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雨中上海 [蓝剑军团]

王浩林19541017 收藏 8 106

那年由于当地的农业形势连续丰收,所以对大型农业机械的需求也随之增大,我们经营的大型拖拉机主要有铁牛55、长春28、上海55以及从捷克进口的6911等等,其它几项供货量还算充足,就是上海55型时常缺货,而当地农牧民非常喜欢此机型,它既能农用,还是跑运输的好伙伴。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公司就派我前去上海完成这个任务。


那时的物资供给还没有摆脱计划经济的老路,尤其像拖拉机这类就更是控制的严格,我们公司每年只能从自治区公司得到极少的计划指标,只能满足百分之五不到的需求,下剩的只有靠自己想办法了,好在随着形势的发展,计划倒不像原来那样牢不可破了,余地还是有的。


未出发时我就做了一些准备,呆了几大包当地的土特产,诸如发菜、精梳驼绒、肉苁蓉之类。那时的火车极慢,从内蒙到北京正二十个小时,又从北京到上海有十二十多个小时,到上海已是晚上九点多了,连续乘车下来,累的一滩稀泥似的,时值九月份,上海阴雨连绵,已经有些凉意了。随意登记了一个旅馆,就蒙头大睡起来。


进住时,房间里还有一人在睡觉,我自己困,又不想打扰别人,也没有和他打招呼,待睡起一觉,才发现屋里没别人了,不知那人啥时出去了。我就起身在弄堂口吃了一碗上海人所谓的‘阳春面’,虽然淡寡无味,但总是填饱肚子了。


回到房间,就见那位仁兄以回来了,就是好像喝多了,脸就像关公一般,见我进门,异常热情地与我打招呼,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好在咱不怕这个,就与他聊了起来。他是安徽人,也姓王,比我小三岁,在旌德县工作,他的家乡就在黄山脚下,是当地农行的职员,这次来沪是因为在他的手上错汇了一笔款,前来核对的。当他得知我是从内蒙来的,就一下把话题转到喝酒上面,仗着一点酒意,他的话有些出格:“你们内蒙人喝酒其实也不行,上次有一个参观学习团到我们那里(我们支行是全国的先进单位)参观学习,再招待他们时,我们几个小伙子就把他们几乎全都放到了,有一个不服气,和我单挑,让我灌得都吐血了。哈哈!”听得我十分恼火,就说道:“你先别得意,改天咱俩喝一顿,量量肚子!”一阵意气后,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是下着雨,我先给华东公司的老胡打了电话,先没说拖拉机的事,只是说自己路过上海,来看看老同志,顺便给她带了些土特产,听说她的老母亲体弱多病,特意带的有肉苁蓉和当归,看她方便是来拿。电话里老胡很客气,连说不用了,我再三说大老远的拿来了,难道说再让我带回去不成,老胡这才说下班后来取,我就耐心地等着她了。


出去吃了早点,是汤包,咱没见识过,鲜美香甜的汤包是好,但就是咱不会吃,烫得很,模仿着其他客人的吃法,才算把一顿早点费劲地吃完。


同屋的小王一大早就出去了,那时也没个电视,好在带了几本书,借此消磨时间。

中午时分,老胡来了,这是一位美丽的中年妇女,年近五十,但依然风韵犹存,皮肤白皙细腻,身材依然苗条,要不是常常一起开会,算是了解她,怎么也不能当她如此岁数。


那时我也就不到三十岁,按理说是应该叫阿姨之类的,但我的同事们都叫胡大姐,所以我也就跟着如此称呼了,好在她本人也不计较,理所当然的是我们的胡大姐了。


进了房间后,把给她带的东西交给她,然后对她说:“大姐,这些肉苁蓉要阴干,这里湿润,别霉变了,还有驼绒,不怕虫蛀,轻便暖和,是给老年人做坎肩的绝佳絮物,这次带的不少,够好几件的,您看着处理吧。发菜也很多,您也看着分吧。”胡大姐看着我说道:“小王,我估计你这次不是路过,是找我有事,说吧,只要大姐能办的,又不违反原则,一定帮忙!”


见她如此爽快,我也就把来意直说了,胡大姐听了后,略作沉吟,然后说道:“要说到上海50的指标,倒是还有一些机动,不过东北站以打过招呼,让调剂给他们,我们的领导原则上同意了,不过,只要手续没办,就有希望,这样吧,你先安心住几天,等我的消息。”


接下来的两天,只有耐心的等待了,天公不作美,连阴的天让人很不舒服,但呆在房间里烦得很,就冒着小雨出去逛街,临行时同事们让捎好些东西,来一次上海不容易,这个任务要百分百的完成。


从南京路西到东,一天的时间,购物清单上的物品大都买齐,剩下的就只有给家里买的窗帘,刚分了新宿舍,妻子让给新房的窗户买漂亮些的窗帘,这可是个硬任务——完不成后果严重。


好不容易在一家店里看到合适的窗帘,价格也比较合适,按照尺寸量好六幅,算是放下一件心事。雨是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把我淋得就像落汤鸡一般,回到房间,赶紧换衣服,小王调侃地说:“您这那是出差,简直就是采购员。”


“你说对了,咱的职业就是采购员!”


