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悲歌---中越之战,谁都无法选择

sea811 收藏 0 3484
导读:谈到1979中越战争的起因,很多人都会认为是越南忘恩负义,中国养了一条白眼狼。实际上,真实的情况恐怕远不止此。在国际政治中强调知恩图报,实在是有些天真了。      中国和越南从“同志加兄弟”到反目成仇,是复杂的国家利益、地缘政治,以及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特殊的党际关系和国家关系共同作用的结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说到30年间中越关系的演变,要清楚几条基本脉络。首先,中越之间根深蒂固的是两个民族国家的关系,纠缠着上千年的历史恩怨;其次,中共和越共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战友,同属社会主义国家

谈到1979中越战争的起因,很多人都会认为是越南忘恩负义,中国养了一条白眼狼。实际上,真实的情况恐怕远不止此。在国际政治中强调知恩图报,实在是有些天真了。


中国和越南从“同志加兄弟”到反目成仇,是复杂的国家利益、地缘政治,以及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特殊的党际关系和国家关系共同作用的结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说到30年间中越关系的演变,要清楚几条基本脉络。首先,中越之间根深蒂固的是两个民族国家的关系,纠缠着上千年的历史恩怨;其次,中共和越共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战友,同属社会主义国家阵营,纠缠着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交叉的特殊矛盾;第三,中越关系又深受中苏关系的影响,并在中越最终翻脸中起到了强力催化剂的作用。


在上千年里,中国长时期统治越南,后来又使越南成为藩属,双方发生过多次战争。从民族性上来说,越南实际上对中国是又怕又恨。北方的威胁,一直是越南人的心头大患。从地缘政治上说,中越两国国力相差悬殊,中国这个庞然大物压在越南背上,卧榻之畔,如何安心!即使到了21世纪的今天,越南对于“北方邻居”的警惕依然没有放松过。2009年4月,因为中铝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承担越南西原铝土矿建设工程的事,就激起了越南军界和知识界的一片反对浪潮。当时已经98岁的武元甲大将上书越共中央,反对西原工程。在无结果后,又投递公开信给媒体。越南知识界更有3000多人联名写信给阮晋勇总理,要求停止西原铝土矿项目建设。其中越南著名军队作家、高级记者范庭重的公开信非常典型:“宿命使我们国家与北方大国中国为邻,此国虽然地域辽阔,但多高山峻岭、咆哮江河,余下地域或干旱大漠,或水乡泽国。此国人口稠密过度,生民贫困乃因无地可耕!此国统治者自古至今自封‘天子’,奉天之命统治天下,开疆拓土!它的整个历史,无论是哪朝哪代,打的都是侵占我国领土的主意。。。。。。我们的民族意识稍微淡化,北方的侵略马上就来到。。。。。。”


有如此敏感的地缘文化土壤,对于中越关系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


虽然在1950年代到1970年代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双方的共同的敌人是美国,中国给了越南大量援助,但越南依然警惕着不被中国所控制。大国牺牲小国利益是分分钟的事,越南如果不能对中国一边倒,就必须另有靠山,否则国家安全将失衡。东方的谋略论中,远交近攻是一条重要的原则。中越之间亦是如此,倒也不能怪越南又拉上苏联来搞平衡。


多年来一直宣传胡志明对中国感情深厚,非常友好。如果不死,中越可能不会反目。当然,胡志明和黎笋相比,确实算是对中国感情深厚了。他要在,即使和中国不是那么非常亲密,搞到刀兵相见倒是很难。不过,就胡志明个人来说,依然对中国深有戒惧,逃脱不了民族性的法则。在越南抗法战争之初,胡志明苦撑危局,确实极为需要中国的援助,甚至提出过中国直接出动人民解放军入越作战的要求。当战局稳定后,胡志明的心态就转变了,反而不愿意中国更深程度介入越南。他在越共高层内就说过:“宁可暂时闻着法国人粪便的味道,也比什么都吃中国人的强。”“不要让中国人来,上次他们就呆了一千年才走。”可见,胡志明首先是一个民族主义者,然后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越南民族国家的利益是放在第一位的。接受中国的援助,却不等于要成为中国的傀儡。即便中国人自己不这么想,保持独立自主的地位对于胡志明来说也是极为敏感的不二之选。

《日内瓦协议》在中越关系史上是一个重要的钉子。中国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让越南暂时牺牲掉了国家统一的机遇,对于越共领导人的影响是深刻的。尽管以胡志明为首的越共高层多次在公开场合高度评价中越两国在日内瓦会议上的合作成果,但私下里却是相当不满的。后来成为越共总书记的黎笋,当时是南方局领导人,对于来自中国的压力非常愤怒,使他较早就成为了越共党内的亲苏派。


在社会主义国家间的关系中,有一个悖论。从意识形态上说,按照国际共运的原则,无产阶级无祖国,应该无条件地支持各民族的解放运动。但就民族国家利益而言,支持了别的国家解放,就有可能对本国利益造成损害。如果不支持,又有损害他国民族解放之嫌。实在是进退唯谷。中国和越南就是这样。在长期里,中国援助越南可以说是尽心尽力,却也并非没有条件。


