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十六章(下)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武警大队的对抗演练是每年必不可少的项目,这不仅是战士们展现自己的好机会,也是各分队战斗实力最好的展示机会。最近各个分队的队员之间看人都是带着一种气势,分队长之间也在暗暗较劲。大家为这即将到来的一刻做着充分的准备。 竞赛项目和规则在一天前才发出来,今年的项目是山地项目,这对于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武警大队的对抗演练是每年必不可少的项目,这不仅是战士们展现自己的好机会,也是各分队战斗实力最好的展示机会。最近各个分队的队员之间看人都是带着一种气势,分队长之间也在暗暗较劲。大家为这即将到来的一刻做着充分的准备。

竞赛项目和规则在一天前才发出来,今年的项目是山地项目,这对于平时训练较少的山地项目来说,无疑是个大挑战。分队长看着竞赛规则和项目,有几个心里开始暗暗地发虚,但在队员面前,还是装作没问题的样子。


“打肿脸充胖子。看见今天五分队的队长了吗?他在别的队长面前还吹嘘呢!”王志文好笑的看着操场上还在加练的五分队队长,对旁边的肖锐说。

肖锐已经放了队员鸽子了,他们现在只是每天必要的训练之外没有任何训练压力。他说:“说不定真有什么法宝呢!”

“我倒想看看。”王志文自信的说。

“拭目以待。”肖锐拍拍训练经常用的车。

“我希望大家拿出自己最好的能力,最优秀的团队精神!现在,第十一届武警战斗大队对抗演练开始!”参谋长一声令下,实时通讯系统把参谋长洪亮的声音传遍演习区,演习正式开始。总指挥地点就设在提前选定的山脚下,红蓝两方面已经到位。大家看到这今天才知道的演习地点,不禁的咽了口唾沫,这里的地形复杂而且隐蔽,绝不是城市战区那种地形。可以开车上山,但是很难开。

再头疼也要往上爬,要不然就表示自己已经先退人一步了。各分队长估计已经到位,随着三发信号弹的升空,这场出乎意料的演习正式开始。

“今年咱们可是参照特种兵的演习战略来的。不知道行不行呢!”参谋长听着通讯员传来的讯息。

“相信他们,他们也准备了不少时日了。”高建参谋说道,今天他收拾的相当利落,穿的也是作战服。

“看看吧,这也是我们找出自己问题的时候,看见刚刚已宣布命令的时候,几个战士还是信心不足啊!”另一个中校级别的官员加入话题。

一个上校看着屏幕上的图像:“估计咱们这次挨老骂喽。”

参谋长点点头,看着不远处一个战士身上的传感器已经冒烟了,这表示已经被击毙。


肖锐和王志文是红军,两人通过无线通话交流着进展。

“A1,A1,我是C1,我已经靠近敌人主力区。请报告你的位置。”肖锐这组的代号是C,他很高兴已经推进了这么远。

“C1,C1,我是A1,我在你后方一公里处,遇到些麻烦。”那边是王志文有些赫然的声音,看来遇到的麻烦不小。

“看来这次我要大显身手了,请向我跟进。”肖锐有些兴奋。

“C1,我承认你很强。现在我正在实行第二方案,正在向你靠拢。”王志文有些哭笑不得。

“时不再来,我先往前推进一个数,请跟上,无线电在五分钟后开启,防止对方的侦查。”

“明白,我加紧跟进,会准时和你会合。”王志文看着汇报上来的数据说,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再见。没想到我的车可以开到这里。”无线电在这个时候切断了,王志文忽然感觉到什么,但是对方那边没了声音,这让他想起了什么,也就是一转眼的功夫他马上投入到战斗中,这是自己熟悉的战斗方式,刚刚一个愣头兵还想擒王,被王志文一枪打中了身上的感应器,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才上来不到五分钟,谁打的,不用这么狠吧?都一个队里的弟兄!”说归说,阵亡了的规矩还是要来的,他默默的看着一队人从身边经过,有些伤感。

这次演习后他就要退伍了。


王志文还在努力推进,一路上障碍不少,正在清理最后一个障碍的时候,他发现五分钟已经过了,但是对方没有开机,他让通讯兵努力联系,最后还是无果而终,他有些疑惑,但是现在的战场情况不容他多想。

“五点方位,注意!”王志文又击毙了一个藏在草丛里的兵。

谁知身后一个兵突然站起来,枪口瞄向他。就在这时,王志文迅速扣下的扳机也在瞬间停滞,耳机里同时传出一个声音:“演习取消,F点附近的立即靠拢,一级戒备!”

