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欲望之火 燃尽原有的幸福

太行静儿 收藏 9 1187
导读: 怒火中烧的李肖对着妻子连砍两刀,陶晓云的脸上顿时一个两寸的口子。看着喷出来的血浆,李肖傻了,菜刀掉在地上。 太行静儿/文 一、 在这个物流纵横情感泛滥的年代,经济膨胀的同时也膨胀了人的欲望,欲望中夹杂着空虚、无奈、寂寞和莫名的恐惧。 人以群居。 一件桃色新闻刚刚落幕,又一件桃色出现在这个以厂为单位的群体中。这个紧挨着农村有点与世隔绝的群体就上千号人,有点风吹草动根本无需打听。 女人从结婚一直在家做全职太太,高挑婀娜的身

怒火中烧的李肖对着妻子连砍两刀,陶晓云的脸上顿时一个两寸的口子。看着喷出来的血浆,李肖傻了,菜刀掉在地上。


太行静儿/文


一、

在这个物流纵横情感泛滥的年代,经济膨胀的同时也膨胀了人的欲望,欲望中夹杂着空虚、无奈、寂寞和莫名的恐惧。

人以群居。

一件桃色新闻刚刚落幕,又一件桃色出现在这个以厂为单位的群体中。这个紧挨着农村有点与世隔绝的群体就上千号人,有点风吹草动根本无需打听。

女人从结婚一直在家做全职太太,高挑婀娜的身段,一袭披肩的长发,加上明朗的五官,虽说不上漂亮但也悦目。男人小学没有上完就在社会上混,虽说没有文化倒也混的满腹的社会学。靠着人聪明,能说会道,在这个不怎么样的小厂的也算一路青云,竟然学了一门手艺,成了灰领。不怎么辛苦一月领着三千多块的薪水。在这个较为偏僻的地方,日子也算过的去。聪明伶俐的的女儿小学马上就要毕业了。生活虽不算富裕,倒也幸福。

二、

销售科的门在厂大门的左侧,空旷的广场上每天都停满了货车,销售科的门口有两个小的椭圆形花坛,里面开满了凤仙花。

正是盛夏,也就是淡季,空调下的男男女女闲来无聊东南西北的扯着,这里的男人都是天南地北靠嘴吃饭的,也是厂里油水最大的。出出进进都开着私家车。女人多是有头有脸的家属,每天花枝招展的开开提货单数数钞票,工资比岗位上的还多了许多。

一个女人将捣碎的凤仙花敷在脚趾上,用撕成小块的塑料包装袋包住脚趾,再用线缠绕固定。男人们喝着茶扯着黄段子,正在织毛衣的陶晓云听的脸上泛起红云,掩鼻一笑更是显得娇艳可人。这一笑不当紧,偏偏坐在一旁的黄小衫看在眼里,心里便有了盘算。天底下哪有不吃腥的猫,更何况这里的男人个个跟饿狼传说似的。本着手里有两破钱,烧的快不知自己姓啥了。

“晓云,明天歇班我去市区办点事,你要是去转的话,坐我的车去吧。”黄小衫套着近乎。真应了那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自从修桥好久没去了,坐公交要绕好远的,桥修一年多了也不知要修到什么时候。”晓云问非所答的搭着话

“我办完事再把你带回家,你看好不好。”黄小衫讨好的说。

晓云想了想说“好啊!”

三、

黄小衫的车进了市区并没有像他说去办事,而是跟着晓云当起了保镖。又是买饮料又是抢着付账,殷勤的跑前跑后。两个人融入人海中,如同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我老婆手机掉水里了淹死了,我也不懂女人喜欢什么样的你帮我挑挑。”黄小衫风趣地说

“我用的是诺基亚的,质量挺好的,用了好几年了。”

一款oppoA115型直板机呈现在黄小衫的手里,黑色的外观加上紫色的线条给人大方时尚的惬意“你看这款怎么样。”

“挺好啊,我上次和老公逛街就看上这一款了。”陶晓云想起自己那部手机,已经旧的没有维修的价值。

“这台现在就是你的了。”去付账的黄小衫轻轻松了一口气,暗想还好她没看中几千一部的机子。

奥斯卡电影院里稀稀落落的坐着几乎全是恋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唐山大地震几个字……。

陶晓云想起自己的老公一部不足九百元的手机,寻思了半天说:“回来我给你买个更好的吧!”她知道这不过是推词罢了。而眼前这个跟自己相处不到半个月的男人却如此有心,伤感起自己的命运来,结合着电影的故事情节竟然抽泣起来。黄小衫怜惜的将晓云拥入怀中安慰她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只管找我好了,只有我能办到的一定给你让你满意。”

“你老公也真是的,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就不知道心疼呢。”

“你如果是我的女人,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

四、

贫贱夫妻百事哀,估计连晓云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被爱还是被虚荣陶醉。

他们为了方便来往特意在厂区租了房子,如同热恋中的男女一样难分难舍的不愿错过每次机会,唯一不同的是房子不是用来共同生活的,而是为了让肢体语言来倾诉思念和爱的。

“云,我爱你”黄小衫一把抱住刚刚走进出租屋的陶晓云,将她挤在门和自己中间,用他厚厚的唇堵住了晓云的性感的红唇上,贪婪的吸吮着。

陶晓云一把推开黄小衫说:“男人信的过,猪也会上树。”

