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英国人怎么不敢在北京法院门口滋事了?

wangdongshan123 收藏 3 196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首先声明,曾滋事的英国人不是英伦三岛上被定性为“暴民”那些平民百姓。而是在北京的英国外交官。自从1989年春夏到现在,每逢北京朝阳区或什么区法院开审“寻衅滋事”的中国籍嫌疑人,英国驻华大使馆政治处的人权事务专员等就会和美国老大哥一起,也会准时到达会场要求进去“旁听”,往往是唇枪舌战一阵,甚至肢体冲撞后才获准进场。 8月12日 ,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审某位所谓“维权人士”,德国、瑞士、加拿大等九国使馆官员到场力挺那位妇女,几经交涉才获准进入法院旁听。英国大使馆官员呢,却罕见的缺席了。无它,因为自己国家正值名声不好,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去关心别国的人权状况,师出无名,心虚呀。伦敦警察此刻还在各处用铁器未有搜捕证就破门而入抓人、打人,也和北京当年一样起诉那些“破坏社会秩序者”,北京驻伦敦大使馆的官员,还没听说有介入英国“维权人士”被当局起诉的案子,所以要将心比心才好。




出乎外界意料,卡梅伦表示要关闭社交网站和拦截黑莓等手机短讯(19岁少女Holly在脸书上留言:“杀死100万警察”,“谁来参加?”),维持相当精密的通讯监视与过滤作业。黑莓允配合,脸书已删掉一些煽动性网页,而维持则拒就范。今年才43岁的卡梅伦,是英国198年来最年轻的首相,他考虑禁止推特,引起同属保守党议员们的强烈反对。




如果不健忘的话,我们想起就是此君在新疆7·5事件时指责中国在新科技领域做同样的事,那时他还是在野党领袖;在今年初这位新首相又在XXX革命时指责那些国家政权在新科技领域做同样的事。人们不禁要问,卡梅伦先生是否已改弦易轩辙,加入“阿拉伯独裁者”的阵营?如果中国大大小小媒体、网站都深究英国为何也发生社会动乱,甚至政府也出面反唇相讥,英国的对华“人权外交”以后还有市场和公信力吗?英国人很聪明,眼下低调一点,夹着尾巴做人为宜,英国外交比美国外交更灵活一些。




英国各地火光熊熊,本来是最夯话题,被大事化小, 8月13日 、14日(参考消息)已连续两天没有英国动乱的报道,匪夷所思。据官方通讯社一位朋友私下讲,主流媒体具“导向”职责,若对英国动乱报道太多,恐有“蝴蝶效应”,对离英国遥远的中国产生负作用。因而,主流媒体即使有抢新闻吸眼球的想法,都被纠正。官方在观察百姓对伦敦事件的敏感度和后续效应。当年是全民经商,人人下海,如今是全民放送,人人发声,切不可轻忽,否则要委屈当王勇平第二,或者为另一场风波扛责。笔者在 7月29日 乌有网站一篇关于挪威的文章,提到央视播音员学识肤浅(恭喜她荣升新闻联播“国脸”队),网友[仗剑走天涯]见解深刻,他当时跟帖评论批评央视,“内容编辑经常是美国的一只狗,英国的一只猫”,即那些屁大的事都要在新闻24小时栏目讲个不停。在此告诉[仗剑走天涯]朋友,现在风向变了,英国的人都不能多报道,莫说一只猫。央视对报道英国事态的新闻用语,充斥千万不要惹火烧身的荒谬心态。电视台名嘴、部会发言人和算命佬,应该是国人最不信任的三大害,反正我信了。党营媒体的表态,都具有时代的表征。当年人民日报不是发表毛主席声援美国黑人正义斗争的声明吗?那时顾虑美国政府什么?




