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之城 第一卷 罪恶都市 第十四章 生离死别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


当战争爆发的消息传来时,钟卫国正在阅览室的电脑上,完成自己的《论现代人民战争》。

“老烟,你们帮张让我到处找你,原来你在这里……”钟卫国头也不回的说道:“文书,老烟这个外号是不是你起的?”文书尴尬的答道:“全营的人都知道你是焰火……”钟卫国:“你说啥玩意儿?”文书:“好,我住嘴,连长让全连集合。”钟卫国:“干什么?”

文书:“出大事了,连长……”钟卫国:“出车祸了?”文书:“不和你开玩笑,总之就是……快去开会吧!!”

钟卫国:“呀喝,挺奇怪啊,以前你可总是称这个机会来捞外快的啊。”说完就把自己的文档存进U盘里面,然后离开了阅览室。

等钟卫国走到营房大门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人都围着电视机看着。

钟卫国拍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的肩膀:“那个谁,怎么了……”李晨林回头说:“老钟是吧,这么大的新闻你居然不知道?你不会当宅男都当到军队里来了吧?这可是世界大战!”

电视屏幕上现着大大的“世界大战”四个大字,画面上可以看见记者站在一栋摩天大楼的顶部,戴着头盔,穿着防弹衣,背对着正在遭受轰炸的城市,尽量地提高着自己的嗓门,说道:“各位观众,我现在正站在滨海市最高的国贸大厦顶上,向您报道战争的……”(信号中断了一下,“……大家现在可以看到,在我的身后,敌机正在轰炸市区北部,现在可以看见导弹……”(信号又中断了一下)“……我们现在可以看见我们的防空部队正在引用的抗击敌机,那是我们的防空导弹的……”

信号彻底中断,屏幕上变成了一片雪花,镜头转移到了演播室内。主持人尴尬的解释道:“现在看来我们同现场的连接出现了一点问题,让我们稍后再……”

李晨林:“不就是因为敌人的电子干扰吗?还什么‘连接问题’,切。”钟卫国把嘴伸到他的耳边说:“注意一下啊,不要太张扬。”他等了一下又补充道:“要是说是因为电子干扰而中断的话,那多没面子啊?”

一个站在队伍最前面,离电视最近的人转过身,大家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见人出来,他就是二连的指导员,汪浩。

“同志们,刚才大家也都看见了,战争已经爆发了,不用我说大家也应该明白自己现在应该干什么。”

所有人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看着指导员。

汪浩:“还不快去整理装备,准备出发!我们南京军区主力都在越南,如果要打仗的话,我们绝对排在前面!难道连这点理解能力都没有吗!”

听到这句话后,整个二连的人立即意识到自己是“夜老虎”,赶紧各回个各自的营房,收拾东西。

一直以来,他们这些军区独立部队,总是处于边缘化的地位,不管是军事专家的嘴还是军迷的相机,或者是记者的闪光灯都极少对着他们,那些带着番号的主力部队抢光了他们所有的风头,然而当今天,当祖国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心里埋藏许久的责任感,荣誉感才被唤醒。

刚才还挤满了人的活动室现在空无一人,连长林一峰走到汪浩背后,听着整个宿舍里面收拾装备的声音,说:“没想到啊,以前连拍‘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照片都没资格的我们,今天倒是要上首战了。”

汪浩:“连长,你怕吗?”林一峰:“老实说,我怕。但是。你怕又能怎么样——我们上一次面对死亡的威胁还是在汶川呢!”

数十年的和平生活,足以让人忘记战争的恐惧。当沉溺于和平的人们发现,自己面前所拥有的一切即将成为泡影时,才会意识到战争、死亡这一切离自己原来如此之近。战争是政治家们的博弈,而人们——不管他们平时的地位是卑贱还是显赫,是贫穷还是富裕,此时的他们都只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战争是一个塑造大人物,吞没小人物的时代。

——

2008年5月 汶川

“加快速度!快点儿!”汪皓跑在二连的最后,把那些掉队的人一个接一个推回队伍,“前面就是目的地!那里还有不少被埋在地下的人等着被你们挖出来呢!别掉队!”汪皓拖着一名掉队的战士,“跟上大队伍,快!”

经过一路急行军,二连终于赶到了目的地所在的小镇。

“机械化啊,机械化,最后还不是要靠两条腿。”林一峰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手表,“拼了命地跑,还是迟到了。”林一峰看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暗暗骂道。其实这也没办法,作为南京军区派往汶川灾区的救援部队,它们已经比其他那些较近的部队慢了一拍。再加上由于地震造成的塌方,通往灾区的道路大多被毁。二连在乘车赶往目的地时,前面的路居然被掉落的山石给挡住了,于是林一峰不得不命令二连全体成员下车跑步前进。

林一峰跑到了附近一辆被砸烂的小汽车顶上,对正在原地休息的二连喊道:“先别忙着休息,我们已经迟到了,马上开始救援!”

