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曾两挫越南

白晨阳 收藏 1 428
导读: “曾母暗沙属于南沙群岛,南沙群岛属于中国”。教科书里的这句话,听了无数遍。但有多少人知道,为了保卫海疆,不占优势的中国海军付出的勇气和鲜血。 备战西沙 1972年,美国从南越撤军,把大量美军装备留给了南越总统阮文绍。军事实力的增长无助于南越极端恶化的社会矛盾,阮文绍选择的是将危机转向国外,目标是中国海军鞭长莫及的南沙和西沙。当时南越海军连收美军10余艘战舰,装备水平远超我南海舰队。 1973年8月,南越派兵占领南沙多个岛礁,准备如法炮制再占西沙。对此,毛泽东早有判断,197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曾母暗沙属于南沙群岛,南沙群岛属于中国”。教科书里的这句话,听了无数遍。但有多少人知道,为了保卫海疆,不占优势的中国海军付出的勇气和鲜血。


备战西沙


1972年,美国从南越撤军,把大量美军装备留给了南越总统阮文绍。军事实力的增长无助于南越极端恶化的社会矛盾,阮文绍选择的是将危机转向国外,目标是中国海军鞭长莫及的南沙和西沙。当时南越海军连收美军10余艘战舰,装备水平远超我南海舰队。


1973年8月,南越派兵占领南沙多个岛礁,准备如法炮制再占西沙。对此,毛泽东早有判断,1972年初就下令解决西沙设防,要求防御达到相当高的水准,要“铜墙铁壁,上不封顶”。会议上一个重要决定是,在西沙永兴岛建筑能停靠千吨级舰船的码头及机场,并调猎潜艇74大队进驻;同时派遣渔民、民兵挤走珊瑚岛越军。


然而十年动乱误事,直到1974年码头仍未全部完工,调74大队及收复珊瑚岛也无果而终。海军情报工作也受影响不浅,海军榆林基地原设越海情报站一个,负责搜集分析越南海军情报,但该站于1970年左右被停掉,致使海军无法及时掌握南越海军动向,南海舰队最前沿的榆林基地竟是靠出海渔民的口述来了解西沙情况——甚至在西沙海战参战编队出发前,能找到的全部越军资料只有一本《美军舰艇识别手册》和一本《美军飞机识别手册》。


直到1974年1月14日,榆林基地才首次由军方渠道获知西沙局势,当日,南海舰队通报,南越舰艇正在岘港和金兰湾以东活动,有来西沙的可能,要求榆林基地组织一次西沙巡逻,护渔护航应对南越行动。


1974年的南海舰队家底堪称贫寒。全舰队最有战斗力的护卫舰大队四条舰,有的超期服役,百病缠身,正在维修,有的辅机、炉灶、通信电台等设备存在故障准备返厂修理。其余炮艇、鱼雷艇吨位太小,航程有限,难以出远海作战。这样一来,总指挥、榆林基地副司令员魏鸣森手里只剩下6艘6604型猎潜艇了。海军士兵们选出舰况较好的两艘,再把各艇状态最好的设备攒在上面,拼出了271、274两舰。


越舰开火


1974年1月15日,越“陈庆瑜”(HQ-4)号护航驱逐舰同“李常杰”(HQ-16)号驱逐舰侵入永乐群岛海域,挑衅我南海渔业公司402、407号渔船,并炮击我甘泉岛国旗,西沙气氛骤然紧张。


16日14时,舰队转来总参指示:猎潜艇先到永兴待命,越快越好!并嘱咐遇敌注意说理斗争,坚持三不原则 (不主动惹事,不先打第一枪,不能吃亏)。


17日17时50分,271编队进入永乐海区,与402、 407号渔船会合。中越双方对峙于海面。


18日晚,敌何文锷大校乘“陈平重”号(HQ-5)由“怒涛”号(HQ-10)伴随抵达。近20时,我396、389号扫雷舰编队亦增援抵达。此时,我方4艘艇的总吨位,还不及越军的1艘;而且越方普遍装备火控系统,我方舰艇基本上还是人力操作,两方实力对比悬殊。


21时左右,南海舰队截获1条重要电报,报头为“总统阮文绍复电海上旗舰陈平重”。电文大致如下:一、收复越南领土琛航岛;二、总的方针是采取温和路线,如中共开火,要立即还击消灭他们,10号、16号负责跟踪中共苏式护卫舰(原电文如此),4号、5号支援BH分队登陆,消灭渔船和小船;三、行动时间19日6时25分!