明白媒体特色了,再深入了解,伦敦固然是“雾都”,中国土地也难免没有风风雨雨。让麻烦一方尽早有台阶下,分享利益以降低对自身的伤害,只好在涉英报道闭门造车。好像在石家庄,贵州黔西县都有执法车辆翻天事件发生,官方新华社就将后者定性为“因城管与群众冲突引发的打、砸、抢、烧聚集事件。”又是城管惹的祸!伦敦应该没有“城管”这种中国特色编制,怎么也有车辆被烧毁?贫富不均,而且呈加大之势,英中两国有共同点。南方日报一位朋友发邮件来为该报的英国报道辩解:“在复杂的国际政治论述中,要避免因为言辞误用造成的争议和困扰。”问题在于,中国土地上的左、中、右都有自己的固定思维。官方则越来越显得小心翼翼,对发达国家“负责任”。




笔者做了功课,查出英国已有超过二千五百人遭到拘捕,警察总局各分局的拘留所已人满为患,各级法院不得不通宵达旦加班审案。其中各行各业人士各种种族背景人士都赫然在列,不一而足。有富家女、大学生、慈善机构和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大概没有郭美美之流),幼儿园、小学、中学教师、救生员、厨师,还不算那些被英国政府称为“无业游民者”在内。伦敦法院以极快速判处一对模特儿姐妹花大学生入狱半年,指控二人和另一女友“抢掠便利店的口香糖”。联想到北京在八九动乱后审判违法肇事者,都没如此这般神速,何况英国女孩也没像当年北京有些人烧军车,打战士。口香糖有多贵重呀?虽然也是抢劫行为属于不该。




“到底谁是暴民”?已成为英国社会和舆论的一大问号,没有多少人相信是英国官员所说是“家长没管教好子女”等谬论。(只有5%民调人士认为与种族对立有关)。英国中间偏左的《卫报》也认为,这个问题“恐怕没有简单的答案”。中国“普世派”不是称英国是老牌“法制先进国家”,人民最守秩序吗?号称法网恢恢,怎么只看到法网花花?




不了解英国情形的人,可能误以为这类随意纵火、抢劫、砸店、闹事的年轻人,以下层社会的外籍人为主,大半是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非洲的加纳、苏丹、埃及等国,或者东南亚那些英国旧殖民地来的新移民,实际却大谬不然。道理很简单:外籍居民深怕一旦被捕,会丧失宝贵的居留权,因而闭户不出。反而是金黄头发、湛蓝眼珠的道地英国青少年。




正因为“破坏秩序”的人什么背景都有,无论在哪个国家发生,英国驻华外交官才明白,对社会不满民主“精英”,也会被起诉“破坏秩序”罪的。据说德国、瑞士、加拿大等国力挺的那位北京居民,有大学中文系的教育背景和某机关的工作经历,08年才退休。英国外交官如去法院力挺,将是一个惹争议的动作。





以英美为首的西方阵营,对华和平演变策略之一就是“以华制华”,利用中国体制内、体制外的精英、学者、官员依“普世价值”向西方靠拢看齐,用高文化者带动低文化者,用老师带动学生。西方政客最期盼中国的媒体给英国留面子,悖离客观报道原则,影响民众知的权利也无妨。英国各处的街头动乱,其原因之一是长期的高失业率。如今的中国社会,也面对类似的失业和贫富差距问题。毕业生难找工作的窘境,由于加幅有限的薪资水准和不断攀升的物价与房价,更是雪上加霜。英国社会有一个青年“尼特族”(NEET)即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无工作、无教育、无培训,也属“三无人员”。其它国家如不改善青年就业问题,难保不会有自己脚下发生英国同类动乱。