“总部的信号,也是演习吗?”通讯兵有些不可思议的加上一句。

王志文感到心头的不祥越来越重了,他皱起眉头,说:“执行命令!最快速度,F点进发!”通讯兵这才发现不是开玩笑的或者演习的,真出事了。

还没到F点,就看见几个在外围警戒的战士小声的嘀咕。

“出什么事了?”王志文把手上的枪扛在背上,这里没有一个人像是在演习得样子。

一个战士先是看看王志文被油彩抹花了的脸,又看看他的衣领上的军衔,马上立正敬礼:“报告,好像演习除了意外,一辆车滚下山坡了。”

“谁?”王志文嘴唇有些发白,他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好像是一个队长。”战士有些不肯定的说。

王志文嘴唇嗫嚅起来,他扒拉开两个战士,那两人还在后面大叫着:“首长,请告诉我们你的名字,我们要汇报的!”不过没用,王志文已经跑出去了。

“三分队队长王志文,副队长潘建国。”一中尉级别的军官走上前,向两个战士解释道,“有伤亡吗?”他追问一句。

战士又敬礼,说:“我们是B组的,就在出事地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我们的任务是潜伏等待会合。我透过狙击镜看见那辆车好像突然转向失灵了一样,然后一个司机被推了出来,但是里面还有一个人,是个队长,我见过。”战士的声音有些沙哑了。

潘建国看看这个年轻的战士,安慰性的重重拍了拍他的狙击枪:“谢谢你。”

“长官,请进去吧!”另一个战士明显是得到了命令,他的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哀伤。

“谢谢。”潘建国带着人走进去。


王志文一路上闯了好几道关卡,等他赶到出事地点的时候,总指挥的高级军官们已经在那里了,参谋长一脸的怒容和难过,其余的军官都或叹息或复杂的看着现场,现场显然起过火,但是现在已经扑灭了,武警们的应急能力很强的。

一个下等兵坐在一块石头上,看样子他好像再也站不起来似的,他在哭泣。

“都怪我,我怎么选那辆车!”战士的声音伤心欲绝,“队长不管我可以跑的。”看来他就是那个被肖锐推下的战士。

王志文站住,脸色一片惨白,他呆呆的看着现场的废墟,无法想象刚刚还跟他说话的肖锐现在已经阴阳两隔。

“不怪你,这辆车是他最喜欢的,平时训练他都要这辆车的,世事难料啊!”一个中校蹲下身安慰着那个战士。

“肖锐……”半天王志文才想起什么似的,他说话都很吃力。

一个担架抬过来,上面的人被野战担架抬着,一张军绿色的单子盖得看不见下面的人,只有一只手露出一半。

“肖锐……”王志文抬起腿,发现好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刚刚还在开玩笑的人,现在已经毫无生气的躺在担架上。他慢慢的揭开盖在脸上的单子,内心是死一样的绝望。

肖锐满脸灰尘,还有斑驳的伤痕,从这就看出他生前经受到了什么,王志文不愿他这样走,竭力用袖子想擦干净他的脸,更希望这是肖锐又给他开的一个过分的玩笑。袖子下的脸越擦越花,不时的还有血水渗出,王志文依旧不放弃。

“王队长,请节哀。”参谋长注意到王志文。

王志文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下,他意识到自己做什么肖锐也不可能挣开眼睛了。他有些茫然的看向参谋长,眼睛却停留在参谋长身后的高建脸上。

“王队长,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高参谋也跟我说过,以前你们是队里他最欣赏的队员,发生这种事真的没想到。”参谋长心痛的说,把单子重新盖回肖锐脸上,示意担架抬走。

