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炸酱面的道德界限

17日到访北京的美国副总统拜登,次日中午至鼓楼附近“姚记炒肝”店吃了顿北京炸酱面,外加蒸笼包子和少许小菜,一行五人最后仅花79元,结账时百元找零还作了小费。

由于花销与身份极不相符,这引来众多国人的感慨。一个美国“党和国家”领导人,到民间小店吃大众菜,不饮茅台,不抽大中华,而且极有可能是自掏腰包,即便不是自掏腰包,而是凭票实报实销,但他给出的小费是不可能体现在发票上的。对国内三公消费居高不下、一些官员胡吃海喝、贪污腐败等现象深恶痛绝的人们,对拜登亲民之风敬佩有加。


另一群国人则不以为然。以门口布置大量武警的图片为例,指拜登表面只吃了79元人民币,但他一趟走动,花掉了我方数万甚至数十万的安保费。一些人通过微博转发了有人到姚记吃午餐而被警戒的特警拒绝入内的消息。他们斥拜登吃炸酱面为“作秀”。


如何理解拜登这一场以吃小面为题眼的公共外交之意义呢?


作为中国饮食文化一部分,小吃历来是充满地方风情的日常特色食品,它虽不是“佛跳墙”宫廷菜那样能登大雅之堂,但毕竟就是广大中低阶层能够消费的食品,属于大众菜系。美国副总统到坊间小店光临品尝,这除了副总统想一解民间小吃之馋外,更从政治意义上传达着美国民众乐意进一步加深相互之间认识的愿望。不走入民间,光是官方在宫廷的交往,又何谈两国多层次加深理解呢?


以他们点的菜单为例,拜登拿出了一个中西结合的午餐:中式的面食加美式的饮料。这套价格不超过79元的组合餐,从文化的价值上已经超过了它本身的内涵,中美人民合作共赢之意跃于面汤之上。


假如说美国官员刻意在中国人面前表现出“节俭”、“不乱花钱”的行为,那更多也是从中国作为美国债主的角度出发。中国持有美债近1.2万亿美元,美国这个“杨白劳”很难在中国“黄世仁”面前充大款。拜登的小吃和背着双肩挎包上任的骆大使所要突显出来的,就是表明美国绝不是乱花钱的不负责的国家。他们要告诉中国债主,美国抵抗衰退的韧力远大于想像,说美国衰落了,还为时过早。


美国官员事实上经常下普通馆子,经常吃大众餐,以美国现总统奥巴马为例,经常是一手拿汉堡包,一手举着喝可乐,区区几美元就打发了一顿正餐。前总统小布什招待韩国总统的,就是几块五成熟的烤牛肉。


所以,如果说拜登副总统或骆大使是“刻意”的安排,那也是他们所日常习惯了的日常行为,属真实行为。以安保费为由驳拜登廉洁并指作秀,那是不负责任的说法。安保是作为外交惯例和受访国的规定做出的,既有保护贵宾人身安全之意思层面,也有阻隔东道主不欢迎的、但或许来访的贵宾乐于见到的人们之意。美国一向自行解决总统和副总统的贴身安检,这个钱一直是他们自己负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