英国的社会动乱如果发生在亚洲国家,这绝对是英国政府和媒体猛烈批评当地政府的绝佳题材。这也是中国“普世派”和“南周”、“南郡”放冷枪暗箭,“带路党”明火执仗的绝佳时机。可惜,他们看到的事情发生不在中国。英国领导人貌似庄严而怯于承担,让中国“普世派”失望透顶,因此只有沉然、无语。加上南方系也在动荡、分化、改组中。《炎黄春秋》在香港开出版公司,原“南都”总编程益中(2004年被广州当地检察院以“贪污罪”逮捕,五个多月后释放)已于7月中旬获广东出入境放行到香港工作,担任香港亚洲电视(亚视)新闻高级副总裁。“亚视” 7月6日 乱报新闻,幸好与他无关。而“南都”另一美国人钟意的“长平”(张平),也被内地资本家投资的香港“阳光卫视”招揽,负责内容编辑。只是,特区政府迟迟没有批准他的工作签证。笔者曾撰文批评杨澜夫妇上市公司属下的“阳光卫视”,给辛子陵提供批毛平台(文章见http://user.qzone.qq.com/1916954300/infocenter)。先于长平,已有北风、贾葭(前凤凰周刊编辑)、柴子文(前南方周末编辑)等自由派被“阳光卫视”花高薪请至帐下。精英们总要民众和读者把西方政要的说教和西方媒体的社论当圣经看。美国国债危机、英国社会动乱,终于让中国精英们的先前言论徒留政坛笑柄。不过他们自以为是NBA篮球季后赛的“黑八”,要继续往前冲。炎炎夏日,来了个香蕉骆家辉,党报“南方日报”就当要闻放在头版并配照片。想想中国驻美大使张业遂去年3月到任,美国所有媒体全当他透明的待遇。今天某港报发表评论说:“无疑,大使是黄皮白心的香蕉仔,逻辑思维及价值观都是美式,‘百分百的美国人’,捍卫的是美国利益,期待他‘亲华’只是一厢情愿。‘乌有之乡’今后可别骂他‘汉奸’。”




传言自由派们在九月份出版杂志《白纸黑字》,由广州白纸黑字文化传播公司发行,据称章诒和、鄢烈山、笑蜀、野夫、梁文道、王康这些人充当写手。广州大道中南方日报社新大楼挂出了文化产业交易所的新招牌,总要有些新企业去捧场子啊。建议新杂志先组织专辑谈谈英国事变,坦诚一点,否则只是利用这个平台非议毛,贬低渝,安乐美,最终步上韩寒“独唱团”的大结局。或许他们舞文弄墨,虚应故事,横竖就是一招:测试广东当局“解放思想”的尺度!




不排除右翼之中若干有识之士也在思考:民主国家就没有社会矛盾吗?他们或许也开始怀疑茅于轼老先生说话是晕过头了。因为茅在 7月30日 说:“当年世界的矛盾有各种各样,我觉得不管在中国,在利比亚,在突尼斯或是在那里,它的冲突就是普世价值和当地的传统文化相冲突。”英国当地传统文化,主流文化是什么,不就是“普世价值”论吗?黑人文化、穆斯林文化在英国哪有代表性呢?因此,按茅于轼的讲法,就是用普世价值的长矛去进攻普世价值的盾牌,十足的自相抵触!是绝对说不通的歪理。难到不是吗?




其实英国所发生的事与“中东阿拉伯之春”有绝对相同之处,那就是“社会矛盾”。当国家经济情况还过得去时,许多社会矛盾都被蒙起来,一旦经济状况发生问题,各种其它问题便综合发生,其中最大问题便是“社会公平”。中东独裁国家造成的社会不公平,有显著的代罪羔羊,那就是独裁者,事实上他们也难辞其咎,埃及的穆巴拉克父子能不负责任吗?但西方民主国家,社会不公平并非某当权者能在一定时间内所为,而是制度、行政错误种种矛盾,导致社会爆发冲突。中东的青年因失业愤怒,英国的青年同样也因失业愤怒,中东有贫富不均的冲突,英国的冲突可能更大,中东人民因生活困顿而失望,英国多数人民也会因为看不到生活改善而失望,当中东人民在群体激动时失去理智而做出非法行动,英国人同样也会,这与教育教养的关系不大,伦敦的打砸抢烧其实不足为怪。最可笑的是,英国政府正在对利比亚的政权发动战争,又将对叙利亚进行干预,最佳借口当然是要使这些国家的人民在有希望的安定社会中生存,因此,要推翻“不负责任”的政府。北京目前不遗余力鼓吹“和谐社会”,也就是怕社会矛盾扩大,影响社会安定。英国政府似乎只想那些“非民主”国家社会安定,倒不在乎自己社会是否安定。当初如何奢言在利比亚设“禁非区”,如今自刮耳光。




