,毕竟部队驾校学出来的技术比地方的好太多了。我们支队当时有一个班长上去执教,最后因为受贿,而且比较严重,被开除了,回到支队,年底就被退伍了,想想真丢人。

司训队是部队生活的一个回忆,吃了更多的苦,受了更多的罪,丰富自己的军旅的生涯,认识了更多同甘共苦的战友兄弟。

转眼间,司训队一别已是11年了,不知昔日的战友们现今如何了,你们肯定也都早已退伍返乡了,国旗护卫队的张伟,人特帅,队列动作那是刚刚的,安康支队的王平,商洛机动中队的陈中华,你的腿功至今仍让我崇拜不已,还有总队机动支队的兄弟,我忘记名字了,我们还打了一架,呵呵,运输大队、XX支队的各位兄弟,原谅我现在已想不起你们的名字,还有我们的班长杨维成,虽然你有点凶,但战友都很服你,尊敬你。你们还好吗?祝你们万事如意,祝你们一生幸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syxzk 在第22楼的发言:
我是92兵,93年学的开车,我非常回忆在部队汽训队的那段日子,我非常感谢我的班长(教练)对我的打骂,至今记忆犹新,没有当时班长的严厉教学,就不能有过硬的驾驶技术,我们得体谅我们的教练班长,都没什么文化,一遍遍的教我们每个学兵,在好的脾气也的被气晕了。汽训队吃的不好那是正常的,临时性单位全军都一样。

当教练就是需要耐心啊,我就是一个极其没有耐心的人,所以前两年让我去驾校当教练,我都不去,我怕如果遇到那种鱼木脑袋的会受不了。

 以下是引用smcwm 在第21楼的发言:
呵呵,司训大队。你上去说解放141、东风 140热,但你可知道你的教练班长是面对一个班10个人,你上去才开多长时间,大多时间是在大厢里呆着,你上去一会就热,你有没考虑你的教练班长是一天的热?说实话,在当时的车辆条件,教练班长是最辛苦的。我从学员到当教练班长,最有体会老班长的辛苦,我们学车是CA10B,班长们有的上身军容严整,可下身却是穿着大裤衩,还是满身大汗。相比之下,解放141和东风140比CA10B的空间打多了,别不知福啦。

朋友说的也是

军旅生活的磨练,造就了许许多多的人才

我是92年在气训队学了9个月,说实话确实苦。但是我们的班长是个好班长,从来不打骂我们。教导排的排长是个军校刚毕业的见习官,也和我们相处的像兄弟一般。那时候教练当班长,班里的日常管理不太过问。都是由学兵中选出的班副来管理。我们的班长姓王在我们师号称“飞车王”,所以到现在我开车都喜欢开快车。这么多年了,真的想念他们,想念在气训队的日子。


论坛上一直有文章说当时美国炸大使馆,说什么咱们搞到了多少技术,科技前进了多少等等,很多很多。感觉YY成分更多一些。f117的残骸现在还在南斯拉夫博物馆放着展览呢

j20的外涂装根本不具有隐身功能,不要以为涂成黑色就都是隐形的了,中国隐形技术出于保密原因不便多说

把中国的隐形技术归总成是来源于f117,这种说法会让很多中国人感到很爽,甚至也为大使馆被炸感到值得

但实际上,楼主的文章完全是美国的CIA炮制出来的一份标准美分帖

关于CIA炮制这份文章的信息来源不能细说,还没出脱密期,这里直接列出这篇文章的险恶目的,也是文章诞生时,操刀代笔的美分党为了申请其“上级”通过,所罗列的部分“工作目标”,大家对照着再看就会都明白了:

首先,这文章为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建立了"正义"的理由,既然你拿了人家东西,理所当然就要被炸;

其次,把中国军事技术的进步直接盖上剽窃的印章;

第三,安慰了中国老百姓,大使馆被炸吃了亏,既然听说赚到了隐形技术甚至还有JDAM的GPS制导技术,似乎也能平衡一些;

第四,借中国网民的网络传播,在国际舆论造势,连你中国自己国家民众都认为是因为拿了美国的高端军事技术才被炸,那别的国家会更深信不疑:你中国就喜欢盗窃别国的高端技术,达到败坏中国国家声誉的效果;

第五,将矛头对准中国政府,对于中国偷了f117军事技术本来只是一种怀疑,但通过这篇文章可在舆论上作实,让你中国政府有口难辩;

。。。。

有些是在网上看到的,都不可当真,但可以借鉴!!

多思考一下,就多一分清醒!!!


一家之言,且莫当真!!


勿拍!!


呵呵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