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1938/1940 正文 四十三

greeksun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


第三节


算得过韩梅村的,应该只有能从蚂蚱身上攒出包子馅儿的奸商了。只不过,韩团长算的是人命!

整整一宿,这个湘北佬都在调兵遣将:一营入驻刘庄西北两村后蹑足藏踪,二营把守刘庄东南,几个炮连坐镇刘庄南面村庄,隔着七百米开阔地虎视眈眈,三营机动。然而,韩梅村并没有选择夜战。

这一夜里,庄内的日军也没有闲着,派出的斥候已经明确回报了刘庄被包围的讯息。自知大限将至的守军士兵们只能连夜在刘庄外围民房的墙壁上开出大大小小数百个射击孔,还在墙脚下挖出地洞,以门板覆口,再盖上泥土,用作防炮……

清晨六时,前沿观察哨传来报告,明确庄内已没有老百姓。韩梅村的最后一项顾虑业已打消。

七时许,直属通讯连架通了团部与各营之间的电话线路。

“我命令,全团轻重火炮一齐向刘庄开火,摧毁敌地表工事后,由二营担当主攻!”韩梅春脸色平平地下达了攻击命令。

刘庄的日军一定被震撼了,他们从未见过支那军队如此密集的炮火攒射。一分钟前还似在熟睡的村庄顿时陷入颤栗与燃烧。映入未及躲藏的守军士兵眼帘的,是一副末日般的画面:漫天的炮弹像黑色的冰雹,旋转着、啸叫着、高抛的、低平直瞄的、空爆的、钻入泥土的……二十毫米苏罗通炮弹把房屋打成了筛子,而紧随其后、从天而降的迫击炮与山炮炮弹则把摇摇欲坠的建筑瞬间轰作横飞的碎块……与防守的建筑一起被撕成碎片,甚至是一种幸运,因为对那些勉励逃进地洞的日军士兵来说,恐惧才是更可怕的煎熬。

猛烈而持久的炮击之后,原先也不过五十户人家的刘庄满目尽墟。担任主攻的二营小心翼翼地穿过村前麦田,试图接近刘庄外沿。日军士兵这才爬出地洞,数人为一组,凭借破屋断墙和残存的防御工事,以机步枪火力拼死阻击。战至中午,二营一连终于冲入刘庄一角,但自身伤亡亦为惨重。接下来的撕杀,与在台儿庄发生的战斗如出一辙:双方士兵逐屋、逐墙争夺,互掷手榴弹,一些班排长甚至只有通过过顶手榴弹的形状来分辨己方士兵的一侧。

黄昏时分,韩梅村亲率三营增援,驻守刘庄西北的一营也抽出一连兵力突入庄内……刘庄内残存的守军士气终于完全崩溃,绝望之下的日军官兵,缴械投降者有之,身披“武运长久”白旗、以短刀或手枪自决者有之,当然,在地洞里垂死顽抗直至被手榴弹炸毙者亦有之。最后一批约四十名试图突围的日军士兵刚冲至村西,就被设伏已久的一营以密集的速射火力撂倒,无一幸免。


韩梅村坐在一棵被炸倒的树身上,下意识地用脚拨弄着地上被炸得只剩后半截的三八式步枪,一只被齐腕炸断的手还牢牢地扣在上面。

“报告!”三营的一个连长前来汇报战果。

“怎么样?”韩梅村急切地问。

“共毙俘日军一百八十余……”

“我是说我军伤亡!”

“……我军伤亡八十余人,排长阵亡两名、伤三名。”

韩梅村轻吁了一口气:死伤不少,但总算还可承受,至少远较日军为轻,当然这也多亏了之前充分的炮火准备。

“团长,你说这台儿庄是不是也这样在打?”这个连长五个月前还只是个老兵,南口、漳河数役下来,团里的基层军官或战死,或抽调,比新兵多打过几仗的老兵大都被提成了连排长。

“听过地狱吧?”韩梅村答非所问。

“啥?……哦,俺家乡老人说过,干了缺德事儿的人都要下地狱,里面扒皮抽筋下油锅的。”问得一头雾水,答得莫名奇妙。

“我们这里是刀山狱的话,台儿庄就是刀锯狱!”

“啥?……啥狱和啥狱”那家伙彻底懵了。

“第七层和第十八层……”韩梅村喃喃自语,一边不自觉地把目光投向西南方向。并不怕死的他,此刻的心中竟充满庆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