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站哨惊魂(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三十三章: 站哨惊魂(2) 空地上,赵立君在怀里斜抱着一支冰冷的“56式”半自动步枪,带着葛秋生围着墓碑状的混凝土建筑转了二圈,熟悉了一下弹药库周围地形,然后,他有所希望地钻进了东面树木茂密一点的林子里。因为,赵立君感觉,这处位于弹药库下风口的林子看起来似乎更能挡风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三章: 站哨惊魂(2)


空地上,赵立君在怀里斜抱着一支冰冷的“56式”半自动步枪,带着葛秋生围着墓碑状的混凝土建筑转了二圈,熟悉了一下弹药库周围地形,然后,他有所希望地钻进了东面树木茂密一点的林子里。因为,赵立君感觉,这处位于弹药库下风口的林子看起来似乎更能挡风和御寒一点。

刚走进树林边缘,迎面就有一股强劲的寒风扑来,夹带着鬼嚎般的啸声掠过周围的树丛,在林间和枝头处“呜呜”地哀嚎个不停。

猛然间,一根朽损的树枝被劲风从树干上吹落,正正地打在赵立君那保养良好的脸上,象针扎一般地刺痛。同时,疾风又把他大衣的下摆给吹得高高扬起、直往他的肚腹里钻,这时候,赵立君就感到下肢和腰间愈发冷得要命。他赶紧向前端拉起大衣毛领,把面部整个埋了进去。

赵立君转身离开这片“不祥”的树林,来到光秃秃的弹药库墙壁边,想找一面背风的墙面躲避疾风。

天实在太黑,黑得四下里伸手真的是都看不见五指。靠在弹药库背风一面这粗糙的灰墙上向外望去,四周黑压压地什么也看不清。平日里胆子并不算太小的赵立君此时也不免心里有点发毛。于是,他哆嗦着掂了掂手中的步枪,用力干咳了二声,算是给自己壮了壮胆!

处在这种恶劣阴森的环境中,赵立君不由得在心里暗骂道:“真TMD倒霉,当兵头一回站哨就碰到这种鬼天气,室外这接近零度的气温本就不好受,加上夜深、风大,真的是要了老子小命了!”

躲在避风的一面墙后,犹自感到寒冷刺骨的赵立君决定跺着脚顺着墙边来回地遛达、遛达,希望能够借此提高一些体温。

刚踱了几步,他猛然发现自己的同伴葛秋生已经半天都没有动静了。回头一看,也寻不见他的半个人影,不免心中猛地一慌:不会刚接岗就叫人给摸了哨吧?当下,哪里还敢怠慢,赵立君赶紧回身寻找这一点都不让人省心的葛秋生。

背起枪快步回走,刚转过弹药库东南方向的屋角,赵立君就差点被地上什么软乎乎的东西给绊倒。

脚步踉跄的赵立君在一惊之下,当即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忙乱站稳脚步将枪下肩、操起,拉开姿势准备自卫。

等到他握枪在手,再定神弯腰仔仔细细地凑到近前一看,才发现绊了自己一下并被惊出一身冷汗的“东西”居然是自己正在寻找着的葛秋生。

此时,只见他的搭档葛秋生坐倚在墙边上,紧紧地裹着军用大衣、捂着棉帽,怀中抱着那把碍事的步枪,蜷身靠墙坐在一摞砖块上,又在无所顾忌地打起了瞌睡。

“哎——哎!小葛、葛秋生,你TMD怎么一转眼就又睡着了?快醒醒、快起来,马上就有人过来查岗了。”赵立君听着四下呼啸的风声,非常希望葛秋生能和自己说说话、分散一下注意力,相互壮壮胆,也能使时间过得更快一点。于是,他用力推搡起倦缩在地上的葛秋生来。

“哎呀,你、、你别烦我,我才不管谁TMD来查岗呢,就是大队长来查哨,老子也要睡觉。你、、你也睡一会吧、、、”葛秋生居然一点也不理解赵立君此刻的心境,所以,他眼都没睁一下,任由赵立君推搡,继续将头埋在竖起的大衣毛领里、依靠在墙边打着瞌睡。

此时的赵立君是又冷又怕,哪里还有一丁点的困意。即使是没有人来查岗,让他和葛秋生一样在这种环境里埋头大睡,也是不太可能的。于是,他又蹲下身,不断地吆喝和摇晃着葛秋生。

可是,任凭他怎样折腾,倦缩在墙角的葛秋生就像是只睡熟了的死猪一样沉睡不醒。

见实在是没招可施了,历来就不是“省油的灯”兼诡计多端的赵立君沉思了一会,便开始突发奇想:对了,为什么不用鬼怪来吓唬葛春利呢?

