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清的破案率

零点公子 收藏 0 301

80年代中期的一天,还是初中生的我在我父亲工作的单位办公室看我们当地的一份晚报一则关于我们城市某城区公安分局一则展开严打统一行动的报道,里面说该分局在统一行动中抓获犯罪嫌疑人若干名,破获案件多少多少起,破案率达百分之九十。我当时还在想:怎么破案率不会是百分之百呢?真有些美中不足!因为那时看的电影、小说教育我们这代人坚信不疑的相信:要是干了犯罪的事情,就逃不掉法律的惩罚的。私下总认为警察破案肯定都很厉害的。时间一晃过去了10余年,等我来到报道中所涉及的某城区公安分局工作后,慢慢才真正发现自己的当年想法实在是太幼稚了。


原来在实际情况中,凭我个人的经验判断,由于受各种客观条件限制的因素,我们国家目前各类刑事案件总体破案率能达到百分之三十就很不错。就发案种类而言:故意杀人、投毒、强奸、抢劫等几类重特大恶性案件的破案率相对扒窃、入室盗窃、诈骗等高发性侵财性案件的破案率要高不少。但是由于某些原因,真实的破案率对普通公众而言始终是团迷雾。90年代我刚刚到刑警队工作的时候,每个月底最头痛的就是编写各种各样的破案表。一个月到底报多少破案数字,完全是各个中队、派出所自己报上去的,几乎都含有很大水分。例如我们办理了一起团伙抢夺案件,抓住了6名涉案人员。实际根据对案情况,可以确定符合破案条件的案件只有10起不到。但上报成绩时却可能翻番到20到30起,甚至更多。这也意味着要填写更多伪造的破案表,与真实的案子掺和在一起上报。这对团伙案来说稍微要好一些,因为总有些案件由于种种原因对不了案,但也多少还有犯罪嫌疑人的交待材料做个“影子” ,勉强还可以说得过去。对于单独只有一个犯罪嫌疑人且只是作案一起的案件来说,有时要增加破案数的话,那就是货真价实的去“编造”了。


至于破案表上的受害人的名字及发案地点、具体情节等细节,都是凭填写人的个人能力去“天马行空”般编写一番了。我编写这些破案报告时,往往把小时候乃至读书时跟我恩怨或很看不起的一些人的名字编成受害人的名字,呵呵!但是终究这类人并不多,为了应付越来越多破案表的产生,所以后来我不得不将其衍生到自己的同学、老乡、朋友他们身上。情节方面则可以说“精彩绝伦”。一个仅仅因为偷了一部当时价值2000元不到bbp机的盗窃嫌疑人,在我填写的破案表中,可以一会儿偷了我小学同学王二狗家的3000元现金,一会儿又在浴室偷了我老乡马大凡的金戒指。回头还在胖嫂沈大妈楼上偷了一部摩托罗拉手机。“既有鼻子,又有眼”,我曾和同事开玩笑说:如果按照我们填写的破案表上的那些作案情况定罪,那些涉案嫌疑人几乎个个要判至少十年以上直至死刑的刑罚。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些东西大都是“文字垃圾”,但是几乎每个月因为“工作需要”都要编造。这些编造的和情况属实的破案表混杂在一起上交后,形成的破案数字再经过层层上报,最终成了我们城市开展社会治安稳定工作的一个个数字,并发布于各种媒体报刊。现在,我看到有关公安机关治安整治的行动报道时,只是关心其抓获并刑拘处理的犯罪嫌疑人数字是多少,对那些破案数字从来不敢去相信。这也算是当年自己编造了那么多破案表留下的“后遗症”吧。


为什么明明大家知道这是在制造“文字垃圾”,还要年复一年、月复一月的“孜孜不倦”的去制造呢?因为在上报破案成绩时,中队领导是想着自己中队的破案成绩不能落后其他中队。大队领导则是考虑不能落后与其他区大队;分局领导则要考虑不落后于别的分局;一级一级这样上去,有着水分的破案成绩最终“新鲜出笼”后,不光有面子,还有实惠(具体实惠就不用多说了)。就算是知道破案数字有水分,大家都装傻,也没有谁会正儿八经的去核对,何乐而不为呢?结果上下皆大欢喜。前不久,我一个在乡镇当基层领导的朋友来访。闲谈间,他谈起当年他当某镇长秘书的时候,经常要上报各种各样的统计数字报表。开始时,他还比较认真的按实际情况上报。为此与其他乡镇各类工作数据乃至前一年的上报数字拉下一大截。使得镇长挨了县长说的“今年工作退步了”的批。镇长为此特意找到他,说了一句:“统计,统计,估计加算计嘛!大家都是这样搞得,要灵活一些,我们不搞就要吃亏的。”至此以后,他“茅塞顿开”,每次都按照“估计加算计”的原则上报相关数字与工作成绩。不仅当年他的工作得到了上级表彰,而且镇长也因为“政绩突出”被提拔为县委领导。我闻之一笑,想想这个故事跟那些编造破案表往事的确有“异曲同工之妙”。


让我们多点耐心与信心,相信现在和以后的日子里,这种情况正在或者会慢慢有所改变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