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29章:海上盟约之美人计

冫雨柔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就这样宋义一直以风寒炎及喉颈不能言语拖了半月之久,完颜亨本来性子就急,被宋义一冷更加急躁。心里想如是榷场互贸一事没有成功签定,回去肯定要被金兀术责备,连这样一件小事都做不成,自己在完颜氏族里的脸面何存。 此时,完颜亨找来一些大臣想叫他们出出对策,可是谁都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就这样宋义一直以风寒炎及喉颈不能言语拖了半月之久,完颜亨本来性子就急,被宋义一冷更加急躁。心里想如是榷场互贸一事没有成功签定,回去肯定要被金兀术责备,连这样一件小事都做不成,自己在完颜氏族里的脸面何存。


此时,完颜亨找来一些大臣想叫他们出出对策,可是谁都没有很好的方案让宋义点头同意将榷场设置在榆关以东十里处,完颜亨气愤地将大臣们骂走,自己一个人提起羊皮酒囊喝了起来。


这时,银铃子走了进来将他的酒囊拿过,完颜亨呆呆的看着她,本想说话问她,银铃子却伸出纤细的食指贴到他的唇上,意思叫他不要说话。


银铃子走下席间,轻巧地将群带抛向空中,在裙带落下时翩翩起舞,她扭动着娇美的身姿,白色群身随着她的旋转飘飘然然,而她手中的铃子在她的手里有节奏地清脆响起,一头乌黑的秀发更加使她显得美若天仙。


一曲舞跳完,完颜亨疑惑的问道:“阿妹,你怎么又换上南朝人的服饰了,不过你今天真的好漂亮,如似八年前时的你。”


“铃子不想让阿哥你苦恼,请让我去和宋义协商吧”银铃子恳求道。


银铃子一身汉服曲裾,坐在完颜亨席下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


忽然,完颜亨起身走下席间出手将银铃子扶起,掏出丝巾将她脸上的汗渍和泪痕擦去。


完颜亨感动的说道:“阿妹,事到如此只有靠你的才智和美丽了。阿哥我对不起你,不过阿哥伴你在身边,宋义他有什么不轨之意,我一刀劈了他。”


翌日清晨,一金国铁骑策马来到宋义营寨前,拉弓一箭将书信射在宋军瞭望塔上,宋军军士取下后立即将书信送到宋义手中,宋义打开信件看来,不由‘哈哈哈’大笑起来,在一旁的李固不明问他怎么如此高兴。


宋义道:“你看看、你看看,冷他们一冷急了吧!还是来求我了,再嚣张的人也会缩头的。”


说罢,将信件递给李固看。


李固看后问道:“将军,银铃子这女子诡计较多,这次亲书一封邀请我们前往,会不会有诈?”


“你多虑了,本将军见过青春女子无数,再有心计也就不是妇人而已,怕她作甚。难道他们还杀了我们不成,现在和我大宋交恶女真且不是自取灭亡。”


宋义说完,接着命令道:“校官听令,点铁甲一百酉时随我和李大人前往女真营地。”


酉时将到,完颜亨焦急等在银铃子的帐外不停地来回渡步,因为他不能进去,银铃子怕他的火爆脾气一起不可收拾,要求他在帐外等候。


忽然,牛角号吹起。宋军一行一百余人踏进了女真营寨,宋义走在最前李固跟在后面,在金国使者的引领下宋义和李固来到了银铃子的行帐前,宋义骄傲地看了一眼站在帐外的完颜亨,掀开帐帘和李固走了进去,其余宋军兵士留在了帐外。


宋义和李固进去后不由一惊,只见银铃子曲坐于站内席中,一改他日女真服饰,着一身汉人衣裳,上穿白色红花边袄衣,下着红色丝织宽裙,外套一件薄如丝的粉色褙子,宋义特别注意到她那乌黑的秀发已经梳成发髻,凤钗就插在她的发髻上,身前台案上支了一副汉筝。


宋义不解正想开口问道,却听银铃子一拨琴弦,说道:“两位大人请坐,小女先为大人抚一曲《西江月》。”


说罢,银铃子抚琴而弹,弹至即兴时李固被琴声陶醉,不禁开口念道:“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酒溅常愁客少,明月多被云防;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李固念完,银铃子按铉而止抬手击掌两声,随即三名女侍从由外而来,将酒肉分别摆放在了宋义和李固的案前,又一一给他们两人盛满。


银铃子举起玉杯道:“两位大人,今天将你们请来一是代我阿哥向你们道歉;二是借此秋月之美抚琴议事,二位大人请。”