19日清晨,越舰重新布阵,兵分两路占据有利的外线,展开战斗队形。观察到敌军动向,按照广州军区的部署, 396编队进至广金岛西北面拦截南越“李常杰”号、“怒涛”号, 271编队进至广金岛东南海面,监视“陈庆瑜”号、“陈平重”号。19日10时3分,岛内海面掠过一阵炸雷般的炮击声,越舰开火了!我军各舰立即开炮还击,并全速接敌。


海上肉搏


整场海战基本上是2对2的较量。在广金岛东南方的271编队与“陈庆瑜”号、“陈平重”号是双方的主力。战斗转向礁湖内侧,厮杀更为壮烈。396、389两舰一边逼近,一边将炮弹如暴雨般倾泻在“李常杰”号上。一发127毫米炮弹从水面下击中了“李常杰”号,直贯轮机舱,但是没有爆炸。


此时,“怒涛”号赶了上来,并从背后向我编队射击。局势瞬间变化,遭到敌方两面夹攻的389号多处中弹起火。战士们情急之下抄起火箭筒,端起冲锋枪,甩起手榴弹就是一阵猛打——来了场海战史上罕见的“海上拼刺刀”。“怒涛”号的舰长魏少校就在这海上白刃战中丧了命。


这时,“李常杰”号返回礁湖,准备营救“怒涛”号。389号炮弹打光了,肖德万舰长下令装填深水炸弹,决心与敌舰同归于尽。而“怒涛”号上接替指挥的阮上尉想拼足力气撞击389号的尾部。这危急时刻,396号转舵迎上前去,奋力敌住“李常杰”号,掩护389号脱离险境。


11时49分,我方支援投入战场。南越舰队以为是大部队,在12时掉头撤离。“怒涛”号本身航速慢,加上受创,无法跟上逃离的同伴。12时12分,刚刚到达的281艇全速上前,向“怒涛”号猛烈射击,于14时52分在羚羊礁以南将其击沉。


在我军付出18人阵亡、67人负伤的代价后,西沙海战以我方胜利而告终。之后我军乘胜出击,完全收复西沙。某种意义上讲,西沙海战成为我国海军迈向“蓝海”的第一步。


再战南沙


1988年,中越再次于海疆开战,只不过地点换成了南沙群岛。


1987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委托中国政府建立5个海洋气象观测站,其中大陆沿海3个,西沙、南沙各1个。经过考察,中国政府确定在南沙永暑礁建立海洋观测站。越南当局指责中方“妨碍越南船只的航行,侵犯越南主权”,不断加以破坏,并企图抢占永暑礁。


为反击越军的入侵,中国海军遂增兵南沙。2月22日,海军南海舰队502编队赶到;3月5日,海军东海舰队531编队赶到,加上已在南沙的舰只,永暑礁附近海面集中了15艘舰船。3月12日,南浚613船进军永暑礁,进行海洋观测站的施工。同日,越军从金兰湾驶出两支编队,一支扑向赤瓜礁,一支驶往鸿麻岛,准备干扰、破坏我方施工。


当日21时15分,中国海军531、556舰赶到。23时50分,502舰派6名舰员由王正利带领,驾驶小艇登上赤瓜礁,守卫主权碑。


3月14日6时,越南海军604号运输船放下一条木船装载着全副武装的越军和构筑工事用的材料,强行登上赤瓜礁。至7时30分,越军上礁人员共43名,并在赤瓜礁北侧插上两面越南国旗。502舰随即组织33人上礁, 531舰组织25人上礁。中越双方在相距210米的礁盘上对峙着。


8点10分,越军开始向我军撒尿、怪叫、吐口水,做侮辱性的动作。8点20分,“把他们挤出礁盘!”海上指挥所发出命令。“带匕首的上。”王正利振臂一挥,“把敌人的旗子拔掉。”


这时,一名越军打开保险举枪向我军战士瞄准,枪响了。中国海军礁上人员立即开火反击,双方士兵在海面上对射。


越604船上的高射机枪同时瞄准我502舰扫射过来。“还击,打沉它!”海上指挥员陈伟文少将挥着拳头高喊。8点47分30秒,502舰上的机枪开火。紧接着,前主炮射出第一发炮弹,炸飞了敌船上的机枪。射击9分钟后,敌604船起火下沉。8时57分,越军登礁人员打出白旗投降。


赤瓜礁战斗爆发后,位于鬼喊礁的越南海军505登陆舰以40毫米炮向中国舰队射击,编队指挥所命令531舰反击,当即7发100毫米炮弹击中越505舰,前炮被摧毁,烟囱被击中,驾驶台起火,最后未脱沉没的命运。


琼礁方向,556舰于9时15分接到编队指挥所命令,立即对越605船反击,越605船中弹起火,指挥台被击毁,船体倾斜严重,甲板上水。9时37分,556舰停止射击,后查证越605船于当晚沉没。


这次南沙之战,我海军舰艇消耗100毫米炮弹286发,37毫米炮弹266发,击沉越船两艘,重创越船1艘,俘虏越军40多人,其中中校军官1人。越船伤亡约400人。我舰艇仅1人轻伤。


事后,越南军方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此之战中国舰艇数目之多,包括配有导向导弹的驱逐舰、护卫舰只。我舰艇均被‘冥河’式导弹所击中。”对此,我海上指挥所人员置之一笑:“如果我们真动用这些武器,南沙礁盘早就炸秃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