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十六章(中)

墨檀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陈风感到肖锐不像在开玩笑。

肖锐眼睛转了转,拿出一个信封:“你不知道的,你以为所有的军人都是大公无私的?你错了。”他把信封扔过去。

陈风凝重的看着他:“你是指咱们内部有……”

“不确定,但是不是那么简单。”肖锐坦然的说。

“你怎么知道的?”陈风不得不怀疑面前这个人,他已经感到肖锐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了。

“做个交易吧。”肖锐用下巴指指那个信封,有些圆滑的说。

陈风有些犹豫的把信封还回去:“我看不必了。”

这有些出乎肖锐的意料,他恶狠狠地瞪着陈风,这让陈风有些发毛。

“你以为陆江华的死真的是意外?”他小声的说,但是话语里透着疯狂。

“肖队长,请节哀,我不相信军人会拿战友的生命开玩笑。”陈风看向墓碑上的照片,它明显感觉到自己没有底气。

“这个信封里是江华临死也没有上报的材料,因为她那时已经发现了内部有奸细,她原本想揪出这个人的,没想到那人提前了一步。有的时候太巧了吧?为什么她会在那种时候犯那种低级的错误,一个受过多年训练的战士可能吗?”肖锐走上前,接着说,“江华的遗体,她的脖子上有一个明显的针孔,我偶尔得知,你的兵现在正在她的位置上。”


陈风彻底呆住了,他倒抽一口冷气,拿着信封的手开始发抖。

“看了你就会知道,你那个队员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交易的条件就是我要亲手杀了那人。”肖锐恳求的看着他。

陈风看着他,摇摇头说:“肖队长,杀人不是我们的职业,就算是履行正义那也是杀人,不能为了杀人而杀人。”

肖锐忽然大声的讥笑起来:“杀人就是杀人,没什么意义可言。怎么样,陈队长?”他又转向一本正经。

“你变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以前什么样,但你现在不是一个军人的心态。”

“我是变了,一条生命白白的牺牲了,她答应过我的,完成任务她就退伍,那时我就能和她在一起了。”最后一句话肖锐表现出无限的柔情和向往,让陈风心里堵得更厉害了。

“这东西我收下,因为我的兵正处在危险中。但是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陈风坚决的说,这让他觉得自己在耍无赖。

“你会改变主意的。”肖锐大步赶在陈风前面,“你自己坐车回去。”说完发动汽车离开。

陈风可气的看着车轮离开带出的尾尘,站在原地,他回头看看墓碑,看看手中的信封,忧虑的眼睛看向远处的山峰。


简单的酒店包间外面,一个身着蓝色外套的人看着服务员离开,敲敲门。开门的人有些惊讶的看了看,随后会心的一笑,说:“刘经理正在里面等着您呢!”

“想不到是我吧?”蓝色外套的中年男人笑着看开门的女子。

“的确。”刘经理从座位上站起来,他走上前重重的拥抱来人。

“我想他们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的,他们的行动几乎全在我们的掌控之下。陈露,看来你从部队上下来不是个错误的选择。”刘经理看看刚刚开门的女子。

“也不是个正确的选择。你知道你的档案费了多大的事吗?”来人有些愠怒的看着她。

“对不起,我当时觉得没进特战大队就觉得很窝囊。”陈露愧疚的说。

“算了,事情都过去了。下来更好,要不然少了个好帮手。”刘经理出来打圆场,这个时候计较这些不是明智的选择。

“姓张的也被蒙在鼓里,他的日子也快到了。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喜欢一个埋伏在身边的炸弹。”刘经理讥讽的说,脸上满是得意。

蓝外套的男子有些不可思议:“张总竟然会对那女人动真情?”

“还是一个炸弹,要么说他的日子快到了,哈哈。”刘经理干笑几声。

陈露不自然的跟着笑笑。

“能让他看上的女子不一般,可惜了。”蓝外套的男子口是心非的叹息。

“正好这次全除了,高参谋,你的功劳不小啊!”刘经理看着他,“事成之后少不了您的好处。”

“呵呵,那我先谢谢您了。”他拿起桌上的酒杯。桌子上已经提前准备好了酒菜。


两个小时后,这桌人陆续离开酒店,为了避人耳目,他们先后分开离开。蓝外套的人左右机警的看了看,随后招了辆出租车离开。这一切被在旁边的一个小角落的两个人看的清清楚楚,穿白色上衣的男子表情有些激动,旁边穿宝石蓝衣服的男子则有些意料之中的感觉。

