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抗战第一猛将,震惊世界后竟投降日军

598655948 收藏 37 52292

方先觉,字子珊。1905年11月22日(清光绪三十一年十月二十六)出生,家在江苏省萧县方家寨,父为清末秀才,有兄弟五人,方先觉排行第三。


方先觉自小私塾启蒙,1924年9月,方先觉在考入上海法政大学法律系。时黄埔军校赴上海秘密招生,方先觉得此消息后遂弃学从戎。


1925年1月,方先觉经过考试成为了黄埔军校第三期一名入伍学生。年底时,因看不惯伙食被克扣,以下犯上,带头将学校的军需处主管暴打一顿,被开除了学籍。


1926年初,方先觉进入国军第三师任见习排长,5年后,到1931年6月任第30旅营长。


就在他任营长的时候,因国军第10师以德式训练教育方式做为军校教导师的典型,开办了一个干部训练班。方先觉有幸进入这个班,从这开始,方先觉接受了新颖的德式操练训练方法。这对他今后能将他的第10师乃至第10军培养成抗日战争国内中国军战斗力最强悍的部队,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其中的衡阳一役上的战场余波,直接震动到了日本天皇和军政朝野 ,迫使近卫内阁、东条英机直接倒台 ,一场战斗,能打到这个份上,使对方的指挥部垮台,历史上算是不多见的。这也使方先觉和他率领的第10军从此天下闻名。





抗战中国民革命军英勇抗战



在抗日战争时期的1939年起,日军为了摧毁中国的抵抗意志,抽调东北的关东军南下,分别三次在湖南长沙,和薛岳的第九战区进行决战。至1942年1月,中国军歼灭日军十万余,日军计划破产,大败而归。日军的部队中的从此产生了极度畏战情绪,对战争普遍抱有悲观态度。


方先觉在长沙战役中先是做为九战区的前锋,抵抗日军精锐屡次三番的猛烈进攻,后来又奉命坚守长沙不退,在阵地白刃拉锯战上 ,最激烈时,双方都各自组织大量的敢死队伍,也是一次日本敢死队对中国的敢死队决战。用大捆炸药,直接相互拼命,看谁拼得人多,最后日军不敌第10师的勇猛厉害,最终支持不住,败下阵来,促成第三次长沙会战大捷。战后,上校师长的方先觉,被提拔为第10军少将军长。


第三次长沙战役大捷,这成为日本偷袭珍珠港、爆发太平洋战争以来,在日本的南方军,就横扫盟国在亚洲所有的军事据点后,盟国方面在亚洲战区中唯一的胜利,也是盟军太平洋战争的第一次重大军事胜利。 世界各重要媒体争相报道,英国《泰晤士报》说:“12月7日以来,同盟国军惟一决定性之胜利系中国军长沙会战。”


日军从此看见方先觉的第10军就很是头痛,其实,这点头痛不算什么,更为头疼的事情还在后面。。。


一年后,到了1943年,日军现在非常需要有一场象样的胜利来鼓励士气,于是,日军吸取前面三次长沙战役的失败教训,撤换了阿南指挥官,改由最后一支战略机动力量11军----西部军司令官横山勇为总指挥,再次发动南进攻势的常德战役。


此次,日军一改以往战术,而是以收买和进攻结合,很快,常德被日军包围。


可是,日军的麻烦还远没有结束。11月底,方先觉的第10军一部奉命增援常德。第10军视日本几个师团如无物,不顾一切勇猛穿插前进,连续撕破日军个条打援的防线,所向无敌,这让横山勇心悸不已。对此,他第一次领教了第10军的战斗力和知道方先觉这个名字,然而他没想到这不是最后一次。


中国第10军虽然最后由于薛岳兵力不足,越级抽调第10军所部,最后第10军的救援所部,孤军深入,救援失败,预备第10师师长孙明瑾也血洒疆场,各团指挥员伤亡惨重。而薛岳和方先觉为此也暗自产生了的矛盾。


到了12月,中国军各路援军再次齐集,日军开始全线溃败。横山勇不得不亲自站出来,用指挥刀背砍伤溃退最混乱的步兵第34联队的联队长梁濑大佐,以阻止军队的溃散。常德战役,使日军不得不改变作战方案和方向。


次年,1944年,日军为了要摧毁中美空军的前进基地,必须阻止美国B29重型远程轰炸机屡次三番的对日本土的发起残烈而严重的轰炸,保护东京,保护天皇的安全,顺便也要打通大陆到越南的战略交通线。所以,日军大本营策划组织和不顾一切的发起了这个排名1号的作战方案。


由于第11军是1号作战的主力,因此横山勇成为了一时的主角。他先是派出11军宫下兵团配合12军,打通了平汉铁路线。随后,横山勇指挥日本侵略军有史以来进攻一个地区最大的一次军事兵力——2个师团和2个旅团,孤注一掷,再次向长沙国军全面发起进攻。


