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六卷 第八章 盛樱出手

张单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于是,盛樱是看了梁中国和王亚樵两个人的对战以后,前者是看了一会儿以后,盛樱是忽然喊道:“梁中国,王亚樵,你们两个人是赶紧停手吧,我是有话要说!”

从刚开始到现在,盛樱就是一直坐在了梁中国马儿的背上,前者仔细的看着后者和王亚樵之间的比斗,或许你不相信,盛樱是除了长的漂亮意外,她还是有许许多多的优点的,其中一点就是会识辨武功,故此,梁中国和王亚樵两个人是打到这里以后,盛樱小姐是隐隐约约是看出一些门道出来了。

如今,梁中国和王亚樵已经是过了许多在里面了,盛樱是观看了一会儿,他是知道如果在这么打下去的话,那么,不出意外的话,基本上赢的是王亚樵此人,虽然,盛樱是不喜欢这种结果,但是,盛樱却是不得不承认,所以,盛樱才会张口说出这些话语出来的。

虽然,盛樱说出这些话语的声音不是很大,而且,梁中国和王亚樵两个人的耳朵都是相当的好使的,所以,盛樱这句话是只说了一遍,王亚樵和梁中国两个人都是全部都听见了。

梁中国和王亚樵两个人对待盛樱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王亚樵不在乎盛樱此人的性命,但是,梁中国却是相当重视盛樱,毕竟,盛樱从某种角度的意义上面来说,盛樱还是梁中国的朋友,故此,梁中国还是挺听盛樱的话的,故此,当盛樱是发话以后,梁中国是立即不再和王亚樵纠缠了,梁中国是虚晃了几招过后,他就退到一旁去,与王亚樵死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在里面了,停止进攻。

王亚樵是看见梁中国的这种动作以后,前者本来还以为梁中国是使用以退为进的方法来进攻自己,于是,王亚樵本来是想不依不饶的对付梁中国,但是,就在王亚樵还有所举动的时候,盛樱是发话了了。

盛樱道:“王亚樵,你好不要脸,竟然以大欺小,传出去,你就不怕被人笑话吗?”

王亚樵冷哼一声,道:“东洋人,告诉你,明明是梁中国先动手的,不要把所有的责任全部都推到我的头上,我可不怕你搞栽赃!”

盛樱是嘟着小嘴,道:“王亚樵,可是,你不要忘记了,明明是你先做错事情再先的!”

王亚樵冷冷道:“东洋人,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盛樱是懒得和王亚樵是辩解来辩解去的,所以,前者是也不想和王亚樵说这些话语了,遂盛樱就跟王亚樵是说一点实际的东西出来,道:“王亚樵,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我和梁中国还有些话要说!”

王亚樵此人大情大性,平生做事情是光明磊落,不过,即使如此,他王亚樵也不是那种人家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的人,为此,他王亚樵的脸上是露出了迟疑的表情出来了,他是害怕盛樱会耍什么小九九的阴谋诡计在里面,故此,王亚樵听了盛樱这话以后,王亚樵想来想以后,他是摇了摇头,道:“东洋人,不好意思,我不能答应你,因为,我不相信你日本人。”

梁中国此时是冷冷的插话,道:“那么,王前辈,黑社会说出来的话,你就相信了!”

王亚樵是叹了一口气,道:“梁中国,看来你对我的成见是很深呀!”

说实话,王亚樵对梁中国虽然殊无好感,但是,前者却凭着听了后者的一些见解和治国才华以后,王亚樵就知道梁中国此人日后的成就是肯定非比寻常,所以,王亚樵是挺佩服梁中国,只不过,王亚樵是认为梁中国此人太过偏激,这点,王亚樵是大大的不喜欢,这些就是王亚樵对梁中国的评价了。

要是让梁中国知道王亚樵竟然死如此的高看他的话,那么,梁中国是肯定开心死了,但是,很遗憾,梁中国是对王亚樵的这些评价是一概不知,这对来梁中国来说似乎一件憾事了。

梁中国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以后,他就一句话都不说了,王亚樵是知道梁中国乃是一方土匪,他梁中国的手头之上也是有人有枪的,梁中国是对王亚樵是忌惮三分,那么,王亚樵也似对梁中国忌惮三分,这点,是不容置疑,所以,当王亚樵是看见梁中国这副如此憎恨自己的表情出来,这让王亚樵是暗暗叹了一口气,于是,王亚樵是无奈的做了一个选择。

王亚樵痛苦的道:“梁中国,那好吧,既然你是这么向着这个东洋女子,如此的讨厌我,那我走远一点就是了,等你和这个东阳女子商量的事情商量完以后,再叫我,我一定随叫随到!”

