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13章 广岛之恋

亦浩 收藏 0 1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从这天开始,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日子,惠子每天都要到这个墓前,为丈夫烧上一堆火,也算是为亡夫烧的一炷香吧,有时候,她会趴在坟头上,感受与丈夫的亲密接触,同时,回忆一下她和田中秀夫的相识相爱。 日本广岛市,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也是惠子的出生地。 1975年,惠子出生的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从这天开始,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日子,惠子每天都要到这个墓前,为丈夫烧上一堆火,也算是为亡夫烧的一炷香吧,有时候,她会趴在坟头上,感受与丈夫的亲密接触,同时,回忆一下她和田中秀夫的相识相爱。


日本广岛市,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也是惠子的出生地。

1975年,惠子出生的时候,广岛原子弹爆炸已经过去了30年,广岛早已经从核爆炸的灾难中走过来,恢复了以前的繁华,但是,日本政府为纪念核爆炸所建立的一些标志型的建筑——广岛和平公园,以及爆点的圆顶建筑,还在时刻提醒着人们,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


惠子原来是姓浅野的,祖居广岛。

浅野家族在广岛是个大家族,从十六世纪以前就居住在广岛。1619年,浅野长晟成为广岛城主,统治了广岛若干年,浅野家族的势力,在这些年里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几乎统治了广岛的一切。

后来,虽经历史变迁,浅野家族已经不再统治广岛,但是,浅野家族的实力在广岛依旧强劲。但凡大的家族成员中有辉煌到不可一世的,也有平常到一介草民的。四十年代的浅野惠子的爷爷就是一个最平凡的浅野家的人。

惠子的爷爷因为儿时患有小儿麻痹症,治好以后就一条腿的肌肉萎缩,成为跛脚,就被当做残疾人。中日战争爆发后,日军大量扩军,而残疾人可以不用参军上战场,即使在战争后期,日军兵源极度紧张的时候,正当壮年的惠子爷爷也免于兵役,有幸躲过了亲历生死杀戮的战场,靠着一个小小的杂货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一九四五年六月,日本战败已经定局,日本国内人人恐慌。

此时,惠子的奶奶的妈妈去世,已身怀六甲的惠子奶奶回北海道农村奔丧。

八月六日,美国飞机在广岛投下了历史上第一颗面向平民的原子弹,让原本就被盟军轰炸成一片焦土的广岛,瞬间被夷为平地。除了奶奶以外,惠子家里所有的人,包括浅野家族的不论权贵还是平民,统统死于原子弹的核爆炸。

得到消息的惠子的奶奶悲愤万分,因为贫穷和悲情动了胎气,在北海道生下了惠子的爸爸,并为早产的遗腹子起名为浅野广岛,奶奶寄住在娘家含辛茹苦的带着浅野广岛生活,而且,给浅野广岛的每一只袜子上都绣上一个“H”,以纪念死在广岛的所有亲人。很多年以后,他们才从北海道的娘家回到广岛,但是,所有的亲人都不在了。母子两人相依为命艰难度日,直到惠子父亲逐渐长大成人,广岛也从战争和核爆的创伤中恢复过来,恢复了昔日的繁荣,母子俩的日子才有了好转。


躲过了战争的浅野家却没有躲过原子弹的爆炸,这一点,被渐渐长大惠子的父亲浅野广岛深深刻在脑子里,他坚定的认为,日本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大的受害者,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政府的片面宣传,人们对日本战争罪行的淡忘,而更多的突出了受害者的地位。浅野广岛成为一个积极的反战分子,参加了在广岛举行的所有的反战和反对核武的活动。在所有参加的这些活动中,只要可能浅野广岛都会带着惠子,

正是父亲的这些思想行为,深深的影响的惠子,在惠子幼小的心灵里,对原子弹核武器以及战争埋下了深深的仇恨,加之日本政府的刻意宣传,和很多日本人一样,惠子坚定的认为,日本就是战争的受害者,包括那些为日本天皇出征的军人,是国家的功臣,而有意无意的忽略了,由于日本的入侵给中国人民乃至亚洲诸国造成的深重灾难。


时至今日,尽管,战争已经过去了六十年,但是在日本民众中,持有这种观点的百姓比比皆是,这也难怪,日本供奉这战犯的靖国神社常年香火不断,而历次新任总理大臣都要去参拜靖国神社,也是鼓励和顺应民间的这种情绪。


