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蚕食南海60年:民间行为成为探路石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访问中国在即,有关中菲南海争端的话题将会再次引起热议。上月底,阿基诺在菲律宾国会发表国情咨文称:"我们不想增加与任何国家的紧张关系,但是我们必须告诉全世界,我们已经准备好保护属于我们的东西。"


事实上,南海从来不是菲律宾的,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菲律宾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蚕食中国南海,实现了事实上对南海的占领,然后又想尽各种办法为自己的侵占行为寻找各种理由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陈祥


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报道,8月9日下午2点,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会见了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刘振民及中国驻菲律宾大使刘建超。阿基诺透露,自己将于8月展开对中国的国事访问,日程比原计划稍有提前,不过,他并未透露访问的具体时间,只是称外交部将公布其具体访华行程。


分析普遍认为,阿基诺此次访华将与中国讨论南海议题,希望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南海纷争。阿基诺曾表示,他的办公室正积极安排访华,希望自己在访华期间能与中国领导人会谈,集中解决南海领土纠纷。


民间与政府互动觊觎南海


1946年7月4日,菲律宾获得独立。此后十几年的时间里,菲律宾国内出现的民族主义思潮席卷了整个菲律宾,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菲律宾野心勃勃地扩张自己的领土。


菲律宾一直在等待机会。1951年9月8日,《旧金山和约》签署,根据和约,日本宣布放弃对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的权利、名义和主张。


和约签署后,菲律宾认为机会来了,它立即抓住机会,发表声明称,直至目前,盟军并没有解决南海群岛的归属问题。因此,只要这个群岛仍维持现状,它就向菲律宾或盟军成员国国民平等地开放。


菲律宾在声明中还特别指出,因南海接近菲律宾西边的疆界,与菲律宾群岛有历史和地理关系,对菲律宾国防和安全有重大战略价值,所以只要菲律宾国民不违法,菲律宾政府就要关心他们在这些无人居住和未被占领群岛上的经济开发和迁徙定居等活动。


这一声明是菲律宾政府首次对南沙群岛主权问题的正式表态,也是菲律宾决定介入南沙群岛主权争端的标志。此后,不少菲律宾人或团体开始在南沙群岛进行"民间探险"活动。


1956年3月,菲律宾马尼拉航海学校校长托马斯·克洛玛(TomasCloma)组织40人的"探险队",其中包括该校8名学生,乘坐马尼拉航海学校的四号练习轮,从马尼拉前往南沙群岛进行所谓的"探测"。


他们先后登上了南沙群岛中的北子礁、南子礁、中业礁、南钥岛、西月岛、太平岛、敦谦沙洲、鸿庥岛、南威岛这9个岛屿,并自认为"发现"并"占领"了这些岛屿,在岛上留下木牌,上写"该岛为菲律宾马尼拉克洛玛等人所有,是自由之地的组成部分"。

两个月过后,5月15日,克洛玛发表所谓的《告世界宣言》声称,"发现与占领"南沙群岛的33个岛、礁、滩、洲,面积达约64976平方海里,他把这些地方命名为"自由地",宣称这些地方为"菲律宾领土"。对于克洛玛这种非法侵占中国领土的做法,菲律宾政府不仅不加以制止,反而采取纵容、支持的态度。


紧接着,5月19日,时任菲律宾副总统兼外长加西亚宣称:"这些岛屿接近菲律宾,既无所属又无居民,因而菲律宾继发现之后,有权予以占领,而且日后其他国家也会承认菲律宾因占领获得主权。"


无论是菲律宾政府还是所谓的"探险者",都一再声称这些"探险行为"是纯粹的个人行为,而非政府主持或由政府授意的行为。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克洛玛南沙"探险"前,加西亚等菲律宾政府重量级人物为他举行了"欢送宴"。这些活动根本不是什么纯民间行为。


从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菲律宾"民间探险"与"政府介入"相互推动、促进,表现出进展有序、逐步深入的态势。菲律宾个人或民间机构对中国南沙群岛海域所进行的"民间探险"活动频繁,为随后菲律宾政府的介入打下了"行为和法理基础"。


