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老一代排球女将杨锡兰在瑞士的1200米豪宅(组图)

水能载舟 收藏 0 1091
导读: [img]http://img1.itiexue.net/1355/13555597.jpg[/img] [img]http://img2.itiexue.net/1355/13555598.jpg[/img] [img]http://img3.itiexue.net/1355/13555599.jpg[/img] [img]http://img4.itiexue.net/1355/13555600.jpg[/img] [img]http://img6.itiexue.net/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晒晒老一代排球女将杨锡兰在瑞士的1200米豪宅(组图)


晒晒老一代排球女将杨锡兰在瑞士的1200米豪宅(组图)


晒晒老一代排球女将杨锡兰在瑞士的1200米豪宅(组图)


晒晒老一代排球女将杨锡兰在瑞士的1200米豪宅(组图)


晒晒老一代排球女将杨锡兰在瑞士的1200米豪宅(组图)


晒晒老一代排球女将杨锡兰在瑞士的1200米豪宅(组图)


晒晒老一代排球女将杨锡兰在瑞士的1200米豪宅(组图)


晒晒老一代排球女将杨锡兰在瑞士的1200米豪宅(组图)






























她曾经拼搏在国际比赛场上,每一次举手投足都牵动着亿万中国人的心,为中国女排连续五年夺得金牌立下了汗马功劳,她的名字曾在千家万户中称颂,她就是老一代中国女排队长杨锡兰,20多年来她一直生活在瑞士。


生活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人,有谁不知道中国女排;有谁没有为她们欢唿呐喊;那个年代,中国女排在国际比赛中连年夺冠,她们几乎成为“中国”的代名词,是号召力、凝聚力的象征。她们是几代人心目中当之无愧的英雄人物。所以,当婷美内衣总裁周磊和女明星孟瑶去欧洲拍摄婚纱照时,他们最忘不了的是瑞士,那里除了风景如画,还有中国骄傲!


1988年杨锡兰告别排坛,第二年来到了瑞士从此过上了平静而悠闲的“普通人”生活。告别球场生活之后的杨锡兰活得非常轻松自在,与家人一起享受在瑞士的“世外桃源”之中。


锡兰的家坐落在瑞法边境一个名为Cessy-Gex的美丽小镇,占地1200平方米,宽阔的大门口赫然打着“张苑”的中文字样,在一片宁静的欧式住宅群中,显得分外与众不同。


一进大院,满园的姹紫嫣红便映入眼帘,从敞开的厨房门内传来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中午时分锡兰正与丈夫张建国和一对儿女一起围坐在餐桌边上用餐。谁能想象,在遥远的欧洲的一角,有这样一个和谐幸福的中国家庭。


见到锡兰的一脸笑容,让人怎么也不能与20多年年在球场上叱咤风云的英雄联系在一起,而更像一位亲切的邻家大姐。在紫藤树盘绕的凉棚下,锡兰给我们讲起了她在瑞士的生活。


1988 年她第一次来瑞士。她作为中国女排队长来瑞士蒙特勒参加国际女排精英赛,一个清晨她独自来到湖边散步,面对青山碧水的美景,她不禁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地方。”于是她在接受瑞士记者的采访时,无意中说希望有一天能到瑞士来生活。“但当时只是顺口那么一说,完全没当回事。”杨锡兰这样回忆。


世间的事,往往会在不经意间一锤定音。1988年从女排退役之后,锡兰得到许多国家的高薪聘请,她都没有动心,而是决定去美国深造。然而就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美国使馆通知她,未婚夫张建国的签证不能马上批发,而必须等待两三年。


“他已经等了我4年,我们本来打算我一退役就结婚,婚后无伦在哪里,两个人都要在一起,”现在说起来,锡兰依然带着义无反顾的神情。去美国象征着与爱人分离,锡兰毅然绝然地放弃了。


意大利国家队以相当于20万欧元的年薪聘请她前去当教练,锡兰拒绝了,而接受了瑞士的邀请,来到日内瓦担任Gett排球队队的教练,因为来瑞士能与爱人相守,也因为瑞士有一种无以名状的吸引。


排联主席,日内瓦市长都非常重视锡兰的到来,作为中国女排名将,锡兰在瑞士得到很好的待遇,因此她没有其他人刚来瑞士时的那种窘迫,她和丈夫的居留证都是市长特批的。她性格开朗,来瑞士三个月之后就已经能用法语接受采访。“虽然,当时我都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她笑着说。