在一个班呆了已经快三个月的时间了,葛秋生怕黑、怕鬼的毛病他早已熟知。当然,此时的赵立君自己也怕得要死。

想到这里,赵立君不再触碰葛秋生,而是蹲下身来紧靠在他的身边,拨开大衣毛领、贴近他的耳朵,声音幽幽地讲起了“鬼”话:“哎、哎,小葛,我怎么发现前面树林里有一双绿色的眼睛正在盯着我们俩看呢,不会是真的有鬼吧?小葛,你知不知道,都传说这校区以前是日本鬼子的军营,还有没拆掉的焚尸炉,那里屈死的孤魂无数。今夜月黑风高,听人说正是鬼魂容易出没的时机,不会让咱俩碰巧就给撞上了吧?

你快看、快看,那双鬼眼正在盯着我们这里看,不好、不好!它向我们这边飞过来了!”

葛秋生胆子本来就很小,上次夜间我们“江南七怪”聚餐时因为酒醉又被那对不知从哪里来的“狗男女”给惊吓了一次。所以,一到夜间,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走出学员队的大楼一步。其实,刚才小值日喊他换岗时,他之所以赖床不起,就是因为害怕才故意耍赖的。

起初,只想睡觉的葛秋生还真没在意赵立君说出的这些“鬼话”,依旧是只顾自己蒙头睡觉。但听赵立君越说越玄乎、越说越恐怖,又感到紧偎在自己身边的赵立君身体在不停地抖动,显见是非常惊恐。在这种情况下,他便忍不住抬头偷眼望向前方的树林里。

这一看不要紧,在葛秋生的视力渐渐恢复清晰后,他果然看到前方黑沉沉的树林深处有二只阴森森的绿眼珠正在死死地盯着自己所在的这个方向:“哎呦!我的妈呀,真的有鬼呀!老、、老赵,不是鬼吧?是、是猫的眼珠吧?”

农村出身的他,隐约记得当兵前在家时夜间所看到房前屋后的野猫眼睛就是这种幽绿。

“不对!肯定不是猫。你看看牠,站在那里和人差不多高,你TMD见过这么高的猫吗?”

听赵立君这么一提醒,葛秋生也注意到了,远处黑影地里那双幽冷阴森的眼睛最起码距地面有一米五高,显然,是不可能有这么高大的野猫。如果有,也只可能是只豹子。但是,这城市里的校园腹地又哪里来的豹子在夜里瞎转呢?

“老、、老赵,真、、真TMD的有鬼!”一惊之下,葛秋生立刻是睡意全无,他伸手牢牢抓住了赵立君的肩头,整个人的身体也随之开始剧烈地抖动了起来!

“别怕!我们有枪,就算是鬼也应该先惧怕我们几分。你呆在这里别动,我走过去捅祂一刺刀再说!”赵立君说完,费力地打开枪刺,假装就要起身向前。

其实,诡计多端的他早已经看清楚了,那就是一只蹲伏在树林里半截残墙上的野猫。他之所以要这么邪乎地瞎说,就是存心要拿祂来吓一吓只顾睡觉的葛秋生。

听赵立君要去涉险找死,葛秋生便紧紧拉住了他的袖口,嗓音颤抖着说:“老赵,别、、、别去!我、我、我好害怕!你要是过去被鬼搞死了,我也就完蛋了!你、你给我一发子弹,我先打它一枪再说。”葛秋生说着,抖动着一只不听使唤的手就去掏赵立君大衣口袋里的子弹。

赵立君不理会葛秋生的劝说,当然更不会给他子弹让他乱开枪。于是,他甩开葛秋生伸过来的手臂起身站立,做向前冲锋状。

这时,赖在地上的葛秋生也站了起来,他利用赵立君的身体半掩着自己的身体,弓腰紧张地紧贴在赵立君的身后。

就在二人全神投入地关注着前方的那只“鬼魅”(野猫)之时,突然,在二人左侧的树林深处传来了一阵婉转凄厉的尖叫声!这声音似哭如泣,俨然就是令人胆寒的鬼叫。顿时,把恐惧中的二人都吓得猛一哆嗦。