说完举起玉杯用袖子遮住脸面,慢慢将玉杯中的酒饮尽。


宋义和李固也举起玉杯将酒饮尽,接着银铃子示意三名侍女退一一旁,自己起身走到宋义案前将她的酒杯加满,又走到李固面前将他的酒杯加满,屈膝坐在李固面前,说道:“为表道歉之诚意,小女为两位大人跳一曲云舞,不过要请李大人为我抚琴。”


李固同意后,走到汉筝前挽起大袖开始抚琴弹奏,而他弹的是《汉宫秋月》,银铃子随着琴声的节奏开始翩翩起舞,宋义坐在席上一边品酒一边欣赏着她那妸娜多姿、娇柔的身躯。


一曲要弹完时,宋义向李固使去眼色,李固也会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又跟上一曲还不时加快琴率,银铃子如似一只彩蝶随着琴音旋转着。


月上梢,帐内灯盏了起来。完颜亨从外面可以清楚地看见银铃子的身影,只见她的身影不停的旋转着,另完颜亨心疼不已。而耳烦的琴音和宋义的笑声不时传入他的耳内,恨不得冲进去将宋义两人劈死。


三曲弹罢,银铃子停下了舞步回到了自己的席上屈膝坐下,汗水慢慢地从她的额头向脸黠流下。


宋义道:“公主美若天仙,今能观赏到你优美的舞姿是我前世结德啊。”


“将军过奖了,小女虽是大金国公主,不过也是红尘女儿、凡人之身。”


银铃子客气的回道。


说完银铃子举起玉杯分别敬了宋义和李固一杯酒,接着说道:“宋将军、李大人,我阿哥是粗人一名,两位大人却是熟读圣贤书的大宋勇义之士,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计较。”


宋义和李固听银铃子的赞美,很是得意高兴,两人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份提高了许多后,只见宋义斗了斗身上的铠甲,将头抬高了许多,好似自己勇猛无敌,而李固自己抬起玉杯边喝酒边吟诗,在那里摇头晃脑显示着自己的文采。


酒过三巡,听二人开始信口雌黄,银铃子抓住时机提及一些国仇家恨之事,痛诉契丹如何欺负女真族,在忍无可忍之时操戈起兵联合大宋共同伐辽。宋义和李固听后也非常气愤,连骂契丹恶狼,并提及当年所签订的“澶渊盟约”何其羞辱,辽军如何欺负大宋边民。银铃子听后又再次赞美宋义和李固是大宋的爱国忠臣,把他们两人比喻为西汉刘邦身前的谋臣陆贾和娄敬。


宋义听后感慨万分,觉得银铃子就像自己的知心人,提起酒壶喝了一大口,说道:“古有匈奴也不惧呼,今不灭契丹野狼,我华夏之地怎能复得。”


“宋将军壮言说得真有气魄,为此小女愿为将军跳一曲剑舞,以为将军祝酒”银铃子说到。


银铃子走出席间接过侍女送过来的宝剑,向着宋义立定站好,右手将剑持平,说道:“宋将军可要小心,小女剑虽不伤人但能吓到人”。


说罢,左手将剑鞘一拨,剑鞘笔直地向着宋义飞去,宋义一把将剑鞘接住,银铃子同时起身轻轻跳起,持剑在空中转了一个优美的旋转,落地时一剑弧线划开,接着腰身慢慢向后倒下,快接近地面时持剑一撑、猛地弹起,借力向前一个空翻玉足稳稳站定。


宋义和李固即时起掌拍响,大声叫道:“好、好、好”。


接着银铃子转身面向李固,同时迈着舞步挥着手中的宝剑向着他而来,近时银铃子一剑刺来,吓得李固向后躲避。而银铃子一剑刺中的其实是酒壶,她用剑将酒壶跳在剑尖,对着李固轻轻笑了一声,随即转了一圈,回身时用剑挑着酒将李固的酒杯加满,又说了一声:请用,同时将宝剑斜下,酒壶慢慢落到李固案上。


笑了笑,银铃子把剑向后一指,左手水平摆开,襦衣的大袖飘然而起,身体即时又随着剑身向后而回,又轻轻一点地面高高跳起,在空中右腿踢开,落下时左脚轻轻踏在宋义案上,单足而立。


银铃子单足立于案上,说道:“宋将军请酒”。


宋义听后高兴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刚要放下酒杯时,银铃子一剑向着他的手刺来,宋义本能地将杯子一扔迅速缩手,而杯子正好被银铃子的剑接住。她单足定于案台上,右手将剑持平慢慢弯腰用左手提起酒壶将剑上的酒杯倒满,将剑遇到宋义嘴边。


而宋义小心地将酒杯取下,又一饮而尽。


银铃子对着宋义微微一笑,右脚轻轻一塌案台,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在案台前。随即舞剑而起,只见她使剑如似流水,剑影在烛光下隐隐约约,襦衣、襦群在旋转中显摆开来,看上去她犹如一只飘飘展翅的蝴蝶,宋义和李固也不是叫着好。