由于此次日军吸取以往多次战败的经验教训,深刻检讨,所以本次制订的计划详细周密,准备充分,战术上对中国军具有很强的针对性。


而在中国军方面,由于一连串的胜利,所以想再次复制以前的模式,主要将领纷纷产生轻敌思想,死板遵守旧有战术,指挥失当, 加上中国军的第九战区的主力调去印度缅甸的西南抗日战场作战,第四次长沙战役失败。横山勇这次实现了前几任长官都未能实现的占领长沙的企图,并给予中国军第9战区部队以猛烈的毁灭性打击,长沙失守。此时,抽调去缅甸的中国军捷报频传,但与此同时,国内战场却由于主力的兵力不足,而被日军打的一溃再溃。


然而,获得此次战役胜利的横山勇也慢悠悠的恢复了信心,攻下长沙后,面对被打的溃不成军的中国各军,他马上指挥第68、116师团两个师团的主力发起更为猛烈的追击,并马不停蹄的赶去此次作战的重要枢纽——衡阳,希望趁人不备,一鼓作气在短期内一举拿下衡阳。


可是横山勇的这个愿望,在留守衡阳的中国第10军勇猛的抗击和出色的指挥面前遭受强烈的挫折。其间,战斗的猛烈和日军的失利使横山勇真正的认识了他一生之中比他更为勇猛、更为出色的最后一个强健的军事对手——中国第10军军长方先觉。



1944年5月18日,日军攻占长沙,旋又夺取醴陵、攸县等地,兵锋直指衡阳。


此时。留守后方等待整补的第10军当时只有17600人,战斗人员实际只有相当于一个师的兵力15000人,于是临危受命担负起了保卫衡阳撤退,阻击日军进攻的重任。


6月28日拂晓,已经包围衡阳的日军集中了第68师团、第116师团主力,用毒气弹、燃烧弹、常规航空炸弹等轮番轰炸,开始发起猛烈进攻。


第10军奋起抵抗,经五天时间残烈的阵地激战,进攻的日军在付出巨大而惨重代价后,也就仅仅只攻克了张家山一个阵地,其余各处皆无进展。而其日军的第68师团佐久间师团长、68师团第57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等被守军迫击炮击伤毙命、师团参谋长原田贞大佐等负重伤残废,其他的一些联队长、大队长等,也被击毙数人。


从6月28日-7月2日的五天中,战斗激烈异常,打得是昏天黑地,5天中日军一再遭受重大损失,不得不于7月2日暂停进攻。


司令官横山勇闻讯,不得不亲自出马,重新组织战力。


7月6日,蒋中正要求该军在衡阳继续再坚持两星期,以等待外围中国军重新组织,将进攻的日军包围一举歼灭之。方先觉对此坚守两周的这个命令,向指挥部大声保证,绝对没问题。


7月11日,日军发起第二轮的总攻,战斗愈加激烈。中国第10军再次发威,勇猛异常抵抗极为顽强,对敌逆袭,往返冲杀,并与日军反复争夺一些要点。造成日军日军重大伤亡,进攻衡阳第10军防守阵地的日军,又再次付出了联队长1名战死、大队长6名被守军击毙,但仍旧就难有进展。面对重未有过的如此巨大伤亡率,就算是老练的横山勇在一连串的胜利后,看到疲惫不堪、失去战斗力的日军,也不得不于7月19日在前线第二次被迫下达停止进攻的命令。


而此时的第10军却越战越勇,各师师长,亲赴第一战线指挥。在第八团与日军的争夺战中,营长军官身先士卒,均先后壮烈牺牲,致使不得不半日之内连升5个营长。


相持至8月1日,经过一个多月的苦战,早就超过两周的期限了,距军委会下达坚守两周的命令已经过去一个月了,第十军粮弹匮乏,而支援衡阳的中国军队在日军拼力堵截下,迟迟未见踪影。


衡阳守军一个多月的惨烈苦战,顽强死守,虽给日军巨大的打击,衡阳第10军阵地前的日军被打得尸体遍地、堆积如山,但第十军伤亡也大,约3000人牺牲,受伤官兵逾半,连杂兵夫役亦抽调投入第一线战斗,情况也很困难了。


衡阳久攻不下,日本中国派遣军也感到莫名其妙,甚为不安,日本本土的大本营对此也极为不满。


日军司令官横山勇再次增调兵力,调整部署,企图挽回面子。这次他亲自指挥,再次集结5个师团之7万之兵力,于8月1日再次集结于衡阳外围。 8月3日,日军对衡阳先大肆轰炸,次日晨发起第三次全线总攻击。


虽然第10军作风顽强,但此时已坚守衡阳城一个半月40天的第10军已疲弊异常。8月5日,周庆祥师长主张突围,但城内伤患六千多人,无法随军行动, 方先觉决心继续死守待援,为中华民族战至最后一枪一弹。