黄小衫举起一只手发誓说:“我对你可是真心的,不然天打五雷轰。”

陶晓云“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说:“好了,我信你就是了,干嘛发这么毒的誓。”

黄小衫拉住晓云的手说:“来,看我给你买了什么,穿上我看看。”

一件黑色透明的情趣内衣散发着淡淡的果香味,将女人包裹的如同夜的精灵,折射出火一般的成熟美。男人的瞳孔明显的放大,小腹一阵燥热,硬硬的东西在内裤里顶的难受。男人拉住女人的手,朝自己下身摸去。女人含羞一笑说:“看你那没出息样。”

男人抱起女人丢在床上,坏坏的说:“我一会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这个没出的男人的魔力,我要让你爽死。”

男人用唇亲吻着女人的每一寸肌肤,如同一条带着体温的小蛇蜿蜒爬过,女人扭动着,轻声呻吟着。小蛇爬过的地方都如同一个小小的宇宙,顷刻间爆破。内衣被男人一点一点的撩起,男人的手在女人的阴蒂上轻轻揉动着,酥麻的让女人忍不住放大了呻吟的音量。

女人拉住男人的双臂,暗示他可以进入了。男人一脸诡异的笑容,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个震动棒出来放在女人的“桃花源”处,看着自己旁边的女人一浪淹没一浪的高潮。

男人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女人的精力也耗去了大半,翻身进入女人的身体,在男人猛烈的撞击下女人又一次进入了高潮。

五、

爱在欲中燃尽了理智。黄小衫以喝酒为名步入了陶晓云的家庭,本来就是一个厂的,晓云的爱人李肖也是爱酒之人,推杯换盏的成了酒友,你来我往倒也掩人耳目。李肖上夜班时黄小衫也就随风潜入夜的如同进了自家似的。

黄小衫一进门一把搂住穿着睡衣的晓云:“宝贝,想死我了。”

晓云的芊芊玉手一把捂住黄小衫的嘴轻声说:“小声点,孩子刚睡着,别吵醒了。”晓云拉着黄小衫的手轻轻走到卧室。

卧室里一张一米八的大床是粉红色的六件套,米黄色的小夜灯散发着昏暗迷离的光,白底碎花的落地窗帘,白色的梳妆台,给人简洁、雅致的感觉。

晓云搂住黄小衫的脖子说:“以后还是不要总往我家里跑,被他碰见了怎么办。”

“我是太想你了,如果他同你离婚,我要你。”黄小衫的手在晓云的背上轻轻拿捏着,唇从在晓云的耳廓上轻轻的撕咬着。晓云的感到一股热热的体液慢慢的涌出来。

当黄小衫进入身体的时候,她强忍着涌在喉咙的气流,担心吵醒孩子,不敢发出声音,这种感觉让她感觉十分的压抑。黄小衫看着不入戏的晓云,只好草草收兵。

纸总包不住火,听到风声的李肖夜班请了假回家抓奸,竟然一次命中。黄小衫趁李肖去厨房拿菜刀的机会抓起衣服夺门而逃,怒火中烧的李肖对着妻子连砍两刀,陶晓云的脸上顿时一个两寸的口子。看着喷出来的血浆,李肖傻了,菜刀掉在地上。“出人命了,我杀人了”吓的瘫软下来。陶晓云忙打电话给好友李丽还有黄小衫……。

黄小衫的车向医院的方向驶去,白天沸腾的街上此刻娴静而安详,宁静的月将银雾般的光洒在大地上,两旁的树迅速的倒退着,唯有天上那轮满月,紧紧追随着车子,不离不弃。

同时有闻声前来好事者打了报警电话,李肖也被分局带走了。

车子快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心魂未定加上心焦的黄小衫的车撞上了路边的花栏,惯性中怀孕两个月的李丽左臂骨折,疼的她痛苦的呻吟着。

“医生、医生快救人啊!”以百米冲刺的数度跑进医院的黄小衫急切的叫喊着。

几个抬着担架的医生、护士一路小跑的冲出来,将两个女人送进了抢救室。

陶晓云的脸上的两处伤口一共缝了十几针,李丽的手臂打了钢板也缝了十几针,还好孩子保住了。

在公安分局的李肖,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懊悔的泪水留了下来,他在录的口供上说:“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别人告诉我她外面有人的时候我并不相信,没想到我是如此爱她,她会背叛我。我当时真的太气愤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直到看到血,我才清醒过来。”

对镜而坐的陶晓云,摸着自己的刀疤,心里无限的怅然。黄小衫将她送进医院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以往二十四小时为她开机的手机里每次都传出语言小姐冰冷的录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她知道,他在躲她。永远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

梳妆台上的化妆品无辜的被她推到地上,发出“乒乓”的响声,然后是自语声“我好恨,好傻……。”陶晓云爬在梳妆台上痛哭起来。

她擦了一下眼泪,看了一眼镜子里哭红的眼睛的女人。默默的收拾着行李。

李肖站在门口无声的看着这一切,他想挽留她,他想安慰她。可是,眼前浮现出那晚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自己的床上的一幕。李肖静静的离开,走到女儿的卧室,眼泪无声的滑落下来。

离了婚的陶晓云带着女儿回了娘家,李肖也因故意伤害被罚了一万元,另外陪尝陶晓云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共计一万六千元。

后来李肖多次提出复婚,未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