小王又问道:“晚上还出去吗?”


“不了。”“那咱就喝酒吧。”


“行啊。”


于是我两分头出去买酒菜。


不一会儿工夫,我们就先后回来了,我买了两瓶叫做白沙液的酒,而小王则大包小包的卖了各种小菜,这就是大城市的好处——方便。


我们把床头柜放到两张床当间,摆上小菜,就打算开喝了,没有酒杯,权且那旅馆的茶杯代替,一瓶正好倒两杯,我对小王说道:“先吃一点,垫垫底子,然后再喝。”小王摇头说是先不吃,吃了饭就不想喝酒了。


我把两个猪蹄还有半只鸡吃完,小王还在那里喝茶,我端起酒杯说道:“对不起了,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我先干为敬!”说罢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小王还没反应过来,直愣愣地看着我,“就这样喝酒啊?”他大为不解。


“那你要咋喝?难道咱俩还要和娘们一样细品慢咽?”说把我端着空杯看着他。


小王有些为难,端起杯来光是看着,见此等情,我就激他说:“要不你就慢点喝吧,别强求。”


他不吱声,然后鼓足了勇气也一口气喝了下去。

只见他撇嘴挤眼大口的喘气,那个难受劲就别提了。我见状赶快把他的茶水杯递了过去。


而他却摆摆手,表示不需要,手指着那瓶没开封的酒说道:“再——倒——倒上——”我劝他说:“咱别喝了,你好好休息,明天再说吧。”而他哪里听得进去,摇摇晃晃的要站起来去拿酒瓶,我只好又倒了半杯问道:“咱还喝?”“喝——喝他个一醉方休——不——不把你放到,决——决不罢休——休”


最难说话的就是喝了酒的人,他们的思维不能用常理来推断,顺着他还好些。于是我就端起杯说道:“那好,我就喝了,你先歇会儿。”


这时的他那里能够听得进去,上前一把夺过酒杯,一仰脖喝干了。然后就颓然坐在床上,头垂在胸前,好像在反省着什么。我看见他喉头咕咕地在响动,赶紧挪动了身子躲在一旁,只见他猛地一抬头,张嘴就吐了出来,那劲头之大,好似高压水枪一般,然后就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了。


这下我的麻烦来了,床头柜上就不用提了,我的床铺上也全是呕吐物,幸而他晚上没吃东西,要不然的话简直就没法说了。


到服务台叫来服务员,让她把房间打扫一下,那位小姑娘一进房间门,就被那强烈的酒气和呕吐物的气味儿熏得捂住了口鼻,车转身就跑,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那上海话咱一句也听不懂,不过从她那鄙夷和厌恶的表情来看,不是啥好话。好在她不一会儿就戴着一个大口罩回来了,我看看了睡的死猪一样的小王,就出了旅店,


我住的那个旅店离外滩很近,拐了几个弄堂就到了黄浦江边,小雨中的黄浦江另有一番情趣,江中来往的轮船在蒙蒙雨雾中穿行,只是鸣笛稍显沉闷,那船上的灯光与江面的倒影相互衬映,如同在童话中一般。


这一晚上我就倒霉了,一会儿为他擦洗呕吐物,一会儿有的给他喂水,后半夜他饿了,又给他拿出面包,还得给他冲奶粉,好容易天快亮时他不折腾了,我才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好睡,还是服务员的敲门声把我惊醒,看看表,已经快十点了,小王还在沉睡。电话是胡大姐打来的,说我那件是很有希望,让我下午一上班就去单位,到时再详谈。


让服务员在房间里点了几支熏香,以去去秽气,交代服务台中午把饭订上,鉴于小王的情况,只能定了面条,就是浇头两种,我是红烧肉,小王则是鸡蛋西红柿。吃过中饭,小睡一会儿,就前往华东公司了。


在那里,见到了大型处的领导,见面没有客套,直接提出了要求,看来胡大姐的工作很到位,那位领导没有犹豫,简单说了几句,为了支持少数民族地区和边疆,经研究决定给我们追加合同,然后就把我所需要的文件交给了我,那是一百台上海50型拖拉机的指标文件,下面就是安排具体的发货事宜了,那得与厂方交涉了。那位领导指示胡大姐与我一同去厂里,帮我联系车皮以及发货时间,我连声称谢不已。