茅于轼先生如果头脑还清醒的话,请还是去和英国人交流交流。他老先生刚刚又在8月最新一期《炎黄春秋》发文《中国人民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他的意思是 1949年10月1日 只是第二次站起来,抗战胜利是第一次站起来,是在蒋委员长领导之下。对此哗众取宠言论,我们都懒得去搭理。




资本主义的模范美国英国出了大麻烦,居于高位的政客是寡廉鲜耻,拼命卸责,倒是日本中级官员能识破“庐山真面目”。担任日本经济产业省事务官的古贺茂明著书《日本中枢之崩坏》,批评政府的官僚精英主义,在当地大受欢迎。虽然新书属严肃书籍,但自五月推出后,一直稳占日本亚马逊的畅销书榜首一百位,已售出超过三十八万本。古贺在书中指责政府内部互相争吵、谎话连篇和令人窒息的文化,引致发生福岛核电厂泄漏核辐射事件,并阻碍了日本大地震和海啸后的经济复苏。此外,古贺更形容日本中央政府机关的办公地霞关是「有才华者的墓地」,批评政府部门各人自扫门前雪,官僚体制令官员只为自己所属的部门做事,不是为国家服务。在赤坂开设书店的西家次男(音译)表示:「由于著作由政府部门高官、真正在政府工作的人撰写,所以有说服力。而且出书的时机一流,所有人都好奇,希望知道福岛核电厂背后发生的事。」古贺在经济产业省工作超过三十年,他在本年于备忘录中严厉批评自己所属部门精心炮制幕后交易,令东京电力公司逃过破产,是不合逻辑,因为东电可能被福岛核电厂事件拖垮,结果惹怒同僚。





说回英国,首相府证实,首相卡梅伦已决定聘请美国「超级警察」布拉顿(Bratton),出任英国警方顾问。布拉顿曾在纽约、洛杉矶和波士顿担任警察总长,英国希望借助他的经验,向警方高层传授知识、方法和技巧,防止近期震动全国的骚乱事件重演。六十三岁的布拉顿现时是纽约私营护卫公司Kroll主席。他上周五向记者证实:「英国政府已聘请我,就黑帮问题、黑帮暴力及如何对付黑帮等课题,担任他们的顾问,与他们分享经验。」但他强调称:「这只是一份短期临时工作,我并非加入英国政府。」据悉,他已答应在未来数月内前往英国访问。布拉顿当年领导纽约警队期间,成功打压街头罪案,令纽约治安大有改善。在二○○二至二○○九年间,他出任洛杉矶警察总长,协助压抑黑帮暴力,并改善警队与社区关系。但卡梅伦的决策遭到英国警务人员的反对。反讽卡梅伦是政坛“菜鸟”,无厘头裁减警务经费。伦敦警力编制才有六千人,有英国警察甚至说,英国政府应该请中国人当顾问,因为中国人重视警力作用,应变能力也不错,发明“维稳”一词已响彻全球。据称上半年各省市向公安部申请增购防暴设备上亿美元。各大省会有时让警力大巡行,军方自叹不如。不过也有英国警察认为中国人不够自信,因为某些访客不是表彰英国法治多么好,甚至为人师表吗?不过,那个揖让而升的图像,现在已成为泡影!中国百姓冰雪聪明,不会欣赏过作的宫廷身段。