然而她的教练生涯可不是那么简单,全队一共7、8个队员,还都是有着其他职业的业余球员,锡兰既是教练又是主力队员。一名身经百战,拿过5块金牌的中国排球名将面对这些“什么都不会”的队员,多少次都令杨锡兰欲哭无泪。


就是这样一支“烂队”,在锡兰的训练下还取得了瑞士第二的名次,并代表瑞士参加欧洲杯比赛。


随着孩子的诞生,锡兰离开了排球场,在联合国安全系统找到了一份工作。“我们负责监控系统的调控,还负责接听来自世界各地的电话,日常用语至少要用到法文和英文。”现在她的法文已经非常好,“当然和法国人比起来还是有差距”锡兰不无调侃地说。


杨锡兰曾是中国女排的队长,作为二传手,她掌握着全队的命脉。而现在在瑞士的家中也是家里家外一把手,他1989年底与丈夫张建国结婚,来到了瑞士。丈夫现在日内瓦一家着名私立学校任体育教师。


1993 年女儿降生,两年后儿子也来到了这个世界。两个孩子都在丈夫任教的私立学校中读书,女儿出落得如出水芙蓉,像极了年轻时的锡兰,她今年开始将去英国读大学。两个孩子都出生在瑞士,却都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待人接物彬彬有礼,问锡兰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是否融入了中国的教育方法,她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言传身教,孩子们自然就会受到感染。”


杨锡兰和张建国最骄傲的是这一对出色的儿女,他们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尤其是他们的语言天赋:女儿能讲5种语言,儿子讲4种语言。


至于孩子们会不会打排球,她说:“除非他们真正喜欢,否则我不会强迫他们做什么。从我自身体验来讲,除了体育,人还要有立足之本,。”


如今的杨锡兰身上褪去了排球女将的锋芒,却多了几分雍容与自在。她的家被她布置得别有洞天,无论是餐厅中的丝绣“四瓶”、春夏秋冬图、金碧辉煌的九龙壁还是客厅中大幅牡丹油画;无论是太阳房中的陶瓷镂空灯罩还是花园里百花齐放或新鲜瓜果,都透着女主人的别具匠心,家中的很多用品、摆设都是锡兰自己设计定做而成。


锡兰的家就像欧洲古城中的一小片中国,古色古香中带着温馨舒适。闲暇的时候,锡兰大部分时间是在花园里侍弄她的花花草草,她的花园错落有致,不同季节都会循序开花,庭院的一角是锡兰的一小片菜地,里面种着豆角、中国黄瓜、韭菜、西红柿等时鲜菜蔬。“我的邻居常常跟我开玩笑说,看到的最多的是我的屁股。”因为她打球留下的一身伤疼,令她不能下蹲,除草的时候只能弯着腰。她说:“我从来不知道没有疼痛的日子是什么样。”但是就是这样一身疼痛的锡兰,却有着热情开心的笑脸。


但是她喜爱在大自然中工作,“清晨伴着清脆的鸟叫在花园里静静地工作,能让我想起从小到大的很多事。”从锡兰家望出去,远处就是绵延的汝拉山脉,用陶渊明的那两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来形容锡兰现在的生活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说到以前的一些人和事,她说:“如果提起一个人来,只能与钱挂钩,那么这个人就不值得一提。”锡兰对于自己的选择并不后悔,当问到她什么是幸福的时候,她不假思索地说:“我现在的生活就是幸福!”的确当一个人拥有爱你的家人,美丽的家园,无忧无虑的生活,孝敬的儿女,人生还需要更多的奢求吗?


金子在哪里都发光,锡兰虽然已不再有英雄的光环,但她以自己人格的魅力感染着周边的人,无论是邻居、同事还是朋友,都喜欢来她家里坐坐,她说:“我做事从不讲回报,我能帮助别人的时候,一定尽力,就算帮不了,我也愿意作为听众来倾听对方。”


对于当今的排球,锡兰坦言:“我现在都不爱看排球,整体国际水平都很差。”与以前的“为国争光”信念相比,现在体育界也在与经济靠拢,对此锡兰说:“应该允许运动员有经济头脑。”


要说人生的缺憾,锡兰表示,有时候她想自己如果走上大学那条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但是也许那样也没有我的今天,”她说:“人永远也不能忘记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对于我来说,我永远都知道是排球造就了我。”


对于将来,杨锡兰说:“孩子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归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