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站哨惊魂(1)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三十三章: 站哨惊魂(1) 学习和掌握了如何操枪与射击这一军人标志性的技能之后,我和全五队的新兵兄弟并没有如“独立六团”老兵们在我们初入航校时所说的那样:“海军航空兵地勤专业这个兵种,在当兵的四年时间中,只能在新兵射击训练考核时摸(打)这么一次枪。” 很快,我们就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三章: 站哨惊魂(1)


学习和掌握了如何操枪与射击这一军人标志性的技能之后,我和全五队的新兵兄弟并没有如“独立六团”老兵们在我们初入航校时所说的那样:“海军航空兵地勤专业这个兵种,在当兵的四年时间中,只能在新兵射击训练考核时摸(打)这么一次枪。”

很快,我们就有了第二次摸枪的机会。只是,这次,不再是实弹射击打靶,而是夜间的持枪站哨。

晚点名时,郭中队长宣布:“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五队开始担负学校弹药库的夜间守卫任务。因为一中队白天有其它公差勤务方面的安排,所以,夜间站哨任务就先从我们中队的三区队、也就是第一序列班的九班开始轮流。

各班班长做好人员站哨的排班安排,熄灯前,由班长到文书那里接受当晚口令并领取枪支。守卫任务从晚上十点开始到次日早晨六点结束,二人一组,二小时一班岗。第一班岗由班长带队,夜间换岗由队小值日提前二十分钟叫醒。第二天下岗后班长负责填写好站哨记录并将枪支交验到文书处,同时,做好移交记录。

‘执勤就是战斗,哨位就是战场!’因此,在持枪站哨的过程中有几个注意事项需要大家严格执行:

一、注意人员及枪支安全,爱护武器装备;二、穿好大衣、棉鞋,注意夜间防寒保暖;三、严肃口令的保密纪律,不得随意宣讲及传播口令内容;四、保持时刻警惕,严防‘敌特’和不法分子的渗透、破坏。同时,注意上级查哨;五、弹药库区周围严禁吸烟!

此外,还有一条补充说明:为保证白天正常的训练任务和管理工作,各班班长带岗不站岗。以上各条《注意事项》,大家听明白没有?”

“明白!”我们齐声而响亮地回答。

“报告!”

“中队长,在我们夜间站哨的过程中,如果遇到坏人偷袭和破坏,可不可以开枪呀?”中队长刚说完以上的安排和要求,我身后的十一班队列中就有人举手经同意后提问。

中队长似乎有些不悦地白了一眼发问者,正色对大家又说道:“弹药库是军事重地,严格禁止任何闲杂人等靠近!如果在夜间站哨的过程中发现没有口令或者口令不符以及形迹可疑的人员强行靠近或弹药库哨位,可先行进行口头警告,不听警告者,可以采取断然措施!”

“报告!”

“中队长,我刚才问的是:‘如果在夜间站哨的过程中遇到坏人或危险,进行口头警告无效时,我们可不可以开枪自卫或将坏人击毙?’”

先前提问的这个伙计真是没完没了,他再次重提了自己的问题。难道他没注意到中队长脸上那不耐烦的表情吗?看来,这也是个凡是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犟头。

“开枪击毙?击毙谁?击毙个屁!枪里没有子弹,也没打算给你们配发子弹,你能开什么枪、你去击毙个谁?、、、毛病!”中队长语气有所加重且没好气地说。

大家听说在弹药库这么重要的位置上执行夜间站哨任务,手中的枪里居然不给配发子弹。于是,队伍里一下子就失去了安静,众人开始交头接耳、相互小声地七嘴八舌议论了起来。

“安静!谁允许你们瞎议论的?给我打住。臭毛病!”