有人举吉朋(Edward Guvvibs)的名著《罗马帝国兴亡史》一书为例说,世上没有永不败王的帝国。从十六世纪到二十世纪中叶,英国称霸世界已四百余年。物必自腐而后虫生,列名联合国安理会五强之一,原就有些勉强,伦敦早该识相一点,自求多福,更不必学破落户子弟,硬撑场面。英国真正的困难在于无法振兴经济。今年七月的全国失业率,已高达百分之七点七。放眼未来,国家经济势必继续受欧盟与美国拖累,不可能有起色。高物价加高失业率,才是青年人爆发不满的真正原因。一叶落而知秋,这次动乱会是大英帝国未来岁月的预演吗?世人只能屏息以待。




其实,多数中国百姓对某些有关普世的表态是深不以为然的。更觉一味讨好配合西方的发言,有昧国人良心。在特定场合使用选择性的话语,是政客特质,无一例外。政治体制走向,非庙堂某个热心人可以一肩挑起的,你看看总设计师,最后也只能撂下一句“不争论”去息事宁人。






英国政要,在野也好,执政也好,加上媒体,在西藏3.14事件,新疆7.5事件上都欠了中国人民一笔债,恶名远扬。是否北京相关者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敢反击英国人一次,让国人耳目一新?在这么绝佳用来给民众上资本主义真实状况一课时,毫无作为,自废武功?!相对的,所谓“人权记录不佳”,“社会不公”一向是英国人在对华关系中诉求“善世价值”的利器,北京依法处死一个英国毒贩,伦敦可以大小媒体炮火全开,政坛要人义愤填膺,现在英国警察任意开枪杀人,北京有什么可以称得上“动作”的规定动作吗?眼下是时移势转,在中英两国已开展的正式人权对话进程中,人权竟成了北京本可以主攻伦敦的强项,至于相关者用不用则另当别论了。





全球各个角落都知道美国在外交上的双重标准,如果把英国发生的现状套上中国的字样,美国政府会发表以下的声明:




我们面对的不再是再惹人喜爱的国家,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民主国家不会枪杀年轻人。




贵国政府还没有学到一点的就是,你不可能杀死一种观念,你不可能用警车碾碎希望,你不可能用子弹洞弹穿人民的渴望。平民伤亡事件是贵国的悲剧。




对于贵国政府如此残忍地镇压和平表达意愿的行动,表示愤慨,对于那些负责组织游行示威的人没完没了的侵扰、拘捕,是对贵国公民的人权的大规模侵犯,这种行为是没有任何合法的理由可以作为借口的。




如果贵国政府继续奉行这种官方发动的暴力与恐吓行动,将对两国关系带来巨大的伤害。这不是威胁,而是一个事实。美国人民绝不会容忍一个政府把自己的人民当作敌人来对待,而仍然如往常与之打交道。




网络自由是当今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不可阻挡,贵国要从中东阿拉伯政权的反民主作法吸取教训,不要站在历史错误的一方。




美国政府还会有以下的举动: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全票通过决议,谴责贵国政府对手无寸铁的人民使用武力,要求奥巴马政府与其它盟邦磋商,对贵国进行国际制裁,中止贸易和发展计划,禁止出售与防务有关的武器、限制高科技、核原料或零件转让,进一步制裁。




美国十五所著名大学校长联合写信给贵国政府,表示对贵国学生的同情,与对贵国警察野蛮对待学生在内年轻人的愤慨,呼吁当局采取最大程度的克制和忍耐。




美国联邦大法官会致信贵国领袖,认为贵国未经审讯,不按法律手法随意抓人,违反了关于公民与政治权利的国际公约以及人权普遍宣言的规定。美国表示遗憾和沮丧。




美国人还会去信,要求贵国把政府办公地白厅(White Hall)改称白色拘留所(White Haul)。




美国的纽约市会中止和贵国首都的友好城市来往,芭蕾舞团和篮球队都取消表演。





看到《参考消息》对英报道的奄奄一息,令人哭笑不得。幸好有一位勇敢的编辑在“时事纵横”版最下方的角落刊出《伊朗称愿向英国派“维和部队”》;




