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好搞,警察不打人,速来!”

零点公子 收藏 28 2870
导读: 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看侦破反特电影。电影中,机智勇敢的公安民警经过千辛万苦将犯罪分子或特务抓获归案后,进行审讯时,只要一拍桌子,犯罪分子或特务马上就老老实实进行了交待,似乎很容易就使犯罪分子认罪伏法了。因此很是钦佩公安人员威风凛凛的形象。 10多年前我到公安机关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那些干了各种违犯刑法坏事的各类犯罪嫌疑人,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或方式抵抗审讯,躲避法律的打击。在当时侦查手段极其落后、办案人员素质良萎不齐的情况下,从加速办案速度,尽可能节约办案成本的角度出发,在各种因素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看侦破反特电影。电影中,机智勇敢的公安民警经过千辛万苦将犯罪分子或特务抓获归案后,进行审讯时,只要一拍桌子,犯罪分子或特务马上就老老实实进行了交待,似乎很容易就使犯罪分子认罪伏法了。因此很是钦佩公安人员威风凛凛的形象。


10多年前我到公安机关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那些干了各种违犯刑法坏事的各类犯罪嫌疑人,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或方式抵抗审讯,躲避法律的打击。在当时侦查手段极其落后、办案人员素质良萎不齐的情况下,从加速办案速度,尽可能节约办案成本的角度出发,在各种因素的催化下,80年代直至90年代中期,刑讯逼供屡禁不绝几乎是当时公安机关内部公开的秘密。那个时候,从很大一部分群众到办案人员甚至某些领导都有这样一个错误的认识:“坏人该打,打的就是坏人!只要没有打错好人,为了破案,动下手也没有什么!”一个老侦查员就曾跟我讲过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90年代初某天上午,某分局四楼召开全体民警大会并传达上级机关关于严禁刑讯逼供违法办案的会议精神,并宣布了分局制定的相应6条规定。在会上宣读文件的是该分局的钟局长,他是一个从事了30多年公安工作的老民警,山东人氏,念起报告来像放炮似的,气势猛得很,让大家都觉得一旦违反规定,肯定要吃不消兜着走了。随后不久会议结束,钟局长端着杯子从4楼会场下楼,途经2楼刑侦队办公室时,里面传来一阵阵鬼哭狼嚎之声。明白人谁都知道那是在干什么,闻者大都默不作声。可是偏偏有一好事者上前跟钟局长说:“局长,你听这个声音好像不对头呀!”钟局长晃了一下脑袋,反问对方:“我怎么没有听见呀?”这名好事者还是不甘心,干脆挑明说道:“刑侦队那里好像在动手打人呀!”钟局长笑了笑,说:“哦,那是刑侦队在办案。估计是抓的那小子不太老实!”说完转身大步下楼离去。此事在分局一时传为笑谈。


90年中期以后,尤其是2000年以来,随着人民群众的法律和人权意识的日益普及增强,各级法律监督部门及公安机关的狠抓严管,刑讯逼供的现象大大减少,以浙江、江苏、上海等沿海地区做的较好,当然这跟他们所在地区的经济实力有不可分开的联系,有利就必然有弊。大约是2006年我碰上一件事,或许就可以说明某些问题。2006年过年前,为了降低发案率,我所在的刑侦中队加强了对我们所在的这个城市火车站周边的旅馆业住宿的高危人群的控制工作。一天凌晨2点多钟,我们在一家旅馆内查获了3名贵州某县籍贯的盗窃犯罪嫌疑人,当场从其行李中缴获了疑是作案工具微型手电筒、白纱手套、螺丝刀等器具。接下来的审讯与调查却表明:这伙嫌疑人的确是想进行盗窃作案,但作案目的地是上海,他们只是途经我们这个城市而已。因为他们老乡已经在上海发出了邀请。我在其中2名嫌疑人的手机储存的短信息中,就看到这样一条据说是他们在上海的老乡发来邀请的短信:“这里的钱好搞,而且警察不打人,速来!”我看到这一条堪称黑色幽默的短信后,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骂点什么。


这伙嫌疑人后来在法定留置审查时间届满后被释放了,至于他们是不是去了上海,那就不得而知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这里的钱好搞,而且警察不打人,速来!”看了这条心里已经麻木了,已说不出是悲凉、还是哀伤、还是失落,不是人们失去了正义感和责任心,只是有更多的无奈。并不是说警察打人才能办好案,也不是说警察不打人了,犯罪分子就猖獗了,只是面对现实更多的是无语。看看外面到处是激愤(或许是少数),但无知只会更加蔓延,挥舞拳头、吐吐口水能声张正义?或许此时某些罪犯,关注着屏幕心中窃喜,把警察都捆住了手脚,那就是实施犯罪的大好时机。现在好似又到了大讨论、大辩论的时代,人人都想成为现实世界的领导者,因为激情昂扬忘了现实之中自己慢慢的在伤害着自己,或许人们不会去同情罪犯,却正在用行动为他们争取更大的宽容,但是到头来就如农夫与蛇。看了楼主最后拿这些作奸犯科之徒没有办法只能释放,我就想到了以上这些,或许很多普通民众并不明白里面的道理,其实现实是要他们去面对的。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