这一时期的"民间探险"行为,实际上成为菲律宾政府正式介入中国南沙群岛主权争端的探路石。


1957年2月16日,加西亚在记者招待会上再次声称,所谓南沙群岛于二次大战时为日本所占,日本根据旧金山和约放弃,并将之交给盟国,菲律宾认为盟国有权加以处置。菲律宾是盟国之一。


加西亚在致克洛玛的信中也提道,南沙群岛既是新浮出水面的,未包括在地图中,且未经占据,也无人居住,菲律宾人当然有权作经济开拓与垦拓。根据国际法,在任何国家未建立专有主权时,其他任何国家的国民都有这一权利。


菲律宾这些言行根本就是颠倒是非,南沙群岛一直以来就受中国政府管辖,根本不是没有占领、无人居住的岛屿。菲律宾的行为遭到了中国台湾的强烈抗议,1957年2月23日,针对中国台湾地区的抗议,加西亚仍然坚持,南沙各岛是未经占领的、没人居住的岛屿,外人可自动前往作经济开发和居住。


正是在这样的支持和鼓励之下,1957年5月13日,克洛玛再次率领一群菲律宾人侵入南沙群岛海域,企图移居南沙群岛之南子礁,实现事实上的占有。

为正式占领南海寻找理由


上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期,经过探测发现南海蕴藏石油,菲律宾立刻加快了侵占南海的步伐。从1968年开始,菲律宾已经分别在南沙群岛的南钥岛、中业岛和北子岛设立哨所。


随后的两年,菲律宾派兵先后占据了马欢岛,费信岛、西月岛、双黄沙洲、司令礁、仁爱礁等9个岛礁。接着菲律宾开始在各占据的岛礁上驻军,并建设各种军事设施。


1971年7月10日,中国台湾地区的军舰在南沙群岛向菲律宾海军船开火。时任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以遭到炮击的海军船没有武装为借口马上召开菲律宾国家安全会议,讨论南沙群岛的地位问题。


马科斯在记者招待会上称,南沙群岛是所谓“有争议的”岛屿,菲律宾认为这些岛屿并不属于任何国家,对这些岛屿的“占领是决定的因素,占领就是控制”。菲律宾正式提出声明,并送“外交照会”给中国台湾地区,要求中国台湾撤走在太平岛上的驻军。


菲律宾要求台湾地区撤离太平岛驻军的理由就是:由于克洛玛的占领,菲律宾已经对群岛拥有法律权利,中国台湾地区驻军对菲律宾安全构成威胁。


1974年12月4日,菲律宾政府宣称,由于克洛玛意识到他个人的领土主张无法与中国台湾对抗,才决定签署“转让证书和弃权声明书”,将在南海的“自由之地”全部领土转让给菲律宾政府。


1978年6月11日,菲律宾发布了由时任总统马科斯签署的第1596号总统法令,把南沙群岛的33个岛、礁、沙、洲,面积达64976平方海里的海域宣布为“菲律宾领土的一部分,对其实施行政管理”,并把该海域内的群岛命名为“卡拉延群岛”。


1982年12月,菲律宾在签署1982年《海洋法公约宣言》时又强调:“该签署在任何情况下将不损害或者侵害菲律宾在任何领土上的主权和行使管辖权,例如卡拉延群岛及其附属海域。”


此后,菲律宾开始为侵占中国南海寻找理由,企图使侵占南海“合法化”。菲律宾首先不断在多种外交场合加强舆论造势,推动南海问题的国际化,甚至威胁把南海问题提交国际法庭。


经过菲律宾十几年“民间探险”和“政府介入”的把戏,它已经做好正式介入南沙群岛主权争端的准备,为了寻求法律上的“根据”,菲律宾在旧有的国际理念下拼凑了几项主张南沙群岛主权的基本原则,这些原则包括:


“邻近原则”、“无主原则”、“大陆架原则”、“占领原则”和“安全原则”。但这些原则不具备真正的法律意义,根本不能作为法律依据。

菲律宾为了给自己的侵占行为“壮胆”还借助美国力量,增强对中国的牵制。1992年美国从菲律宾撤军后,菲律宾急于凭借国际力量增强自身在南海问题上的发言权。其中最明显的企图是将美国拉入南海主权冲突之中。


菲律宾多名官员最近几年一直高调宣称,根据菲律宾与美国的共同防御协议,如果菲律宾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南沙群岛附近遭到攻击,美军有责任协助菲律宾共同防御。


此外,十几年来,菲律宾不断建议东盟在南沙争端问题上应形成集体一致立场,以增强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发言权,并主张东盟应增加包括军事演习在内的内部接触。


菲律宾的这一错误做法至今未有任何改变,8月5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在马尼拉一所大学发表讲话指出:“中国不顾一切地想要控制南中国海,将对东南亚国家的和平构成大的威胁。除了南中国海主权争议相关国家受到威胁外,其他使用这一海域的各方也同样受影响。”


加强控制与资源开发


菲律宾实现对南沙群岛的侵占以后,一方面开始处心积虑地加强对这些岛屿的控制,另一方面也开始加强对南沙群岛海域资源的掠夺。


为了控制所占领的岛礁,菲律宾采取单边行动加强对岛礁的巡逻并建立灯塔、缉捕或驱逐在这些岛礁附近作业的他国渔民尤其是中国渔民;不仅如此菲律宾还通过摧毁中国在部分岛礁的主权碑等手段行使所谓的主权。


近年来,菲律宾扩充所占南沙岛礁上的军事装备,积极推行海军现代化和国防现代化,尤其是在美济礁事件后着手强化海空军力量。菲律宾还准备通过招标在南沙群岛建立雷达系统,加强对中国南沙群岛设施的监控。


1999年在菲律宾占领的中业岛(南沙群岛的第二大岛),由菲律宾军方、政府以及最邻近南沙群岛的巴拉望省民众团体三者联合筹资5100万比索,分三阶段对该岛进行开发,其中包括建造一座长达1000米的防护堤、一条堤道、一条3公里的环岛公路,为现有的简易机场的800米跑道铺设沥青,并为陆海军人员建造额外的营房等。


目前,菲律宾在费信岛建设的第二处军事设施已接近完工,它将对菲律宾海军其他军事设施构成补充,用于保护在南海驻防的菲律宾部队。


费信岛陆地面积5700平方米,是南沙群岛主权争议岛屿之一,具有较高的战略地位。由于地理位置靠近礼乐滩,一直有菲律宾及其外国伙伴在当地进行石油钻探,菲律宾政府将在2012年向外国投资者提出的15个石油勘探项目中,有两个就在礼乐滩附近。

菲律宾巴拉望省还不断派出移居者及其眷属,带着供应品、设备、禽畜和其他基本生活用品,由海军军舰运送到卡拉延群岛,在那里居住,目的是宣示主权。


菲律宾政府之所以要占领卡拉延群岛,主要垂涎于该地区丰富的自然能源和资源。在渔业资源方面,仅1993年,菲律宾渔民就在巴拉望岛外捕获了162455吨商业鱼,约相当于菲律宾总捕渔量的20%。


更重要的是该群岛蕴藏有石油资源,能源供应一直是菲律宾政府所面临的严重问题,尽管菲律宾已经做了一些开发国内能源的努力,但所需要石油的90%仍依靠进口。因此菲律宾希望通过在卡拉延群岛的油气开发,使之在21世纪初实现石油自给。


1976年7月,菲律宾开始与瑞典石油公司合作在卡拉延钻探石油。它还邀请一些外国石油公司,包括美孚、埃克森、壳牌和印第安纳标准石油公司勘探卡拉延群岛周围的近海石油资源。


虽然收效不大,但是为解决国内石油奇缺的问题,菲律宾仍继续对南海某些地区提出声明,1994年5月8日,菲律宾未经宣布就把一份石油勘探许可证授予美国VAALCO能源公司及其菲律宾子公司,许可证涵盖了礼乐滩地区,包括费信岛、马欢岛和北子岛。


