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43.图穷匕见

周于仲谋 收藏 0 1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替她穿上衣服,快!”仲谋催促还愣在一旁的艳女。 出门的剑波被人紧逼慢慢退入房内,“都不要乱动,全部蹲下,我们是警察!”房门口,三个年轻人挥舞手铐,耀武扬威迈进房,“你,也蹲下!”居中前突的小伙用食指指着仲谋。 撇撇对方身上的装束和肩牌,心里有了底气,迎上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替她穿上衣服,快!”仲谋催促还愣在一旁的艳女。

出门的剑波被人紧逼慢慢退入房内,“都不要乱动,全部蹲下,我们是警察!”房门口,三个年轻人挥舞手铐,耀武扬威迈进房,“你,也蹲下!”居中前突的小伙用食指指着仲谋。

撇撇对方身上的装束和肩牌,心里有了底气,迎上去,左手迅速扭住还在指指点点的指头,大力反拧,右手快捷变掌,砍向因疼痛而稍稍斜身的小伙脖颈部。

“你敢袭警!”两人冲仲谋直扑过来。

挡住左边呼啸而至的拳头,左滑步,避开右边年轻人同时砸来的手铐,近身,右脚插入左边愣头青的裆部,反绊其左腿,胳膊伸展,罩死对手正欲反击的双臂,利用身体的冲力狠靠上前,愣头青以平沙落雁式来个结结实实的大屁股墩,人轰然坐下。

侧身,抽腿,横踹年轻人的胸部,即便以双手格挡,可人还是在强大的冲击力作用下,倒退着坐上衣服还没完全穿好的“肉弹”身躯,“哎唷!”,静默良久的女孩终于发出叫声。

“看住这几个家伙,他们不是警察,只是协警,没有行政执法权,不用怕!”叮嘱的时间,仲谋大步出门。

楼道内,早已乱成一团,保安们一个个被铐着带出房间,嘴里还在争辩,灯光下,王魁黝黑的左脸庞上清晰显出一道红印,桀骜不驯的神情丝毫不见减弱,“站住!”小伙快步追上。

乱哄哄的人群中,一高个迎上来,“你是谁?我的人呢?”

“你又是谁?”仲谋毫不客气。

身后,刚被教训过的三个年轻人边走边嚷嚷,“黄警官,他袭警,我们都被他打了!”

很小心的尽量避开仲谋,三人贴墙走到高个的背后,胆量似乎壮上很多,“警官,把他铐走!”

斜视着面前的小伙,有意在手下炫耀,高个非常嚣张,“敢袭警,想尝尝坐牢的滋味是吧?我成全你,王海、张博你们把他铐上!”

“慢,请出示你的警员证?”

仔细看过高个递上的证件,瞥瞥其肩上的星花,心里暗自一笑,高个肩上缀钉着一枚四角星花,再看其套肩,还是灰色的底面,“你根本不是管外勤的,最多负责内勤,有什么资格出警?”

没料到仲谋对警衔了如指掌,高个哑了口,半天后,强自辩解,“我们接到报警,有人举报这里卖淫嫖娼,所以···”

“谁举报的?从女人进房间到你们上楼,前后不超过三分钟,这样的效率是否也太快?我有充分理由怀疑你们故意陷害?”这帮人明显不是正规警察出警,根本不用害怕。

“这···,你们嫖娼就是事实,来,把他带走!”高个无法回答,唯有来硬的。

“我看谁敢上?”仲谋拉开架势。

“你们是什么人?敢铐我的人员?”女人威严的声音震慑着全场,是秋蝉姐,“我是刘耀庭刘局长的朋友,也是西莞市招商引资局邀约来的贵宾,你什么身份,竟敢栽赃陷害?”嗓音不大,但气魄十足。

高个额头上的冷汗立马渗出,凉爽的夜晚,分外显眼,“我···这···”

“需要刘局长亲自跟你通电话吗?”女人的兰花指按向手机键盘。

“别,别,这纯属误会!”抹抹冷汗,悻悻地对身后还愣着的帮手吆喝,“快,把手铐全部打开!”