日内瓦会议上中国劝说北越接受北、南暂时分治,是为了中国能有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进行建设,主要基于中国的国家利益。1950年代中后期,北越想在南方开展武装斗争,以武力实现国家统一,中国又加以阻止。因为中国国内当时正在进行“大跃进”运动,“超英赶美”,不想越南问题激化。这同样是出于中国的国家利益考虑,但无疑让急于统一祖国的北越深为不满。到了1960年代初中期,随着美国在越南的军事介入日趋严重,中国又转而支持和支援北越在南越开展武装斗争。这是因为中国国内出现政治斗争,毛泽东搞世界革命的激进主义热情开始不断升温,以国际促国内,更要高举反帝大旗,中国再次奔向反美斗争第一线。在北越看来,美国介入越南不只是阻止越南统一,更是在围堵中国。这样越南就成为了保卫中国的前线,中国出钱出枪支援越南进行武装斗争是理所当然,不存在什么“感恩”心理。黎笋、长征、范文同等人到北京要援助要得理直气壮,狮子大开口,弄得周恩来是非常无奈。1960年代末,北越和美国都打得有些力不从心,便开通了政治解决的渠道。这时苏联介入,牵线搭桥,越美苏三方一同搞起了缓和。中国则非常愤怒,强烈批判苏联的修正主义和绥靖主义,斥之为美帝国主义的走狗。又指责越南中了苏联的计,对美国搞妥协投降。实际上当时中国国内的“文革”正搞得轰轰烈烈,国际上又在与苏联争夺世界革命中心的领导地位,因此急切想拉住北越与美国人打下去,从而彰显中国才是真正的世界革命策源地。对此北越人既无奈又气愤。北越打得太苦了,寻求与美国和谈缓和一下,有什么错吗?这就妥协投降了吗?那朝鲜战争期间中国自己也和美国边打边谈,搞了两年,算不算妥协投降?日内瓦会议的时候中国阻止北越乘胜解放南方,现在又阻止北越与美国和谈,反来复去道理都是中国的,恐怕拿越南利益作交易的倒正是中国。历史真是一面多棱镜,中国认为自己支援越南是非常无私的国际主义,真的是无私吗?越南人可不这么认为。


说到苏联,就不能不谈中苏关系对于中越关系的重要影响。苏联最早并不那么积极地支持越南革命。斯大林就不用说了,赫鲁晓夫当政的时候,对西方搞和平共处,在越南采取了脱身政策。面对北越的求援,除了口头支持之外,只给了北越6000支二战中缴获的德军老式枪械。胡志明知道后非常生气,斥之以:“把它们丢到博物馆里去!”随着1950年代末开始的中苏交恶,苏联对越南的态度发生转变。勃列日涅夫上台后,中苏关系发生全面恶化,削弱和遏制中国,成为了苏联全球战略中的重要一环。这样,在越南插进一脚,对于削弱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是极有作用的。于是苏联开始积极援越,向越南运去大量军事物资。当时北越的防空任务主要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炮部队担任,苏联随即也派出了地空导弹部队入越。北越则两头都要,在中苏之间搞平衡。苏联毕竟财大气粗,技术力量更强,武器也远比中国精良,后来在援越力度上超过了中国。而且苏联与越南相隔万里,没有地缘政治上的历史恩怨和沉重压力,让北越感到更加安全。这一点非常重要,也是理解越南最后为何弃中投苏的切入点。


苏联还着手分化离间中越关系,加紧影响越共高层。在越共党内,胡志明是最高领袖,地位无人可以挑战。他长期担任国家主席职务,但党务上管得较少,年纪大身体也不好,越来越像个象征性的人物。党的总书记原来是长征,原名武文渠,因为仰慕中国工农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而干脆改了名字。长征是越共党内公认的理论家,1957年因为曾在农村推行过“左”的土改政策而下台,此后一直没有掌握实权。取而代之的是南方局书记黎笋。黎笋对中国是早就深怀不满的,他上台后逐渐把自己在南方根据地的追随者提拔到中央来。如让黎德寿担任党中央组织部长,掌握了人事大权;让文进勇担任中央军委副书记,削弱了越军总司令武元甲的权力;让范雄进入政治局以加强多数等。黎笋、黎德寿、范雄、文进勇等人日益倒向苏联,形成了越共党内的亲苏派,并逐渐把持了越共党内大权。


相对而言,长征、武元甲、阮志清、黄文欢等人对中国较为友好,算是亲华派。范文同是政府总理兼外交部长,性格随和,务实能干,和中国打交道最多,被称为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但他长期奉命表态,亲华的是他,反华的也是他,大约算个骑墙派。武元甲是越军元老,1948年就被授予大将军衔,是越共中央军委书记,长期担任越军最高领导人。1972年以后,武元甲的军事指挥权逐渐被文进勇所取代。阮志清在越军将领中声望仅次于武元甲,是越军中第二个被授予大将军衔的人,长期在南方指挥游击战争。阮志清很推崇中共的游击战理论,在南方前线指挥中身体力行,被普遍视为是亲华派。阮志清于1967年在前线突然死亡,原因众说纷纭,毛泽东还亲自发去了唁电。黄文欢是政治局委员、国会常委会副主席,他算是越共党内最为亲华的一个,但实际权力并不大。黎笋的政治能力和权力欲望都很强,逐渐清洗并排挤掉了党内的反对派。需要说明一下的是,越共党内的政治斗争相对于其他共产党国家是颇为温和的。下台的人基本都能保住性命,进了监狱的呆不了多长时间也会放出来。只要不再公开提出反对意见,老老实实,混个温饱还是没问题的。这也是因为从胡志明那时候就形成了比较开明的的党内规范,不搞过火斗争,开了个好头。胡志明在世时,尽力保持党内的力量平衡,亲苏派和亲华派倒也和平共处。1969年胡志明去世,留下黎笋、长征、范文同一起组成三人治国小组来领导越南。但黎笋在党内羽翼已成,亲苏派占了上风,长征的权力虚化,范文同则倒向亲苏派,这就决定了日后越共政策的走向。

本文内容于 2011/8/19 22:03:33 被sea811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