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恒雄心 正文 第79章 两线会师

半残的小兵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0.html[/size][/URL] 在常凯申的北路远征军攻占东普鲁士柯尼斯堡的同时,紫十四的南路军与周如风中路军在德国内地与其他德军仆从国的攻势进展也非常顺利。3月23日西线英美盟军和中国远征军进抵莱茵河畔,龙天英总统和国防部长封敬商急电东线中国远征军总指挥诺图纳格—陈西利与西线远征军总指挥独孤永昌,要求他们务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0.html


在常凯申的北路远征军攻占东普鲁士柯尼斯堡的同时,紫十四的南路军与周如风中路军在德国内地与其他德军仆从国的攻势进展也非常顺利。3月23日西线英美盟军和中国远征军进抵莱茵河畔,龙天英总统和国防部长封敬商急电东线中国远征军总指挥诺图纳格—陈西利与西线远征军总指挥独孤永昌,要求他们务必控制好各自东西对进的速度,比较理想的结果使最远以莱茵河为界,最近以易北河为界会师。

陆军总司令兼国防部副部长郑国光于3月25日再次电告诺图纳格,建议前线部队在推进到奥得河—尼斯河一线阵地后,不要急于抢攻柏林。华军主力应该进一步发挥大纵深和闪电战相结合的速度优势,直插德国中东部、捷克斯洛伐克、奥地利和匈牙利地区,逐渐将柏林孤立出来后才予以最后解决。

这时候中国军队也完成了45年型标准部队的升级研究,这也是华军在二战中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全面换装,依旧是三级标准师与简编师高低搭配。陆军45年型标准师采用清一色国产的武器装备,新出现的地面重武器包括装甲旅使用的CHI-PT45猛麒式通用主战坦克及其附属的自行火炮和步兵坦克,吸取了德国E50与E75系列、俄国T34与T44系列、美国M26霞飞与M26潘兴坦克的经验,用来替换服役多年的PT4重型坦克系列车族,并配合PT5龙刚坦克使用。CHI-MT45中型坦克主要替换PT3中型坦克,总体重量维持在30吨左右,位置与美国佬的谢尔曼、德式E25和俄式T34基本相当。CHI-LT45轻型坦克车族用于替代PT2系列坦克,参考德式E10和E20轻战车的特点,并可外挂加装导弹发射器。

中国军队45年型部队在轻武器方面的发展与以前相比不是很多,不过部分用惯了KBZ41卡宾枪的前线部队官兵(尤其是三军突击队和特种部队)还是觉得7.92毫米中间型枪弹比起9毫米手枪弹来说后坐力依然偏大。任士舟的科技部兵工署为此专门以日式6.5毫米有坂步枪弹、瑞典的6.5毫米子弹、英国的4.8毫米子弹和美国的7.62毫米M1卡宾枪子弹作为样板进行测试,技术人员和士兵们结果发现三八大盖的6.5毫米子弹带来的后坐力最小,而且弹道非常稳定,但杀伤力较弱。美式M1卡宾枪子弹射程过近,杀伤力也比不上汤普森冲锋枪。英国人提供的样品威力也比较小,最后惨遭淘汰。后来任士舟将科技部的铁幕013号工程师与独孤永昌的反馈意见综合起来,确定了自主研发小口径枪弹的性能要同时兼顾控制重量与提高杀伤力,最终研制出5.8毫米口径的重弹头短步枪弹,及其配用的国产KBZ45卡宾枪(也可称为突击步枪)与BZD45半自动步枪和CMG45机枪共同装备部队。

在海军建设方面,科技部并没有费多大劲,只是为现有舰艇加装各种导弹发射器和速射火炮,并换装模块化的装甲防护系统。空军的新式飞机包括部分将螺旋桨换成喷气式发动机的霸龙M45系列重型大飞机和鹏龙中型通用飞机,除继续改造M43神马型喷气式战斗轰炸机以外,还有飞龙M45战斗机作为补充。

1945年清明节刚过,中国远征军便按照重新部署的作战方案开始了新的进攻,4月7日华军第12集团军和第17集团军攻占柏林外围重要门户屈斯特林,将巴斯将军的德国国防军第9集团军牵制住。第26集团军、第33集团军、第34集团军和第37集团军迂回波茨坦并深入马格德堡与莱比锡,并封锁德军温克第12集团军从易北河向柏林接近的道路。第8集团军、第15集团军、第23集团军、第25集团军直插德累斯顿与皮尔森,进逼捷克首都布拉格,围住了舍尔纳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主力。

