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钢铁咆哮 正文 五十六。历史的惯性

闪光的铁锤 收藏 4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size][/URL] “突击!”谷寿夫疯狂的挥舞着战刀,把一排排列成人墙的士兵送上火线,“继续给我上!他们快不行了!” 前线,一排排的人群向涨潮一样汹涌而来,大有用鲜血冲垮阵地的气势,一排排日军浑身冒着血箭已经倒下,却被后排用来的日军奋力扶起,顶着他们的尸体继续前进。生化战士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




“突击!”谷寿夫疯狂的挥舞着战刀,把一排排列成人墙的士兵送上火线,“继续给我上!他们快不行了!”

前线,一排排的人群向涨潮一样汹涌而来,大有用鲜血冲垮阵地的气势,一排排日军浑身冒着血箭已经倒下,却被后排用来的日军奋力扶起,顶着他们的尸体继续前进。生化战士和克隆人士兵还好,他们只是像麻木了一样,虽然扫射、换弹已经是在机械运动,还依旧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但那些预备十师的新兵却开始崩溃了,尤其是一些被当做人墙的半死日军士兵,浑身喷着血被人推着往前走,还在手跑脚蹬的不肯断气,看了就让人毛骨悚然。

“暴怒状态!开启!”艾欧里亚见日军大队越冲越进,毫不犹豫地使用了精英级狮子座战士的特殊技能,暴走了。只见他周身电火缭绕,怒吼着跳出战壕,手中M-134射速已经调到了最高的每分钟6000发,怒吼着喷出了夺命的火舌!每颗子弹都挟裹着怒气,打在日军身上不再仅仅是穿一个洞而已,而是翻卷滚动最后砰地一声炸开!不但能把中弹的日军炸的粉碎,还能至少波及到旁边的三四人。顿时,M-134瞬间变成了机关炮,密密匝匝纷飞而来的“炮弹”在日军的人墙阵中连续不断地爆炸,枪口所向顿时变成了无人区,只有到处散落的蝗军的残肢断臂。

“混蛋!干掉他!”亲自压阵发牛岛满注意到了艾欧里亚的神勇,嚎叫着指挥部下开火射击,日军纷纷开枪射击,虽然射向艾欧里亚的子弹都被力场挡住了,但他的能量却在迅速下降。

“换弹,掩护!”一条4000发的弹链瞬间就射完了,艾欧里亚大吼着呼叫战友掩护。

“刚体状态!开启!”阿鲁迪巴受到了感应,也暴走了。刚体状态是精英级金牛座战士的特技,开启后五分钟内,防御力等于虎式坦克。他端着另一挺M-134一下子挡住了艾欧里亚的前面,像上次从上海撤退时的滩头血战那样,互相掩护着交替射击。

“疯子!疯子!又一个疯子!”牛岛满郁闷了,他一向认为大和的勇士才是最最无畏的,可今天他却见识了生化战士的疯狂,“快开枪,打死他们!”

“砰砰!”日军纷纷放着排枪,子弹打在阿鲁迪巴身上叮当作响,进入刚体状态后,浑身肌肉如铁,再加上全身的光谱避弹衣,直接无视了轻武器的进攻。

“换弹!”阿鲁迪巴也打完了弹链,艾欧里亚迅速插上,一排排爆裂弹再次呼啸而出,把刚才放排枪的鬼子炸得人仰马翻。但这毕竟是数十万人的大会战,个人的战斗力再怎么强,也无法扭转局势,日军依然像潮水一样往上涌,只是在这里打了个弯,绕到别处去了。由于新兵的技术生涩,缺乏战斗经验,两翼逐渐被素质占优的日本老兵突破,密集冲锋的日军渐渐包围了上来。


“哈哈哈!支那人快顶不住了!”谷寿夫兴奋的狂叫着,“所有人一起压上!”谷寿夫又挥舞了一下战刀,抢到了一辆装甲车上,钻出炮台大喊着。

“师团长!”一个少佐从指挥所里跑了出来,三两下爬上了战车,对着谷寿夫大声报告了一番,谷寿夫顿时色变,惊得指挥刀都掉到了地上。他就这么举着空握刀柄的手举了半分钟,半响才回过神来。谷寿夫一把揪住跑来报告的少佐的衣领,嘴巴几乎顶到少佐的鼻子上,用尽全力大吼道,“你!说!什!么!?”

少佐被他的口臭熏得几乎晕过去,勉强答道,“朝香宫鸠彦亲王被支那人炸死了……”

“八格牙路!”谷寿夫猛地一推,少佐一个倒栽葱从装甲车上摔了下去,荤七素八。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谷寿夫疯狂的大嚷着,疯子一样的胡乱挥舞着手臂,忽然大叫一声,一头栽倒在装甲车上,身子一滚,也摔到了地面上,仰面朝天,荤七素八TOO。

“师团长,师团长!”周围的亲卫兵见状,纷纷围了上来,拍脸的拍脸,掐人中的掐人中,挠脚心的挠脚心,半响谷寿夫才算缓过气了,他半睁着眼有气无力的说,“撤退……全体撤退……”


“看呐,他们开始撤退了!”苦苦支撑的赵书行突然兴奋的喊道。

“追击!”牛亿果断的一挥手,剩余的克隆士兵越出战壕,一边射击一边追着;而更多的人却是如释重负的瘫坐在战壕的泥泞里,大口的喘着粗气。

“奇怪,他们怎么撤了?”魏东来不解的说,“他们已经快要赢了呀?”