王亚樵是说完这些话语以后,梁中国和盛樱小姐都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前者就是看见这里以后,已经知道他们两个人是已经是一个鼻孔里面出气,无论自己是说什么话语,梁中国也是不会听的,所以,王亚樵就退后了消失在盛樱和梁中国两个人的视线之内了。

梁中国和盛樱小姐是看见王亚樵是彻底的消失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以后,他们两个人是才开始聊天起来,于是,梁中国是走到了盛樱骑得马上旁边了,梁中国问道:“盛樱,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呢?”

盛樱颔首道:“是的,梁中国,我想教你一套武功,帮助你打败王亚樵,怎么样?”

梁中国是想也不想,立即摇头道:“盛樱,不行,打败王亚樵我想运用自己的力量,我不想借助他人的力量,所以,我想你的提议还是算了吧!”

盛樱是笑道:“梁中国,看不出来,你的自尊心还是挺强的!”

梁中国是撇了撇嘴巴,一句话都不说了,盛樱是看见这里以后,她是想了想,然后,她盛樱是接着说道:“梁中国,这样吧,我知道你这个是比较自负,但是,如果,你不学我这套教你的武功的话,那么,你以后还怎么带你的弟兄们,你是土匪的少当家,自然是要无数的本领在里面,要不然,以后官府围剿你们,你梁中国可能是要损失大量的人马了!”

盛樱说的这些话可以说是句句在理,字字珠玑,说的是极有道理在里面,梁中国是听了以后,他也是连连点头,可是,又有一个疑问是出来了,他梁中国道:“盛樱,你教我武功,该不会让我杀王亚樵吧?这个我可不干!”

盛樱是看了梁中国一眼以后,前者是再一次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梁中国,你放心,我教你是为了救我自己罢了,这点你放心!”

梁中国皱眉道:“盛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

盛樱解释道:“梁中国,不要忘记了王亚樵是很讨厌日本人,而我就是一个日本女人,所以,我知道如果你输给了王亚樵,那么,王亚樵下一个肯定是向我开刀,他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帮你,就等于我帮了自己了。”

虽然,盛樱说的这话是句句在理,但是,梁中国听了以后,是仍然还是有点不明白的地方了,梁中国问道:“盛樱,你想教我武功,可是,你会武功吗?”

盛樱小姐是听了梁中国的这话以后,前者是立即不满的看了后者一眼,道:“梁中国,你这么说根本就是狗眼看人低,难道,这个世界上面只允许你有武功,我就不能有武功吗?”

梁中国对盛樱是骂自己的话语是一句话都不说,不置可否的样子,前者就是淡淡道:“盛樱,你年纪轻轻,是谁教你武功的?”

盛樱是叹了一口气,道:“梁中国,现在情况对你我都有点危险,我不想瞒你,我的武功是我母亲教我的!”

梁中国喃喃道:“你母亲?盛樱,我只知道你们日本女人是全世界最温柔的女人,可是,没有想到,你母亲竟然还会武功,这个对我而言,真的有点不可思议了!”

盛樱是对梁中国莞尔,道:“梁中国,你误会了,我母亲和我一样,其实,都不会武功的。”

“什么!盛樱,你和你我的母亲都不会武功,那你又说要教我武功,你该不会是在耍我吧?”

梁中国是听了盛樱说的话语以后,前者是觉得相当的不可思议,于是,前者的嘴巴就忍不住蹦了这句话了。

盛樱是相当生气的看了梁中国一眼,道:“梁中国,亏你还是练过武功的,难道,你不知道一理通百理的道理吗?谁规定是只有武功才能比武的时候对付敌人,难道其他的杂术就不行了吗?”

盛樱这么说话是激起了梁中国的好奇心,梁中国是问道:“杂术?什么杂术,盛樱,你能不能说的清楚一点。”

盛樱是发现梁中国似乎是根本听不明白自己再说什么的样子,于是,盛樱只好是耐着性子,道:“梁中国,很简单,我马上就要教你一种舞蹈来对付王亚樵,以助你可以更好的打败王亚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