4月11日,中国远征军南路集群横穿奥匈,第14集团军、第19集团军和第20集团军分别占领了维也纳与布达佩斯,然后兵分两路攻占了希特勒的老家林茨和党卫军临时总部所在地贝希特斯加登。罗光琼南欧战区第1兵团、第3兵团与第4兵团在与东线部队会合后攻入德国南部,到4月15日当天连克慕尼黑、纽伦堡与斯图加特,然后向西包抄鲁尔工业区合围莫德尔的德军部队。4月16日早晨,中国远征军东西两线先头部队美械第52军第195师和国械第35步兵师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胜利会师,德国就此被盟军部队一分两半。

“草你妹!”在总理府地下室躲避轰炸的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在听到副官伯格道夫递过来的失利战报后,恶狠狠地将手中紧握的红蓝铅笔砸在桌面铺着的地图上。接着他抬头对陆军总参谋长古德里安咆哮道“巴斯和盖伦他们难道是废柴吗?他妈的简直就是一群垃圾和废物,如果这个情况属实,他们两个就应该被割老二!”

古德里安不慌不忙地解释说“巴斯和他的部队在前方已经竭尽全力了,可我们的兵力远远少于盟军,打了败仗是没办法的。”

希特勒指着古德里安的鼻头大吼道“你是不是被你那位中国的学生洗脑筋了啊,少跟我说这些该死的废话。我们的军队在战场上从来就没有失败过,将军你要永远坚信这一点,只有这样我们才会赢得最后的胜利。”

古德里安气得那是脸色铁青,接下来君臣二人是越说越火,激动愤怒的情绪变得越发难以控制。在旁边围观的将军们见势不妙,赶紧出来打圆场,将古德里安给拉到门外让他冷静一下。没过多久,气急败坏的希特勒便决定撤销古德里安的陆军总参谋长职务,改由古德里安的副手克莱勃斯继任。

老古在措森的总参谋部提醒维斯图拉集团军群司令海因里希“由于最近城市失守的坏消息实在太多了,元首最近的情绪状态变得极不稳定。我先把话撂在这,免得到时候你去地下室见他可能会被臭骂一顿,至于具体应该怎么做其实你也是知道的。”

海因里希问道“将军你辞职了以后还能做什么呢?”

古德里安摇摇头回答“没办法了,我还是回家种田吧,顺便哪天可以去找我那两个还在写信的学生聊聊也好。”

海因里希生气地说“元首现在的表现这么差,跟以前相比那是大相径庭。前些日子他还把我手里头仅有的几个装甲师预备队给划到了舍尔纳那边,导致我现在几乎一点机动力量都没有,只剩下那些没多少经验和补给的步兵和炮兵,以后的仗可真是不好打啊。”

古德里安低头无奈地说“唉,我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装甲部队,居然断送在像元首那样思想顽固不知变通的莽夫手里,对国防军来说实在是莫大的不幸。”

海因里希说“咱们国防军这回是被逼到绝路上了,按照中国人的话说,就是让所有的官兵在阵地上不成功便成仁。最终获得胜利的希望当然没有,但我们至少还能保护帝国平民百姓的安全,也算是尽到义务与责任了。”

古德里安握着海因里希的双手说“柏林的安危就拜托你了,奥得河与尼斯河是我们最后的东部屏障,一定要尽最大可能确保它的稳定。”说完这话他就带着少校副官离开了维斯图拉集团军群的指挥部。

海因里希随即打电话给柏林城防司令官雷曼少将“老雷你现在给我仔细听好,想不让元首他们发威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保障市民们的安全,如果出了什么事我就把你给送到党卫军那里,希姆莱可是不会手软的。”

雷曼在菩提树大街靠近勃兰登堡门的司令部回复道“长官放心,我们已经把那些老弱病残还有妇女都给疏散了,保证不会有事。”他在挂了电话后立即指示手下的亲信副官,让他们将消息传到本德勒大街的军政部大楼里的将军们。

现在的雷曼早在去年6月诺曼底登陆开始后就被中国国防部情报总局和德国解放联盟派往柏林,秘密执行联络反纳粹组织推翻希特勒统治、策反德军内部的基层官兵以及保护德国普通民众免受战火侵害的任务。雷曼在秘密回国到德军内部任职后,因其机智灵活,善于听取各种不同意见并通过分析得出自己的看法,得到了宣传部长兼柏林市长的戈培尔和党卫军全国领袖希姆莱这两个纳粹党铁杆大佬的信任,同时也为柏林反纳粹组织的军官们在按照提供很多方便。

早在1944年7月15日,德国军政部长奥布里奇和前陆军参谋长贝克将军就曾经试图借助希特勒到东普鲁士狼穴指挥部开会的时机,派独眼龙施陶芬博格上校将其爆破暗杀。但在时任大德意志团团长的雷曼和另一个党卫军内线军官弗里曼的坚持下,反纳粹组织取消了这个比较冒险的计划。雷曼建议他们尽量还是保持潜伏,直到能发挥最大效能的关键时刻才有把握下手。