就在不久前,菲律宾能源部宣布,计划拍卖南中国海勘探石油许可证。


"美济礁事件"两国的对峙


1994年12月底,中国国家海洋局派船对美济礁进行了为期半个多月的环境调查和勘测。


在这次考察以后,美济礁开始有了长期驻地的船只和人员,承担着生产和管理的日常任务。


1995年1月底一艘被中国海军释放的菲渔船船长向菲政府报告:他和他的船员在美济礁被中国军队拘留了一个星期,而且,中国正在美济礁修建建筑物,美济礁争端由此开始。


随后,2月8日,菲律宾时任总统拉莫斯就此事发表讲话,指控中国军舰“侵入”菲律宾声称拥有主权的南沙海域,并在菲律宾“所属”的美济礁建造军事设施。中国外交部全盘否认了菲律宾的指控并作了详细解释。


然而,菲律宾无视这些解释,随即作出军事反应,把所有的战斗机调到南沙群岛,在卡拉延群岛增加驻军。

3月底,菲律宾出动海军,把中国在五方礁、仙娥礁、信义礁、半月礁和仁爱礁等南沙岛礁上设立的测量标志炸毁。甚至还派出海军巡逻艇,在空军飞机的支援下,突然袭击了停靠在半月礁附近的4艘中国渔船,拘留了船上62名渔民,指控他们“非法进入菲律宾专属经济区捕鱼”、“非法破坏海洋自然环境”。


菲律宾军方蓄意将争议升级,5月12日晚,菲律宾派出一艘登陆舰和一艘护卫舰,组织了39名各国记者到美济礁进行所谓“实地采访”,计划发动一场宣传战,企图使美济礁事件引起国际关注。


次日晨5时30分,正在这里执法的中国南海区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局“中国渔政34号”船驶出美济礁。当载有记者的菲律宾军舰驶近美济礁企图强行进入时,34号船将它们拦截在美济礁8海里之外的地方,不让其进入。34号船与配有两架武装直升机的菲律宾登陆舰和配有7门大炮的护卫舰周旋了8个多小时。


14时10分,菲舰停车,巨大的船头直对着34号船的船舷。34号船把对方截住,扯着嗓门喊话。菲舰不作声,转而将火炮全部指向34号船。双方对峙70多分钟,因为无法突破中国渔政船的拦截,菲指挥官只好下令舰载直升机起飞,运载记者进入美济礁上空。


外国记者分四批进入美济礁。直升机都是超低空飞行,飞行高度仅20米,距礁上的高脚屋只有10米,几乎与高脚屋的窗户等高。14时55分,菲舰护送满载记者的客轮掉头往东北方向驶去。


8月9日至10日,中国外交部官员同菲律宾副外长就南沙问题举行磋商。在磋商中,菲律宾没有再提出让中国撤出美济礁的要求,也未要与中国“共管”美济礁等。实际上,菲方已不得不接受中国进驻美济礁的事实。


从1998年下半年到1999年初的几个月里中国工人在海军护卫舰的保护下,在美济礁修建了4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3层建筑,使该岛礁成为中国的一个永久前哨。


当时菲总统埃斯特拉达曾命令菲海军前往封锁美济礁的进出口。但菲外长很快为埃斯特拉达改口,对外“阐明”了总统的“意图”,他告知媒体说,总统埃斯特拉达的原意是让菲海军加强对美济礁的监视。事实上,埃斯特拉达是想用武力封锁美济礁,但遭到菲海军方面的劝阻,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力量敌不过两艘在附近游弋的中国海军“江湖”级护卫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开战啊,开战啊,再不开战国土都没了;可是一开战到底怎样才是结束啊?

当代中国缺的只是一个外交和战争两手抓的俾斯麦而已。

发帖有个鸟用,民愤是不会吧海岛拿回来的,关键是看ZF敢不敢干了,扔掉基地皮,也要打你个残废,我就不相信还有那个敢来

13楼度危

在主权问题上,俺们应该学习俄罗斯的强硬,你敢跨过我们的边界线,我就把你揍的吐血。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