当剑舞要结束时,银铃子侧身旋转开来,移动到宋义身前,她柔声喊道:“将军接剑。”


说完,银铃子直直地一剑又向着他刺来,宋义同时将剑鞘送出‘噌呛’一声宝剑笔直的延着剑鞘刺进。


“好,太好了,公主真是才貌双全”宋义大声夸赞到。


银铃子接过宝剑退身于帐中,向着宋义和李固分别作了辑,道谢后回到案前坐下。


银铃子道:“宋金联合必能灭辽,按海上盟约灭辽后燕云十六州归属大宋,这其中也包括榆关。二位大人,小女有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宋义高兴之至爽快地说道:“公主请讲。”


“海上盟约后,大宋和大金就是生死之交,两国百姓就如似兄弟姐妹,赶走契丹野狼后我们两国百姓将安定相邻,为使两国百姓和官员往来交流并交换两国所需,按盟约规定在榆关开设榷场,小女建议应在榆关以东十里范围内开设榷场最为合适,因为以后榆关将会归属大宋,同时住有大宋军民,要是遇到流寇、海盗切掠榷场和商人,近时大宋军民就能及时救援。而我大金国刚刚建国,现又和契丹作战,原辽国管辖区域内现只有聊聊人烟,且到处都是没有歼灭的散兵流寇。如是将榷场开设在榆关以东三十里外,将得不到有效的保护,两国百姓、商人必将受到歹人的袭扰,久而久之榷场将会形同虚设,失去它的作用。”


银铃子以自己的思考,将为什么要把榷场开设在榆关以东十里内向宋义和李固做了详细解释,但她真的不知道完颜阿骨打的确实用意。


宋义和李固想了想,又相互交换了意见,宋义道:“公主的建议并无道理,只不过我两有点为难,始终我们两人也是受派于此,如是草草签订协约得罪了上方官人,恐我两人命难保。”


银铃子听后,抬起手又是‘啪啪’两声拍响,即刻四名侍卫分别提着两只笨重的铁制箱子走了进来。放下后,银铃子示意他们退下。


侍卫退出去后,银铃子说道:“宋将军、李大人,据探子向我禀告,两位大人是不是现在正为调离沧州而烦恼。”


宋义和李固听后很是惊讶!但宋义道:“不瞒公主,沧州之地实属荒凉,我俩早就不想呆了,只不过走通不了上面官人,一直就公于此地。”


“两位大人也是大宋忠义之士,小女今此能同二位大人议事,也是宋将军和李大人看得起小女,如是二位大人同意小女的建议,我将把这两千两黄金赠与二位大人。”


银铃子听宋义之言还在推托,便又使出权财之计。


两人沉默了许久,始终不语。银铃子其实心里已经有了数,故说道:“宋将军、李大人,今天能和二位舞琴议事小女同样高兴,即化解了我们的误会,也曾强了我们两国之间的友谊,盟约之交实乃友邦,相互信任、利己利彼。小女今着汉装也是为了证明我们两国之友谊,故不分大金、大宋,希望两位大人回去商议后能同意小女的意见,今天已经不早了,小女也不胜酒力想早点歇息,还望宋将军、李大人原谅。”


银铃子说罢,一名侍女前来搀扶于她离席,扶着她走出了行帐。


宋义、李固也正要走,一名侍女又走了进来,说道:“我们公主说了,请两位大人先行离开,随后将两千两黄金送至将军营中,这点小礼只是见面之礼,如是事成将再送上两千两黄金。”


侍女说完退身而出,宋义和李固两人也踏出了行帐带着一百铁甲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女真营寨,宋义还不时回头看去,还想再见见银铃公主。


而银铃子在侍女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行帐,完颜亨也紧跟了进来,但才一进行帐银铃子就立即扑翻在地,完颜亨见到急忙上去将她扶起,银铃子靠在完颜亨怀里睁开眼说道:“阿哥,明天和后天宋义就会在协约上签字盖印了。”


说完,银铃子便晕了过去。


完颜亨大叫着抱起她急忙去找随军御医


隔日,宋义一大早就派人去约见完颜亨,完颜亨知道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银铃子的床榻。


正如银铃子所料,进了宋军营寨宋义、李固只和完颜亨谈了些鸡毛蒜皮的事,便拿出已经拟定好的榷场互贸协约出来,完颜亨接过协约一看,宋义和李固基本完全同意了阿骨打的议定事项。


宋义、李固拿起毛笔分别代表大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又取出官印用力压在了榷场互贸协约书上。


完颜亨接过协约书,立即走出宋军营帐跨上马背鞭马而出,他的心里是多么的欣喜,但想起铃子不由暗暗神伤,随即用力鞭马向着金国营寨急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