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突击队”——特战八连

李文辉 收藏 1 1231
导读:这是一支特殊的部队。 说他特殊,是因为他有两个特殊的名字,“雪枫团”和特种大队。叫他“雪枫团”,是因为他是我军著名将领彭雪枫亲手创建的部队。叫他特种大队,是因为他担负着侦察、反恐、应急等特种任务,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特种兵。 说他特殊,是因为他有三个特殊的训练场,有一个训练场还被称做“猎人基地”。在这三个特殊的训练场里,有密林、水域、吊桥、梅花桩,也有攀登楼、机降台、游泳池、射击场,还有训练驾驶特技的汽车、摩托车训练场。 说他特殊,是说他有一般部队没有的特殊编制和装备。

这是一支特殊的部队。


说他特殊,是因为他有两个特殊的名字,“雪枫团”和特种大队。叫他“雪枫团”,是因为他是我军著名将领彭雪枫亲手创建的部队。叫他特种大队,是因为他担负着侦察、反恐、应急等特种任务,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特种兵。


说他特殊,是因为他有三个特殊的训练场,有一个训练场还被称做“猎人基地”。在这三个特殊的训练场里,有密林、水域、吊桥、梅花桩,也有攀登楼、机降台、游泳池、射击场,还有训练驾驶特技的汽车、摩托车训练场。


说他特殊,是说他有一般部队没有的特殊编制和装备。如:特战连、特侦营、飞行队、狙击班;无人侦察机、动力三角翼、勇士侦察车、山地摩托车。


说他特殊,还因为他有一个被称为“天狼突击队”的特战八连。这是一个副营级连队,干部普遍高套一职:副营职连长指导员,正连职副连长,副连职排长。足见其与众不同。


然而,他真正的特殊之处,还不在于他的名称、编制、装备等形式和“硬件”,而在于他有一群特殊的人:一群技艺出众、名扬军内外甚至国内外的官兵。“卡列夫勇士”——何健


何健,“雪枫团”副团长,特种大队副大队长。他1米82的个头,魁梧壮实,智勇过人,在国际侦察兵竞赛中技压群雄,勇夺第一,被授予侦察兵最高荣誉——“卡列夫勇士”奖。


国际侦察兵竞赛由于其残酷性和实战性,被各国军方称为“没有死亡的死亡竞赛”。竞赛规定,参赛者要负重30—40公斤,在数倍于己的假设敌堵截、追击、搜捕下,在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的原始森林里,在毫无补给的情况下,进行四天三夜、全程200公里的长途奔袭,完成22个高难度项目。


1999年,还是特战八连副连长的何健代表中国侦察兵参加了这项国际竞赛。竞赛的第一个项目是快速操舟登陆。发令枪一响,何健驾着橡皮舟,箭一般向目标冲去,第一个到达了目标。


接下来是通过原始森林无人区。进入原始森林的第二天,何健正小心翼翼地在古树、灌木、杂草间行进,忽然被一道5米多高的悬崖挡住了去路。他用枪刺挑断几根藤条拧成“绳索”抛向崖顶的松树。他抓紧“绳索”,脚蹬岩石,眨眼就攀上了崖顶。刚在崖顶站稳,就有几个假设敌向他包围过来。


何健边跑边观察地形,他瞄准一棵树冠茂密的树,眨眼就爬了上去,茂密的树冠一下子把他藏了起来。由于此时天已擦黑,追赶的假设敌没有发现他这个既意外又迅速的动作。假设敌刚从树下跑过,他赶紧从树上下来,迅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比赛进入第4天,只有中国参赛队的何健还一次也没被抓住过。假设敌都是爱沙尼亚军方派出的官兵,这让他们觉得有失面子,又增派了几百名假设敌,一定要把中国参赛队的何健抓住。


这天上午,何健正警惕地在密林、灌木、草丛中行进,忽然看到前方50多米处有假设敌的一个据点,设了值班机枪、游动哨,从路面上通过根本不可能。侦察了一会儿,他发现假设敌控制的路口下面有一个涵洞,他决定从这个涵洞钻过去。


正爬着,他的手忽然碰到了一团又软又凉还会动的东西。他打开微光小手电照了一下,原来是一条盘成一团的蛇。他顿时紧张得头发都竖了起来。千钧一发之时,他屏住呼吸,不等对方发起进攻,他以闪电般的动作,准确抓住了蛇的七寸……


