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生产基地刚刚组建,前期人员到位两个多月,已经建设好了养猪场,专门安排了一位志愿兵养猪。刚开始调人时,我最先从边防下到了基地。接着又有几位老兵开始陆续到来。原来我所在的江巴斯边防连,又调来比我们晚一年的一个山东兵。

而我的老乡虎,在结束了教导队的班长、骨干集训完后,本可以回到边关去好好当他的班长。可当他看到我们这里的生活,再也不愿回到江巴斯边防,而去找了老连长,留在了生产基地。他的军事素质很好,只是文化太差,想考军校有一定的难度,于是选择了离开边防。边防的条件太艰苦,谁都有权选择自己的路,面对他的选择,只是觉得很遗憾,如果他在边防连队发展,一定会是一个合格的好班长。于是他顺理成章地搬到我的房中,和我两人住一间房。到生产基地来,无论是对江林和虎,都有点屈才。特别是江林,当时在江巴斯时,无论是军事素质还是文化素质,都是拨尖的,要是不离开连队,考军校是很轻松的事情。当时他佩服老连长的能力,相信老连长的为人,而放弃了连队,来到了基地。在他离开边关时,曾经对我说过,这次跟赌博差不多,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注定选择错了,没想到后来事实证明,江林的预感很正确,这是后话,以后我会慢慢来介绍。

还有最后一位老兵,听说也是我们巫山人,是边防四连的通信员,由于工作还未交接完,还没有来生产基地报道。当听说还有位巫山老乡时,我和战友相当开心。江林、虎和我都是老乡,又在同一个边防呆了近两年的时间,彼此都很了解,特别是和江林的关系很好。在边防时,他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和安慰。

离开了紧张的正规连队生活,刚开始到生产基地还很不习惯,没有了紧张的一日生活制度,早上也不用出操,晚上也不会参加晚点名,后勤的管理本来就很松懈,那最松懈的就是我们生产基地。从事现在起,就要慢慢习惯自己的庄稼兵生活。当地方上的人问我们当的啥兵时,我们用四川话告诉他们,我们是光荣的庄稼兵,可让他们却听成了“装甲兵”。我和战友也不解释,当年当兵时,听别人说的就是装甲兵,没想到命运捉弄人,当我当上了庄稼兵时,却让外人给误认为是装甲兵!

刚下来时,基本无事可做,到了寒冷的冬天,只是学习种菜技术,江林是骨干,部队送他去地方学习,等他学好后,再回来给我们传授。无所事事的我们,吃饭成了最关心最重要的问题。基地所有人到齐后,大约只有16人,炊事班其实就一人,是陕西老兵担当。出于尊重,我们亲切地叫他炊事班长。由于人员太少,自己做馒头太麻烦,我们平时吃的馒头,都是从街上买来,自己加热一下就行。

刚开始对陕西兵不感冒,也许是曾经受到过陕西兵欺侮。只听江林说炊事班长曾经在地方参加过厨师培训,取得三级厨师证。当时听后不以为然,觉得他只是取得了一个技术职称而已,也许没有什么真本事。可不到一天的时间,我的这种想法便烟消云散!由于没什么事,闲着无聊,在快开饭的时刻,便去看炊事班长炒菜。我来到厨房时,看到他已经将要炒的菜准备就绪,然后将一个直径约40厘米的锑盆放在用来取暧的火炉上,我当时心想,这样也叫炒菜?但还是想看看他怎样将菜炒好。便站在一旁,仔细看着老班长操作,当锑盆被烧得发红时,老班长放了一勺子油就去,等到油烧开后,将菜倒入盆里。当时我担心这样不好拌,会将菜烧糊时,只见老班长用毛巾将锑盆包着,用左手将锑盆端在手里,用力一抖,盆里的菜一下飞起约40厘米高,然后全都一下又落入盆中,而盆底一点也不粘,最奇妙的在于,无论他簸多高,也没有一粒菜会掉到地上。此时我不得不佩服老班长的手艺,看他炒菜简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只见他不停地簸,菜在锑盆里忽上忽下,看我眼花缭乱,目瞪口呆!没多长时间,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菜便出锅了。

从那一刻起,我开始崇拜和佩服这位陕西老兵了,他炒菜的技术,让我们看着像是欣赏精美的艺术表演。让我也开始迷恋上了厨房的工作,每天到了要炒菜的时刻,我便会去厨房,欣赏老兵的烹饪艺术。慢慢地抛开了对他的成见,喜欢和他交流,经常向他请教关于炒菜的问题。我最感觉兴趣的,还是他炒菜时簸那样高,而不洒落的技术。他告诉我,这种功夫要经过许久的锻炼才能达到,在炒菜时,用手端着锑盆时,要用手腕的力来抖动,以后有机会你自己慢慢去体会。他毫无保留地将他所学到的知识,讲给我听,只是自己的接受能力有限,没有学到他的真本事。其他战友在无事时,也会来厨房欣赏老班长的杰作。一个人当他将做饭变成一种艺术的时候,无论对他自己或是吃饭的人,都是一种最好的享受。

那段时间,基地什么事也没有,我们整天都那样吃了玩,玩了吃,天黑了就睡,可每当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在我内心深处,依然深深地怀念在边防的生活,虽然艰苦,可心里很充实!现在到了博乐市,我们的营房外面就是大街,那里有穿流不息的人群,应该说不会再有从前的寂寞,可我感觉自己比在边关时,还要寂寞无助!而唯一让我能感到快乐的,就是去欣赏老班长炒菜的手艺。只可惜这种日子没有持续多久,老班长就退伍离开,回到了他的家乡。面对老班长的离开,仿佛感觉自己唯一的快乐也被带走。。。

可生活还得继续,日子还得一天天过下去。这段时间,是我最迷惘最无助的时间,很后悔当时离开了边关,可事已如此,只能无奈地接受。等待自己退伍的日子,好在还有几个谈得来的老乡在一起,慢慢地消除了我内心消极的想法,让我静下心来,安于现在的生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