高参谋走到肖锐的担架旁边,看着担架被抬到车上,回过头正好撞上王志文的眼睛:“志文。”他有些说不出话。

王志文不舍的跟上车,被高参谋拉了回来:“志文,他已经走了。别这样!”他声音里充满了悲痛,手上死死的抓住王志文的胳膊。

“不会的,叫卫生队,救护车。肖锐怎么可能!”王志文心中的伤痛终于掩饰不住了,“为什么不救他?他被歹徒打中心脏都活了过来!这还没抢救!”他已经失去理智了。

高参谋也是经受过正规训练的,他死死的抓住王志文:“志文,别这样,潘建国,过来把你队长拉回去!”

潘建国马上上来,被王志文一把甩在一边,也就在这时载着肖锐的车已经开走了。

“志文,抱歉。”高参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车开走的时候王志文冷静一些了,他看看那个还在地上坐着的年轻战士,看看旁边把他带进武警大队的高参谋。失落的拿起枪往回走。

在高参谋的眼神下,潘建国跟上,有那么一时间,他觉得队长忽然变了一个人。


王志文回来就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他淡淡的看着训练场上忙碌的军官和士兵,今天发生了这种事,是这个季度以来武警大队的又一打击。

几个执勤兵匆匆忙忙的跑过去接突然回来的人的一些装备,消息已经不胫而走,原来肖锐带领的这队人下车就站在院子里,他们身上的装备让别队的战友带走了,分队长在训练中因为汽车突然失去控制而掉下山崖,对谁来说都不是小事。

“我是五分队队长,你们暂时由我代管。”四分队队长脸上掩饰不住的悲痛,旁边的副队长看着面前一队不成行的队伍。

“我们是肖锐的战士!”不知是谁吼了出来,并且得到几乎一队人的赞同。

“你们翻天了是不是?我们队长带你们是上级的命令!”四队的副队长不甘示弱的吼回去。

眼看矛盾就要爆发,四队长让他的副队长站一边去,耐心的说:“你们队长也是我的战友,我现在不比你们好受。你们是肖锐的战士,我也很佩服肖锐,我内心还是服他的,可你们也是武警战士,遇到情况你们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肖锐没教会你们吗?现在这样,你们的表现让上边看见怎么说肖锐,你们不想让他走的安心些吗?”

队里慢慢安静下来,一个个子中等的战士走上前,说:“我是副队长刘宏。”

“刘副队长,请带你们队员去我们队的公共休息室暂时休息下。”


“冯剑,我来吧,刚接到高参谋的消息,我先带着吧。”王志文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他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放”出来了,现在正慢慢的走下楼梯,看样子相当疲惫。

四队长刚好发愁怎么管这个队伍的,现在有了冤大头来接替,当然有些巴不得。“也好,你和肖锐走的最近,他们听你的。”他回头看看身后的一群兵,叹口气,他是带不出这样的兵的。

“麻烦你了。”王志文草草的应付一声,看着队员看向自己的眼神。

几个执勤兵刚刚听到吼声以为怎么了马上跑过来,刚才一直没敢上来,肖锐的队是够厉害的,现在看到平时队里最有威望的两大队长之一现在如此颓落,不好上前说什么,慢慢离开了。

王志文看着面前这些平时比较熟悉的脸孔,悲恸涌上心头,他们两队不时在一起合练和对抗练习的,现在,只是少了一个人,为什么大家都像丢了魂一样?

许久,王志文缓缓开口:“刘宏,带战友们去二楼公共休息室吧,潘建国在那里等着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这几天你们暂时跟着我们安排吧。”他慢慢转过身,背影第一次让熟悉的人感到疲倦和佝偻,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的时间想明白了,他是队长,就算是再大的事,他不能倒下。

“王队长,肖队长平时最信任你,我们跟你。”刘宏大声的说,也许是人有种在伤心时候找共鸣的习惯,他们还是比较认可王志文。

王志文顿了一下,回过一半头说:“我不配。上去吧。”

就算是天塌了,我也不能塌。已经逃避过一次,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时间已经把自己打磨的更坚强了,看着自己在阳光下屹立的投影,王志文相信。

不是时间没有等你,是你走的太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