“弹药库位于校务部大楼后面,是学校的最中心位置。夜间,校内各处都有警通连的哨兵执勤守卫,坏人和‘敌特分子’哪有那么容易就混得进来?安排你们站哨,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培养你们的军人素养和战斗意识。如果真的出现了紧急突发事件,你们可以用枪刺将可疑人员逼退!”中队长严肃地告诫道。

其实,我们员班队(连)夜间带枪站哨执行弹药库和外场等部位的守卫任务,学校军务科是配发了子弹的。但是,队领导担心我们这帮心里没有一点系数的“菜鸟”初次携枪站哨,万一由于紧张和误判,开枪再打到了无关的人,那可就给我们五队惹出大祸了。

因为,此类在站哨过程中实弹误伤的事件在很多新兵部队都曾有发生。鉴于此,军务科配发的子弹就扣押在文书的柜子里,不准备向我们发放了。

结束前,中队长又着重对全体人员警告道:“最后,我再重点提醒一下你们之中那些抽烟的家伙,绝对禁止在弹药库区域内抽烟!谁要是因此而出了问题、发生事故,小到处分、判刑,大到枪毙都有可能!而且,队里、大队和学校军务科、校务部随时都可能会有干部前往哨位查岗。到时候,要是找不到你们的人影或者是发现有人在哨位上抽烟,追究起来,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你们都听清楚没有?”

“清楚!”大家又是齐声地响亮回答。

由于海军航空兵地勤这个兵种的专业需要和特殊性质,在航校这一次难得的站哨经历,就成为了我们之中大多数人在四年军旅生涯中唯一一次的站哨体验。而他们之中的我,连一次的体验都未曾有过。

九班的第一班岗安排的是孟哲群和沈玉强二人。时间是熄灯后的十点到十二点。这是冬季夜间最舒服的站哨时间段,天不晚、夜不寒、人不困。他们俩的“福分”不是我的特殊照顾,而是抓阄公平得来的。

提前二十分钟,我离开听到准备就寝哨正在忙于洗漱的九班众人,领着肩背“56式”半自动步枪、已将保暖衣物穿戴整齐的孟哲群和沈玉强二人,带队顶着寒风来到了校务部后。

很快,我们就找到了那间孤零零隐蔽在小树林中的弹药库。

煞有介事地带着二人四下认真地巡视和检查了一番后,我再次重申了中队长在熄灯前点名时宣布的那几条注意事项和相关纪律。

最后,和二人分开返回队里前,我偷偷地将二发7.62毫米步枪子弹放进了孟哲群的大衣兜里,咬着耳朵对他小声叮嘱道:“带弹上岗注意保密!非到重要时刻子弹不要上膛,非到紧急时刻不能射击。记住了,以吓唬为主、、、还有,真要射击时,也不要对头部打、、、”

、、、

凌晨二点到四点的第三班岗,是夜间最疲劳、最困倦和最痛苦的时段。抓阄摊上这班岗的“倒霉鬼”,是赵立君和葛秋生这二位九班的超级“大仙”。

小值日提前二十分钟摸黑走进九班的宿舍,按我事先图示并指点好的床铺位置,很快叫醒了赵立君。

但是,他连续叫了好几遍葛秋生,但这个“臭小子”躬身团在自己的热被窝里,“哼哼唧唧”地不知嘟囔些啥,反正就是不愿起床。

郁闷和困倦、烦躁中的小值日见此情形,一气之下便出了我们班的寝室,干脆不再管他。

快速穿戴整齐又去认真洗了个脸、在手脸处细细涂抹了雅霜的赵立君眼见已经到了接岗时间,便又上前招呼了还在床上赖着仍旧不肯起床的葛秋生几次。结果,都见他躺在床角继续“装死狗”,对自己不理不睬。

实在没有办法可施的赵立君,没有敢打扰正在熟睡中且近几天心情一直不太好的我,而是悄悄叫醒了同样在睡梦中的副班长刘畅,告诉了葛秋生到点不愿上哨的实情。

习惯于裸睡的刘畅,赤条条地光着个精壮黝黑的上身,趿拉个解放鞋忍住寒冷走到葛秋生的床前,拍打着蜷缩在床里侧紧紧用棉被包裹着身体的葛秋生,小声叫道:“哎、哎,小葛、葛秋生,赶快起来,接岗时间都过了,马上起来、赶紧去换岗!”