又坚持两日,援军还是不见踪迹,7日,日军从衡阳城北门突入,方先觉与各师长联名,在核心阵地指挥所向蒋中正指挥部发出“最后一电”后,拔枪自杀,被部下营救,没死成。


考虑到缺医少药,弹药已用尽。而第10军还有约1万多名的士兵,8月7日夜,第10军暂停止战斗,方先觉派参谋长孙鸣全与日军谈判, 接洽停战。同时还提出“保证生存官兵安全,并让他们休息;收容伤兵,并郑重埋葬阵亡官兵”的要求。日军也是无力再战了,竹内参谋表示日军对第10军官兵的敬意,并同意方提出的要求。日军把情况向日本本土大本营,日本天皇想让方先觉成为为日军出力的人,授意让方成为先和军司令。


这使受难第10军官兵免除了被屠杀的恐怖,但由于日军称自己死伤也很多,也缺医少药,使负伤的中国士兵无法医治,还是伤亡了不少。


衡阳在坚守47昼夜后,于8月8日陷落,而对于横山勇而言,日军纯粹凭借人力和物力优势迫使第10军放弃了抵抗,纵然取胜也没多少荣耀。


横山勇也许出于对第10军和方先觉的敬佩,也或许看清楚日本战败的命运,因此他在对待方先觉等的问题上还是采取了极大的宽容态度。后来发生方先觉等人逃回重庆的事件时,他并没有深究。





衡阳之战,中国军队以伤亡约15000人,其中阵亡6000余的代价。第10军与优势日军约11万多人,激战47余天, 血战间日军的兵力、弹药不得不前後补充了三次,以恢复战力。中国守军不畏日军的飞机大炮,据日方资料,约毙伤日军4.8万人,包括了击毙日军第68师团长佐久间中将(职称相当于军长)、参谋长原田贞大佐残废(职称相当于旅长),和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阵亡(职称相当于师长),毙伤日军官(职称相当于团长、营长等以下)910人(其中毙390人)。使其侵略军元气大伤,几度失去战力,其中“以京都、大阪为中心的两个师团几乎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因日军尸体大都立即烧掉处理,所以,中国军队一直无法统计。


有的统计,只在城郊的阵地争夺战中,日军就约付出了损失六万多人的代价。


事后,据日方诚认,此役日军伤亡近两万人。此役“牺牲之大,令人惊骇”,“不独严重地妨碍了‘打通大陆’的日程”,并且遭受了重大伤亡。这场“苦难的战役”,使得东条英机的军人政府因而倒台。


日军战史称方先觉为:“骁勇善战之虎将”,第10军“寸土必争,其孤城奋战之精神,实令人敬仰”。


日本军谓:“中国第10军勇敢作战的情形,不仅此地日军敬佩,就连日本天皇和大本营都已有所闻。”


由于日军在衡阳一战中损失过于惨重,更为要命的是,此役,严重打击了日军的信心,挫伤了日军军队嚣张的士气。日本方面为了维护其“皇军”在华战无不胜的神话和脸面,连以纪录准确无误和详细著称的日方,也对此次城市战役的真相刻意隐瞒,导致使日本国内很多人不知道中国有衡阳这个地方。


衡阳保卫战为中国抗战史最成功的战役,赢得了中外媒体广泛赞誉,时称“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同时日方报道无奈的称为“中日八年作战中,唯一苦难而值得纪念的攻城之战”。


不管怎么说,日本称此战是日本有战史记载以来,唯一的一次日军伤亡超过守军的战例,对此,日军不得不发出哀叹:这是自进入中国以来遇到的最为顽强有效的抵抗。有这样的军队,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何其难也!


陕北延安在1944年8月12日《解放日报》发表的社论中指出:“坚守衡阳的守军是英勇的,衡阳人民付出了重大牺牲”。






方先觉终因中国军救援不及时,而功亏一篑,后虽被营救回来,但因投降日军一事,为同仁不齿,此后始终没有再获得重用。


1949年方先觉去了台湾,1968年退役。此后因衡阳投降日军一事而屡遭抨击,一怒之下,削发为僧。


1983年,方先觉在台北去世

5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3楼workyi

为国尽最后一分力,打完最后一颗子弹,已然对敌造成巨大伤亡者,接下来无能为力为保存数量仍众的手下生命,军士官允许下令投降,此为光荣投降!

坚守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完成了任务,部队伤亡惨重,弹药也没了,已经无力再战,这个时候投降也是可以理解的。。。

4楼wkjw1

在中国成王败寇的思维下 这样的结局不奇怪 会打的当不了权 有权的往往不会打 这个就是国军的抗战

16楼陈楚

方先觉是国军军史的一根刺 日军伤亡这么大 但日军是胜利者 守城打的这么好 可周围的国军呢 如能同仇敌忾 方绝不会是这个下场 而是中华的英雄

方将军绝对是抗日英雄,将军之败败在腐败无能的国名政府,将军之败败在见死不救的国民党军,将军衡阳之败已经敲响了国民党的丧钟,后来74师张灵甫将军的遭遇如出一辙,只不过方将军对手是小日本,74师张灵甫将军对手是共产党。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兄弟部队见死不救。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