浅野惠子第一次遇见田中秀夫,就是在一次反对核武的活动。

此时,田中秀夫已经是一名日本政府外务省的外交官,因为此次活动都有很多外国人参加,作为外务省官员的田中秀夫,便被委派前来广岛协助处理相关事情。


这个情节很有些像是《广岛之恋》中男女主角的相遇。

在一个咖啡馆里,和朋友一起聊天的浅野惠子,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田中秀夫。

一对陌生的男女相遇的瞬间,最能吸引少女目光的往往不是男人的潇洒英俊,而是一双忧郁的眼睛。就是田中秀夫的那双忧郁的眼睛一下子吸引住了浅野惠子。


当时,惠子只有21岁,而田中秀夫已经32岁。

外交官田中秀夫刚刚从一次失败婚姻中解脱出来。

她的前妻是一位巨商的女儿。田中秀夫的前岳父是日本屈指可数的大财团的董事之一,可以直接和首相对话,是一个典型极右派的军国主义分子,自大狂妄,是不是就会发表言论叫喊大和民族要吞并世界。

其女儿依仗着父亲的钱财和地位,骄横专制**跋扈,这让正处在外交事业上升期的秀夫倍感焦虑。为了摆脱婚姻,原本就两手清风的田中秀夫几乎是净身出户一无所有,最后甚至连看望孩子的唯一权利也被剥夺了。这让刚刚摆脱了婚姻痛苦的田中秀夫并不快乐。

在广岛的工作之余,田中秀夫来到一间咖啡馆消磨时间,就这样遇到了浅野惠子。


也许是因为对于战争的共同的反感,其实,这种反感战争的情绪,在日本非常的普遍,几乎日本的每一个家庭,都是战争的受害者,不是因为出战伤亡就是因为核爆病亡,或者两者皆有。

尽管,战后的美国处于维护自己的政治经济利益的长远考虑,在战争制裁方面做了很多手脚,使得一些包括明仁天皇在内的战争罪犯得以逃脱处罚,并且在战后对于日本经济的复苏给予了很大的帮助,但是,美国飞机投下了原子弹这个事实,是永远也抹不掉的,这就使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人对美国普遍带有一种既依赖又憎恨的矛盾情绪,尤其是那些核爆的受害者。


惠子走到秀夫面前,“你一个人?”惠子问。

秀夫回答,“是的。我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

“不,我有很多朋友。”惠子指指那边说笑的人。

秀夫说,“你为什么不去和朋友一起?”

“我看到你一个人闷闷不乐。”惠子说。

“就为这个?”

“就为这个。”

秀夫问,“那,你看到了什么?”

“我都看到了。”

“不,你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都看到了,什么都看到了。”

其实,这是《广岛之恋》里最经典的台词。被浅野惠子和田中秀夫移植他们见面的时刻了。


惠子说,“我是广岛人,我在广岛长大,我看到了广岛的一切,过去今天和未来。”

秀夫说,“不,你没有看到,因为你是广岛人,因为你是日本人,所以,你看到的只是广岛的一切,日本的一切,而这绝不是事实的全部。”

“全部?”惠子问,

“对,我说的是事实的全部。”秀夫坚定的回答。

这是浅野惠子有生二十一年来,所遇到的唯一的一次对她的观点的质疑,她的观点是全广岛长崎乃至全体日本人的,日本是二战的最大的受害者。

秀夫没有和惠子争辩,


“没什么,我已经习惯这样的日子。”秀夫勉强的笑一下。

“习惯?那就是说,你经常这样不开心了?”

“是的,当你见到的越多,知道的越多,你会发现在这个世界非常复杂,非常多的事情是被可以歪曲的,或者是扭曲的,或者是片面理解的。当你越多知道或者接近事情的真相,你就会越加不开心”

“哦,那你是做什么工作呢?”

“我在外务省,是外交官。”田中秀夫拿出这次参加活动的证件,上面有他的工作单位。


此时的浅野惠子还是一位广岛大学医学部的学生。

相貌英俊的年轻外交官田中秀夫又是一个积极的反战主义者,这足以吸引未来的医生浅野惠子和他走到一起。


在广岛的日子里,浅野惠子和田中秀夫走遍了广岛的每一个角落,他们虽然时常会发生一些这样的辩论,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之间感情的迅速升温。

一周以后,田中的工作结束了,将要回到东京的时候,

惠子对秀夫说,“秀夫,我爱你。”

“我是结过婚的人,而且还有一个孩子,”秀夫说。

“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

“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你和我认识的其他男人不一样。就这么简单。你等我,等我毕业,我就去东京找你,和你结婚成为你的妻子。”浅野惠子就这样把自己承诺给了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

浅野惠子毕业以后,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去了东京找到了田中秀夫,并且把自己升级为田中惠子,开始了外交官夫人的生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