被刘畅推得急了,葛秋生就不耐烦地嘟囔了一句什么。接着,他向床铺的更里侧翻了一个身,非但没有理睬刘畅,并且,还用被子死死地蒙住了自己的脑袋。

见葛秋生沉睡不醒,刘畅估计他是睡迷糊了。于是,就加大力气去晃动起了他的肩膀。

没想到,受到惊扰的葛秋生居然猛回转头开口就骂:“你TMD干吗?我要睡觉,别烦我,给‘老子’滚一边去!”

赤裸着上身、已冻得是浑身上下冰凉的刘畅闻听到葛秋生居然敢对自己出言不逊,脾气本就不大好的他,怒火一下子就窜上了头。

当即,他不再同葛秋生废话,而是回身从自己床头处的被子下抽出了武装带,快步来到葛秋生的床前,用力掀开了他的下半截被子,对准葛秋生那穿了件大花裤衩的肥屁股,狠狠地就是一记武装带!

“唉哟!”一声惨叫之后,葛秋生一骨碌便翻身坐起。

坐在床边上的他,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一下在摇头窗投射进来的灯影中挺身站立着的刘畅之后,有点想向对方发飙,但不知为何,犹豫十几秒钟的时间却没敢吭出声来。

可能,他是被眼前这手中拎着武装带、眼神怒不可遏的刘畅给震唬住了。

随即,只见他以比准备紧急集合还快的超常速度抓过自己的衣服几把穿上,迅速下床套上鞋,也不吭声,露着一边的肩头斜披着件大衣就离开了寝室、出了队门。

床旁站立着作怒目状、准备在葛秋生对自己发飙之后再借机狠狠“修理”他一顿的刘畅,显然是被葛秋生这一连串的怪异举动给气乐了,这时,他“扑哧”一下便笑出了声,低声骂道:“这个‘狗东西’,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真TMD会装孙子啊!”

看到眼前这一幕、同样感到惊异和好笑的赵立君苦笑着走上前,在刘畅光溜溜的肩头上拍打了二下,又冲着刘畅竖了一下大拇指,以示赞许:“老刘,真有你的。哈哈,稍息、稍息,继续睡觉。”

然后,赵立君弯腰替葛秋生拿起扔在床脚处忘记戴的棉帽,跟出了五队的宿舍大门。

一走出营房大门,赵立君顿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寒气向自己周身袭来,他在努力稳住自己的身形之后,不由得连续打了好几个冷战。与此同时,小股间也感到一阵内急,有一点想要小便的感觉!

赵立君缩短了脖子,把大衣的毛领子高高向上竖起,用手牢牢抓紧领口的同时,嘴里暗自骂道:“这个鬼天气,真TMD冷啊。倒霉,怎么就摊上老子站这不前不后的岗呢?”

顶风上了斜坡,斜穿过堆积着残雪的大操场,顺着柏油马路一路向南,便上了图书馆门前的大路。疾步略带一阵小跑之后,有点气喘的赵立君才追上了在前面埋头疾走的葛秋生。

追到近前,他从身后用力把棉帽扣在葛秋生的扁脑袋上,幸灾乐祸地骂道:“小葛,你小子的臭毛病就是改不了?好好地叫你起床,你偏不起来,非得让人家打你一武装带之后你才舒服、才听话。我看,老李说得对,你TMD天生就是一个贱骨头!”