“陈露,高参谋。”白衣服先开口。

“陈风,你现在知道了吧?究竟把你身陷囹圄的是谁了。”另一人有些淡然。

“高参谋,我怎么也不能想到是他。当初王志文就是他带走的。”陈风拳头握的从来没这么紧,关节早已发白,指甲都快陷进皮肉里。

“他那时是欣赏王志文没错,但是这又能证明什么呢?王志文恐怕是最知道特战大队的武警兵了,有了他,了解特战大队的一些习惯变的更容易了。还有,如果真的陈露档案还有问题,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查你,档案审核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结束了。”

“想切断我这和于晴的联系,让于晴真正的孤立无援。高建,你真阴啊!”陈风发狠的锤在墙上,强忍着心头的怒火。

“怎么样?我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吧?”肖锐抓下陈风继续往墙上招呼的拳头。

“我倒要问问王志文他都告诉了他什么!”陈风两眼发亮。

“王志文没错,他现在也没认清他。”肖锐一副你知道的太少了的样子。

“另一个人,在刑警大队,我们不好插手,那人就是害死江华的人。”肖锐慢慢的说,可是笑痕风听出了他话语里透着的疯狂。

“不能让于晴他们被动了,我们主动吧。”意外的,陈风说出了肖锐一直想得到的结果。


武警大队里,王志文正在指导一群士兵练射击。

刚刚纠正一个战士的错误动作,下一个的姿势又歪了。他站到队列前,大声说道:“身为一个武警战士你们连枪都拿不稳,连枪都拿不稳的人怎么上战场?放下枪,每人十公里!”

战士们心里暗暗叫苦不迭,几十斤的装备在身上已经保持了几个钟头了,在最后的二十分钟还要承受这样的惩罚,大家都有些气结。带队的陆续跑出去,王志文严肃的看着一张张疲惫的脸从眼前带着或愤恨或不甘的表情擦过,这个队已经让王志文训练的开始在同等队伍中出色了。

“我今天算是见识了。”一个战士无奈的嘀咕。

“他是特战大队来的,训练方式都有特战的影子呢!”另一个跟上。

带队的副队长呵斥道:“都瞎叨叨什么呢!跟上跟上,是不是饭也不想吃了!”一句话下去再也没声音了,不吃饭事小,加罚事大。

王志文站在跑道边上,冷眼看着一队兵一圈圈的从自己身边经过。

不是我太狠,是你们学不好将来在战场上就无法保护自己。


“志文啊,这个队让你带的不错啊!”高参谋看着场上疲惫不堪的士兵。

“应该的。”敬礼过后,王志文脸上扯出一个淡淡的笑。

高参谋看着跑过来的士兵有人露出苦大仇深的表情,大声的说:“不错啊,严将出强兵,要不然只能吓唬老百姓了。花钱装备你们可不是用来好看的!”

现在士兵苦大仇深瞪着的是高参谋了。

“最近队里的情绪怎么样?”高参谋拍拍王志文的肩膀。

王志文看看训练的战士,说:“还好。大家恢复的不错。”

“肖锐队长呢?”高参谋突然问道。

“肖队长,在办公室里。今天他们队调整休息。”

“下个月的分队之间的对抗准备的怎么样?我可是对你的队抱着不小的期望啊!”高参谋微笑着说。

“可以了,相信他们会发挥的不错。”

“很好,我等着看你们的表现。”高参谋满意的看着王志文,后者标准的敬了一个礼。

“还是,肖队长最近情绪怎么样?前段时间发生的事真的挺遗憾的,那么年轻那么优秀的队员。”高参谋想起什么似的。

“最近他好多了,就是出门比较频繁些。我相信他会调整过来的。”

“去哪儿?”高参谋眼中露出一道光。

王志文坚信自己看花眼了,也许那道光是阳光的反射。他实在的说:“最近他跟我打听过陈风,我正好奇他从哪儿听来的呢!至于去哪儿,我真不知道。”

高参谋若有所思的看着训练的队伍。

“高参谋,您想到什么了?”王志文试探的问。

高参谋回过神来,有些支吾:“没,没什么,肖队长应该好好静静,如果最近他有什么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找我好了,能帮的我尽量帮。”

王志文点点头,脸上露出赞许的表情:“是!”

高参谋告辞,走的时候又提示了关于对抗演练的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