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12章 秀夫的葬礼

亦浩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柳明全看到惠子在火堆旁边睡着了,火已经熄灭。

早晨的太阳照在惠子的身上,看起来很温暖。惠子睡的也很安详,想着她醒来还要悲伤的样子,柳明全没有叫她。


柳明全先在树上刻了一道,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

按照中国对逝者祭奠的传统,今天是头七,他在脑子里盘算想搞一个头七的纪念。也正好算给田中秀夫下葬仪式,也给惠子一些安慰。


几个人陆续都醒了,黑孩子也醒了,睁开迷蒙的眼睛,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体还很虚弱,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


就着早晨的阳光,柳明全把火重新点燃了,

查理一起来就去抓鱼,这次抓了好多,而且,每个都比前几次的个大,烤了吃了,惠子给孩子也吃了一些鱼肉。除了烤了吃的以外,还剩了好多,就都扔在沙滩上晒着,


走过一片宽阔的海滩,选了一个远离棚屋而且在棚屋可以看到的地方,准备做田中秀夫的墓地。

先砍了几根木棍,削成尖状,准备做挖坑的工具。

三个男人跪在地上,用木棍掘用手扒着沙土,沙土比较松软,很快就扒出来一个人坑,惠子看了说,“不行,得再深一些,得埋得深一些才行。”几个人又继续挖了一会。大约挖到一米的深度,柳明全说,“可以了。”

惠子去采了一些大片的芭蕉叶,罗兰和查理下到坑里,把芭蕉叶子一片片铺在坑底,就准备过去抬田中秀夫的遗体。


惠子先给每人分了一片巴掌大的芭蕉叶和一块布条,让大家学着她的样子蒙在嘴上,就当是口罩了。

走到秀夫的担架前,惠子跪着把黑袜子穿在秀夫的脚上。

柳明全看着罗兰,示意他把西装给他,罗兰明白,就穿在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柳明全和罗兰两个人走到担架的两侧,一边一个搬动着秀夫的身体,想给秀夫穿上,可是,秀夫的骨骼已经僵硬了,根本掰不过来胳膊,穿不上衣袖。没有办法,只好把西装铺在秀夫的身下,然后再合起来系上扣子,把秀夫裹了起来,查理也在一旁帮着弄。秀夫的个子要比柳明全和罗兰矮一些,西服显得很宽大,正好也能遮住秀夫的下身,惠子又给秀夫洗了一下脸,裹了西装的秀夫看起来好多了。惠子跪给三个人男人依次鞠躬,嘴里不断的说着“谢谢,谢谢”。

几个人一起抬着担架,走到坑前直接就把秀夫连着担架一起放进沙土坑里,清理了上边滑下来洒在秀夫身上的流沙,再在秀夫身上覆盖了几层芭蕉叶,用芭蕉叶把秀夫严严的包裹起来。

开始覆盖沙土的时候,惠子就跪在秀夫的前面,一把一把的把沙土均匀的撒到坑里,一边用日语叨念着,不知道她都说了些什么。

三个男人一起用手捧着沙往上堆,很快,就堆起了一个小沙丘。

照例砍了一根树干,绑成一个十字架,树立在田中秀夫的坟前。

防止风把沙土吹掉,又在沙丘上盖了一些树枝树叶。

查理牧师又做了一遍祷告,最后说到,“愿主保佑你”,并在胸前划了十字。


先前已经准备好的柴草堆上,点了火,火很快烧了起来,一些树枝发出噼啪清脆的声音,像是燃放的鞭炮一样,火烧得越来越旺,越来越高。

柳明全又去采了一些藤子和花,现场编制了一个小小的花圈,放在秀夫的坟头上。

按照中国人的习俗,逝者为大,每个人都在心里为秀夫做了哀悼。

惠子感激的再次向每个人鞠躬感谢。


该是忌七的仪式了。

惠子去到棚屋,把已经好了很多的黑孩子抱过来。

黑孩子从醒来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大家甚至不知道他是哪国人,巴西美国墨西哥的都有可能,甚至怀疑他是哑巴。不过,惠子说,他应该是会说话的,可能是飞机上的事情把他吓着了,需要休整缓和一段时间才会好的。

柳明全第一个面向大海跪下,惠子拉着黑孩子也跪下来,查理和罗兰站在两人的身边,默默的哀悼着。

旁边的火堆越发旺了起来,红红的火苗带着滚滚浓烟,直冲上天去。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念悼词,就这么默默无声的跪着,好久好久。

其实,每个人在心里都有一篇长长的悼词。


柳明全突然想起秀夫右脚上那只袜子上绣的“H”,还有惠子讲的《广岛之恋》,那个“H”应该是英文广岛Hiroshima这个字的缩写。不错,是这样的。

广岛,一个被美国原子弹摧毁的城市。死伤无数以及更多的遭受核辐射的无辜的日本平民。


柳明全又想起当年在越南打仗那会,一个战友也是他中学同班的死党王明磊牺牲了。

战斗结束,柳明全一个人背着王明磊的遗体从阵地往宿营地走,身上背着王明磊的枪和他所有的东西,战友们要替他背,他不,他说,我一定要把王明磊背回去,背回青岛去。

到了营地,按照规定遗体被就地掩埋了。掩埋的时候,他对着天空,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当天夜里,柳明全他们一起应征入伍的那一班十五个同学中幸存的七个人战友一起,又偷偷把王明磊挖出来,火化了。为此,本来柳明全应该获得的二等功被降为了三等功。

柳明全不在乎,他对他们连长说,“我们临出发的时候,我答应过王明磊的妈妈,我一定要保护好王明磊,让他活着回家。我没有做到,可我得把他带回家。”

从此以后,柳明全行装里就多了一包王明磊的骨灰,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直到战争结束,他拖着伤残的右腿回到家,哭着把王明磊的骨灰交给了王妈妈,自责的说,“妈妈,我没有保护好明磊”,王妈妈说,“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啊。”

柳明全跪下磕头,认了王妈妈为干妈。

以后每年的春节清明,他都会去看望干妈,就算他在外不能回去,他也一定会打个电话给干妈,因为,王明磊是王家唯一的孩子,他得替王明磊尽孝。

想到这里,柳明全泪流满面,战争,这就是战争给人们带来的灾难。


这就算是给飞机失事罹难者烧的头七吧,也算是给田中秀夫,一个罹难的日本人的一个简单的葬礼。柳明全心里这么想着。


此刻,看到黑袜看到“H”的田中惠子,想起更多的是,她出生的广岛市,还有他在广岛与秀夫的相识相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