“真TMD晦气!”钟卫国说道,但是抱怨归抱怨,工作还是要做,于是他扛起铁铲,向附近一座倒塌的大楼走去。

二连开始分散在小镇里面搜寻幸存者,林一峰从车顶上跳下来,准备喝口水,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重型机械发动机的声音,林一峰顺着声音的来源一看,原来是一辆挖土机开进了镇内。林一峰见状赶紧向那辆挖土机跑去。

“你们从哪里搞到挖土机的?”林一峰跳上挖土机,驾驶室里面的当地人说:“这儿附近有个工地,挖土机是从那里开来的……等一哈!你们是解放军么?”林一峰:“如假包换!”那几司机显得异常兴奋:“好!有啥子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说。”

汪皓:“应该是我们来帮你们才对吧……对了,连长,那边那里的小学教学楼塌了,我们在里面听见有人的声音。”林一峰:“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挖土机开过去啊!”司机说:“要得!”然后就发动挖土机,向那所小学开去。

钟卫国趴在教学楼的废墟边上,向里面吼道:“还有人活着吗?”

里面传来了回应:“还有!还有!”

钟卫国赶紧喊道:“坚持一下,解放军叔叔马上就来了!”

林一峰带着挖土机开到了教学楼废墟前,指着那里说:“就是这儿,赶快挖。”汪皓把周围几个站着看热闹的二连士兵叫过来:“在哪儿愣着干什么哪!赶紧拿铲子,帮着挖,别在这儿闲着!”

林一峰智慧挖土机就为,然后挖土机司机放下挖土铲,开始挖掘废墟。

钟卫国一边把压在废墟上碎砖烂瓦搬开,一边对废墟里面的小孩说:“听到没有,解放军叔叔来了!挖土机已经开始挖了!再撑着点,啊!”

里面传来了一阵哭声。

“怎么啦!”钟卫国问道,“叔叔,我的脚……我的脚遭压到了,现在好痛,还在流血……”汪皓走了过来,问道:“里面是怎么回事儿?”钟卫国:“那个小孩儿伤势很严重啊,我怕再这么下去她可能要截肢。”汪皓转身对挖土机的司机吼道:“快加把劲儿!里面的人有生命危险!”然后他也拿起一把铲子,加入到挖掘废墟的行列。

钟卫国继续在安慰里面的幸存者:“在坚持一会儿,啊,你马上就可以出来了。”

挖土机不断地将到他的教学楼挖开,很快,外面的人已经可以依稀的看见学校的内部了。就在这个时候,汪皓发现了什么东西,赶紧对挖土机的司机说:“停!挖土机停下!”

司机停下了挖土机,走出驾驶室,问道“啷个又喊不挖了呢?”汪皓从地上捡起一截手臂,一截明显是小孩子的手臂:“你看,断口很新鲜,明显就是刚才挖断的,要是在这样挖下去,恐怕里面的人全都得被挖土机挖断。”

林一峰见状,赶紧说:“把二连附近的人全都叫过来,我们用手挖!快!”

挖土机停下了,二连几乎所有的人都加入到了挖掘废墟的行列。钟卫国钻进废墟,李昭见状,问道:“你干嘛?”

钟卫国:“没时间跟你解释了!跟我进来!”

在大部分的废墟被挖开后,教学楼里面一条走廊显现了出来,钟卫国听到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就赶紧钻了进去。

“你个傻瓜,危险!”李昭骂道,但也跟着钟卫国钻了进去。

穿过北挤压的越来越狭窄的走廊,钟卫国终于在走廊的尽头发现了声音的来源——一个小女孩——她的一条腿正被一张课桌死死的压住。

“解放军叔叔来了!”钟卫国凑了上去,对那个小女孩说,小女孩回过头,没有说话,知识指着她的腿在哭。钟卫国马上把身后的李昭拉过来,说:“我们把那个课桌弄开,把小女孩救出来。”李昭说:“难度不小啊,一旦用力过大可能……”钟卫国:“你办不办!”

地面再次开始颤抖。

“小心!余震啦!里面的人快出来!”李昭说:“余震来了,先出去再说。”

钟卫国:“我不这么认为。”然后他拿起撬棒,开始翘起那张课桌。

走廊开始颤动了,不断地有尘土从天花板上落下来,钟卫国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真是服了你了!”李昭上去,帮着钟卫国用力一撬,终于将课桌翘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