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向总政治部副主任刘振起、沈阳军区政委黄献中、济南军区司令员范长龙颁发命令状,晋升三人为上将军衔。至此,开国以来,我国共有十位元帅、十位大将,171位高级军官获上将军衔警衔。


为加强我军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1984年5月31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新兵役法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度”。


曾担任全军恢复军衔制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的贾若瑜将军说,人民军队的正规化建设需要恢复军衔制。


1988年7月1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予以公布施行。10月1日,人民解放军正式实施新的军衔制度。


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冯之浚说,恢复军衔制是深化干部制度改革的重大措施,强化了依法治军、严格治军,是法制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有利于群众对军队的监督和军容军纪的改善。


1988年9月23日,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士兵服役条例》。由此形成了我军完整的军衔体系。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公方彬说,军衔制的影响,在于它对于军队建设具备几个方面的功能。


一是有利于统一指挥和管理。军队是武装的社会集团,组织严密,结构坚固,强调严格的组织纪律。但是,军人也是有思想感情的,指挥员的领导权威不仅取决于职务的高低,还受指挥员的功绩、资历、威望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军衔融汇职务及其他诸因素于一体,较之职务的内容更加丰富;在区分军人等级、权责、荣誉称号、标志上,比职务更加明朗;军衔根据国家有关法规,根据严格的程序予以评授,具有更大的权威性。因此,产生于功绩和资历基础上的军衔,可以产生职务之外的影响力。


二是有利于激发军人的荣誉感和进取心。军人是一个随时为国家和人民利益而牺牲的职业,必须有一种支撑军人直面死亡的精神力量存在。军衔具有专属性和独享性,具有自国家意志而来的权威性,能使官兵产生很强的荣誉感。军衔包含着对军人贡献的综合评价与报偿,加之晋级又有严格的制度规定,不似物质奖励的变易性与短期性,因而具有更大更持久的激励作用。军衔授予每一位军人,因而远比立功、受勋的涉及面更广泛,由此而来的激励作用也就更普遍。


此外,目前我军官兵的待遇采取的是职务与衔级并行的两个系统,因而军衔也承担了相应的物质待遇的功能。


“军衔制度是军制发展史上的一个革命性进步、是促进军队正规化建设的一项重要军事组织制度,也是中国军队走正规化建设道路的必然选择。在几百年的发展中,军衔制相继为世界各国所采用,这也充分表现出其强大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