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相当与日记

中央特派情报员 收藏 0 36
导读:昨天结束了为期十天的军训,与教官告别的时候,我很伤心,泪流两行。我们的教官当了12年兵,却仅仅是一个上士(三级士官),他是第二炮兵部队驻我们县的通讯营中的一名通讯兵,老家山东,在我们告别时也仅仅知道他姓王,在军训中,他敬职敬责,嗓子都喊哑了,不断地咳嗽,我现在只相对他做一个军人的动作:敬礼!!也许有人会笑我,说我不坚强,说什么男儿流血不流泪,我也不解释,真正的军人会懂的。

昨天结束了为期十天的军训,与教官告别的时候,我很伤心,泪流两行。我们的教官当了12年兵,却仅仅是一个上士(三级士官),他是第二炮兵部队驻我们县的通讯营中的一名通讯兵,老家山东,在我们告别时也仅仅知道他姓王,在军训中,他敬职敬责,嗓子都喊哑了,不断地咳嗽,我现在只相对他做一个军人的动作:敬礼!!也许有人会笑我,说我不坚强,说什么男儿流血不流泪,我也不解释,真正的军人会懂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