“总经理,这一连串的事件摆明针对我们保安,目标肯定指向您,我觉得最好现在就离开酒店,返回深圳,虽然不敢肯定,但我有一种预感,这次来西莞应该是落入了别人设下的圈套?”房间沙发上,仲谋和盘托出自己的意见和判断。

沉吟许久,秋蝉姐摇摇头,“应该不会,吴总是我的老朋友,这次洽谈授权商标使用权,也是谈了好久才最终敲定,他没理由这么做?”

老板固执己见,小伙不便再劝说。

返回房间,人不停在原地转圈。预感,特别是坏的预感,在自己十多年的闯荡江湖生涯中,还从来没有失误过,难道这次会失灵?不会,绝对不会!

独自悄悄下楼,穿过大堂客厅,来到靠街的落地式飘窗后,撩开窗帘一角,探头向外张望。明亮的路灯下,行人寥寥无几,偶尔急速掠过门前的出租车呼啸而去,留下几片飞舞的树叶和随风四散的烟尘,远处的路面上,由远而近的车辆轰鸣声听着非常刺耳,仲谋干脆走出大门。

见有人出来,门旁大树背后,两个鬼鬼祟祟蹲着的青年暗暗站起身,伸长颈脖,偷窥站立在门口台阶上的小伙。车,越来越近,显然不止一辆,暗自数着,人汗毛直竖,但愿不是冲酒店而来。

怕鬼来鬼,车队依次在酒店门外停下,打头的金杯车车门被人快速从里面拉开,拎着刀棒,七八个混小子跳下车,径直奔向门外的仲谋。得,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瞧瞧自己这张“贝利”嘴,古希腊“Cassandra”的预言,嗐!

返身疾速跑上楼的同时,用对讲机呼叫王魁,“王魁,快,布置人手保护总经理!”

楼上,人员不断跑动,仲谋打完电话,望着紧张不安的手下,痛下决心。困在酒店内难免引颈待戳,还不如冲出去,兴许能保护表姐安全离开,有枪在腿,惹急眼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在最前面开路,王魁断后,张肖阳、李柯、孙金耀、张剑波、周勇、徐涛你们负责两边侧翼,剩余的人员围着总经理和两位部长,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各位,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摆摆头,“走!”

保安们保持战斗队形簇拥着女人们,顺楼梯直达一楼大堂,酒店的大门口早已被黑压压的人群堵死,站在人群前面的方脸男人衣着与秋蝉姐相仿,也一身白衣白裤,在背后清一色黑色衣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打眼,下巴上冒出的青青胡茬也被主人收拾得干干净净,惟留嘴唇上沿修整得如一线天的胡须,英气逼人。

倪视着踌躇不前的仲谋,“秋蝉,别来无恙呀!”男人风度儒雅,言语间不见丝毫鲁莽。

“他是谁?有没有人认识?”仲谋小声询问背后的兄弟。

“他就是深圳最有名的龙少,黑白两道通杀,没想到我们惹上了他,真倒霉!”建波接上话。

“我王龙啸生平没追过女人,秋蝉,你是我钟情的唯一一个,‘文请’被你生硬拒绝,迫不得已,才出此‘武请’下策!”大哥大果真与众不同,霸道中措辞文雅。

“废话留待以后再说,请尽管出招,想带走秋蝉姐,必须先得踏过我的躯体!”眼见事态危急,仲谋使出激将法。

“喔,有气魄,不愧当过兵,以后我升你为贴身护卫,专门保护秋蝉!”言词下,人已如同探囊取物,唾手可得。

“龙少,如果你还是个男人,有种站出来单挑!”对方人数太多,惟有尽量拖延时间。

“我来会会他!”人群中,一壮硕青年为老板解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