爬出涵洞没走多远,何健觉得背包被什么东西挂住了,他一回头,顿时大吃一惊,原来不是背包被挂住了,而是被一个假设敌从后面抓住了。他顾不上细想,使出全身力气,猛地一甩背包,把抓他的假设敌甩倒在地,然后一个百米冲刺,眨眼就跑出几十米远。足有一个班的假设敌立即高喊着追了上来。


一片湖水出现在何健面前。他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左侧、右侧、后面都有假设敌,他别无选择,扑通一声跳进湖里,奋力向对岸游去。这是一个死水湖,腥臭难闻,湖面有近千米宽,湖中杂草丛生。经过四天三夜长途奔袭的何健早已精疲力尽,再加上背着30多公斤的装备,体力已达到生理的极限。


坚持,坚持。越是关键环节,越要沉着冷静。何健一边游,一边想尽办法摆脱水中缠绕住他的水草、树枝。何健终于到达了岸边,刚挣扎着爬到岸上,他就“咚”地一声直挺挺倒了下去。幸好岸边就是终点,他刚好倒在了终点线上。


在两天后的颁奖仪式上,爱沙尼亚国防部长居里·卢克亲手把象征侦察兵最高荣誉的“卡列夫勇士”奖杯颁发给何健,并竖起大拇指夸奖说:“我带了上千人都抓不到你,中国侦察兵,好样的!你是本赛会成立以来,唯一没被抓住的侦察兵,你创造了一个奇迹!” “最具有献身精神突击队员楷模”——黄和平


看过电影《冲出亚马逊》的观众,无不为中国军人英勇顽强、敢于拼搏的精神所折服。影片中主人公的原型之一,就是“雪枫团”副团长、特种大队副大队长黄和平。


2003年,特战八连副连长黄和平奉命前往位于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的委内瑞拉“猎人学校”留学。“猎人学校”是世界闻名的特种兵训练中心,由于它少有的残酷程度,也使来自全世界的特种兵们历尽艰辛凶险,甚至有人付出生命代价。缘于此,“猎人学校”才有这样的规定:一旦进入该校学习,无论发生何种伤亡事故,后果均由学员所在国承担。黄和平的胸牌号码是6号,按学校规定,从现在起,直到毕业,他不再叫黄和平,而叫“6号”。


开学典礼一结束,“魔鬼选拔”就开始了。“魔鬼选拔”的第4天,黄和平在一口气完成10公里负重越野、2.5公里穿越沼泽、500米卡车牵引和300米雷场排雷后,在完成最后一个项目——抓塔绳训练时,由于过度疲劳,体力不支,跳跃至离地面15米的塔顶时,身体失去平衡,一头栽下来,当即昏了过去。当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临时救护所的木板床上,有人告诉他,他已经昏迷5个多小时了。听人这么说,黄和平顿时着急起来。因为“猎人学校”有一条严厉的规定,学员连续中断训练8小时,不管什么原因,都视为自动放弃。


“我不能放弃!一旦放弃,我的一切努力都将前功尽弃,我的所有决心都将变成空话!”想到这里,黄和平挣扎着从床上爬下来。由于头部受伤,流血过多,他身体极度虚弱,为了防止摔倒,他找了根木棍当拐杖,一步一步向训练场挪动。从临时救护所到训练场不到一公里,他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走到。


正在进行散打训练的学员们不知谁喊了声:“嘿,6号来了!”大家看到头缠纱布的黄和平扔下拐棍跑步进入训练场,不约而同地用惊奇和佩服的目光看向他。开始训练的黄和平悄悄看了一下手表,离下课还有半个多小时。他知道,他可以继续参加“魔鬼选拔”了。


当晚集合时,“猎人学校”校长奥日乔伽破例走到队伍前说:“孩子们,今天下午发生的一件事深深震撼了我,那就是6号队员难以置信的行为。作为这座特殊学校的校长,我特别看重这种精神。这是我们学校的光荣与自豪!”