到了1945年4月中旬这个当口,雷曼意识到希特勒已经被逼得完全丧失理智,因此他马上向柏林城防部队第56装甲军军长魏德林、海军防卫部队长官弗雷德堡、空军参谋长科勒和党卫军司令弗里曼传达了海因里希的命令,将大部分柏林城内市民当中的老弱病残和妇女先行撤出转移到外围安全区。尽管戈培尔不允许未经政府同意就擅自疏散柏林市民,但雷曼和魏德林等军官们对宣传部的顽固无知置若罔闻,坚持要疏散民众。

4月17日,中国军队和独联体集群在强大的炮火和空袭掩护下,从屈斯特林登陆场强渡奥得河与尼斯河,主攻巴斯的德国第9集团军。华军周如风的部队将温克的德军第12集团军死死地缠在易北河,阻止其向东增援柏林。法兰克福方面的华军集群则反过来西进鲁尔工业区,配合美军强攻莫德尔的B集团军群残部。舍尔纳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上百万德军主力部队逐步转移到巴伐利亚要塞区,他们遭到了紫十四华军的围追堵截,4月19日华军第8集团军和乌克兰第2集团军进占布拉格,并俘虏了殿后指挥的舍尔纳元帅。

当天晚上,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让第三帝国的新闻广播机构播出了这样一条惊动盟军最高统帅部的消息,声称纳粹已经在巴伐利亚山区深处建立了防卫严密的民族堡垒,大批德国国防军与党卫军部队、希特勒青年团以及纳粹游击队组织、各种先进秘密武器和部分专家正逐步向其中转移,他们将准备随时从地底下冒出来拯救元首和帝国。戈培尔在召集国防军与党卫军高官的时候这样说道“我们要与柏林和元首共存亡,除非万不得已才可以回到巴伐利亚继续战斗,绝对不可能投降。”

这多少与紫十四在捷克得到的小道消息有所符合,中国远征军总指挥诺图纳格—陈西利和独孤永昌同时接到艾森豪威尔发来的忧心忡忡的电报,同时要求所有盟军部队务必放缓推进速度,并相应提高警惕。为了搞清楚巴伐利亚地区纳粹地下活动的实际情况,诺图纳格命令紫十四在捷克斯洛伐克就地休整,由曾毅和李晓春的特种部队秘密侦察,结果曾哥和春哥均表示情况的确属实,德军在巴伐利亚地下要塞大约集结了上百万全副武装的官兵。

远在南京总统府的龙天英认为情况严重,立即给美国新总统杜鲁门打电话询问“听艾克他们说纳粹正在巴伐利亚集结大军,确有此事吗?”

杜鲁门在五角大楼的指挥中心回答“根据多诺万的战略情报局(CIA前身)这边的反馈消息,德国人是有这么回事,不过我们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龙天英笑着说“其实你们美国人研究除了的那个大杀器我们中国也有,在那里各自丢一颗出来就算是保持平衡,这个条件不算过分吧。”

杜鲁门微微一笑表示同意“其实我们都希望这个该死的战争能够尽早结束,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就可以。那玩意将会成为战争结束的催化剂,不过我们美国人在那些项目上花了两年多的时间,你们中国人花了多久?”

龙天英回答“我们这边起步要比你们早几年,但研发速度那是相当快,质量和材料绝对不成问题,你们美国人就跟着瞧吧,嘿嘿。”

4月20日,中美联合空军部队出动经过改装的3架B29超级堡垒与霸龙M45A重型战略轰炸机飞越巴伐利亚上空,向早就预定的纳粹民族堡垒区史无前例地投射了分别叫做小男孩(美国)和东云(中国)的原子弹,作为盟军送给希特勒的生日礼物。隐蔽在巴伐利亚山区地底下的大量德军官兵、工程技术人员和专家以及大量储备的武器弹药、飞机车辆等,几乎全部被两朵蘑菇云扩散的冲击波彻底和谐得干干净净,只遗留一点点毫无意义的残渣。

其实早在美国的曼哈顿工程开始以前,中国就从苏联解体后的遗产里找到了当年老毛子研究核裂变的秘密记录,科技部长任士舟随即将研制原子弹与核能科技列为非常规的重点项目进行各种理论测试研究。1943年12月中国兰州成立了一个直属国防部的特种部队,在西北大漠建立基地执行相应的任务,国防部、科技部和工业部联合组成的调查研究团体也在总统府压箱底的密令下悄然参与其中,由导弹项目负责人龚聆叶与高级专家卢鹤绂实际负责。1944年6月诺曼底登陆开始前,中国就已经在罗布泊爆破了首枚国产试验性原子弹,1945年1月中国完成了空爆原子弹的测试,国防部当即同意将其转入实用化,东云系列战略战术通用原子弹就此得到秘密投产并装备给战略轰炸机和地面机动导弹部队作为储备,直到4月份才首次与美国佬的同类一块,投入荡平巴伐利亚地下堡垒的实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