[法尔斯通讯社德黑兰 8月12日 电]伊朗一名高级军事指挥官宣布,德黑兰准备向伦敦派出维和人员,以帮助这个城市恢复安宁。伊朗动员穷人组织武装力量的指挥官穆罕默德·礼萨·纳格迪11 日说: “动员穷人组织武装力量的阿舒拉旅已做好了被派往伦敦执行维和任务的准备。” 纳格迪说: “很遗憾,专制的英国继续对该国的弱者实施犯罪和暴力,并将他们称为盗贼和匪徒。” 他对联合国安理会总是支持压迫者的做法表示失望。他说: “如果联合国大会批准,动员穷人组织准备派出阿舒拉旅和扎赫拉旅的一批成员前往利物浦和伯明翰,以维和人员的身份监督人权法规的遵守情况并阻止动用武力。”纳格迪还提到了威廉王子的奢华婚礼和现场直播的高昂花费,他认为英国最近的骚乱是由英国官员的“大错”导致的,并提醒他们谨防出现更为严重的后果。




笔者的烦恼是,为什么偌大中国13亿人,就没有一个县团级以上官员有伊朗人的聪明见解和提议呢?数字原来是阿拉伯人发明的,明白了。英国前首相布朗为西藏3·14事件扬言抵制北京奥运会,卡梅伦会怕北京抵制伦敦奥运会吗?自然不会。拜大环境所赐,伦敦满目苍夷,深圳歌舞升平,英国终有这天被拿出来全球检验,让人看笑话。其实英国人只要自律自检就好,不要天天对别国指手画脚。被英国人统治多年时的香港,不也是有自由,没民主?




香港人则好像很关心新疆,新疆书记张春贤 8月12日 深夜会见到访的香港媒体,承认目前新疆“处于恐怖活动活跃期”,随时可能发生类似喀什的袭击,“说不定就在今晚,也可能在明天”。笔者一直持以下观点,美国打死拉登后,**势力开始向新疆回流,可是主流媒体浑然不觉。张春贤以务实态度承认,在和田派出所遇袭案处理过程中,“有些遗憾,没有能及时发出现场照片和摄像,这方面以后还要加强。”他的这番话,显然针对事发后中国的自由派又在网上质疑官方报道的真实性。其实,张春贤还有一个办法是约见英国路透社或其它英国报章,教育英国人怎样维稳。尤其加强反恐情报收集。重视情报官的作用。国务委员日前在乌鲁木齐开会,就直言这方面要改进。




最后补习一下历史,中共情报“后三杰”之首熊向辉和英国有缘,上世纪1962年代初担任驻英代办(中英是代办级外交状态),其后一直有传言胡宗南去英国时想见他,其实不然。更荒唐的事是,最近浙江省安吉鹤鹿溪村修复开放“胡宗南故居”,当地党支书称:“修建故居是为了纪念他抗日爱国精神。”不就是为了开景点赚钱嘛!胡宗南1947年攻占延安后住的那个窑洞,是否也要当文物修缮一下?熊蕾的文章《检点叛徒》时机很对,建议加上“检点内奸”,否则更多的蒋介石手下“故居”会起死回生,重现江湖。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zzx323

我们已经习惯了西方列强长期以来的恶整与戏耍,除了不断自我检讨和积极避免再次挨斗外,还有就是保持微笑地善待和谦恭地与之交往;当这个世界忽然间证明我们才是君子和老师时,无论如何我们是很难在短时间内醒过神来的,似乎这一切永远只会在梦里出现。我们能因英国数千民众被警察抓捕,就开囗说抵制伦敦奥运会吗?我们能张囗要求英国首相因此下台吗?我们能好意思公然支持反政府民众和承认反政府民众为合法政府吗?...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