“魔鬼选拔”的第14天,校方规定,每个学员必须背负35公斤重武器装备,进行50公里强行军,途中还要躲过假设敌的追踪设伏,按时到达终点。如果完不成规定项目,或没有按时到达终点,就要遭到淘汰。


在那片抬头不见天日、低头不见地面的深山密林中,出发不久,就下起了大雨,还伴有闪电、雷鸣和狂风。由于不让带遮雨工具,学员们都被淋得浑身透湿。在狂风暴雨中跑了十多公里后,黄和平头上、脖子上还没长好的伤口经雨水一浇,便刀割针扎般疼痛起来。血水脓水混合着雨水,从头上脖子上流下来。由于伤口的影响,他的速度不由地慢了下来,渐渐落到了其他学员后面。


“决不能给中国军人丢脸!”伤口已经影响到黄和平的行动,他一咬牙,从腰间取出匕首,一手按住伤口,一手割流血化脓的烂肉。他疼得直流眼泪,身上也冒出汗来。他扔掉割下的烂肉,把匕首插回刀鞘。为了防止伤口再度感染化脓,他干脆扯掉头上、脖子上的绷带,脱掉上衣,赤裸上身,冒着大雨,拼命朝已经跑得没影的同伴们追上去。


黄和平终于在到达终点之前,追上了前面的所有队员,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等在终点的学校领导猛然看到一个满脸泥水、血染军衣、伤口裂开的队员冲过来时,无不为之震惊。当他们辨认出这个学员是黄和平时,无不感慨地说:“6号学员用行动告诉我们,意志是多么神奇的东西,它可以战胜一切!”


靠着这种拼命精神和顽强意志,黄和平完成了“猎人学校”的全部学业,以胜利者的姿态冲出了亚马逊。由于他的优异成绩和突出表现,他被“猎人学校”评为1928年该校成立以来最勇敢的30名学员之一,同时授予他“最具有献身精神突击队员楷模”称号,他的头像也因此被镶嵌在“猎人学校”的荣誉墙上,成为中国军人永远的骄傲。“天狼突击队”——特战八连


特战连队执行的都是特殊任务,特战八连亦如此。2010年,特战八连又接受了一项特殊任务:和巴基斯坦特种部队联合举行“友谊——2010”反恐演练。


特殊的任务,必须用特殊的训练、特殊的吃苦精神去完成。刚过完春节,紧张的训练就开始了。每天的训练时间都在12个小时以上。演习场在一片戈壁滩上,四月初刚开进演习场时,天还在下雪。狂风卷着干雪粒子,打在脸上,火烧一般疼。到5月中下旬,中午的强烈阳光又把帐篷晒得犹如蒸笼,里面根本睡不成觉,刚睡下就被热醒。不管天气怎么变化,无论环境多么恶劣,训练时间一分钟不能缩短,训练强度丝毫不能降低。体能、射击、器械、滑降、攀登、搏击等基础项目,每个人都要做,再加每天一个武装10公里越野。进行武装越野时,必须穿防弹背心、陆战靴,携带枪支、防毒面具、水壶、雨披等装备,这些东西加起来有20多公斤。除此之外,还得进行拉沙箱、扛圆木、推车、举杠铃等强化训练……


7月9日上午,随着两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友谊——2010”中巴反恐联合演练如期举行。参加此次演练的巴方人员,为巴基斯坦***共和国北部军区山地特种作战部队第15连,而中方人员,是兰州军区某部特战八连。


随着解说员的解说,观众依次看到:搭载双方侦察监控队的运输机进入预定伞降地区,中巴各30名反恐队员从天而降。空降突击队从不同方向突入恐怖分子关押人质的房间,并用精湛的擒拿格斗术迅速制服对手,成功救出人质……武装直升机停在恐怖分子营地后方空中,空中突击队迅速滑降;地面突击队跳下勇士侦察车和山地摩托车,从正面突入恐怖分子营地;狙击手弹无虚发,“恐怖分子”应声倒地;乘车逃窜的恐怖分子在我地面和空中力量的立体围堵下束手就擒……


两颗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参观台上,亲临现场参观指导演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上将宣布:“‘友谊——2010’中巴反恐联合演练胜利结束!”


作为“雪枫团”和特种大队的代表与象征,特战八连无疑是创造非凡故事、产生英模人物最多的连队,每天,官兵们都在为了荣誉和精神而战,传奇和精彩的故事还在继续上演……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