葛秋生也不回应他的奚落,依旧如《林海雪原》中的“小炉匠”一般歪戴着棉帽、袖者双手,低头快速地向着前方奔走。

几分钟后,二人已转过校务部大楼的楼西侧。来到这片黑灯瞎火的所在。于是,赵立君开始小心地找寻着隐蔽在树丛里的那间弹药库。

这片黑暗的区域,他一点都不陌生,前不久,还特意来这里“夜会”过警通连通讯排那位给他写信的小女兵。只是,那个时候学校还没有安排学员队人员夜间在这里站哨,否则,鬼鬼祟祟的他当时真有可能会被高度警惕又心中害怕的哨兵当坏人给抓起来。

正当赵立君四处东张西望着为找不到地点而心中开始着急的时候,忽然,就听到前方林子中的暗影处有人嗓音干涩地低声吼道:“什么人?干什么的?别往前走了,站住!”

稍后,另外一个人也在用略带鼻音更高声的浙江普通话喊道:“站住!口令。”

刚刚挨过刘畅一记武装带、屁股蛋子上还在隐隐作疼、满肚子不高兴的葛秋生辩听声音已知道是同班的兄弟,就没答理对方的喝问,他继续自顾自地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走在后面的赵立君听到对方在查问口令,也听出查问者的语气生硬且明显地透着一种情绪。在此情况下,一贯反应机敏、做人圆滑的他可不愿给自己找麻烦。于是,就赶紧回想熄灯前我交代给他的口令密码。没想到,这一着急间,他越发是想不起来口令来了。

正在这时,就听到对面黑影处又有人厉声发出大喝:“立即站住!我警告你们俩: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随着喊叫声,清晰听见二支步枪先后拉动了枪栓的声音。

“哎、哎!老夏、老吴,夏、、夏东海、吴志杰,别开枪!我是老赵、赵立君呀,我和葛秋生是来给你们换岗的。你、、你们小心枪里走火!口令是:北、、不对、、是南京、南京!”赵立君在情急之下竟猛然想起了口令。

“你们又是干什么的?赶快回令!不然、、不然,老子也开枪了。”葛秋生接着回问道。在一惊一乍之后,他也清醒了。站在林子边,还令人发笑地向对方谎称自己手中也有枪。

“西安!”林子里传来了吴志杰那虽很清晰但明显又带着股颤音的回令声。因为眼前发出声音的树林中黑灯瞎火,伸头观瞧的赵立君还是看不清对方二人的具体位置。

“老赵,你们怎么才来呀?这都迟了有一刻钟的时间了。快把我们俩都给冻死了!你们可真TMD不够意思啊。”头脸被帽子和大衣领捂得严严实实的夏东海从树后闪出身形,不满地冲赵立君发着牢骚。听他发出的声音,似乎有点鼻塞,好似得了感冒一般。

“嘿嘿,夏东海。这件事情你们可别埋怨我,我可是提前做好接岗的准备了。你们还是问问小葛、葛秋生刚才是怎么一回事吧?”赵立君苦笑着替自己开脱道。

说话间,赵立君、葛秋生二人走到近前,眼睛在黑暗中已渐渐适应了周边的环境。

这是一片生长着各种灌木和马尾松、油松等杂木的茂密小树林,林子中间是一片空旷的枯草地,草地中间是一座混凝土结构的正方形单层建筑。因为没有月光,四周是黑漆漆一片。这幢建筑此时在赵立君眼里,怎么看起来都觉得是那么别扭,活像是荒坟地里的一座碑,只是略显巨大罢了。而眼前这个孤单且毫无美感、灰色又死气沉沉的建筑就是需要他俩守卫的弹药库。

吴志杰也从弹药库另一侧的灌木丛中探身走出来。但双手持枪来到近前的他仍是将乌黑的枪口很警惕地对着赵立君和葛秋生的脚下,手指搭在扳机处,仿佛不敢确定眼前站立着的这二个人就是自己的战友一样。

在吴志杰黑着脸一言不发,夏东海跺着脚、吸着鼻涕以及不停的埋怨声中,四人交验枪支,检查弹药。

交接完毕,一刻也不愿在此多做停留的吴志杰和夏东海便袖着手、缩着脖子逃难似地快速消失在了校务部大楼转角处的灯影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