“那是因为,他们的派遣军司令被炸死了。”我悠悠的说,露出了松了一口气之后的微笑。


“号外号外!特大新闻,朝香宫鸠彦被我空军炸死!”

“看报看报啦!朝香宫鸠彦被炸身亡,粉身碎骨又遭焚尸!”

第二天早上,上海租界大大小小的街道,充斥着报童们卖力的叫卖声。大公报第一个发布了这条爆炸性的新闻,听着外边报童的叫卖声,申报主编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懊恼。其实行动一结束,北平号上的孙雪就第一时间把报道完成发了回去,可主编看到后认为事情太过离奇,不敢相信,就把稿件压了下来。反倒是大公报的记者不知通过什么门道证实了消息,抢先发表了出来,把风头都抢了过去。

“看来以后对孙雪要重新认识!”主编揪着头发懊恼的说,他忽然一拍桌子,对着来人一抬手,“把这个发出去!”,手上赫然是一份修改过的稿子。应声而来的小编急忙双手接过,只见上面写着:定点清除行动炸毙敌酋,独立舰队再建奇功,落款依然是记者孙雪。主编毕竟经验老道,他看了大公报之后,觉察到他们对细节的不了解,于是大笔一挥,删去了稿件的前半段,详细描述了行动的经过,让读报人有血脉贲张的感觉。这样一来,孙雪在申报算是出了名,无论老编小编都对她既羡慕又妒忌,记者们却只恨自己胆小,没有去当随军记者。


“消息证实了吗?”想不到这事惊动了最高当局,在武汉的老蒋惊讶的合不拢嘴。

“是的校长,学生刚刚得到军统上海站报告,他们说,有弟兄亲眼看到淞沪警备司令部大楼变成了一片火海。”戴笠毕恭毕敬的说。 “是啊,现在全上海都传开了,几家报馆抢新闻打的不可开交。”戴笠侧后方,毛人凤也弯着腰答道。

“报上说是独立舰队干的?”老蒋也不是一无所知,作为最高当局,消息自然灵通。

“这个……上海站的弟兄说,是一架大飞机和四架没有螺旋桨的小飞机炸得,据学生所知,目前也就独立舰队有这种没有螺旋桨的飞机。”戴笠站的笔直,心说怎么又让校长先知道了呢。

“嗯。”老蒋满意的点了点头,“雨农,你去准备一下,我要召开记者招待会。”

“是!”戴笠听到老蒋没有责怪的意思才松了一口气,一个敬礼,带着毛人凤退了出去。

“给我接唐生智。”戴笠出去后,老蒋要通了南京的电话,吩咐起来。


“八格牙路!你们都是废物,饭桶!白痴!”土肥原贤二对手下一群大小特务跳着脚的大发雷霆,这个中国通似乎嫌日语过于苍白,干脆用中国话开骂,反正这群大小特务都懂汉语,“你们这些白痴都是猪脑子啊!亲王来华这么大的事情都敢泄露出去,丫的都SB啊!这下好,亲王被支那人炸死了,我看你们这群废物怎么办,统统去向天皇谢罪!你们这群傻逼!”土肥原贤二一急,连傻逼都骂出来了。下面一群大小特务无奈的的低着头,忍受着上司的怒喷。


“什么?皇叔他……”裕仁天皇也得到了消息,懊恼、悲伤、气馁一齐涌了上来。日本天皇是个傀儡,从幕府时代就是,直到现在皇族好容易出了这么一个实权的职业军人,眼看已经成器了,从内阁手里夺回皇权的希望全在他身上呢,可就这么让支那人给炸死了,他岂能不懊恼!?裕仁天皇越想越憋屈,不由悲从心来,索性放声打哭了起来,“皇叔啊!皇叔!朕要为你报仇啊!”。周围一干皇亲国戚见状面面相觑,皆是一副兔死狐悲的表情。

“我们要给鸠彦亲王报仇!一定要报仇!让支那人付出一百倍,不,一万倍,一千万倍的代价!”载仁亲王挥舞着双拳嚎叫着,像发疯的野兽一样来回走动。

“陛下,你要给我们做主啊!”鸠彦王妃允子内亲王跪在地上抹着泪说。

“朕决定了,朕要号召全民,学习南京,为皇叔报仇!”

“陛下三思啊!”所有的皇亲国戚都跪下了。

“朕意已决!无需进言!”裕仁天皇一挥手,把所有的人都挡了回去。

翌日,载仁亲王代替天皇发表了血淋淋的攻城动员令。


“怎么会这样。”已经奉命撤到中华门的我听着收音机愣住了,“可恶,我想的太简单了!”我感到了自己的幼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