在厂里事情办得异常顺利,那里的办事人员很卖胡大姐面子,一百台拖拉机分四个月发完,另外还与我签订了供应一批易损易耗的零部件合同。到了此时此刻,我此行的目的已是超额完成了。


也由于临行时领导交代可以适当的花一些交际费,所以为了感谢胡大姐,特意邀请他们一家到餐厅吃饭,因不熟悉环境,就让胡大姐选饭店,她只是选在她家附近的一家小餐厅,但很干净,就是不知饭菜咋样。


胡大姐的老公是一位典型的上海小男人,很讲究,但也让人讨厌,一上桌就用两只手指捏着餐具不住的看,好像他能看出细菌的存在似的,吃相相当温柔,细嚼慢咽,就是吃饭时发出的啧啧声让人心烦。临来时我把小王也邀请了,喝不喝酒无所谓,让他好好吃一顿。


胡大姐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当时大约十二三岁,完全随了母亲,非常乖巧,席间就像一个开心果,穿插在我们之间,试试引起阵阵欢笑。而小王却还是一脸阶级斗争的样子,看来余恨未消,那个小女孩儿把一个菜叶不知啥时挂在他的后背上,惹得餐厅里其他客人不住的向他张望,他先是莫名其妙,后来发现了,只得展颜一笑。


小王还想喝酒,我本不想再喝他喝,但作为主人,有些不好拒绝,只得要了一瓶,胡大姐的老公不喝,我们三人就用小酒盅慢饮起来,菜是江浙风味,很是吃不惯,看到其他人都吃得精精有味,也就不说啥了,只是又点了一道东坡肘子,才算是填饱肚子。


席间与胡大姐告别,说明天一早的车回北京,就不再和她打招呼了,下次有机会再见面吧。


和大姐要送我,被我婉言谢绝了。

第二天早上,小王送我去车站,在阴雨茫茫中告别了这座闻名世界的大城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wb1951

呵呵,评帖之前,先谈谈对楼主朋友此篇帖子的看法。初看题目,《雨中上海》,以为应该是一篇散文。看完全文后,才知道其实是一篇外出纪实,或者说记事。体裁呢,既像小说故事,(人物描写、对话)有些地方又像游记(景物描述),可谓综合多样。从年代看,好像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之际。总的感觉,体裁虽然有些偏杂,但不乏描写、叙述的精彩之笔。

提一点建议吧。从叙述上看,楼主是北方人。北方人生性豪爽、不拘小节。从文内描写来看,虽然是楼主的主观事实感觉,但笔下的南方都市、人物,给人产生了一定的负面感觉,这就难免给一些南方朋友带来不愉悦的想法。事实上,无论北方、南方人,都是各有特长,就看观察者如何定位、评说了。好,就谈到这里吧,仅供参考。

4楼wb1951

 以下是引用王浩林19541017 在第3楼的发言:
[quuott]Ia8W7z4CqeyHR39BQQucPQ%3d%3d[/quuot[quuott]Ia8W7z4CqeyHR39BQQucPQ%3d%3d[/quuott]

谢谢斑竹,中肯之言,后悔没有早日与您联系,今后这类的帖子发到您的版面上,可以吗?

只要符合文化版面定位,欢迎楼主朋友前来文化区发表诗文!

呵呵,战友解放思想,经营有道。这个帖子看了好几遍了,支持支持再支持!

时代气息不同的年代,对人际关系处理也有着不同的要求。作者通过一件上海公务之行的几天时间里的事慢慢道来了一段人生中难以忘记的旅途,从领导的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的办事风格到上海女性的泼辣;从与同室喝酒的小事体现南北风格的不同到人与人之间的友谊,阐明了生活之中和很多道理。

 以下是引用wb1951 在第2楼的发言:
呵呵,评帖之前,先谈谈对楼主朋友此篇帖子的看法。初看题目,《雨中上海》,以为应该是一篇散文。看完全文后,才知道其实是一篇外出纪实,或者说记事。体裁呢,既像小说故事,(人物描写、对话)有些地方又像游记(景物描述),可谓综合多样。从年代看,好像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之际。总的感觉,体裁虽然有些偏杂,但不乏描写、叙述的精彩之笔。

提一点建议吧。从叙述上看,楼主是北方人。北方人生性豪爽、不拘小节。从文内描写来看,虽然是楼主的主观事实感觉,但笔下的南方都市、人物,给人产生了一定的负面感觉,这就难免给一......

听雨很幸运也跟着一起受益了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