而那位已是惊弓状态的葛秋生更夸张到手中的步枪 “扑通”一声便脱手掉落在了地上。

赵立君暗骂:TMD,俗话说:“说鬼招鬼”。我这里随便说上几句,不会真地就把鬼魂给招来了吧?可别跟我老赵开这种玩笑啊、、、

经过这样一番惊吓和刺激之后,此时的葛秋生真的是一丁点儿的睡意都已经没有了。他二眼充满恐惧地瞪得溜圆,四下不住地东张西望,一步也不敢不离地跟在赵立君身后、像只尾巴一般随赵立君乱转。颤抖的双手紧握步枪做随时出击状,还不住劲地向赵立君索要子弹。

说来也怪,赵立君本来是想拿“闹鬼”这个话题来吓吓葛秋生、好让他和自己做伴、聊天、熬夜的,可到了后来,竟然连他自己都给吓着了。

暗夜里,带着哨响的尖利风声、残朽树枝在风中的挂碰声、动物在枯草间的跑动声、远处火车的汽笛声和周围发出的所有异响,听起来都感觉是那么的怪异和骇人。

此刻,二人已经彻底忘记了寒冷和困乏,感受到的只有恐惧和不安、、、

时间在煎熬中一分一秒地缓慢过去。在赵立君反复查看了足有一百多次手表夜光盘上的指针之后,终于快熬到下一班人员来换岗的时间了。

过去这仅仅二个小时的时间,让他感觉是那么地漫长。心里迫切盼望着快点有人来换哨,于是,在剩余这十来分钟的时间里,赵立君几乎是每隔几秒就要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

又过了极为“漫长”的一大段时间,好不容易盼到手表上的时针指到了凌晨四点上。这时,赵立君满怀希望地抬头向远处张望。可是,眼前还是黑朦朦和静悄悄的一片,校务部大楼转角处那个充满希望所在的灯影下连前来接岗者的半个鬼影都没有。

都已经超过换哨的时间了呀!这到底是TMD怎么一回事呢?

焦虑和恼怒中的葛秋生开始不断地大声骂着人。在数分钟之内,他几乎用尽了自己所知的各种脏话,把应该来接自己岗、也就是站最后一班岗的曾宏伟和甑广灏这二个人的祖宗八代都给骂了个遍。

在秒秒可数的焦急等待中,此时,手表上的指针已经走到四点二十了,但还是不见前来接哨的曾宏伟和甑广灏这二个小子的半个鬼影。

赵立君强忍住心头不断升腾的怒火,无奈地关注着远处。

可让他一次次失望的是,纵然是望眼欲穿,楼角那灯影的轮廓中却始终也看不见来接岗人员的踪影。四下里除了风声还是风声、除了寒冷还是寒冷,一时间,他感到自己和葛秋生就像是被扔到一个完全被人遗忘了的外星球一样。

“老赵,去TNND,我们回去吧!管TMD有没有人来接岗,反正我们俩已经站到时间了。不管那么多事了,我们先回队里暖和暖和再说。哎呀,走吧,我快冻死了、、、”葛秋生实在不想、也确实无法再挺下去了,于是,就纵恿赵立君和他一起弃岗回队。

赵立君没有理睬葛秋生。此时的他,气归气,但还是深知做为一名哨兵如果这样草率地弃岗而走是非常严重的违纪行为,搞不好还可能受到军法的处置。于是,他懊恼地离开了不停嘟囔中的葛秋生,远离了弹药库所在的那片树林,来到距此不远处校务部大楼后的花坛边,摸索着用快被冻僵的手从内怀掏出一根香烟想抽。

此刻,郁闷至极的赵立君已经顾不得什么违反不违犯“不准抽烟”的纪律了,身为“烟鬼”的他非常需要抽根烟来平复一下自己烦躁至极的情绪。

可他颤抖着双手连续划了几根火柴,都始终无法把嘴上的香烟点着。

真TM见鬼!气愤中的赵立君伸手把烟卷从自己的嘴角拉下,一搓便捻成了粉末,狠狠地抛洒在地下。继而,赵立君双腿一软,十分沮丧地蹲在了地上。

在赵立君的沉默、郁闷和葛秋生的狂怒、恶骂声中,又过了足有一刻钟的光景,终于看到那二个曾经无限盼望现在又十分厌恶的黑影出现在楼角处的灯光背影里。

只见,灯影下越来越近的曾宏伟和甑广灏二人晃悠悠地无事一般边走还边说笑打闹着,而且是一点都不慌不忙、嘴里喘着热气向着弹药库值班哨位的方向走来。

见此情形,冷困交加之中的赵立君心里那个气愤的感觉简直是无法言表。他干脆把脸扭向一边,僵直地将身体依靠在大楼墙柱的暗影处,一句话也不想理睬他俩。

“哗啦!”一声响动猛然间发出,在夜静中的大楼和树林之间显得格外地刺耳,赫然就是枪栓拉动、子弹上膛的声音。“站住、举起手来!老子开枪了,打死你们这二个GRD混蛋!”拉动枪栓后,葛秋生仿佛疯了一般地在发狠狂啸!

