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部到西部---记我一次押运犯人的经历

16年老兵 收藏 45 341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93年初夏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带新兵训练擒敌拳。通讯员跑过来说接到上级通知所有党员和班干到中队会议室集合,队长说我们中队要派40名战士(我们是全训单位有近100人)配合杭州支队和临平省二监四监的干警押遣送犯人去新疆,班干和党员都去,我们中队负责全程武装押解。大家一听都喜笑颜开,自从新兵下连到中队我就几乎没出去过。而且还是核枪实弹的出去押犯人,当时就感觉很威风。会议结束时,指导员反复告知,此次行动属于绝密,不得把行程、时间告诉任何人。

接着就是编组。我被编在三号车厢站岗,在一起的有我和三班副及两名战士党员。

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任务,心里是又紧张又兴奋,晚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一早迷迷糊糊起来,坐车到了临平二监。一路上,我已经感到任务的重要性,核枪实弹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了,路两侧站满了拿枪的武警和警察。一到监狱,就听广播里说调犯至新疆是响应党和国家加快西部大开发的号召,让犯人们为新疆的发展作贡献。听到这些有些犯人在嘀咕,哎!怕是回不来了。

两千多重刑犯排成队浩浩荡荡的从二监四监走到杭州临平火车站。壮观啊!近两公里的路程全部戒严,我们按小组站在车厢前,按名录叫犯人上车。每节车厢的联接处,都有四位站得笔直的持枪战士,还有四名警察分别把守着四扇车门。这次每个人配备的都是八一式步枪和六十发子弹。车厢顶架着机枪,途中犯人如有脱逃、暴乱、严重违法者,可以将其就地正法。经过了一番安顿,我们出发了。我们组几个站岗的还是挺兴奋的,那时我们都还是小伙子,岗哨站的直直的。一路上,风平浪静,没出现什么问题。这跟之前我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兴致也就不那么高了,而且那时的火车开得很慢,六七天下来人就有点吃不消了。但我们还是依旧保持着十分高的警惕性,不敢怠慢。

本以为这次任务就可以这样顺利的完成了,可到底夜长梦多,在戈壁滩里我们遇到了惊险的一幕。记得当时夜里风很大,不知是什么原因,火车停在了戈壁滩里。四月晚上的戈壁滩还是相当的冷的,犯人们冻得嗷嗷直叫,窗外的风呼呼的要把火车吹倒似的。这个时候,我们这些小兵开始有点紧张了。还好,本车厢里有年资高的警察,他们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说,不要紧的,犯人就是逃掉也很难徒步穿越的,会被被八百里戈壁吞没的。就这样,一路上车子走走停停地走了一夜,好不容易在第二天上午到了疆北的监狱,把犯人移交给了当地的警察。总算是松了口气,有惊无险。

我是第一次看到维族的警察,看到他们手里的家伙,没见过啊,和古代用的狼牙棒差不多,估计挨一下人基本上就废了。这些犯人应该老实了。


16年老兵 2011年8月16日夜于杭州

本文内容于 2011/8/20 13:36:21 被16年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