“哎、哎,别、、别开枪。小葛,我是曾宏伟呀,我和甑广灏是来换你们岗的!”

“葛秋生,你TMD是被冻疯了吧?瞎JB咋呼个什么,有种你就打老子一枪试试?”曾宏伟和甑广灏的声音一紧一慢地先后从对面传了过来。

“别TMD跟老子套近乎,我不管你们是谁,老子现在反正是六亲不认!快说口令?再不说口令,我真的要开枪了。”葛秋生的语气听起来一点都不容商量。

这家伙绝对不是一个对工作如此认真的人。可以听得出和感觉得到,葛秋生现在的这种抓狂表现,完全是源于极度的愤怒和气恼!

“、、、”

猛地一闹腾,曾宏伟和甑广灏这二个家伙居然把口令也给忘了。

站在大楼暗影处的赵立君,此时已经悄悄地绕到了曾宏伟和甑广灏二人的身后。他把折起军刺的枪管口狠狠地抵在了曾宏伟脑后毛领内的脖颈露肉处,咬牙切齿地低喝道:“举起手来,我一枪打死你们这二个‘美蒋’派来的狗特务!”

一头怒火的赵立君之所以在二人之中选择曾宏伟开这种玩笑,是因为,即使处于极度恼怒中的他此时也清楚地知道:甑广灏是一个会把他那张“狗脸”说变就变的人!在九班这个小集体里,也只有我和刘畅才可以无所顾忌地和甑广灏开玩笑。当前,纵然自己是有千般的理由,赵立君也不想为此而自找不痛快。

冰凉的枪管触碰到自己肥厚的后颈,曾宏伟立即激灵灵地连打了几个冷战。他僵直了身体,一动也不敢动:“别、别开玩笑!老赵、小葛,枪口不准对人,你、、你们二位老兄都忘记了吗?”

葛秋生双手握枪晃晃悠悠地走到二人对面,阴阳怪气地说道:“就凭你们二个X人换岗时迟到,害得我们在这苦等傻等,也该枪毙你们一回!老实交待,为什么要迟到?让‘太君’我在这里差点冻死!”

见赵立君他们二人真的生了气,识时务的曾宏伟赶紧解释道:“骂那个孙子是要故意迟到的,是小值日他们叫岗给叫迟了。我估计他们俩可能也是睡着了,才把叫岗的事给耽误了、、、”

又是这该死的小值日!

一听到“小值日”三个字,怒火万丈的葛秋生便恨得是牙直痒。他真想马上赶回到队里去,狠很地揍那二个可恶的小值日几拳!现在,超过换岗时间都半个多钟头了,这不是TMD扯JB淡吗!

二人气哼哼地卸下肩挎的步枪,重重、狠狠地捣在对方的怀里。

接过枪来,满脸堆笑的曾宏伟还想对赵立君、葛秋生说点什么表示歉意和讨好的话,可交接完毕的二人却已不理不睬地迈步走开了。

走出十几步远,赵立君突然若有所思地停下了脚步。他掉转回头,眼神死沉、语气阴森地对着甑广灏和曾宏伟二人说道:“你俩最好小心一点,东面的那片树林里闹鬼!好像还是个女鬼,都闹我们俩半夜了。待会,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老赵没提醒你们。”

说完之后,饥寒交迫、一头恼火的赵立君撇开惊诧中的甑广灏和曾宏伟,跟在葛秋生身后开始返回。

在转过校务部楼头的时候,赵立君忽然听到了一阵年轻女孩那开心而单纯的嬉笑声。

他忍不住循声抬头张望。只见,校务部大楼西侧二楼一个房间窗户中的灯光下,警通连总机班的二个女兵正在开心地说笑着什么!因为室内有暖气,总机班这间对着大灯光球场的房间一扇窗子犹自半开启着,里面的情景,赵立君看得是真真切切。

这一刻,赵立君想起了昔日保定的花前月下和不久前那个寒夜的苦苦等待,于是,他的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顿时是百感交集!



明日上传:

《好男当兵》第三十四章:由民到兵

敬请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